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峽穀正能量 起點-第八百六十五章 萬物起源峰老師鑒賞

峽穀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穀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老何这两天吃不好,睡不香。
干啥都没精神。
进单位上班跟打游击一样,生怕被老领带给逮住。
头发秃了不少,反侦察意识倒是增强了不少,估计送去拍谍战剧都不用培训。
他的电话也成了催命铃,看着手机像是看着定时炸弹,铃声一响就想把它扔出去,接电话的手都是哆嗦的。
老领导纳闷了。
这老何是不是在躲着我?
老何当年面拍胸脯表示,哪有的事,躲谁也不能躲您啊。
我又没睡你媳妇。
他心道。
可回了家,他依旧发愁,借口人家韩国电话打不通已经用过了,算算时间也该回国了,那到时候再打不通就说不过去了。
怎么办?脑海里想起李秀峰,老何的心里无限惆怅。
这时代真的变了?
新时代没有承载我老何的船了。
第二天中午,老何在单位食堂吃完饭,当着老领导的面拨通了李秀峰的电话。
说来也赶巧,李秀峰刚下飞机打开手机,他如果早一会儿打都不一定能打通。
李秀峰接到姑父的电话,心里也微感诧异,两代人隔着辈,关系也没那么亲昵,这电话无事不登三宝殿。
好在老何想通了之后,电话里也开门见山,他心里寻思反正当着领导的面呢,同不同意的你看着办就成。
李秀峰说忙没时间,他也理解,对领导那边也有个交代。
但李秀峰还真没那么不近人情,老领导是以他高中母校的名义。
这段时间虽然是转会期,但李秀峰寻思着以他和KG现在的绑定关系,夏季赛前的转会期再乱估计也没人找到他这。
那正好趁着这和机会回趟老家看看,否认一年只能回去一次。
另外李冉冉也快中考了,家里没长辈送考,自己回去也能督促下。
说起高中母校,李秀峰那个小县城的高中客观上完全比不上上次帮夏梓露家长会时去的江海这种大城市的高中。
不过真要让李秀峰比较一下,那他还是觉得自己记忆的高中母校更好一些。
毕竟那是他最懵懂的少年时期,留下无数青春回忆的地方。
李秀峰还记得母校当年为了鞭策激励学生,开学进学校抬头看教学楼,上面有一行字写的就是“今天我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我为傲。”
不过当时同学年少,所有人都觉得这句话很遥远,比清华北大哈佛剑桥这种顶级学府还要遥远,那小县城的高中一年也没几个重本。
李秀峰没想到时过境迁,有一天这句话会离自己这么近。
挂了电话,笑着摇了摇头,李秀峰虽然电话里口头同意了姑父那边的提议,但最近这段时间却是回不去。
不是他拿腔作调,回不去是真回不去,从韩国回来前经理Link就说了,这次回来会有个C站的个人专访,让他准备一下。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C站。
李秀峰一开始也有点懵,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上C站。
不过想到奥运冠军在国内的影响力,他又有些恍然了。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也是华夏电竞第一次在奥运上折桂摘冠,官方这次是把李秀峰当成了典型和宣传口了。
或许还有人疑惑为什么专访不给别的队友。
李秀峰一开始也有这样的疑惑,直到到今天早上回国前,睡醒后李秀峰刷牙时照了下镜子,心中才一下子豁然开朗。
……
由于李秀峰一行人打完比赛,在韩国折腾了几天,再加上这次回国比较低调。
抵达时,除了下飞机在到达大厅被人认出来引起了一阵小骚乱外,外面倒是没有大规模的粉丝接机。
其实这也是好事,五六月份正值旅游高峰期,要是出现一大堆粉丝接机的话,肯定要劳烦不少现场的安保人员来维持秩序,那还是不占用公共资源比较好。
出了机场一行人就分开,各回各家。
KG俱乐部的专车就在外面,李秀峰等人上车后直接回俱乐部,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波折。
这段时间别看李秀峰他们在韩国打的热火朝天,但休赛期的各大俱乐部基本上都处于休假状态,要不是前几天LPL夏季转会期的窗口打开还没那么热闹。
不过回了国,李秀峰虽然不用操心合约和续约,也不用头疼其他俱乐部的接触和开价。
但作为KG俱乐部的老板和二股东,要说完全不上心也是不可能的。
目前KG上个赛季签的Saofen和幻风等人都只签了一个赛季,算是遵循了KG去年进LPL时候签人传统,给你一段时间试用期,再考核要不要签长约。
这种“传统”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優秀都市小说 峽穀正能量笔趣-第八百六十五章 萬物起源峰老師
好的就是不必浪费资源,也不捆着你选手不放人,坏的就是培养出来的好苗子,需要花费进一步的精力和代价去留下。
而上半年整个春季赛下来,从李秀峰个人的观察来说队伍里几个选手的表现或多或少都有起伏,但整体上是没什么问题,都属于可以续约的那种。
当然,这只是俱乐部和他单方面的态度,具体还是得看选手个人意愿。
至于在春季赛和奥运赛上表现相当亮眼的Kake,那肯定就不只是续约了,这个赛季他的身价就要俱乐部经理那边和Kake私下协商了。
因为Kake一开始转型辅助,谁也不知道他打的怎么样,签的只是最基本的合约,可以说是相当于入职拿底薪。
这个和你资历没什么关系,假如说你实力差还拿高薪,那这种俱乐部注定是走不远的。
但现在Kake既然已经用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么下个赛季KG肯定是会尽最大努力留下Kake的,合约上该让步自然就会让步。
李秀峰虽然是二股东,但选手的具体身价和签约费还没必要让他操心,就像是裴砾注资KG后这方面也从来都是甩手掌柜。
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办,李秀峰也向来都是如此认为的。
回国后在俱乐部休息的这几天,李秀峰一方面等着C站的采访,剩下的时间就是网络上津津有味的吃瓜了。
一般在转会期的时候,微博热搜基本都会被选手转会刷屏霸榜。
像是Uz1、Theshine和厂长以及Rocky等等这些超人气选手,基本上每个赛季的转会期在俱乐部没发公告前都会被无数网友猜测热议他们的去向。
但今年的夏天有点不太一样,微博上电竞圈和娱乐圈似乎是杠上了。
今天你爆一个选手转会,比如刚刚奥运赛输掉的DWG上单Nuguri可能来LPL。
明天,娱乐圈就爆出一个顶流明星的大瓜来,热搜榜上双方是你追我赶。
网友们吃瓜吃的目不暇接,差点葬身瓜田。
李秀峰一开始也有点纳闷,他只听说过年底冲业绩的,可这才夏天啊。
有个晚上他半夜横竖睡不着,李秀峰刷着微博,仔细看了看,忽然刷到条热搜——峰老师月底发新专辑。
别误会。
此峰老师不是李秀峰。
李秀峰看了顿时恍然!
这尼玛是狼人撞上预言家了啊。
知道了万物起源,李秀峰对于这些瓜吃起来也索然无味了,好在时间不长,C站二套的采访终于虽迟但到了。
五月27号,李秀峰一大早起来别的是没干,先洗了个头。
他不是那种油头,或许还有精力药剂的使用的原因,李秀峰现在一般一星期不洗头,头发都不会说出现撸一把可以炒菜的情况。
但今天正式接受采访,据说央视镜头出了名的考验人,比苹果的原相机还牛逼,。
所以李秀峰想了想还是决定洗洗头以崭新的面貌接受采访。
上午十点,C站二套《青年大学习》芮冰冰就带着工作人员来到了KG俱乐部基地。
C站来人,俱乐部还是比较重视的,上午所有人都下楼在门口接待。
李秀峰一看来人没想还是个熟面孔,说起来他也不是第一次接受C站的采访了。
在韩国奥运赛淘汰赛阶段打赢日本队后,李秀峰也曾接受过一次官媒随行记者的采访,没想到今天来的也是她。
也是在整个时候,李秀峰才知道这个记者名字叫芮冰冰。
芮冰冰给他留下的印象不错,今天穿了件简单的白色无印长T,及肩的头发遮住了耳麦,总的来说还是那么爱笑。
一行人将芮冰冰迎进了基地,李秀峰一直以为C站的记者都是那种比较严肃的,芮冰冰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她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同龄人,和以往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C站女记者比起来,芮冰冰更有一种“幼态美”,清秀中透露着一股邻家女孩般的灵气。
或许也正是同龄人的缘故,采访尽管还没开始,但进了俱乐部基地后两人一路上聊起天来却没有任何隔阂,李秀峰基本说什么她都能接得住。
一看就是老二次元网瘾少女了。
C站的行程安排还是比较紧的,进了基地后没休息多久,采访很快开始。
后面一路跟着的两个C站的摄像师大哥和助理也做好了准备。
这次采访是选择了比较自然的形式,没有说双方端端正正地面对面坐着,整的跟审讯似的一问一答。
就是简单的李秀峰坐在电脑前打开一局游戏,芮冰冰拉着个另外一个凳子坐在他身旁,一边看着他打游戏一边聊天。
这种采访就很放松,
也很容易让人打开话匣子。
“哈罗大家好,又是我呀,我是《青年大学习》的外景主持人芮冰冰。”芮冰冰对摄像机镜头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好的,现在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的周围。”摄像机镜头跟着转动。
“我们现在是在电竞俱乐部的训练室里,这个电竞俱乐部就是刚刚拿下奥运赛冠军的KG俱乐部,接下来我要采访的这会就是…”摄像机镜头给到了李秀峰看着屏幕的完美侧颜。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峰哥。”芮冰冰笑着自己啪啪鼓掌,很是活泼。
李秀峰也转头,阳光下棱角分明的五官呈现在镜头中,他微微一笑,“大家好,我是菲尼克斯。”
C站工作多年的摄像师大哥看到这笑容也晃了下眼,作为外景摄像师,他跟着主持人走南闯北采访过不少明星。
但在C站无滤镜去美颜的摄像头下,颜值还那么能打的。
李秀峰还真是他见到的第一个,而且这个人还不是靠脸吃饭的娱乐明星。
芮冰冰笑着说道,“那么今天我们来采访的是峰哥,峰哥正在训练啊,采访不影响训练吧?”
“问题不大。”李秀峰道。
“果然是大神,我平时打联盟连微信都不敢回。”芮冰冰笑道。
“你也玩联盟吗?”
李秀峰微微侧头笑着问道,“可以冒昧的问下你现在是什么段位吗?”
芮冰冰闻言立刻掩嘴一阵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手道:
“其实我平时不怎么打排位,就是打打匹配,段位什么的…不提也罢。”
“那好像也不是没道理。”李秀峰道。
芮冰冰眯着月牙笑眼,打趣道,“哈哈,有没有人告诉你问女生段位和问年龄一样都是直男行为呀?你一定还没女朋友吧?”
“唔…这个真没有。”
李秀峰摸摸鼻子,又飞快放下手一道瑞雯光速QA越塔带走了对面的杰斯,电脑的外放音响出传来了系统的“Killing Spree!”
“哦!好厉害!!!”
一旁的芮冰冰发出由衷赞叹道。
“还行。”李秀峰道。
“不愧是世界冠军。”
芮冰冰话题一转,“我想问的是去这次奥运赛前,有想过自己能夺冠吗?感觉和以往的比赛有什么不一样?”
李秀峰知道正式采访开始了。
“其实打比赛前没想这些,就是想着自己这次代表的不是俱乐部出战,而是和队伍代表了华夏,想着不能给国家丢人,要说不一样的话…
就是看到观众席一些支持我们的人,大家都不像平时拿着俱乐部和个人ID的应援牌,很多人都是手里拿着五星旗,会感觉到一点压力吧。”
“呵呵,那确实是这样,如果是我在那种场合下看到台下黑压压一片,据说有五万多人坐在那里看着你,一定会紧张坏了。”
芮冰冰点了点头,好奇地问道,“你们职业选手在舞台上比赛时有紧张吗?”
“这个…经常有。”
李秀峰想了想表示肯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