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454章 將軍女兒家藏着的男人分享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对于今天的洞来说,打开的出人意料的顺利。
就是,很顺畅的感觉,而且主人今天不在家,青辰竟然能够进得去。
之前他是来过这里的,来这里是作客,将军的女儿是个看上去年纪也不大的女孩子——不过在这里的人谈年龄的话其实真没什么意义。
总之,大家都是高颜值群体,而且好看得各有各的特色,所以一直以来,青辰对于相貌这种事情,就没有那么看重了。
所以即使是美色在前,他也能够不为所动,当然了,权力这种事情就除外了。
毕竟,凭借着将军的关系,他才能够通过一品大区众议院的许可,成为如今这里的建设材料部的大区经理。
富得流油那种,所以面对将军女儿的示好,他可以不接受,但是绝对不能拒绝。
否则他跟后土就在这里失去了立足之本。
青辰轻轻地跨进来了,环顾了一下里面的装饰和环境,发现和上次自己来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怎么说呢,整个的布置和格调,都变得相对黯淡了一些,没有之前的鲜明亮堂,仿佛是特意想将这里变得不那么引人注目,有种让人昏昏沉沉的感觉。
“吱——噶!”
青辰惊了一下,门在身后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他回头看时,门又自己关上去了。
那个洞仿佛一张嘴一样,露出了自己的獠牙,青辰连忙过去想将留在上面的钥匙给拔下来,但是还没来得及到门边,钥匙就被那张嘴给吃下去,然后消失在那个“洞”里面了。
青辰人都傻了。
搞什么?居然还会吃钥匙?那这以后他怎么跟将军的女儿交代?
这地方真是鬼得很,他得提防着点了,看样子她应该现在也不住在这里了,不知道给她改造成了什么场所,真是阴森森的。
靠,当年冥河老祖的地府也没这么诡异啊。
“喀——”
悠长的破折声。
寻常有东西破折都是一瞬间的清脆,但是这声音,却显得格外的悠长,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层峦耸翠,需要断裂好长的时间才能断完似的。
“什么人?”青辰抱着试试的心态叫唤了下。
没有回应,青辰松了口气,好家伙,他怎么说也算是什么世面都见过的人了,从洪荒一直苟到西游,再从西游苟回洪荒,来回折腾最后出任境外,安家立户,各种打拼,从古至今也没有像他这么拼这么努力的家伙。
到了这种境界的自己,应该有这种境界相匹配的心和修为,不能大惊小怪的。
否则就太丢脸了,嗯。
“你,就是那丫头说的小子?”
“我擦擦擦——”青辰哇哇乱叫起来。
居然真的有回音!
好家伙,这冷不防地在人说完话好久之后才给出一个回答,时间延长到这种程度你以为你是属关谷大师兄的吗!
心暗自定下来之后,青辰想去确定声音的来源和方向。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ptt-第454章 將軍女兒家藏着的男人讀書
在这里一般来说距离是在使用上没有意义的,但是方向很有意义,而且很重要。
毕竟靠着确定方位,才能够达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矢量的移动最重要的除了与外界能量的交换之外,就是方向的确定。这件事情本身,也是需要消耗能量的。
但是青辰无法确定对方的方位,在这里使用追踪之术,别说是在地球上学习的“天地无极,万里追踪”那种low级别的道门法术了,就算是使用这里高新形态领域的科技工具,也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
“该不会是安装了干扰仪之类的东西吧?”青辰嘀咕着,旋即只能尝试跟对方干巴巴地进行沟通,“我不清楚我是不是你找的人,但是你连面都不露,我怎么和你进行沟通呢?”
这句话说完之后,青辰忽然感受到四周暗红色的空间,仿佛是地府被扒开,有光从天空里透进来了一样——却是那种极为不正常的,蓝色的光。
什么情况?
青辰暗暗觉得熟悉,已经猜出来了对方的身份,就和他要找的对象有关系。
以前他没有办法确定,但是现在看来,将军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连“撒旦”这样的人物都有联系,偏偏表面上装的跟没事人一样,还跟明帝的关系交好,在众议院的眼皮子底下做着各种交易,包括和自己的。
他可真是个多面人呐,太厉害了,真不知道他最真实成分最多的一面,是哪个身份,是什么目的。
毕竟,能够将撒旦这个家伙,藏在自己家里,还让自己女儿住在这儿,这种虎逼的事儿,可真不是一般的缺心眼儿能干得出来的,稍有不慎,那么娇嫩的一个小姑娘,可就毁了。
不过可能也正是这样,才洗去了所有人的怀疑,而将军的女儿居然敢将钥匙交给自己家人,这难道是表示将军已经默许了自己,愿意拉自己一起去干一票大的了?
一边走一边要提防着点老虎,毕竟想要做大事,必须得靠着老虎走,但是也不能被老虎给吃了。
这是根本没有办法的事情,除了老虎,身边还有明帝这只恶狼,以及恶狼的竞争对手,亦正亦邪的狼狗,这是个中面人,究竟撒旦能否成为他翻身的砝码,就得看自己怎么用了。
青辰抬起眼,看见了他想看见的对手。
那应该就是撒旦了,或者说,路西法。
有一个浑身被链条捆绑的浑身精黑色男子出现在青辰的面前,他的面庞俊朗得就像是雕塑家用刀刻出来的一样,完全跟青辰在地球上见到的黑人不一样。
只不过眼睛是闭上的,上面扎着红色的印记,仿佛是为了回答青辰刚才的问题才出现的。
他被吊在高高的地方,青辰看见将军的女儿家里很宽敞地方也很高,这样的一个男人被吊在那么高的地方,看起来有种异样的神圣感。
简直就像是艺术品,如果此刻有一个少女在下面仰望而不是自己的话,那基本上就像是一幅油画了,一个充满了传说般故事的油画。
“路西法,您好,”青辰微微颌首,对路西法表示了最基本的尊重,“我是一品大区的建设材料部经理人,我叫青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