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第六百零二章 禮數周全,心懷異念分享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神色平稳地参加着阳教为他准备的各种活动,当然也是见到了那位受到向显尊敬的少阳尊主。
让苏礼意外的是,这位少阳尊主身上苏礼看到了飞雪子师叔……咳咳,或者说是剑崖女修们的意思……
简而言之,这是位女扮男装的。
虽然她扮得很像,甚至还用特殊法器进行了恰到好处的修饰……但别问苏礼是怎么看出来的,自从习惯了舞阳之后,这种小伎俩他早就看不上眼啦。
他得庆幸一件事情……还好椿在品貌气质上都要全方位超越舞阳一个档次,不然的话他徒弟北光就是下场……
虽然北光身边时刻环绕着两个可爱的小姑娘,但是这孩子却总是若即若离的没有对任何一个挑明关系,总觉得他还在挑剔……这还算好的,毕竟北光和舞阳生活的时间其实并不长。
真正让他担心的还是师祖的儿子姬衡,以后该不会觉得男人就该是舞阳那个样子的吧?或者说,觉得女人就该是舞阳那个样子的也很蛋疼啊。
别人家的事情苏礼不去操心了,对那少阳尊主行了注目礼之后,苏礼也是将这阳教之内的各方人才都记在了心中。
很有意思,他发现这阳教的中间力量其实并不少,好像向显那样的化神境或者出窍境元婴真君有不少,甚至比剑崖教内的元婴还要多一些。
但是往上的洞冥修士……目前来说苏礼就看到了这位少阳尊主一人。
而真仙级别的强者,也是除了首阳教主之外没再看到其他人了。
或许他们依然有所隐藏,而且苏礼能够看得出这阳教的问题所在……青黄不接啊!
但凡能够有人递补得上,这首阳教主也不会依然死占着这教主的位置,他就算放不下阳教,也早就该退位让贤然后隐居幕后了。
不过在对方的接风宴席上,苏礼当然不会表现出这方面的意思,只是微笑着与那少阳尊主推杯换盏,让气氛很是热烈。
酒过三巡之后,那位少阳尊主的脸颊陀红,倒是多了一些法器也遮掩不住的妩媚来……苏礼不知这少阳尊主的真实容貌如何,他此时看到的,却也只是一个稍显清秀但相貌只是中上的青年男子形象。
这少阳尊主在酒局上表现得十分豪放,似乎是真的如同男儿一般,再加上诸多遮掩以及教内本就不怀疑,所以也没人发现她的秘密。
只是这时她似乎来了兴致,拉着苏礼的手问:“苏兄且看我阳教诸人如何?”
苏礼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属于非典型剑崖人,于是恭维道:“都很厉害。”
但是少阳尊主却是忍不住又问:“那比之剑崖又如何?”
苏礼微不可查地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剑崖教可没那么多元婴,这点上是自叹不如。”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六百零二章 禮數周全,心懷異念分享
他没有说谎,但是未尽之意却是只要有些脑子的都能够听得出来。
剑崖教的确是没那么多元婴,但那是因为这两年金丹真人们都在刻意压制修为准备金丹演法啊!
剑崖教的剑修们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若是不能成就最好的一品元婴,那至少也要是能够拥有完整自己道路的二品!二品之下那种残缺不全的,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已经是元婴的那些二代弟子们则是蛋疼地发现自己只能当最差一档的五品元婴了,或许在成就阳神真仙之后能够弥补回来,但是现在却只能依靠本命法宝来弥补了。
本命法宝虽然诸多神妙,而且炼得好的话甚至可以超过金丹演法的效果……毕竟本命法宝,也是一种对自身道路的演化。
但是金丹演法后进入元婴的,就不能也有本命法宝了?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剑崖教此时的这一代元婴,也可以说是‘最弱的一代’了……
少阳尊主当然不会是蠢人,她已经听得出苏礼话语中的意思,于是说道:“苏兄别看我阳教元婴众多却少有洞冥境强者就要心生轻视,我教内元婴各个都有秘传妙法在身,寻常洞冥也是不怕的。”
苏礼听了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了然地点点头道:“我等皆是上界传承之大教,理当如此。”
左右不过是有法力凝练之法、有本命法宝这种事情,苏礼觉得这真没什么。
他承认,论同境界下的实际战力,这阳教当真是能够天下称雄的。
毕竟阳教不只是有上界传承,更有重大使命连年征战……就算是剑崖教,其实也已经少有机会经历这种大战了。
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让少阳尊主着实有些蛋疼,这让她还怎么说话……这话题要被终结了啊。
还好她身边的人够机灵,一个看起来像是侍女一般的庄重女修道:“见过剑崖圣子,在下少阳使弥夫,敢问圣子殿下,不知剑崖教教主如何称呼?”
苏礼被这个问题给问得有些发愣,夏铭就这么没存在感吗?
他表情略略纠结地说:“我教教主叫做夏铭,乃是剑崖五老剑之首……却是千年前的人物了,名声久不外传。”
这时那少阳尊主神色一动道:“听闻贵教五老神剑,各个剑道通神,曾与北部乾荒大教六大真仙一战,最终却能战胜并全歼……当真是可谓可怖,也令人敬仰。”
那一战之后,剑崖五老剑也是在中洲彻底打响了名头,被尊位‘五老神剑’。
毕竟是少有的真仙级别组团斗法还能够以少胜多并击杀对手的。
看起来这个少阳尊主对五老剑很感兴趣啊。
苏礼闻言矜持地说道:“少阳尊主谬赞了,五老剑也不过再能护我剑崖百年时光而已,等到这五位长辈飞升上界了,剑崖如何终究还是要看我们这些后辈门人的。”
这话说完,却是有意无意间使得场中的阳教众人都是一阵难堪……剑崖教的五老剑驻世百年就可飞升,而他们的首阳教主呢?
却是已经驻世了六百多年!
缘何久久不能飞升?
还不是因为他们这些后辈子弟不争气!
但是少阳尊主却是个有城府的,她似乎没看到周围人的脸色,依然热情地说道:“苏兄不必再叫我什么少阳尊主,在下阳黎,直呼此名也可。”
苏礼摇头道:“阳兄说笑了,怎能直呼阳兄之名?”
给她个面子吧,虽然目测这位‘大胸弟’的年纪已经可以当他的奶奶的奶奶了,但是修行之人的辈分可不是这么记的。
这少阳尊主阳黎又问:“苏兄才是说笑了,照这说法,百年之后贵教教主飞升,苏兄便是剑崖教主了?”
苏礼哑然失笑:“怎会如此,我剑崖副教主姬练才是下任教主之选。”
阳黎对剑崖教内的权利架构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兴趣,她又是追问:“哦?竟然不是苏兄当家,不知这位姬练副教主其人又是如何?”
苏礼也没隐瞒,剑崖副教主又不是什么拿不上台面的事情。
“姬练副教主也可算是我的师祖吧,一身修为不提,随时可递补五老剑。为人处世也是十分精明干练,堪称我剑崖中兴之选。”
这话没毛病,剑宗都是靠姬练撑着一直到现在的,这样的人能力怎么可能不强。
阳黎听了心中却是暗暗羡慕了……从苏礼的话语中真的可以听得出,这剑崖教的传承是长幼有序布局深远。
相比之下他们阳教在顶层实力方面的断层真是令人忧心。
于是阳黎与苏礼继续谈天说地,虽然大体上聊的是一些闲话,但是阳黎总是在不着痕迹地询问一些剑崖教的事情。
苏礼感受到了阳黎的内心并不如她表现得那么真诚……相比之下,那老迈的首阳教主给他的感觉还更好一些。
只是他几次在席间看那首阳教主,却都发现他显得很沉默,似乎对当前的酒宴并不很喜欢。
对此苏礼也只是留心而已……虽然不知道这阳黎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苏礼已经慢慢有了警惕。
原本苏礼还以为在这酒宴上会发生什么的,结果直到最后都是什么都没发生。而那少阳尊主阳黎也是并没有什么进一步举动……似乎真的只是单纯地对剑崖教的实力构架感兴趣。
而那之后,一连三天这少阳尊主都是陪着苏礼在阳教内和大荒城中四处游玩,一副尽显地主之谊的样子。
但是苏礼依然觉得这太刻意了,对方总像是在谋划着什么。
当然,艺高人大胆的苏礼并没有太多惧怕,他只是在琢磨不透对方的意思之后干脆就不琢磨了,直接问出了自己关心的事情:“请问阳兄,我什么时候能够去看看贵教镇封的那些冥渊之物?”
阳黎当场露出了难色,她皱着眉迟疑了一下之后才说道:“此事怕是有些困难,冥渊之物多有惑心之能,若非修炼了我阳教秘传之《南离心经》,寻常修士恐怕难以抵挡……”
苏礼答道:“无妨,我剑崖教也有秘传的《东明心经》可御心灵。”
阳黎听了似乎是才有些放心的样子,然后道:“既然如此,今晚黎便带苏兄去我阳教禁地看看吧,那里有一深不见底之魔窟,似乎是直通冥渊深处,时不时总会有冥渊魔物出现。”
苏礼连忙抱拳:“那就有劳阳兄了。”
他道着谢,心里却是恍然:原来是在等他主动提这件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