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陽壽已欠費 愛下-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局觀讀書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李老实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但是几秒种后,他就又释然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 《陽壽已欠費》-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局觀閲讀
这算什么呢?
人生在世,谁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就算是这些辱人的,难道他们就没有被辱过吗?
也许他们见到了顶头上司,也要唯唯诺诺,一脸谄媚呢。
这样想了之后,李老实忽然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他长舒了一口气,继续寻找马主管的办公室。
可是他的脑海中,始终存在着刚才那物业人员的身影,李老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他忽然悲哀的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变成了阿Q一样的人物,靠着自我排解活在世上。
不过很快李老实也就想明白了。
自己必须做阿Q,在这个乱糟糟的世界中,也只有阿Q能活下去。
所谓难得糊涂,不肯糊涂的人,最后都的了抑郁症,要么自杀,要么住进精神病院。
这样想了之后,李老实就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然后他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又在用精神胜利法了。
唉,众生皆苦啊。
“你是做什么的?”身后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李老实一回头,看到是一个老头,端着茶杯,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李老实连忙说道:“我找马主管。”
老头哦了一声,对李老实说道:“马主管在三楼。你上去之后,右手边第一间就是。”
李老实连连点头,一脸感激的说道:“多谢,多谢。”
老头微微一笑,说道:“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老实一愣:这是应该做的吗?
他还没有想清楚,老头已经离开了。
李老实没有往深了想,他担心自己想得太多,耽搁的时间太多,回头马主管下班了,那今天又白来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上楼,然后敲响了马主管办公室的门。
然而,没有人应门。
李老实想要推门进去,但是又不敢。
他只好继续敲了敲,然而,还是没有人应声。
李老实有点茫然,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马主管不在?
他看了看门口挂着的牌子,确实是马主管的办公室没错啊。
就在李老实犹豫的时候,有一个穿着西装裙的女子,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过来了。
她瞥了李老实一眼,也没有问话,随手就把门推开了。
然后,就进去了。
“主管,这里需要你签子啊。”随后,女子把文件交给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男人正在看手机,看见女子来了,微微一笑,说道:“好,好。签子。”
李老实小心翼翼的走进去,问道:“请问……你是马主管吗?”
男人没有搭理李老实,只是在文件上签子。
李老实有点尴尬的站在墙角。
一分钟后,签子完成了。
精华小說 陽壽已欠費 西西弗斯CC-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局觀鑒賞
马主管又和女子聊了十五分钟,然后女子说:“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这是紧急文件,我走了。”
女子走了,马主管抬起头来,对李老实说道:“我是马主管,你找我有什么事?”
李老实干咳了一声,畏畏缩缩的说道:“是这样的,我想要……”
马主管皱着眉头说道:“你是什么人?谁让你来这里的?”
李老实连忙说道:“是张总让我来的。”
马主管眉头紧皱:“张总?哪个张总?”
李老实说道:“就是郝总身边的张总。”
马主管又问:“哪个郝总?”
李老实说道:“就是物业公司的董事长,首领身边的郝总。”
马主管哦了一声,说道:“是他啊。原来就是小张。听你张总张总的,我都没有想起来是谁。”
“咱们这里是物业公司,不是什么古代的衙门,不要说得这么恭敬。直接叫他小张就行了。至于我,你叫我老马就行。”
李老实连忙说道:“不敢,不敢。”
马主管说道:“对了,你有什么事来着?”
李老实说道:“我老婆被人害死了,我想请主管帮忙,讨回一个公道。”
马主管皱了皱眉头,说道:“来我这里讨回公道?我能给你讨回什么公道?”
李老实干咳了一声,说道:“因为人是因为宵禁死的,所以……”
马主管哦了一声,说道:“是这样吗?那照这样看来的话,还确实是我们的责任了。”
李老实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马主管。
他很想谦逊一下,说马主管没有责任,但是转念一想,这也没有办法谦逊,马主管就是有责任嘛。
于是他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就算了。
马主管把李老实的材料拿过去看了看,然后眉头紧皱,说道:“你这些材料嘛……”
李老实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样?”
马主管说道:“就我个人来说,我肯定是同情你的。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嘛。丧妻之痛,确实很悲惨。”
一席话,说的李老实又想掉眼泪了。
然而紧接着,马主管又说道:“可是规定就是规定,我们的做法,也没有违规啊。”
李老实:“啊?”
马主管说道:“你看,当时的规定,确实是要执行宵禁。所有人不得外出。你们私自外出,确实是违反了规定。”
李老实着急的争辩说:“可是,可是那时候我老婆生了病,眼看就要出事了啊。”
马主管摆了摆手,和蔼的说道:“你不要着急,不要有情绪,你听我说嘛。”
“你老婆出事了,我们谁心里都不好受。对不对?”
“但是规定就是规定,如果每个人都有理由,都找一些借口,那还怎么而管理?”
“难道你想回到过去那种局面中吗?世界混乱,人人自危,打家劫舍者,成群结队,坑蒙拐骗者,遍地都是。”
“那人间成了什么样子?那美好的人间,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不是一句空话了吗?”
李老实低着头,良久之后,说了一句话:“至少那个时候,我老婆没有死。”
马主管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你这个人,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
“这是你一个人的事吗?这是所有人的事。关系到成千上万的家庭。”
“想要治理好人间,没有点牺牲怎么行?没有点付出怎么行?你老婆死了,但是死的光明伟大,值得纪念。”
“你应该为她感到骄傲,而不是在这里闷闷不乐,四处告状。你这种胡搅蛮缠的做法,反而让你老婆的死,蒙上了一层阴影。”
“就好比是一颗珍珠,现在全都落上土了。”
李老实小声说:“我不想让她那么伟大,我想让她活着。”
马主管叹了口气,说道:“小李啊,你这种思想要不得,尤其要不得。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世界有多混乱?”
“以前李闻也曾经去过很多世界。那些世界里面,也有像你这样想法的人。很自私,不肯付出。结果呢?玉石俱焚,所有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是挺身而出的人,需要的是奋不顾身的人,需要的是一往无前的人。”
“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想,那人间就毁灭好了,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
李老实沉默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陽壽已欠費 西西弗斯CC-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局觀讀書
但是几秒种后,他又抬起头来,对马主管说:“我认可你的话。”
马主管满意的点了点头:“认可就好了嘛,现在去把你的老婆安葬了吧,所烧几张纸钱,也就是了。”
李老实说道:“我认可在这个时代,需要一往无前的人,需要奋不顾身的人。我敬佩他们,崇拜他们。我胆子小,但是我愿意倾尽所有,去只支持他们。”
“但是,我老婆的死和这个有关系吗?”
“她是在对抗那片云的工作中死的吗?她是因为要对抗那片云,不得不牺牲的吗?”
“她的死,本来就是可以避免的,甚至可以说,她就不应该死。是因为宵禁的疏忽,害死了她。”
“主管,我觉得你利用那些感人至深的事迹,来掩盖我老婆的死。这是在欺骗受害者家属的感情。也是在给那些勇士抹黑。你在利用那些勇士。”
李老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有勇气说出这么多话来。
他说的时候,嘴上很爽,等说完之后,内心又十分恐惧。整个人哆哆嗦嗦,几乎要从椅子上出溜下去了。
马主管沉默了一会,冲李老实点了点头,说道:“好啊,讲的很好嘛。”
李老实干笑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说道:“是吗?”
马主管嗯了一声:“一语惊醒梦中人啊。看来我的工作还是做得不到位,还是需要听听你们的声音。”
李老实干咳了一声,说道:“那我老婆的事……”
马主管微笑着问我说道:“那你打算让我怎么做呢?”
李老实说道:“很简单,处分责任人。”
马主管说道:“这有些难啊。我处分谁?处分把你们抓回来的人吗?可是人间是按照规定做的,你们确实触犯了宵禁。”
李老实愣了一下,说道:“可是……”
马主管说道:“没什么可是的,不如,我们来处分制定宵禁规则的人怎么样?是他们的规则有漏洞,害死了你的老婆。”
李老实想了想,然后点头说道:“好像也有道理啊。”
马主管嗯了一声,对李老实说:“所以……我给你开个条子。你去找一下主管制定规则的地方去。”
李老实:“……”
他忽然觉得,这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马主管看了李老实一眼,幽幽的说道:“怎么?看你的样子,不是太乐意?”
李老实苦笑了一声:“我找他们。真的管用吗?”
马主管说道:“就好比皇帝下令,说让刽子手杀一个人。”
優秀都市小说 陽壽已欠費笔趣-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局觀分享
“后来发现杀错了。你觉得是刽子手有责任呢,还是皇帝有责任呢?”
李老实想了想说:“当然是皇帝有责任。”
马主管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嘛。我们只是负责具体工作的。上面交代我们做事,怎么交代的,我们就怎么做,我们也很无辜嘛。现在你非要说我们是凶手,可我们是凶手吗?”
“刀,是无罪的。有罪的是拿刀的人,你说是不是?”
李老实沉思良久,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好像,有点道理啊。”
马主管拍了拍李老实的肩膀,说道:“去吧,拿着我的纸条,找他们就可以了。”
李老实哦了一声,带着纸条出来了。
当他出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
李老实犹豫了一会,又轻车熟路的住进了宾馆当中。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陽壽已欠費-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局觀閲讀
第二天一早,李老实按照纸条中的指示,去找一个叫韩总的人。
结果在大门口,又被人给拦下来了。
看门的老头说道:“回去吧,今天不上班。”
李老实一脸茫然,说道:“又到周末了吗?”
看门的老头说道:“是啊,又到周末了。”
李老实掰着手指头开始算:“这么快的吗?怎么总觉得时光飞逝呢?”
李老实叹了口气,又回到了宾馆,决定等到周一再说。
结果他刚刚回去,就看到屋子里面多了两个人。
李老实吓了一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些人很是恼火的看着李老实:“怎么回事?怎么都是同乡,你还想告我们不成?”
李老实这才发现,这两个人是管理宵禁的人。
当初就是他们,死死地守住了门,不许李老实和妻子出去。
李老实也不知道从哪鼓起来的勇气,指着他们大声说道:“你们只是我们花钱雇来的物业,说白了就是管家,凭什么这么嚣张?”
这两个人呵呵笑了一声:“恭维你几句,你还当真了?”
李老实又说道:“是你们拿着鸡毛当令箭,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是谁给你们的权利?”
这两个人不由分说,把李老实套进麻袋当中打了一顿,然后装到了面包车后备箱里面。
李老实在车座后面使劲挣扎,但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一路上来回颠簸,李老实在面包车中四处撞击。
然后,李老实被放了下来。
当李老实出来的时候,已经鼻青脸肿,整个人都神智迷糊了。
他看了看周围,然后叹了口气。
被人拉回到老家来了。
这两个人笑眯眯的说道:“老兄,我们会派专人看着你。你最好不要动歪心思。否则的话,万一出点什么事,你可别怪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