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師傅是林正英-第八百零五章 半人半妖分享

我師傅是林正英
小說推薦我師傅是林正英我师傅是林正英
不过,就在南辰妖化十分钟后。
斩杀两位扶桑长老,近百妖道后。
南辰手中的十狐剑,突然变得冰冷起来。
一股淡淡的绿气,好似开始吞噬红色的妖气。
十狐剑内,这一刻变得混乱起来。
“老东西你干嘛?”
“你干嘛加强封印,你不想出去了?”
“老东西,咱们之间的战争。
应该离开十狐剑后再算。
现在你阻止我们和南辰间的联系,不厚道……”
“厚道?在这么下去,那小子就得变成一只彻头彻尾的妖怪了。
你们,还不收敛妖气,停止魅惑?
不然,老夫继续加强封印,咱们谁也别想出去……”
“……”
伴随着这样的争吵,那绿气越来越多。
而注入南辰体内的妖力,也逐渐变少。
明显,十凶狐妥协了,没有继续魅惑南辰。
阻断了妖狐之力的继续释放。
而妖狐之力就那么多,没有妖狐之力的继续注入。
没有了妖狐的蛊惑。
南辰很快的,就将这妖狐之力耗尽。
没了妖狐之力的支撑,他如同虚脱一般。
在手撕了一名扶桑妖道后,整个人仿佛被抽干。
双眼一黑。
“噗通”一声倒地,昏死了过去……
此时整片旷野,都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随处可见的尸体。
扶桑阴阳师,在最后时刻,竟然打败。
被南辰以一人之力,力缆狂澜。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他们对南辰,也有了新的认知。
南辰,或许不是人。
而是一只修炼千载,且拥有了人身的妖狐。
要不然,他刚才怎么能释放出那么强大的妖狐之力?
怎么能做到,力缆狂澜?
此时,扶桑阴阳师们逃散一空。
道盟活下来的几十人,纷纷围向了晕死在地的南辰。
小玉和上官榕惠,都在南辰左右。
一人拉着他一只手,眼睛里,写满了感伤。
她们都看出,南辰奄奄一息,随时可能身死。
在给他服用了续命丹后,稳住了南辰心脉。
可这会儿,都不敢随意移动他的身体。
南辰自己,一只手变成了狐狸的爪子,脸上有狐狸的毛发。
看得人触目惊心……
大家也不知道说什么,就那么看着南辰。
在道盟里,修士是不允许和妖乃至鬼有任何关系的。
这都是修炼界的禁忌。
谁要是触犯,将会被逐出道盟。
若是修炼妖法邪法,也会被看做是妖道。
眼前这南辰,是狐妖成人,还是人修炼了狐妖之法?
不管是哪种情况,南辰都注定要被排斥。
可是,这一刻所有人都变得沉默。
因为南辰,他们才活了下来。
因为南辰,他们才能继续呼吸。
如果没有南辰,那么倒在地上的尸体。
并不是这些扶桑妖道,而是他们。
“师弟,师弟你没事儿吧!”
文才狼狈的跑了上来。
他刚照顾完九叔,给他止血完,这就跑向了南辰。
当看到南辰这半人半妖的模样,都给吓坏了:
“师弟!”
文才言语哽咽,竟然哭了出来。
与此同时,龙王城方向。
水鹤师太正带着三十来人,急速驰援而来。
她们在偷袭龙王城成功后,本以为一切顺利。
可哪知道,也遇到了麻烦。
护城大阵被开启。
她们被困在杀阵之中,要不是水鹤师太力缆狂澜。
他们这一百多人小队,也都将死个干净。
等杀出大阵,打散扶桑阴阳师后,就第一时间杀过来。
预感,让水鹤师太等人非常不妙。
拖了这么久,九指、林九等真的能挡住龙王城主力的进攻和碾压吗?
带着这样的心情,急速赶来。
可赶到战场后,被眼前的一幕幕惊呆。
空气中,散发着残留妖狐之气。
那气息强大,水鹤师太,都不免皱起眉头。
到处都是扶桑阴阳师的残碎尸体,没一具是完好的,死状非常恐怖。
而道盟一方,却坚持到了最后。
这会儿几十个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嘛!
显然,战斗胜利了。
佯攻小队,竟然战胜了龙王城主力。
这一点,让水鹤师太等非常意外。
虽然,活着的人只有几十人。
可这一次行动,无异于是巨大的成功。
他们区区四五百人,竟力缆狂澜,打败了九菊一派九州势力。
甚至,将龙王城都给连根拔起了。
兴奋之余,但也疑惑。
他们围着谁?
莫非,是自己师妹,九指神尼身死?
还是,林道长出事了?又或者其余某个道长?
因为水鹤师太,以及麻麻地等,扫视一圈,都没看到二人。
他们急忙往前而去。
“水鹤师太!”
“麻麻地道长!”
“一休大师。”
“……”
周围活着的道盟修士,纷纷见礼,但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忧伤。
胜利了,却没有一丝高兴的神色。
水鹤师太等人往前挤了挤。
很快的就来到了中心位置。
只见地上,南辰昏迷,一只手已经变成了野兽利爪,脸上还有兽毛。
几人惊讶。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南辰这是怎么了?”
“……”
上官榕惠抬头,满脸泪痕:
“师姑,南辰为了救我们,自己妖化了……”
“什么?自己妖化?”
水鹤师太惊讶。
而旁边的文才,却急忙解释道:
“师太,师叔。
师弟这剑,封印了妖狐的力量。
师弟使用了这力量,才击败的那些阴阳师。
你们快想办法救救师弟吧!
我不想,不想他变成不人不妖的怪物……”
文才急得又哭了。
秋生走后,文才更加珍视他们师兄弟的感情。
见南辰奄奄一息,甚至还妖变了一只手,他心里的确难受。
麻麻地急忙蹲下:
“让我看看!”
说完,就给南辰把脉。
发现南辰心脉极缓,催死的模样。
同时,体内的确有一股妖力,在筋脉中游走。
麻麻地面色凝重:
“现在不是管妖变的问题,得先保住这小子的命。
阿豪、阿强,快做一副担架,将南辰抬回白沙门再说!”
“是师傅!”
二人也是血染衣襟,但并无大碍。
此时没有多想,急忙脱下衣服,用周围树枝以及布条编织担架。
同时间,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
捂着心口,一瘸一拐的往这边走来。
他喘着气,走路都在咳血。
但面色焦急,嘴里不断念道:
“南辰,我、我的徒儿……”
不是别人,正是缓过一口气儿。
刚刚苏醒的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