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迷蹤諜影 愛下-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馬革裹屍相伴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本山留里子,三十五岁,单身,注重打扮,出来必抹香水。
这就说明,本山留里子虽然一直到现在都是单身,并不是她愿意的,而是因为她的丈夫是日本军官,并且死了,她需要注意自己和丈夫的名声。但她渴望别人关注到自己,吸引男人的目光,这能够带给她满足感。
平时空下来,她会一个人喝酒。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笔趣-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馬革裹屍
这就说明她的内心是空虚的。
她长得挺不错,气质优雅,并不是没有男人不爱慕她,而是顾虑到她的身份,丈夫是为帝国尽忠的军官,她又是松井友哉的助理,这才不敢接近。
谁愿意惹上麻烦呢?
但这些,对一个人来说是不适用的:
孟绍原!
有什么样的女人是他不敢碰的?
况且,本山留里子是他一系列计划中的一枚棋子。
没有了这个助理,松井友哉根本不会注意到一个细节。
所以,“江户川柯南”闪亮登场了!
他这是第二次使用这个名字。
下一次呢,自己该用什么名字?
当然,他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了。
你能够想象吗,看起来气质优雅的一个女人,一到床上竟然会是如此的疯狂?
她喝醉了,喝醉酒的女人,比喝醉酒的男人很多时候还要可怕。
本山留里子二十八岁死了丈夫,今年三十五岁。
于是,她把积蓄了七年的精力,全部发泄到了孟绍原的身上。
最初,孟绍原是享受的,然后,连续的折腾之下,他变得精疲力竭。
可是,刚刚休息了不到半个小时,醉眼惺忪的本山留里子,她又把手伸了过来。
耻辱啊!
孟绍原觉得自己就是中国男人的耻辱。
失败了啊,这次真的要失败了。
他完全低估了一个寂寞许久女人的力量。
不!
孟绍原心里狂呼着,我不能给中国人丢脸,不能给中国男人丢脸!
就算死,我也要躺着死!
孟绍原的脑海里冒出了无数的名人名言。
男儿建功在床上,何须马革裹尸还!
……
天亮的时候,孟绍原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他的全身都已经瘫软的动不了了,唯一可以活动的,只有他的大脑。
自己要吴静怡做的事办到了吗?
人和东西都找到了吗?
否则,自己的一切努力就会付之东流。
即便吴静怡做到了,对于身边的这个女人,他也有两种选择:
在行动正式开始的时候,把她留在身边,当然,用的是美男计。
如果她一定要走,那么,她会变成一具尸体。
“嘟嘟嘟!”
外面传来了隐隐的轿车喇叭连续的鸣叫。
此时,就算孟绍原浑身好像筋都被抽光一般软软的,可他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
刚才还在熟睡中的本山留里子,居然一把抱住了他,睡眼惺忪的问道。
“我去买点早饭,我很饿了。”
“我去吧。”
“不,你好好的休息,吃完早饭以后……”
孟绍原悄悄的说了几句。
本山留里子一听,又“吃吃”的笑了出来:“那我等你回来。”
……
“汇报情况。”
一上了轿车,孟绍原立刻问道。
“刚刚得到情报,一切都准备好了,目标代号‘江河’,即将到达。”
“那么快?”
“是的,是从浙江找来的,虞雁楚帮了大忙。”
“好,按照计划行动。去告诉吴书记,一步都不要差,本次行动代号,代号……”
孟绍原在那憋了半天:“代号‘床头’。”
什么啊?
什么行动就代号“床头”了啊?
孟长官取的都是什么破名字啊?
“对了,赵云。”孟绍原想起了什么似的:“你去路边帮我买两碗小馄饨过来,连碗一起买了。”
“好的。”
赵云正想下车,看了一眼身边的孟绍原:“长官,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长官为国操心啊。”孟绍原一声叹息:“长官的辛苦你们真的不懂。”
……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帮自己买早点。
“江户川柯南”身上完全没有日本男人的那些坏毛病,他是那么的温柔体贴。
本山留里子吃着馄饨,心里甚至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我,我吃完要走了。”
本山留里子真的很舍不得:“昨天我一天没有回去了。”
“好的。”
孟绍原在心里算了一下,“江河”进入日控区,造出一定声势也需要一定时间,而且自己也的确需要休息一下:“今天你还来吗?”
“会的,我一定会来的。”本山留里子毫不迟疑地说道。
“多在这里陪我几天。”孟绍原接口说道:“我过几天就会离开上海了……”
“是吗?”一股失落无法避免的从本山留里子的眼中闪过:“我去试着请几天假,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好的,我在这里等你。”
……
孟绍原一直都在等。
到底是年轻人,休息了一个白天,精力一大半都恢复了。
他有点渴望本山留里子的出现,可又有一些害怕。
这几天怎么过?
别真的马革裹尸了啊。
有人敲门。
孟绍原起身,把一条细长的绳子放到了口袋里。
一打开门,一个身子立刻飞扑到了他的怀里:
“柯南,我一整个白天都在想你。”
本山留里子。
“我也一直都在想你。”孟绍原关上了门:“你请到假了吗?”
“是的,是的。”本山留里子兴奋地说道:“尽管他不愿意,但我还是找到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借口,五天,我可以陪你五天时间!”
足够了!
五天时间,能够完成很多事了。
孟绍原的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本山留里子怎么也都不会想到,自己刚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回来。
他微笑着,一把横抱起了本山留里子,然后把她重重的朝床上一扔。
本山留里子娇呼一声,正想说话,忽然看到一段绳子从江户川柯南的口袋里冒了出来:
“你口袋里为什么放条绳子?”
呃?
难道我说一旦你不能留在这里,我就准备用这条绳子结束你的生命吗?
孟绍原的反应何等之快:
“因为,我想用这条绳子和你玩个很好玩的游戏!”
……
“江先生,辛苦了。”吴静怡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次的任务非常危险我想……”
“我知道。”江先生默默说道:“我的儿子死在了淞沪会战,就是死在日本人手里的,我一直想为他报仇,可是老朽手无缚鸡之力,没想到,一点特长居然能够为国效力,老朽死也可以瞑目了。”
“请您一定答应我活着回来,江先生。”
吴静怡郑重其事地说道。
“那我,去了。”
“保重,江先生。”
吴静怡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
(还有一章中午12点发,上次发烧之后,身体一直有些差,前两天喝多了,第二天又重感冒,咳嗽咳的五脏六腑都快咳出来了,到现在都还没好,昨天休息了一天,没存稿了。容蜘蛛上午慢慢的码,12点左右一定发,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