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28章 得償心願相伴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杨氏被人簇拥着出来,门子蹲在边上,捂着脸落泪。
嗯?
杨氏问道:“这是为何?”
门子捂着脸起身,“老夫人,牙痛。”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晚些等老夫人回来我再告状,到时候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杨氏目光转动,贾平安上前,“见过老夫人,咦!老夫人今日这怎地看着……不对啊!”
他看着杨氏的脸。
这是七十多的老妇人,自然没有那等避讳。
杨氏一愣,“什么不对?”
贾平安皱眉:“我从未和老夫人见过面,但却知晓老夫人今年七十多了吧,可这……这怎地看着就是四十许人的模样?莫非是阿姐的姐姐?”
杨氏一怔,然后不禁就笑了起来。
她本就骄傲于自己的容颜不老,可往日家中人的夸赞都听的麻木了,不外乎就是老夫人看着年轻,看着白嫩之类的话。怎地?老娘是白玉豆腐不成?
贾平安开始的夸赞也很套路,但最后一个灵魂提问却让她心情大快。
——莫非是阿姐的姐姐?
后世那些男女带着儿女出门时最喜欢被人这种夸赞。
——老哥,这你弟弟?这你妹妹?
——妹纸,这你妹妹?这你弟弟?
这番话在后世也有些烂大街的意思,但架不住这是大唐啊!
杨氏的脸上多了光彩,亲切的道:“你是……”
“老夫人叫我小贾。”
杨氏微微颔首,随即上车。
老太太段位不低啊!
若是换个人,定然就倍加亲切,可杨氏亲切是亲切了一下,随即就面色平静,可见是个有段位的老妖精。
苗凤就跟着老夫人上了车,掀开车帘看了贾平安一眼。
这女人的脸也是微胖,不过和自家娃娃脸没法比。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贾平安觉得这个女人长得一般。
但她的眼神有些太过肆无忌惮了吧?
贾师傅自觉俊美,可这个女人的眼中全然没有一点欣赏之色也无所谓,但怎么是厌恶。
我得罪她了?
不能啊!
这是贾平安第一次和杨氏见面,这个女人更是从未见过,怎么就突然生出了厌恶情绪来呢?
难道我是天然拉仇恨的好手?
贾平安胡思乱想着,随后上马,伴随着车队出发。
此刻晨光熹微,长安城中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武阳侯!”
一群骑兵迎面而来,将领勒马拱手。贾平安不认识,就拱手微笑。
“武阳侯可还记得上次在离宫发水灾时拉了我一把?”
这个将领看着很是自来熟,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堆敬佩感激的话。
车队自然而然的就停了。
马车里,杨氏听到那将领说贾平安如何的大无畏,如何的果断,不禁微微颔首。
所谓兼听则明,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小贾竟然这般出色吗?难怪媚娘对他这般好。
同车的苗凤面色微变。
在武士彟去后,杨氏和武媚母女娘过的颇为艰难,身边就苗凤这个侍女得力,一直就在洪湖水浪打浪。若非武媚在宫中翻身,杨氏也就是个破落户。
可架不住武媚翻身了啊!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杨氏也跟着翻身了,住大宅子,家中仆役越来越多……
作为她身边的老人,苗凤自然也水涨船高,在家中下人面前说一不二,堪称是杨氏最为信任之人。
可不知从何时起,家中就多了许多传言。
什么昭仪在感业寺艰难,幸而遇到了武阳侯此人,所以认为姐弟。
杨氏在家不怎么管事,寡居回娘家的武顺母子三人知晓避嫌,也不会对家事指手画脚,家中事苗凤能一言而决。宫中的昭仪就算是想指使什么,也得通过她来实施。
这就是一方诸侯啊!
苗凤喜欢这样的日子,可当贾平安这个小老弟冒泡后,她有些不安和嫉妒。
但贾平安一直没露面,她觉得还好,至少不会影响我的日子。
直至昨日得知了贾平安将会护送杨氏去大慈恩寺,她的情绪才炸了。
这个男人一旦掺和了家中的事,那我作为一个仆役……还有我什么事?
但凡尝过了权力的甘美之后,罕有人愿意放手。
“老夫人,该走了呢,免得误了时辰。”
苗凤悄然上眼药——看看,这人说是护送老夫人,可却和人当街扯淡。
杨氏摇头,她不急,顺带了解一下贾平安更好。
“武阳侯,大恩不言谢,改日一起饮酒,顺便一起联床夜话。”
喝酒可以,联床夜话就免了吧。贾平安微笑道:“客气了。”
天台山离宫山洪爆发的那一夜很乱,贾平安也不知道自己顺手救过谁,和将领说了半晌,依旧不明所以。
马蹄声远去,贾平安点头,车队继续出发。
那人他不知道是谁,所以他只能一直在打哈哈。在他看来尴尬,可在别人的眼中就是谦逊。
晚些到了大慈恩寺外面,杨氏下车,见贾平安在观察着周围,神色警惕,心中就更满意了几分。
越是老人,就越喜欢这等稳重的年轻人。
她七十多岁了,什么没见过?先前贾平安和那人谈话,分明就没把救人的恩情当回事,可见为人确实是不错。
大气,敞亮!
媚娘的眼光不错,认的这个阿弟不错。
她刚想进去,贾平安说道:“老夫人且慢。”
苗凤看了他一眼,“还有什么?”
贾平安没搭理她,“这刚下车,最好稳一稳,好歹收拾了心情,才好去见佛。”
老年人坐车时间长了难受,身体有些麻,这时候原地站一会儿,等身体血脉渐渐恢复更好。
但贾平安巧妙的换了个说法,让杨氏不禁觉得年轻人就是周全,“也好。”
苗凤想哭,心想这人怎么说什么老夫人都欢喜呢?
知客僧来了。
“见过老夫人,见过武阳侯。”
众人跟着进了大慈恩寺。
杨氏在叹息,“先前来大慈恩寺,没人搭理,走累了就在地上坐一会儿,饿了就吃一口自家带的干粮,渴了就忍着,如今……”
当初她是破落户,如今连和尚都晓得她的女儿要做皇后了,换了个脸嘴。
这等感慨伤神。
贾平安说道:“这不就是苦尽甘来吗?”
“是啊!”
杨氏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眼中多了笑意。
这人越发的得老夫人欢喜了!
苗凤心中焦躁,扶着杨氏说道:“老夫人,这是昭仪的福气呢!”
杨氏看了她一眼,眼中的欢喜少了些。
一路礼佛,贾平安就在殿外等候。
知客僧今日专门陪同,也在外面。
二人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
晚些杨氏出来,问道:“我最近总是梦见亡夫,也不知是为何。法师可在?”
这是求见之意。
知客僧摇头,“法师在翻译经文,不见客。”
苗凤皱眉,“老夫人今日专程来大慈恩寺,就是想求见法师。还请通禀。”
她不知道玄奘闭门不见客的一大部分原因就是避嫌,不想和那些权贵交往,所以觉得这个和尚太倨傲了。
知客僧坚定的摇头,“法师有规矩。”
玄奘的威望……怎么说呢!长安城中,大概除去皇帝就是他了。当他圆寂后,堪称是万人空巷去送行,由此可见一斑。
什么杨氏,在玄奘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老妇罢了。
他当初进出宫禁,打交道的可是皇帝和宰相。
苗凤恼火,低声道:“大慈恩寺这般,让人为难。”
贵人的仆役,连威胁都说的这般隐晦,一般人你听不懂。
但知客僧显然懂了,那脸一冷,“对不住了……”
哎!
贾平安叹息一声,拉了知客僧过去,“给法师说一声吧,就说是我请见。”
知客僧看了那边的杨氏一眼,“武阳侯你知道的,法师不会见这等人。”
“我知道,不过此事有好处。”
见一面,阿姐心中对玄奘自然多一些好感,如此皆大欢喜。
玄奘对他不错,那么就用这个来偿还吧。
知客僧恢复了微笑,随即进去。
“回去吧。”
杨氏本就是佛家的信仰者,见不到玄奘,不禁为之黯然。
贾平安说道:“再等等吧。”
苗凤心中恼火,“老夫人累了。”
“等等总是好的。”
苗凤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到他先前和知客僧单独嘀咕,就心痒难耐。
可贾平安促狭,我就不说为啥,急死你!
“老夫人累了,且歇一歇再走。”
他令侍女去里面弄了蒲团来,垫在台阶上,请了杨氏坐下。
杨氏觉得妥帖,坐下后,就问了贾平安的情况。
等得知他当初差点被活埋时,杨氏也不禁惊呼。
“最后到了长安,进了百骑。”贾平安回想前尘往事,不禁唏嘘不已,“禁苑巡查也是我的事,在感业寺里,我就发现阿姐独来独往……”
一番话,让杨氏不禁落泪,“媚娘原来这般煎熬吗?可怜。她也不和我说。”
和你说了有啥用?
父母对子女是报喜不报忧,子女对父母同样如此,都想把最好的岁月留给自己的亲人,让他们无忧无虑。
“亏了你了!”
杨氏拉着他的手,眼泪婆娑的道:“若是早知道媚娘在感业寺里如此艰难,我……我……”
你什么你?
你什么都干不了。
贾平安有些别扭,心想为啥都喜欢握手呢?
他不经意间看了苗凤一眼,见她眼中全是嫉妒,不禁暗乐。
原来这个女人对我的厌恶全是来自于嫉妒?
不,是威胁!
可我要威胁她什么?
管家权?
我特么吃饱撑的去管家。别说武家,就算是让我去管皇宫也不乐意啊!
这个女人是小人之心了。
但她显然深得杨氏的信任,担心我夺取了这份信任。
人就是这样,独占欲发作时,恨不能自己在意的那人只信任自己。
贾平安心中一哂,故意说道:“老夫人,家中如今可还好?”
果然,苗凤的眼中多了焦虑。
贾平安真的想捧腹大笑。
杨氏点头,“好着呢!我如今不大管事,整日就是礼佛,或是看看书,转转……”
果然是好享受。
我要不要把这个女人气个半死呢?
贾平安说道:“家中的管事可稳妥?若是不妥,回头我进宫,劝阿姐从身边派一个人出来。”
杨氏一惊,“宫中的人不好出来吧?”
呵呵!
那是别人。
“别人不好出来,老夫人的事,自然方便。”
人不管多大,那份被认可的心永远都是少年。
杨氏心中舒坦了,笑的倍加慈祥。
苗凤双拳紧握,紧张的不行。
“虽然如此,可还是不要给媚娘增添麻烦了。”
杨氏心满意足的起身,“如此就回去吧。”
苗凤觉得自己逃过一劫,就过来扶着老夫人。
“你的背怎么湿透了?”
贾平安轻声道。
什么?
苗凤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没有。
我被他骗了!
我就从未见过这等缺德的人!
苗凤看了贾平安一眼,眼中几欲喷火。
气,就对了!
贾平安笑吟吟的。
知客僧疾步而来,近前笑道:“法师刚好有空,老夫人,还请跟着贫僧来。”
杨氏本已断了见到玄奘的念想,此刻听闻能见一面,不禁激动的道:“好好好。多谢了,多谢了。”
对于虔诚的信佛者来说,见玄奘一面,大概就是见到佛本身差不多。
苗凤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先前他和知客僧嘀咕了许久,难道是他说动了知客僧?
晚些众人去了后面。
玄奘站在外面,神色平静。
“法师!”
杨氏这一刻只觉得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世间的荣辱都被抛之脑后。
玄奘微微颔首。
“人去了,亲人还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心定,则无思,无邪……进而无惧。思虑越多,越生烦恼。而思虑来自于欲望……”
杨氏虔诚行礼,“老身知晓了,多谢法师。”
她微微低头,恭送法师。
可却看到玄奘走了下来。
苗凤恭谨的行礼,心想这辈子能这么近距离的见到法师一次,也算是有福气了。
“见过檀越。”
“见过法师。”
杨氏抬头回身。
苗凤抬头回身。
玄奘微笑道:“上次之事贫僧听闻了,出家人不可贪婪,就算是供奉也当有节制。”
上次贾平安去清查隐户,一家伙捅了马蜂窝,被和尚们群起而攻之。
贾平安笑道:“我并未害怕。”
玄奘赞赏的道:“心中无私,则无需害怕。”
他并未提及自己派人去斡旋的事儿,让贾平安不禁暗自钦佩。
“春天来了。”
玄奘看着角落的一抹嫩绿,眼中多了些柔色。
他一心想离开长安这个漩涡,回归家乡,可如今看来再无一丝可能。
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28章 得償心願展示
贾平安说道:“法师,其实……心安之处便是故乡。”
玄奘口宣佛号,眼中多了欢喜。
他一直受困于此,心中倍感茫然和纠结,多番自我派遣都无用,为此和先帝,以及当今皇帝多次提出请求,可依旧无用。此刻贾平安一句话就让那些纠结破开了一条缝隙。
“可去坐坐?”
杨氏在边上已经听呆了。
她只求见玄奘一面,可连武媚都不能答应,气得她茶饭不思。今日能见自然是意外之喜,可如今看来,竟然是贾平安的功劳。
这个年轻人竟然和法师如此亲近?
和法师亲近的人,自然不会是奸恶之徒。
等听到玄奘邀请贾平安去坐一坐时,杨氏下意识的道:“多谢了。”
知客僧看了她一眼,心想这是邀请贾师傅……
杨氏赧然。
玄奘莞尔,“一起去。”
众人进了静室,随即有人送上清水。
杨氏近乎于虔诚的喝着,影响到了苗凤,让她觉得这便是带着神秘作用的水。
贾平安和玄奘低声说着些事儿,却和佛法无关。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和尚也是人,但玄奘在佛门的威望太高,一般人也不敢和他说什么八卦。
贾平安说了些外面的事儿,听的玄奘不住的微笑。
“大唐如此,当有盛世。作为方外人,贫僧在此也时常为大唐国运祈祷……”
苗凤不禁一惊,脱口而出道:“方外人不该是不管俗世的吗?”
“无礼!”
杨氏的眼中多了厉色。
玄奘莞尔,“无碍!”
苗凤战战兢兢的请罪。
贾平安说道:“和尚是方外人。佛法无边,可人有边。这人既然是大唐人,自然要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玄奘目露异彩,“佛法无边,可人有边。檀越此话颇具佛性啊!”
后世有云:科学无国界,可科学家有国籍。
杨氏赞道:“这话极妙。”
晚些,众人告辞。
玄奘送他们出去,杨氏惶然说道:“不敢,不敢!”
大娘,他是送我啊!
你这个……
贾平安心中好笑,回身道:“多谢法师。”
玄奘颔首,“你以后若是无事,可来寻贫僧。”
从此他和贾平安便不是什么利益关系,而是朋友。
出了大慈恩寺,杨氏心中欢喜,就去了宫中。
武媚听到母亲求见,就头痛的道:“今日去了大慈恩寺,这是没见到法师,来寻我的晦气?”
周山象劝道:“昭仪,此事奴以为还是好生相劝才好。”
你说了半晌全是废话!
邵鹏看了周山象一眼,微微摇头,“昭仪,老夫人喜爱孩子,晚些让代王出来,只需一番童言稚语,保证什么怒火都没了。”
好主意!
武媚点头,“让五郎来。”
“阿娘!”
李弘一来就热闹了,武媚交代了一番,李弘点头,然后出去站着。
“我要做男儿!”
他站的越发的稳当了。
杨氏来时,李弘行礼,她笑吟吟的摸摸外孙的头顶,然后急匆匆的进去。
身后的邵鹏一脸懵逼。
周山象恼火的道:“你说老夫人定然会喜欢,看看,就是看了一眼,摸了一下代王的头就进去了。你这是什么馊主意?”
咱也不知道啊!
“媚娘!”
这声音急火火的,武媚捂额,“阿娘,慢些!”
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喷吧。
可杨氏看着却是颇为高兴,不,是兴奋。
武媚一愣,刚想问,杨氏说道:“今日不但见到了法师,还和法师说了许多话。不,是听法师说了许多话。”
武媚愕然,“见面……”
是阿弟吧。
但说了许久话,这个不能吧?
玄奘一心就想把那些经文翻译出来,哪有那个天竺时间陪谁说话?
“是呢,你不知道,法师对小贾颇为亲切,就像是友人一般。”
平安竟然和法师有如此交情?
武媚心中欢喜,“阿娘今日可算是得偿心愿了?”
“是了,我今日算是得偿心愿了。”
“那可还责怪女儿吗?”
“我何时责怪过你?”
人氣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528章 得償心願展示
“哈哈哈哈!”
殿内一阵大笑,外面的人面面相觑。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