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線上看-第八十七章 所謂……真的強大!相伴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商议完阿卡丽冲刺班的事情,大家便离开礼堂,朝着各自教室走去。
威廉与秋需要去上第一节的黑魔法防御课。
但是在半路上,就碰到了一群拉文克劳学生,围成一圈,都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
凑近了才发现,原来中间是弗利维教授,他站在人群里,个子太矮了,完全看不见身影。
“怎么了,玛丽埃塔?不是要去上课吗?”秋好奇地问道。
玛丽埃塔从人群里挤出来,哭丧着脸道:
“不行,刚刚得到消息,黑魔法防御高级班要求成绩为‘O’,我只拿到了‘A’。”
“这门课的要求,不是一直都是A吗?”秋愣了愣。
对于不同的高级班,每个老师的要求不一样,OWL考试的成绩,将决定能否继续攻读该课程。
但黑魔法防御的要求,很多年都没有变过了。
“新老师还在阿兹卡班,斯内普教授暂时担任代课老师,他只要成绩‘O’的学生。”玛丽埃塔解释道。
好吧,确实是斯内普教授的风格。
他不喜欢笨蛋学生,更愿意宁缺毋滥。
但是问题来了。
随着今年暑假那场两级反转的报道,丽塔不断在报纸上发表伏地魔回来的细节。
不少人不愿相信伏地魔真的回来,但这几年乱局渐显,多学些保护性魔法,也不是什么坏事。
原本遭受五年奇葩老师的学生,也纷纷改变主意,又想报这门课了。
于是,今年六年级黑魔法防御成为了大热。
但以往只要A就能进入,斯内普则大手一挥,拔高标准,将很多的学生刷了下去。
学生不乐意了,就把院长弗利维教授围起来,希望他给个说法。
也就弗利维教授老好人的脾气,不然真跳起来,捶这群学生的膝盖。
“看来我没办法上这门课了。”玛丽埃塔有些遗憾,偷偷瞥了眼威廉。
威廉已经有女朋友,可毕竟是暗恋五年的男神,哪能这么轻易放弃呢。
她不怎么喜欢黑魔法防御,但很想去上补习班,得到威廉得近距离补习。
上补习班,起码得选这门课吧?
现在连唯一接触的桥梁,都斯内普被砍断了。
这个带恶人!
“没事,新老师来了,会重新降低标准的。”威廉安慰道。
“千万别放弃这门课!”
玛丽埃塔感动地擦了擦发红眼睛。
秋翻了个白眼,瞪了威廉一眼。
你就是想让人家掏钱报你的补习班!
你个渣男!
自从去年圣诞舞会,安妮冒充威廉,与好几个女孩跳舞,甚至还在布斯巴顿马车留宿后,
大家对威廉评价很一致:
渣男。
但威廉很委屈,他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承受这种污名?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当走到教室时,他还在和秋辩论,证明自己是个好人。
“闭嘴……再说话,就把你们俩都丢出去!”
斯内普突然现身,他好像学会了绝顶轻功,走起路来,没有一点声儿。
还是那间黑魔法防御教室,但此刻已经彻底变成斯内普的形状。
窗帘拉得紧紧的,只有蜡烛发出惨淡白光,光线比平常更加昏暗。
墙上贴了一些以前没有的图画:
一个深不见底的巨穴般漏斗状的大坑。
在这幅上宽下窄的剖面图中,分出若干层下行阶地,每一层中都画满了各种巫师,遭受各种折磨。
同学们坐下后,谁也没有说话,都扭头望着墙上这些阴森恐怖的图画。
斯内普撩了撩油腻腻的黑发,露出一张蜡黄色的脸,他冷冰冰道:
“把书合上,我们不需要这种垃圾。”
大家惊诧地互相对视一眼。
好看的都市异能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傾鴉-第八十七章 所謂……真的強大!分享
一年级第一节课时,斯内普就告诉大家:
不用课本,一切以他为本。
他讥讽过那些课本,有很多错误,却也没有从来说过,那些书是垃圾。
没想到对今年的新课本——《
魔法防御理论》,给出了如此糟糕的评价。
不过这本书确实很一般,威廉看过内容,作者威尔伯特·斯林卡,居然是个和平主义者。
他还反对使用具有攻击性的咒语。
那你写个屁的黑魔法防御。
斯内普走到讲台后面,面对着全班同学。
“我有话要对你们说,希望你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
他那双黑眼睛,扫过一张张仰起的面孔,然后很满意地点点头。
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第八十七章 所謂……真的強大!鑒賞
精品言情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愛下-第八十七章 所謂……真的強大!熱推
“迄今为止,这门课程你们已经换过五位老师。
而我也只是暂时教你们一段时间,毕竟你们的新老师,很快就要出狱。”
他露出微微遗憾的表情,似乎巴不得新教授一辈子被关在阿兹卡班。
“不用说,这些老师都有他们自己的教学方式和教学重点。
虽然都很糟糕,一点不专业,教学质量更是差劲……”
秋小声嘀咕道:“卢平教授还是不错的。”
斯内普瞪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讥讽道:
“笨蛋虽笨,但还有更笨的人为他们鼓掌!”
斯内普走下讲台,绕着教室走来走去,说话的声音放低了。
“在这种混乱的状况下,我很吃惊,你们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勉强通过了这门课的O.W.Ls考试。
如果你们都能跟上提高班的课程,我将会更加吃惊,因为它的内容要高深得多。”
斯内普无情地开始嘲讽,技能大开大合,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他疯狂输出了一会后,终于总结道:
“黑魔法——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变化多端,永无止境。
与它们战斗,就像与一只多头怪物战斗,刚砍掉一个脑袋,立刻又冒出一个新的脑袋,比原先那个更凶狠、更狡猾。
你们所面对的是一种变幻莫测、不可毁灭的东西。”
“因此,你们的防御,”斯内普稍稍提高了音量,“也必须像你们需要对付的黑魔法一样灵活多变,富有创新。”
他用一种蛊惑地声音道:
“而我,
将引导你们走进这个危险、又充满刺激的世界!”
斯内普看起来很是激动,似乎比起魔药,黑魔法防御更能让他兴奋。
“这些图画。”他一边走一边顺手指了指四周:
“有谁知道名字?”
斯内普不慌不忙地扫视了一下全班同学,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眼看自己富有激情的课堂,开始冷场,斯内普才生硬地说:
“没有一个人知道吗?我很惊讶……史塔克!”
“这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所作的《地狱图》。”威廉回答道。
“以但丁的《地狱》为蓝本,详细描绘了地狱世界的蓝图。
不过……”
威廉顿了顿,继续道:
“桑德罗·波提切利也是个著名的巫师画家,这幅画里出现了大量的魔法暗示。
他将各种可怕的黑魔法,放在了这幅画里。
告诫大家:那些使用黑魔法的巫师,最终也会在地狱里,遭受这种惩罚。”
根据但丁的《地狱》,波提切利绘制成一个上宽下窄的漏斗,直通地心。
死去的罪人们在此接受各种酷刑的折磨。
但那些折磨,其实是各种黑魔法。只是麻瓜不知道罢了。
“看来你也没少去禁区。”斯内普哼哼了几声,丝毫没有提加分的事情。
没错,没有扣分已经给面子了!
“这幅画生动表现了那些受害者的情形,比如说,中了钻心咒。”
他挥手一指一个显然在痛苦惨叫的女人。
“感受到厉火咒的折磨。”
他又指着黑色的火焰在灼烧一个男巫。
“那么,神秘人真的复活了吗?”朱蒂·克劳奇尖细的声音问。
“黑魔王做过什么事情,都不值得惊讶,包括复活。”斯内普环顾一圈。
“你们想了解细节,就去看看报纸,去问问史塔克……而我……”
他又绕到教室的另一边,朝讲台走去。
黑色的长袍在身后摆动着,全班同学的目光,又一次追随着他。
“不教导你们,如何对抗黑魔王,因为那毫无用处。”
“那您教我们什么?!”有人喊道。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会教你们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保护亲人和朋友。
真正的强大,不表现在你打败了多少人,而在于你守护了……多少人!”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