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 ptt-第705章 回 家鑒賞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在酒店房间里,也想不到什么办法。不过,跃飞建筑是在那边市里,周术保便给A县的人打电话去,让他们帮忙查一下跃飞建筑的情况。
对方既然是一家建筑公司,总不会无缘无故与自己作对,出来做公司,最终还是要拿到利润,这才是对方的核心利益吧。
如此想,周术保觉得又好受一些。只要为了利润,总会有谈的可能。心情舒缓一些,周术保也明白,对向梅玉总要安抚一下,也要让向梅玉明白其中的利害。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这个事情我来解决。不过,今后怎么做,你得完全听我的,遇上什么事情,也要先同我说,明白吗?”周术保觉得自己的耐心都要用完了。
“知道了知道了,要不是为了儿子出国读书,我才不管这些事情。”向梅玉没好气地说。
对周术保,哪怕他再热情,态度再好,向梅玉也不可能再对他有任何好感的。来之前,向梅玉甚至故意让小高把她那个了,然后都不擦就过来,如果周术保真对她做什么,也是这一天的第二人。
周术保真要对她做什么,向梅玉也不可能完全抗拒,知道有些事情如果真的做了,就会让周术保警惕和怀疑。
周术保一旦怀疑什么,对向梅玉而言,也将会更难过日子。
“你还说,我说你到底明白不明白。这事的严重性,你要知道,我这里出问题,你也会跟着倒霉。还有儿子,你难道想让他一个人留在外面,而我们都进牢里?”
“我知道啦。”听周术保这样说,向梅玉也想到,他所说的情况如果真的出现,那儿子会有什么样的境况?绝对惨啊,这是向梅玉最不想的结果。
火熱連載小說 一品紅人-第705章 回 家看書
向梅玉虽说痛恨周术保,但也知道,自家如果要保住目前的地位和生活状况,就不能让周术保真倒下。唯有周术保继续在位子上,甚至还有所晋升,才会让自己一家日子过得越好。
两人在房间闷着不说话,周术保如今在县里其实也很忙,知道老婆这时候也意识到情况严峻,周术保心里多少有些舒坦。
跃飞建筑的问题,或许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严重,如果对方单纯是要工程项目而已,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有一个固定的合作公司,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很多利益上的问题,都不需要多谈,自然会按照约定操作。同时,还不会惹出多方的竞争,导致消息散开。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一品紅人-第705章 回 家分享
见向梅玉有些失神,也明白她是怕了,说,“好了好了,这件事情暂时这样吧。天也不会塌下来。你既然过来了,上班那边还是要请假,知道吗。
另外,你准备在这边呆多久?是要等跃飞建筑的人过来吗?”
“我不等,现在就可以走。”向梅玉说。确实不行同周术保多相处,虽然来之前故意找小高办理事情,此时,身上还有小高的遗迹。
“那也不用这样急,住一晚吧,明天再走。”周术保也不想向梅玉多留,与匡有容等人往来,滋味好多了,同这个蠢女人办事,哪会有多少激情?
但向梅玉终究是自家老婆,老婆到来,如果都不应付一下,自然说不过去。周术保也明白这些,才要向梅玉留下来。
向梅玉听周术保说的没有一点诚意,又知道他在长坪县这边有女人,想着心里不爽,决定要给周术保一些难看,哪怕他不知情。
走到周术保身边,将身上的天蓝色裙子弄掉,说,“来吧,我查岗。”
“我还要处理工作呢。”周术保见向梅玉这样,也没什么激动,昨晚才陪匡有容疯,自然没什么存品。
可向梅玉见他这样,越加明白周术保昨晚有情况,也就更不能放过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让周术保头上绿油发亮。
周术保没办法,只好上阵,不到二十分钟,问题解决。周术保让向梅玉留在房间,他要到县委去处理工作。
等周术保离开,向梅玉汤在铺上,回想这段时间自己所遇到的事情,心里也不知要怎么接受,但这些却都是事实。
此时,向梅玉也没有要哭的念头,想到刚才周术保并没察觉到自己身上有小高的气味,心里觉得有种报复的快乐。
这时候,如果小高能够在身边,让他再来一番,是不是就能够更彻底报复周术保了?
周术保的情况向梅玉能够判断,昨晚,肯定是找了女人,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对这一点,她非常清楚。
当然,这时候也不可能真将小高叫过来,躺一会,向梅玉把这边的情况,给小高发信息。至于跃飞建筑和辉哥接下来会怎么做,向梅玉不会直接参与。
下班之后,周术保来酒店,带向梅玉去晚餐。倒是没让她多见这边的其他人,向梅玉自然也不理会这些事。吃过饭,在县城稍微走走,便折回酒店。
回到酒店,向梅玉冲洗了身上的汗,蜷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周术保也去冲洗汗渍。等他出来,向梅玉招手,要周术保到身边去,周术保不情不愿的。
随后,在向梅玉的主动下,周术保只得配合。向梅玉本身也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可看到周术保的不愿神态,反而更加求索。
第二天,周术保在酒店早餐,然后跟向梅玉说要去上班,问她怎么办。向梅玉说要回家去,她那边也要上班,总不能一直不出现。
周术保也不多想,因为从昨晚向梅玉的表现看,她似乎很需要的。这让周术保觉得很正常,说了一句,要向梅玉回到家后给他打电话。
等周术保走了,向梅玉便给小高电话,让小高送她回家。
向梅玉不在酒店旁等小高,猜测酒店这里说不定有周术保的眼线。离开酒店时,上了出租车,转到县城最明显的建筑标志下,让小高开车过来。
没多久,小高的车到了。向梅玉上车,小高开车出县城,才问向梅玉,“情况怎么样?”
“差不多了,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那样。”向梅玉说。
“回家吗?”
“回家。”向梅玉神情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