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第八十七章 天女與魔女的對話(四更)讀書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神级上门女婿
而此刻的独孤伊人,却是没在英雄盟这边。
她的面前,一道同样优美绝俗的身影,拦住了她。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 txt-第八十七章 天女與魔女的對話(四更)鑒賞
“你是零号身边的雪家天女雪灵舞吧?”
独孤伊人不确定问道,不明白雪灵舞为啥拦住自己。
雪灵舞小脸冰冷,冷笑道:“真难得,你这位独孤门阀的魔女,也会记得我一个小人物。我是谁不重要,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一句话,做人,不要太无情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独孤伊人微微蹙眉,不明白为啥雪灵舞对自己这么大的敌意。
“独孤伊人,你知不知道,林绝他为了救你,受了多重的伤?”
雪灵舞愤怒地看着独孤伊人,语气带着哽咽:“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会受那么重的伤,全身几乎没一处完整,连脸都破相了。你的生命金贵,难道他的生命就不金贵吗?不过也对,你们独孤门阀的人,高高在上,冷漠无情,都是没有感情的。”
独孤伊人僵硬呆在原地,绝美的脸上浮现惊慌:“零号,他……没事吧?”
“问出这样的问题,独孤小姐你会脸红吗?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希望你离他远一点,你这样的人,不配他为你差点连命都丢了。而换来的,是你们这些门阀,大势力,一直都仇视他,想将他除之而后快。我雪灵舞在这里发誓,一定会守护好他,不让他再为你这样不值得的人冒险。”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神級上門女婿 儒家妖妖-第八十七章 天女與魔女的對話(四更)熱推
雪灵舞一字一顿,带着坚决的口吻,咬牙道。
说完,转身就走。
她来找独孤伊人,纯粹是看不下去,心里不痛快。
别人怕独孤门阀的魔女,她可不怕。
看着雪灵舞渐渐远去的身影,独孤伊人一时间,痴傻了。
晶莹的眼泪,无声滑落。
“零号,你对哪个女人都这般好吗?所以,才换得她们如此回护你。”
带着酸酸的滋味,独孤伊人喃喃道。
一时间,独孤伊人只觉得,心头无比的难受。
她很想现在去探望一下零号的伤势,但是,却是如何也迈不出步伐。
独孤伊人知道,自己和零号,注定只是是陌路。
而且,中间还有一个庞然大物横在两人中央,那就是独孤门阀。
即使以独孤伊人的任性和无所顾及,也绕不开独孤门阀这座大山。
她很清楚,独孤门阀对于零号,敌意多过友谊。
那么她要是和零号有所纠缠不清,传出去,该如何自处?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第八十七章 天女與魔女的對話(四更)相伴
以家族的做派,可能会立刻派遣强者,将零号格杀吧。
以前独孤伊人觉得家族这样做,无比的霸气。
但是现在,独孤伊人只觉得说不出的难受。
这时,独孤伊人的一个侍卫找了过来,急忙道:“四少,你快去看一下吧,大长老还以为你在零号哪里呢,已经怒火中烧,要对英雄盟出手了。”
独孤伊人大惊,立刻再也顾不了,掠了过去。
零号现在重伤,要是大长老真的下狠手,将零号杀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 線上看-第八十七章 天女與魔女的對話(四更)分享
独孤伊人不敢想下去,只觉得眼前一黑,深心泛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剧痛。
英雄盟城堡中,灯火通明。
独孤震天微风凛凛,全身气势缭绕,没人能够阻挡。
“零号呢,让他给我把人交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杀进去了。”
对于独孤震天的蛮不讲理,以及无理取闹,英雄盟的人怒不可遏。
虎子和林猛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立刻陷入狂怒,就要硬撼独孤震天。
幸亏徐无极及时赶到,阻止道:“独孤兄,你这是何意?你要找谁?”
熱門都市异能 神級上門女婿-第八十七章 天女與魔女的對話(四更)
独孤震天见到徐无极,这才稍微压下怒火,哼道:“你徐家什么时候,也开始和零号走在一起了?就这么没远东大族的志气吗?”
徐无极听他说话难听,极尽挑衅的意味,当即也不相让,沉声道:“这是我徐家的事,就不劳你独孤阀操心了。现在零号在休息养伤,你有什么事,就给我说吧。”
“呵呵,徐无极,看来你徐家是铁了心跟随零号了?真是鼠目寸光。”
独孤震天不屑一句,随即重重道:“我家伊人,此刻就在这里,我来带她离开。随便问一下零号,谁给他的胆子,与我独孤门阀的继承人走如此近。”
徐无极惊愕,失声道:“你说贵门阀的四少在这里,绝不可能。”
独孤震天大怒道:“怎么不可能,你让零号出来,我就知道了。”
徐无极还想再据理力争,林绝已经走了出来。
此刻林绝脸色有些苍白,行动也无力,不过,却是站得笔直,自有一股气势。
看着怒意勃发的独孤震天,林绝冷冷道:“独孤大长老,伊人小姐没在我这里,你想如何?”
这独孤老儿居然敢公然前来闹事,林绝心头也是火大。
如果这老东西敢出手伤人,倚老卖老,林绝就不介意让他知道,陨落的滋味。
大不了事后,闹得太大不可收拾,林绝就交给国老会来处理。
林绝出战以来,可是一次都没向国老会要过好处。
国老会那边,也该表示一下意思了。
独孤震天一愣,没想到林绝如此硬气,而且独孤伊人也没在这里,当即就有些下不了台。
白洋在他身边怂恿道:“大长老,要动手吗?这个零号就是欠收拾。”
独孤震天怒道:“动手你老母,走,还嫌丢人不够?先去把四少找回来。”
独孤震天意味深长看了一眼林绝,话语透露出强烈的警告:“零号,既然伊人不在你这里,那我就先走了。不过,请你记住,你说过的话。有些人,是你不能触及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林绝神色阴寒,这个独孤门阀的老东西,再三的威胁他,已经超过他的忍耐极限了。
不过,想起与独孤伊人山洞里的那些事,林绝就忍下了。
独孤伊人还没赶到英雄盟城堡,就被独孤震天截住,怒火熊熊道:“伊人,我已经与那零号打过招呼了,你不用去了,明天,就回独孤阀。”
独孤伊人冷冷道:“要走你走,我还要多留几天。”
独孤震天这一次却是没退让,冷笑道:“你以为你的小心思,我会不知道吗?我告诉你,我已经将事情一五一十给太上长老说了,明天,你不回也得回,这是太上长老的亲手密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