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塵封九界笔趣-第二百三十三章 簡單的,卻成了最難的相伴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时间一到,陈二立刻被送到了另一片空间。
外界,众人等了一天后发现代表陈二的光点登上了古塔的三层。
东方冥不知道去做什么了,还没有回来,东方问天就在原地站着,轻仰着头望着古塔,一步未动。
当陈二进入三层的时候,他嘴角止不住的露出了笑容。
东方冥还未破境就出关了,可能会阻碍到他的事情,对他来说算是个坏消息,但关系也不是很大。
就算天上神仙下凡,他想做的事,也要去做。
只要对东方家族有帮助,他定不惜一切!就算没人理解又何妨?
过了这么多年,虽然经历几次意外,但他就快要成功了,他很快就可以证明给所有人看,他是对的!
他比弟弟东方问心强!
双手背到背后,东方问天嘴角的笑意更浓。
刚刚进入空间的陈二还没来得及睁眼,便开始下落。
感受着身上甲衣的厚重和手中长弓的坚实,陈二嘴角翘起。
舒服的舒展拳脚,他在空中摆出了一个“大”字,然后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有些潮湿的新鲜空气,不急不忙的睁开眼睛。
“甲衣在身,长弓在手。”
“这空间能……卧槽!”
“噗通!”
“咕噜噜噜……”
“咕噜噜噜……”
当陈二看清自己的处境后,只来得及说一句卧槽便坠入了水中。
这是水元素空间,空间分为两部分——天空和水。
这里看不到陆地,天空之下,只有水。
玩偶的想法很好,前两关的危险过后,给陈二一关相对简单的让他喘口气。
而这一关确实也挺简单。
没有任何危险,没有任何敌人!只需要在这里待上两个月就可以。
两个月看似时间很长,但是对于修炼者来说,就算一直游泳游两个月,也没有太大问题,很多灵修和魂修都做得到,更别说是体修了。
但好巧不巧,在海中岛屿上生活了十年的陈二,什么都学会了,偏偏没学会游泳。
所以,简单的,反而成了最难的。
落水的瞬间,陈二就慌了。
身上的甲衣和长弓不仅没有帮到他,反而平白给身体增添了重量。
只稍微纠结了一下,陈二便松开了长弓。
如果不是在水中脱衣服太费事,那他肯定把甲衣也给脱掉了。
宝物虽好,也得有命拿才行,这点取舍,陈二还是懂的。
可长弓扔了,他还是在下沉,
于是手脚并用,他开始了挣扎。
挣扎的同时,他还在不断安慰自己:书上说,落水是人学习游泳最容易的时候。
可惜貌似陈二在游泳方面好像没有一点天赋,挣扎了半天,除了让肺里的氧气消耗变快,没有任何用处。
当初陈二在参加东方家族纳新选拔时,有一关需要从飞来峰上跳下来,当时陈二就落入了湖中。
如果不是有东方以若和东方以惜碰巧路过救了他,恐怕他也活不到这么大。
现在好了,整座塔里只有他一个人,直接断了有人来救的念想。
不得不说,此时陈二的修为同那时候比不可同语,当时挣扎了没多久陈二就昏迷了,而这次,陈二一直挣扎了不到十天。
当他终于耗尽了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再次绝望了。
“咕噜噜……”
不自觉的张开嘴,空间内的水疯狂的灌进嘴里,陈二肚子肉眼可见的鼓起,但已经做不出一丝一毫的反抗了。
他的意识,再次沉寂。
……
“快看!”
“什么?!”
“为什么一下子就上到顶层了?”
“发生了什么?”
古尘塔前,东方家的弟子纷纷发出惊叹。
就在刚才,代表陈二的光芒突然从三层直接到了顶层!
东方问天衣袖中的手又攥起拳头,紧紧地盯着塔顶,心思不断转动。
以往,每次进入觉醒塔的弟子,只能在下面五层进行历练。成就最高的人,也仅仅是上到五层。
不是不想继续攀登,而是在里面,根本就找不到进入六层的方法。
听说,他们那一代人进入的时候,东方问心曾瞥到过一眼六层,但也只是瞥到过。
在他瞥但第六层的瞬间,就被传送了出来。
也是因为这件事,族内的所有长老都认为东方问心的天赋要高过他东方问天。
东方家族有一条评判标准,那就是在觉醒塔中攀登的层数。
攀登的越高,天赋便越强。
而今,他居然看到了陈二从第三层直接跳到了第九层。
这不得不让他再次琢磨自己的计划。
最终的计划是不会变的,他得计算一下过程,计算一下有可能会增加的阻碍。
毕竟,陈二从三层直接跳到九层的事,很可能会让一部分人再次调转风舵。
家里老头子不用担心,没个十天半月应该是回不来的。他就怕有些古板的长老起了别的心思,或者一些本就别有用心的人从中阻挠。
或许是杞人忧天,但他不得不提前计算。身为东方家族的族长,他背负的是整个家族的未来,他不想出现差错。
“我的路,我会一直走下去。”东方问天眯了眯眼睛,心里暗暗想道:“就算,我不能完成,那我也会为以惜铺好一条通坦大道。”
东方问天当初找到过东方以惜,说将来想把东方家族交给她,东方以惜一直很纳闷这件事。
其实是因为在东方问天的眼中,东方以惜和他是同一类人,而自己的女儿东方以若和弟弟东方问心是同一类人。
他认为,只有他们这类人,才有可能重现家族的辉煌。
东方问天和东方问心兄弟俩的性格和名字很像。
东方问心一直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做什么。
凡事只问心,不求人。
而他东方问天就不同,一直在综合各方面的考量,直到最后做出决定。
应天时,争气数。
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手中一道隐秘的光线飞出,一直飞到了死脉山头。
原本东方绝在觉醒塔出事的时候,也去了广场,在那里呆了小半天才回的死脉。
光线飞来的时候,他正在盘坐修炼,看到光线的瞬间,他立即起身。
背着手在殿内转了几圈,他终是叹了口气道:“上船容易,下船就难喽!”
“算了,既然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就算是错的,也这么走下去吧。”
说完,叫来弟子,把一些事情吩咐下去。
整个东方家族,犹如一台机器,开始缓缓转动。
而转动的源头,只是东方问天给东方绝发的一道信号。
也或许,这台机器在很早前就已经开始转动了,只不过因为一些事,提前加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