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委屈不委屈分享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陌燃的话说得比较客气,但事实上,这是给洛十七一个台阶下。
精华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委屈不委屈
如果洛家死不开眼,继续不配合,那就别怪玄水和太虚两门下重手了。
洛十七的心里,真的是相当憋屈,不过他能修到出窍,自然不是没脑子的。
此前他的傲气是因为真尊已久,自是养成了直来直去的行事习惯,到了此刻他才意识到——真尊也不是能够为所欲为的。
于是他索性就坡下驴,先是轻笑一声,然后欣然地表示,“我还当是要搜我洛家,若是这种配合,那绝对没有问题,不过我要先声明……新漠那边,我洛家子弟并不多。”
似乎是担心冯君等人生气,洛元武快速地接话,“大长老说得没错,新漠那里不但贫瘠,还闹过魔灾,反复了多次,一旦出事,查证者总要修者自证清白……”
说到这里,他无奈地一摊手,苦笑着发话,“这不是开玩笑吗?修者自证魔修倒是简单,自证不是魔修……这要求也委实奇葩了一点。”
冯君听得感触颇深地点点头,实在是太熟悉的场景了:证明“你女马”是“你女马”,证明你现在还活着……
倒是陌燃真仙有点疑惑,“不是有查验入魔的法门吗?修者自身也能修炼一些防魔术法。”
“七门十八道当然无妨了,”洛元武忍不住吐槽,“但是洛家子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每次都要费很大功夫,所以在那里,也就是一个巡事房,还有低阶子弟偶尔去试炼。”
“我不想听这些解释,”瀚海真尊摇摇头,冷冷地表示,“我现在只想知道:我是专程来调查的,洛家到底愿意不愿意配合?”
洛十七气得连话都懒得说了:怎么说你也是来求人的,好好说话很难吗?
不过他还是冲洛元武使个眼色,你来说吧。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討論-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委屈不委屈相伴
洛元武面对这种情况,也很不开心,但是技不如人,实力不够强,那还说啥?
他只能勉力笑一笑,“真尊说得没错,既然事发在新漠,我洛家起码要自证清白。”
他将“自证清白”四个字咬得极重,显然是隐喻此前“自证不是魔修”的说法——瀚海真尊你这么做,实在是有点霸道。
然而这一次,却是青阙真仙看不下去了,他冷哼一声,“你洛家没有那么委屈,若不是你们排斥外来势力进入,我们还愁找不到人打听?”
洛元武闻言愕然,“那新漠距离我家这么近,我们排斥外来势力……有错吗?”
“没人说你错啊,”陌燃闻言笑了,他觉得对方的逻辑实在成问题,“若不是你家把人撵走,我们又何至于上门找你们?”
冯君也笑着摇摇头,“这种情况你要说自己委屈,那把人撵走……算是谁家的因果?”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委屈不委屈鑒賞
洛元武默然,这个道理他当然懂,其实很多时候,洛家对外行事也是这个逻辑,只不过他们强势习惯了,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下意识地觉得屈辱。
然后他看向洛十七,“大长老,我想陪着瀚海大尊前去新漠,配合着调查一下。”
洛十七听了陌燃的话,心情也平和了不少,闻言就表态,“瀚海道友何等身份?我当然要陪同,你跟着来就是了。”
他再是小心眼,也要直面一个问题:对方若是不满,洛家会有大嘛烦的。
调整好了心情,他甚至邀请对方上云车,“瀚海道友,我这云车非常稳当快捷,去新漠也不过五六个时辰,不若上车来品茶?”
“太慢,”瀚海摇摇头,心说我哪里会给你们串供的时间,于是他看向冯君,“冯山主?”
冯君可是不想他的交通属性被更多的人知道,于是摇摇头,又一拱手,“我跟卫家有约,先去看一看,他们把东西送到没有,五个时辰后见。”
说完之后,他一闪身就消失不见了,洛家众人见状,先是一惊,然后齐齐看向瀚海真尊。
此人的空间术法确实不错,很令人惊艳,但更让人惊讶的是:在堂堂真尊面前,这家伙说走就走,就不怕真尊震怒吗?
瀚海真尊藏在迷雾里,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洛元武于是看向陌燃,“陌燃道友,敢问刚才冯山主说的那个卫家是……”
“就是你想的那个,”陌燃真仙很干脆地回答,“他们也经常去白砾滩,听说冯山主遇袭,就派人送点东西过去表示关心。”
“卫家也常去白砾滩?”洛元武的眉头皱一皱,还待继续发问,却听得洛十七沉声发话,“瀚海道友,冯小友既然去办事了,还是上来品一品茶吧……两位太虚道友也莫要客气。”
这三位交换个眼神,就上了云车,紧接着,云车的护栏升起,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飞舟,不过外表华丽依旧。
看着云车闪电一般飞离,在远处消失不见,看门的一名元婴才迅速吩咐,“赶紧联系新漠驻地的子弟,问他们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家小界和新漠之间没有传送阵,因为架起传送阵不划算,反而要警惕有人借此入侵洛家,不过在两者之间,传讯设备还是有的。
也就是说,瀚海真尊担心的串供真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有切实操作的可能性。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委屈不委屈
只不过洛家这次,确确实实没有做这件事,所以倒也不算串供。
其实串供的可能,冯君也想到了,但是他认为没有必要防范。
他也不认为洛家是黑手——哪怕真是幕后黑手,这么大的手笔,有那么长的准备期,洛家想必早就对好口径了,防范也没有多大用。
在云车上,瀚海真尊并不说话,洛十七也不愿意折了自家面子,一片寂静之中,洛元武老话重提,“我感觉卫家很不喜欢出门,他们竟然会跑到白砾滩?”
“他们有所求呗,”陌燃随口回答,他其实不喜欢背后八卦,但是这种气氛中,要是不说点什么,也太压抑了。
洛元武也不知道是真的好奇,还是想缓解尴尬没话找话,“是因为推演?冯山主的推演真的那么厉害?”
“真有那么厉害,”陌燃非常肯定地点点头,“我就是央冯山主推演一番,才成功凝婴!”
“懂了,怪不得你要跟来,”洛元武点点头,“看来洛家也要去找他推演才好。”
陌燃真仙摇摇头,“想请他推演,难度很大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听说了,”洛元武点点头,他想起了某个笑话,“杀一人救一人嘛,初听这个传言的时候,我还真笑过此人狂妄,没想到是我见识少了。”
旁边捧琴的金丹小童出声了,“听说此人对家族修者不甚友好?”
“去去去,”洛元武一摆手,“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他嘴上是呵斥,但是并没有对话的内容加以反驳,心思很明显。
青阙真仙和瀚海真尊依旧无动于衷,陌燃因为被端木家族暗算过,他对这个话题有点鄙夷,“对家族修者不友好……卫家不是小界家族吗?”
金丹女童被顶得不敢再说话,洛元武却是岔开的话题,“据说冯山主能带人进虚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种敏感话题,陌燃一般不愿意去碰,但是现在他心情有点不爽,再想一想,这些事在白砾滩并不是秘密,于是他轻笑一声,“你觉得卫家着急送冯山主东西,仅仅是因为推演?”
洛元武闻言,顿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发问,“冯山主答应带卫家进虚空了?”
“不是答应,是已经把卫家子弟带进去了,”陌燃真仙淡淡地回答,然后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你想一想,若是冯山主这次真的遭遇了不幸,虚空里那些人怎么办?”
“好胆!”就在洛元武听得目瞪口呆之际,洛十七抬手一掌,将面前桌子击成了齑粉。
洛家大长老脸色铁青,冷冷发话,“竟然敢坑害这么多的道友,此事洛家绝不坐视!”
然后他侧过头来,冲瀚海真尊一拱手,正色发话,“瀚海道友,此事是我怠慢了,还以为你们要针对我洛家,难免心生不忿……既然知道了这样的内情,洛家陪你们一查到底!”
你个老滑头!瀚海真尊虽然心高气傲,却也不是不知道世道人心,他心里腹诽,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微微颔首,“如此甚好,我瀚海之所以出头,也不仅仅是为了玄水门人。”
洛十七见他居然愿意回答,马上顺杆向上爬,“不知贵门这次,有多少门人困于虚空?”
瀚海真尊忍不住向上翻个白眼,淡淡地回答,“有一些元婴和金丹。”
不是他有意傲慢,而是玄水门在虚空里找了不少寻宝点,这种事一旦传出去,难免会带给冯山主一些烦恼,所以还是不必说了。
陌燃真仙见状,也忍不住心里冷哼:我原本还说你傲气呢,终究是见不得利益!
他正暗暗嘀咕呢,却见洛家大长老转过头来,冲着他和颜悦色地发问,“陌燃小友,不知太虚门这一次,有多少门人进了虚空?”
(距离一万票,还差一千三百票,也很快呀,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