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第三十九章 前奏.緩!推薦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在看到宛如从黑暗中诞生的冰球面具时,迁具就心中一紧。
什么时候?
怎么进来的?
我怎么完全没有发觉?
身为‘往生教’的神使之一,迁具与鬼勾不同。
鬼勾完全依靠秘术逞凶。
自身的实力也就是一个练成‘筋肉’的程度。
可他迁具不同!
不单单完成了‘筋肉’‘锻骨’‘练皮’三个大阶段,而且已经凝聚了‘气血’,完成了对‘脏腑’的冲刷锻造,虽然根基有些不稳,还没有开始凝炼‘骨髓’,但是迁具本身早已是身负千斤之力,耳聪目明,蚊蝇不可落,片叶不可沾身的地步。
而且,因为习练的‘秘传武技’有着特效。
他要远远强于同级别的武者。
但就是这样,他竟然会被人不知不觉潜入到近前。
大敌!
前所未有的大敌!
迁具心底警钟大作,就要张嘴用话语试探。
可是寒芒一闪,已经来到了眼前。
迁具马上抬手一拦。
瞬间,房间中的温度开始直线下降。
一层冰霜以迁具所在的位置,向着西面八方漫延开来。
其中自然包括杰森所在的位置。
杰森径直被冰霜覆盖。
连带着短刃带起的寒芒也被冻在了半空。
一抹狞笑出现在了迁具的脸上。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潜入这里的,但是死亡就是你唯一的归宿。”
迁具说着这样的话语。
也是迁具的最后一句话。
就在迁具认为胜券在握的时候,那冻在半空中的短刃,突然再次启动、加速。
噗!
锋锐的刀刃,掠过了迁具的脖颈。
迁具愣了愣,下意识的抬手一捂脖颈,但完全无法阻挡气血的喷涌。
做为凝聚了‘气血’,且完成了对‘脏腑’冲刷、锻造的武者,迁具的气血十分的强劲,这个时候喷出时,就如同是高压水枪一般呲了一墙,甚至,墙皮都被冲掉了。
迁具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想要反击,但是杰森更快。
掠过了迁具脖颈的短刃,径直插入了迁具的胸膛。
心脏第一时间被搅烂了。
迁具的眼神开始涣散。
他努力的瞪视着恢复如初的杰森,眼中带着不甘。
是啊,不甘。
他马上就要开始凝炼‘骨髓’了,他费劲了千辛万苦才达到这样的境界,怎么就这么死了?
当然,最不甘的是眼前的敌人。
明明是一方强者了,却还用这种方式麻痹他。
他好不甘。
如果和对方面对面一战的话,他相信他不会输。
可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晚了。
最终,迁具从椅子中滑落。
而这个时候,杰森心底默念——
Yi!
一道银色的斩击掠过了迁具的身躯,连带着身下的椅子一起被悄无声息的一分为二。
这个时候,迁具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杰森却还是一挥手中的短刃。
噗!
斩裂的头颅被切了下来。
做完这一步,杰森这才停了下来。
习惯性的谨慎并没有什么错误。
尤其是对于杰森这样经历了太多副本世界,见识过太多‘不死’的生物、怪物后,肉体上的毁灭早已不是杰森‘谨慎’的基础了,用【破邪斩】再来一遍才是基础。
然后?
自然是火焰焚烧。
当然了,在此之前,杰森走向了迁具的尸体。
很快的,一本小册子、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和一个袋子,就出现在了杰森的手中。
小册子的前半部分是迁具平日里习练‘秘传武技’的记录,后半部分则是这份‘秘传武技’的传承之物。
【发现特殊传承之物‘寒冰掌’,判定中……】
【判定徒手格斗达到大师级别,判定通过!】
【是/否消耗200点饱食度,将其列入额外选项?】
……
‘又是200饱食度?’
‘不错。’
杰森评价着。
或许他无法分辨这种特殊传承之物的优劣,但是通过饱食度的多寡来判断,一定是错不了的。
接着,杰森又检查了一眼盒子。
内里的浓香让他嘴角上翘。
不过,杰森并没有马上打开。
这个地方可不适合进食。
除了这两件东西外,在迁具的身上的那个袋子则是类似钱包的存在,在里面杰森发现了两张金票,一张五十,一张二十,还有十块大洋和二十二块的纸票,以及一张用火漆封好的信。
将装有‘秘药’的盒子装入这个袋子,杰森揣入怀中后,就拿起了这份信。
细细的检查,没有任何毒药陷阱之后,杰森撕开了信。
信上写得很简单,就两个字:暂缓。
‘暂缓?’
杰森一眯眼,心底出现了一些猜测。
然后,他用鼻子闻了闻这封信。
确认就是普通的笔墨书写,内里没有用药水隐藏什么文字后,就径直将这封信扔到了迁具的尸体上,接着,杰森开始又一次打扫战场。
打扫战场,可不单单是舔包,只要将有价值的东西收集起来就好。
还得破坏他存在过的痕迹,或许火焰会让这些痕迹变得不存在,但是在火焰焚烧前,他还是习惯性的亲手来一遍。
做完这一切后,杰森打翻了煤油灯。
不过,在点燃的时候,杰森略微犹豫,把桌上的蚕豆、豆干、酒给拿了起来,托在一个手中。
虽然冻上了,但食物还是食物。
食物并没有错。
不该就这么烧了。
呼!
杰森穿窗而出,烈焰在身后升腾而起。
被煤油沾染的木质家具最先被引燃,接着,就是整个房屋和尸体。
等到杰森离开了北城时,这栋房屋的屋顶都被烧通了。
“走水了!”
“走水了!”
街坊四邻大声的喊着,自发组织救火。
很快的,一个推着简易救火车的年轻人就出现了。
“迅哥儿来了!迅哥儿来了!”
“这儿!这儿!”
“快救火!”
人们看到这个身影,连连呼喊。
年轻人马上的扑向了火场。
火势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而当屋内的尸体被发现时引起的惊呼,却让年轻人一皱眉。
“怎么最近总是这样?”
迅哥儿不解的自语着,但是,马上的就开始组织人群拦住了围观的街坊四邻。
他只是负责救火。
善后可不归他关。
得等到衙门来人。
大约十分钟后,贾有才带着一队五人的捕快出现了。
都是骑着马而来。
“情况怎么样?”
贾有才翻身下马就问道。
“有人伤亡,是租住在这里的一个老人家,平日里靠着说书维持营生,只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就遭了这场横祸。”
迅哥儿条理清晰的回答着。
贾有才点了点头,大踏步的走进了房屋。
这个时候的房屋早已经被大火烧得不成样子了。
迁具的尸体更是成为了焦尸。
‘是不是沐爷儿做的?’
贾有才看着迁具的尸体心底猜测着,他小心的检查了死者的口鼻,里面没有灰烬,证明在大火之前,对方就已经死了。
还有那刀口更是平整。
说明,死之前被割下了头颅不说,还被切开了身躯。
‘这好像不是沐爷的手笔……可哪有这么巧的事?沐爷刚离开,这里就死了人?’
贾有才想着,眼中的优雅就变得笃定起来。
不管这家伙是不是这次事情的幕后策划者,既然撞在这个点上了,他就得帮着沐爷处理一下。
“来人,将尸体裹上,抬回衙门。”
贾有才吩咐着。
几个捕快不情愿的开始打包尸体。
这个时候,贾有才走了出去对着围观的街坊四邻,大声地说道:“经查这是一次意外,死者喝酒时不慎打翻了油灯造成了这次事故,希望大家以后注意。”
“是意外?”
“我就说是意外吧,山城哪可能三天两头的出事?”
“对,我之前傍晚的时候看到这老头去巷子口打酒,买蚕豆和豆干的。”
“原来是这样啊。”
面对着贾有才的说辞,周围的街坊四邻很快就接受了。
贾有才则是翻身上马向着衙门而去。
他刚刚的说辞就是随意说的,没想到还真有。
‘也好,省下了我去叮嘱店家了。’
想到这,贾有才连连催马。
在衙门口,贾有才翻身下马,直接向着大厅而去。
烛火通明,李德尚坐在主位,徐大山则是作陪在一侧。
“大人,人死了。”
贾有才躬身回禀,将整个事情讲述了一遍。
徐大山听着额头开始冒汗了。
一位堪比‘练皮’的武者是值得敬畏的。
可一位堪比‘练皮’却又不守规矩的武者则是可怕的。
‘你们挑选的方法不错。’
‘可却是选错了对象。’
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忍不住的在心底叹息着。
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感慨。
同时,这位经商数十年的老东家,马上把那位沐白在心中的待遇等级提高了数个级别。
这种人物,只能恭敬对待,不能怠慢。
“嗯。”
李德尚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徐大山。
那目光不言而喻。
徐大山马上拱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样的配合,让李德尚略带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徐掌柜,对于‘往生教’,本官还很好奇,你能够多说说吗?”
李德尚询问道。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总觉得‘往生教’的事情不简单。
仿佛是一根刺般扎在了他的心里,让他隐隐不安。
徐大山却没有多想,一五一十的讲述着从自己渠道内获得的‘往生教’信息。
贾有才垂首在旁听着。
虽然听不大明白,但是也不由为‘往生教’的势力暗自心惊。
除去‘边州’外,帝国各州府竟然或多或少都出现了‘往生教’的踪影,只是不如‘边州’这么强烈,属于小打小闹。
但是,贾有才总觉得应该不止这些。
而李德尚的眉头却是舒展开来,没有了一开始的凝重。
又谈论了半个小时左右,随着李德尚的端起茶杯,徐大山识趣的走人了。
等到大厅内只剩下了李德尚和贾有才时,李德尚看向了一脸不解的心腹。
“是不是觉得北都为什么不管这样的事?”
李德尚问道。
“是啊!”
“这‘往生教’明显是图谋不轨的,已经在咱们这里夺城了,一旦成事的话,那就是席卷天下。”
贾有才点了点头,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些说书人口中的‘龙蛇起陆,逐鹿中原’。
听到了自己心腹的话语,李德尚哑然失笑,他就这么看着贾有才,那目光让贾有才忍不住的挠了挠头。
“大人,我说错了?”
贾有才忍不住的问道。
“错了。”
“也没错。”
李德尚轻声笑道。
贾有才越发的迷糊了。
什么意思?
他看着李德尚,希望得到答案。
李德尚也没有再隐瞒,径直轻声说道:“如果是前朝的话,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会出现的,但是到了本朝却不可能了。”
“为什么?”
贾有才愣愣地问道。
“因为……‘武’!”
“因为,真正强大的武者是可以翻山倒海的!是可以一人成军的!”
“帝国的开国者就是这样的人物,现在的衮衮诸公的祖先,在当年也是类似的人物,就算是‘北都李家’也不例外。”
“他们开创了帝国的一切,他们的武技也随之‘传承’。”
“而其他人?其它势力?”
“并没有这样的传承。”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是见识过沐兄弟的强大,那你想想千百个如同沐兄弟一般的人物身披双甲,手持斧钺冲杀敌军,会是什么模样?即使是敌人有着十万人,但没有真正的传承,无法成为武者,他们终究是螳臂挡车,不堪一击。”
李德尚问道。
贾有才想了想,就打了个寒颤。
看到自己心腹的模样,李德尚笑了起来。
“所以,‘往生教’不会成功的,只要他继续的发展下去,就会引来中枢省的注意,那个时候就是他们灭亡的时候!”
“我先前最担心的是,‘往生教’谋求的是‘边州’一地,夹裹百姓而起,哪怕是帝国派出军队‘边州’也会遭遇灾难。”
“但是现在?”
“我不担心了。”
“他们既然做出了这样大的局面,那不出三月,‘往生教’必灭。”
李德尚掷地有声的说道。
这一刻,‘山城’的主事官信心十足。
即使他已经知道了‘往生教’有所谓的神使也是一样。
在李德尚看来,所谓的神使,也不过就是厉害一点儿的武者。
但只要帝国的高层注视起来,这样的武者又算得了什么?
毕竟,帝国境内最厉害的武者,就在这些高层之中。
而且,数量不少。
想到这,这位‘山城’主事官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他松了口气,看了看已经马上亮起来的天色,就这么起身向外走去。
“走,约我沐兄弟吃早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