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大唐第一村 txt-第一一八五章:占城大亂推薦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林邑国。
国都占城。
农历二月将至,岭南的天气渐渐变得潮湿起来。
长安还在三件套的时候,这边的人已经开始穿上了薄衫。
蚕丝本来是一种很舒服的布料,可到了这边,却让人喜欢不起来。
苏小南于是换了一身粗布麻衣试了试,还别说,那种衣服黏着身子的感觉一下子好了很多。
“这里的天气不冷不热还挺好,就是明明没有流汗,身子总是黏糊糊的难受。”
裴铭正在趴在书桌上写着什么,闻言笑着应道:“习惯了就好了,其实跟长安比起来,我倒是蛮喜欢这里的。”
苏小南将一杯凉茶放在桌上,笑着应道:“我看你不是喜欢天气吧?!”
“那你说我喜欢什么?”
“嗯,不懂,征服的快感?”
“征服谁,你?!”
“讨厌,就知道口花花……”
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公子,欧阳队长回来了。”
“回来了!”
裴铭闻言,急忙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苏小南一把拉住他,端起桌上的凉茶:“先把这个喝了,去湿气的。”
···
前厅。
相比于长安那些府邸的富丽堂皇,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简陋。
裴铭对面坐着刚刚完成任务回来的欧阳折梅。
“折梅兄,辛苦你了。”
欧阳折梅笑着摆了摆手:“裴兄客气了,杀个人而已,简单。”
“呵呵。”裴铭感激的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对你来说简单,对我来说就是个大大的难题,要知道你杀的可是这林邑国的国主啊。”
“国主吗?”欧阳折梅不屑的说道:“我看也就是个蛮子罢了,进山打猎竟然只带了五十几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猎户头子呢。”
裴铭神色一动:“确定是他本人?”
欧阳折梅闻言,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石令牌:“你看看,这是我从他身上找到的。”
裴铭伸手接过,随即满眼的欣喜:“是了,是了,确定是他,这下子好了,林邑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
欧阳折梅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对他来说,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裴铭的事儿了,收服林邑国该怎么做,全部都由裴铭说了算。
“对了。”欧阳折梅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好奇道:“九真那边怎么样了?”
裴铭又帮他倒了一杯茶,笑着应道:“很顺利,目前已经收编了三十几个部落,总人数接近八万,其中可用于组建军队的青壮大概三万左右。”
“只有三万吗?”
欧阳折梅眉心微微蹙起:“有把握拿下清化和南靖吗,要是不行,我带队下去走一趟。”
裴铭闻言,婉拒道:“够了,绝对是够了,折梅兄放心便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那就好。”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一个管事打扮的青年敲门走了进来。
“阿郎,城中忽然大乱,有人传说林邑国主死在了山里,现在几个王子带着军队把四个城门堵住了,我们在城中的一切产业也受到了波及。”
裴铭闻言,与欧阳折梅相视一眼,方才说道:“嗯,知道了,你知会下去,让他们关门谢客,暂停营业,具体的等我通知即可。”
“是。”管事躬身离去。
裴铭等他走远,才回头看向欧阳折梅:“看来林邑也要乱了,这林邑国的几个王子都是不安分的主儿,让他们这么闹下去,只怕不妥,看来我也得赶快了。”
欧阳折梅微微颔首:“既然如此,裴兄径自去忙吧,我左右无事,先去岛上住两天,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直接无线电联系,我随叫随到。”
裴铭感激的拱了拱手:“那就麻烦折梅兄了。”
···
与此同时。
占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国主一死,他的几个子嗣一刻也坐不住,立刻到处奔波拉拢势力,陷入了争权夺利的深渊。
东边城门口。
大王子范头黎端坐在大象之上,手持一柄银光闪闪的弯刀,眼神凌厉的看着一众部下。
“诸位,国主遇难的消息已经得到确认,身为他的爱子,我本该伤心难过,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群象不可半日无首,你们愿意跟着我,我很感激,现在,举起你们的武器。”
“哗啦啦……”
两百象骑士,三千藤甲军,同时举起了他们手中的竹弓,长矛,还有短弩。
“战,战,战!”
范头黎满意的点了点头,朗声道:“眼下,我们最大的敌人就在北边的城门聚集,我的勇士们,敢不敢随我一起杀过去?”
“杀,杀,杀!”
“哈哈哈……”范头黎仰天长笑,当先挥动鞭子:“好,留下五百个人看守城门,其他人随我一同杀过去。”
这个范头黎可不是普通人,如果历史没有被席云飞改变,那他就是下一任林邑国国主,贞观四年开始,频繁进献宝物给李世民,什么翡翠、五色鹦鹉之类的,就为了得到大唐的认可。
可惜了,想他这种底蕴深厚的王子,早就被裴铭给盯上了。
就在这支大部队绕着林邑城往北面行进的时候。
裴铭的人站在城楼上,已经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然后,他们并没有直接回去禀报裴铭。
而是迅速翻下城楼,骑着快马直奔城北。
两点之间,直线最近,范头黎大军还没有抵达城北的时候。
他们即将到来的消息,已经被守在北门的二王子范沙知道了。
“全员警戒,死守东面。”
二王子范沙也不是普通人,手底下的士兵虽然没有大王子的多,但是胜在他占据地利优势。
范头黎的象骑兵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而他早已经有了防备。
只见一群人抬着几十根巨大的圆木上来,那圆木的一端被削尖,看上去杀伤力十足。
看着东面渐渐泛起的尘土,范沙深深吸了一口气:“来吧,来送死吧。”
贞观二年,元月廿七。
一场小型的王权之争,在中南半岛的一个小角落,悄无声息的展开。
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亲情、爱情、友情,都不过是生活的调剂品而已。
昔日的亲兄弟反目成仇,老父亲惨死山林无人收尸,这一切的背后,是良心的泯灭,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