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je5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討論-第三十章 開闢未來展示-fx53e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人类固然拥有着不可磨灭的劣性,但也拥有着璀璨的美德,如果说哪个美德最为珍贵的话,对于我而言大概便是勇敢了。”
女王的动作显得很艰难,她十分费劲地坐在了洛伦佐的身边,纤细惨白的双腿悬空摇荡着。
“勇敢?”
这个词汇对于洛伦佐而言太过渺小了,如果不是女王提起,他都快忘记这个词汇的存在了。
“你大概会觉得这个词汇很普通,对吧?但恰恰相反,它太珍贵了,以至于没多少人真正地拥有过它。”
女王缓缓地自述道,她的一生都很少这样深刻地与人交流过,自从戴上这冠冕,知晓这秘密后,她便终日活在恐慌之中。
“我就是一个缺乏勇敢的人,要是我心中充满勇气,敢于去做那些不知后果的事的话,我或许便不会成为女王,我大概在我年轻时便逃出了铂金宫,看一眼外面的世界,然后死掉。”
女王说着回过了头看了一眼亚瑟,然后微笑地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让欧维斯跟你走的原因,亚瑟,那个孩子拥有着我不曾拥有的勇气,他敢走出那一步,哪怕结局很糟糕……真是令人羡慕。”
她虽然身为维多利亚女王,但正如所有的维多利亚家的人一样,女王她的一生都被困于这座华贵的宫殿之中,她被数不清的权力束缚在了王座之上。
“勇敢、勇气,何等普通的词汇,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拥有着这些,但真正证明这一切时,人们又会退缩、畏惧,面对危险绝大部分人都失去了勇敢的能力,只能停步于边缘。”
话语声顿了一下,女王继续讲道。
“其实这也不能说明人们不勇敢,他们确实拥有着面对危险的勇气,但他们没有去承担危险带来的代价的勇气。”
女王再次重复着。
“代价,这才是我们所惧怕的。”
声音在这寂寥的墓地间回荡,在钢铁尸骸们的注视下,这里的气氛变得柔和了起来,亚瑟注视着对话的两人,这让他想起了教堂里的模样,信徒们向神父忏悔着,诉说着人生的痛苦。
女王便是那苦痛的信徒,她看似在对洛伦佐解释这一切,但更多的却相似自我的告解,铂金宫是如此的庞大,但至始至终都没有人能理解女王的痛苦,而她也不能将这些被诅咒的知识传递出去。
“无论是你,还是净除机关的其他人,我知道你们大多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丢到法庭上各个都是起步死刑的家伙。
我的美女姐妹花
你们浑身污秽,拥有着人类的种种劣性,但我要说的,即使是这样肮脏的人们,也有着高洁的灵魂。
你们拥有着我不曾拥有的东西,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你们面对未知的邪异,都有着挥剑的勇气,哪怕在这之后要承担死亡、甚至说更加沉重的代价。”
女王接着说出了发动战争的原因之一,至少在她看来这一部分的责任在于她自己。
“我也知道战争只会带来苦痛,但我没有勇气去做出改变,就像你说的,利用这里的技术去应对妖魔的扩张,这些我都知道,而且我比你知道的更详细,三代甲胄已经可以初步做到量产,英尔维格的军事实力从未有过的强大……
可是,我不敢啊,洛伦佐·霍尔默斯,一旦失败了呢?一旦我们败于与妖魔的战争?”
女王在问洛伦佐,但更多的还是在自言自语,她的脸色惨白,眼瞳里有的是同样的恐惧,身体微微颤抖,似乎下一秒就会摔下去。
此刻她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在恐惧、在发抖。
“我没有那样的勇气,我都不敢去想象失败的样子,这样的职责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最后能做的只有遵从这些,愚昧地进行着人口的削减。”
突然她一把抓住了洛伦佐的手,强迫他伸向自己的脖子,但她根本没有什么力气可言,动作可笑至极。
“要不……杀了我吧,你们来获取这权力,去做你们想做的,只要别让我再承受这些……”
疯狂的呓语很快便结束了,女王意识到了自己的荒唐,缓缓地松开了手,沉默地低下了头。
洛伦佐怜悯地看着女王,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幸地出生在了维多利亚家、身负着王咒,她这一生都被困在这铂金宫中,不曾拥有真正的自由,而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倒霉了,却又在任职间出现了这样的事。
传奇族长 山人有妙计
接连不断的事情几乎要摧垮了这个女人。
洛伦佐和亚瑟默契地保持着沉默,给予女王一定时间去缓和,在这个被逆模因保护的遗忘之地,是她唯一能褪去皇冠的地方。
这样不知持续了多久,女王才缓缓说道。
“当然,也不只是勇气这一类鸡汤式的话,还有一部分是时代因素,这或许是我们最后能反击的时候了。”
“你是指什么?”
洛伦佐听出了别的含义。
“天使们,你们应该已经见过它们了吧,信息阈值的保护机制,一旦有人知道了过多被诅咒的知识,它们就会出现,将其猎杀。”
女王直视着前方,尽可能不与两人对视,她的眼眶微红。
“筑国者将它们称作缄默者,令世界保持静默的存在,同时我们也认为它是一种保护机制,保护人类的机制。”
“保护人类的机制?”亚瑟不解。
“过量的、被诅咒的知识会使我们陷入黑暗,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这黑暗指的是缄默者的降临,但在筑国者的认知中,我们认为缄默者和我们是一样的,就像节育机制,在人类本身引发灾难前,我们先解决自己。
缄默者就是这样,根据筑国者的推测,在受到过量的、被诅咒的知识,我们便会越过围栏,而在黑暗的世界里,围栏是保持静默不可见的,一旦我们越过了围栏,便会使盘踞的饿狼发现围栏的存在。”
“所以缄默者出现,在我们越过围栏与饿狼接触前先解决掉我们……我们这些不安分的羔羊。”洛伦佐压抑地说道。
极道王牌杀手
“就是这样,接下来即将爆发的战争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个原因,围栏无法保护这么多人,一旦被撑爆,我们会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黑暗之中,被饿狼环伺着。”
女王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表情复杂地说道。
“这个世界即是牢笼,也是避难所。”
“维系围栏、阻止饿狼挺进的牧羊人,它们究竟是何时出现,以及对对抗的饿狼究竟是什么,我们尚不清楚,或许以前有过记载,但多半也遗失在了岁月中,在这漫长的自我阉割下,被诅咒的知识很难流传下来,即使我现在知晓的这些,也是被加工过的。”
洛伦佐明白女王的意思,这让他想起了猎魔教团内关于妖魔与神的描述。
“因为未知,所以将其神圣化,好以神化的方式流传下去,虽然扭曲其原本的原意,但至少能让我们知晓些许的性质。”
“其实让我信服灾难到来的另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们现在还活着,”女王又说道,她似乎调整好了情绪,目光变得冰冷漠然,“根据信息阈值来判断,我们都是被猎杀的目标,可我们现在却好好地活着,缄默者就像遇到了什么事一样,无暇顾及我们。”
“这点……我也意识到了。”
亚瑟此时说道,在工坊战斗的最后,缄默者们突然同时停下了动作,随后一同离开,明明它们应该杀光在场的所有人才对,就像有比这更加要紧的事发生了。
“比起杀掉这些不安分的羔羊,更令牧羊人心慌的事是什么?是饿狼们溜了进来。”
洛伦佐缓缓说道,这种事很容易便猜到,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也侧面证明了筑国者们的可信度。
围栏就快坚持不住了。
“这是一个难得的空隙,霍尔默斯先生。
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现在缄默者们的重心被不知名的原因所吸引,也就是说它们对于被诅咒的知识的管控削弱了很多,曾经这些话语在我们知晓时,我们便会遭到猎杀,可现在我们不仅能畅谈,还能从其中反思出很多。”
女王声音急迫了起来,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似乎下一秒就会倒下,但在倒下前她依旧坚强地屹立着。
“现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拥有了可以交流这知识的能力,这意味着长久的压迫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喘息的机会……而接下来这便是我的计划。”
女王坐回了长桌上,面色阴沉,带着怒意。
“十几年前我们与九夏做了一笔交易,以甲胄与逆模因技术来换取蒸汽技术,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交换的是守秘者的知识。”
“等等……”洛伦佐察觉到一丝不妙,“九夏也有筑国者?”
“大概吧,我最开始也不敢相信,根据上一任女王的话来讲,当那些该死的大船出现在雷恩多纳港口时,她真的以为又要打仗了……但事实就是这样,筑国者的历史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想象的都要久远与神秘。”
女王说道这些显得有些无奈。
“当然其他的部分我一概不知,信息阈值的封锁下,我们只会变得越来越愚昧。
不知道什么原因,九夏地域的妖魔出现频率要比西方世界少太多,并且在他们那里,知识似乎是不被诅咒的……也不能这么说,出于某个我们尚不知晓的原因,那里知识的传递要比我们这边稳定许多。
也出于这个原因,筑国者将九夏定为研究区域,为了保持这种知识的‘洁净’,我们暗中影响着世界,也因此至今东方的航路都没有被打通,将其完全地与我们隔离。”
“所以呢?”
亚瑟问道,大概是今天知晓的秘密已经足够多了,对于女王接下来讲的这些,已经很难引起他情绪的变化。
“没有所以了,这是完全的隔离,我也不清楚九夏在研究什么、研究到什么程度,总之就当做一个未知的惊喜,而在我们这边,现在缄默者无法顾及全局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进行小范围的知识交流,或许能使我们对这个世界【真相】的认知更近一步。”
女王说着又看向了洛伦佐。
“霍尔默斯先生,我则需要你前往世界尽头去寻找守秘者,如今的知识已经断代了太多,我需要你从守秘者那里得到什么……”
她深呼吸,显得有些疲惫。
“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从守秘者那里得到什么,更不知道九夏会带来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我想,我们可以试着赌一赌,用仅有的筹码,去赌一个新的未来。”
“你要赌?赌人类的命运?”
这东西只令洛伦佐感到沉重,喘不过气来。
“怎么可能,我可没那个勇气。”
女王自嘲地笑了笑。
“两个计划会并行前进,如果我们真的赌赢了,那么就开辟了新的未来,如果我们输了,战争依旧,我们将步入下个轮回。”
“而我们都会死,是吗?”亚瑟在此时问道,“在步入下个轮回后,我们这些知晓知识的人,都会被缓和过来的缄默者所追猎。”
回应亚瑟的是漫长的沉默,许久过后女王才缓缓说道。
“是的……我们都会死,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对于赌徒而言,用这么一点的筹码,去搏这么大的赌注,赢了血赚,输了也不亏啊……”洛伦佐突然说起了烂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其他人,还是他真的这么想,“大家都是凡人,反正都终有一死,不是吗?”
“成了的话,在座的各位就都是伟人了啊,能被写进课本的那种。”
洛伦佐继续讲着烂话,从高台的边缘站了起来,他似乎很兴奋,又显得很恐慌。
“船队已经准备好了,但世界尽头的具体位置我们不清楚,为了保证知识不被污染,守秘者将航道藏进了神秘的寓言中。
至于它本身则被寂海所包裹着,寂海的混乱令群星也变得黯淡,哪怕最近的一次,梅林也是在维京诸国的领航员的带领下抵达了那个位置。”
女王讲起了这严峻的情况,但也感谢于这种恶劣的环境,世界尽头的秘密得以隐瞒,保持着绝对的静默。
“听起来还凑合……那我们可以动身了吗?”
洛伦佐等不及了,与被绝望压垮的女王不同,绝望之后洛伦佐显得很欣喜,在劳伦斯的【间隙】里他就看到了末日的到来,他试着改变这一切,却不知道该从何做起,而现在洛伦佐终于找到了行进的方向。
他大步向前,轻声低语着。
“现在、让我们开辟新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