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五章 別以爲你長得英俊我就不打你 (4600字)閲讀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黑夜,枯山,一座深潭。
潭中满是漆黑的水。
明月,孤星,一盏残灯。
灯下赫然一具白骨。
这具白骨的形状诡异,周身一半是琉璃色、一半是象牙色,看上去似是人形,但看其高大程度却又接近两丈,绝不可能是常人能达到的体魄。
一颗头颅也是惨白而狰狞,眼中闪烁着两团异火,左眼是琉璃般纯净,右眼是墨色般漆黑。
身上披着一具甲胄,流动着暗沉而危险的光泽。右手边插着一把门板似的大剑,锋芒嗜血。
它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是一尊古时候的英雄遗骸。
一眼看去,就是尸山血海。
咕噜、咕噜。
面前的黑色的深潭突然冒起两个气泡。
很快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的气泡冒了出来,整座潭水似乎在眨眼间就沸腾了起来!
然后一颗头颅猛地浮上来。
就像是……翻开的火锅汤里飘着的豆泡。
“白骨魔,这次损失惨重。”
这颗豆泡继续上浮,很快露出全部身形,居然是先前被李楚一剑斩杀的药师魔。
居然从这潭水中“复活”了出来。
他从深潭之中升起,徒步踩着水面,来到岸上,同时口中连连抱怨。
“我在屠羊洞布置的那么多植物,还有炼制的那一味复生大药……全都泡汤了。”
那具大白骨似乎对此并不关心,它只是将手握住一旁的大剑,摩挲了下,冷声问道:
“是谁杀了你?”
“不知道。”药师魔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只知道是个小道士,特征是……英俊,极度得英俊。”
“他为何杀你?”白骨魔又问。
“我也不知道……”药师魔又摇摇头,“他们不是很讲规矩,动手之前什么也没说。”
“那你知道什么?”
白骨魔用一种看废物的眼神看着他。
“这也不能怪我啊……”药师魔的表情十分无辜,“他们突然闯进来,我就问了一声‘你是谁’,他抬手就是一剑,很快啊。”
“扶荒大墓那边的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了。”白骨魔道:“如果找到了那具尸身,而你的复生大药还没炼好,城主必定震怒。”
“我也没办法啊,这场意外是谁都料不到的。而且炼药那边的事一直都是我自己在搞,也没什么强力的帮手,主药都还没有抓到。”
药师魔站在那里,摊开手,委屈状。
“城主叫我炼,我怎么炼啊?”
白骨魔点了点硕大的骷髅头。
“我知你确实有难处……我在那边的事情已经基本结束了,若你再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白骨魔,果然是我的好兄弟。”药师魔似乎有些感动,然后道:“那你能借我点钱吗?我刚从潭水里出来,一身都空了。你知道的,我的那些植物,很烧钱……”
“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有点事儿……”白骨魔霍然起身,一把扛起旁边的大剑,大踏步离开,“家里晾着的衣服没收,灶上还煲着汤。”
“……”
药师魔撇撇嘴·。
“表面兄弟。”
……
夜还没结束,水野原上万籁俱寂。
但一望无际的灰蒙夜色中,却有一簇迷幻的灯火。
仔细看去,那是一座精致的三层楼阁,出现在这荒原之上,显得十分突兀,却又无端的令人向往。
阁楼的第二层,此时红烛掩映,觥筹交错。
一位酒糟鼻子、发丝寥落、浑身脏兮兮的男子,穿一身粗破的棉衣,虽然与周遭华美的装潢格格不入,却高高坐在首位上。
而他身侧,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对面的席位上,则是三位各有娇羞的妙龄女子,全都是一般的肤白貌美、一水儿的花容月貌。
这三位少女与那妇人,俱是穿着透彩的纱衣,轻薄柔媚,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虽然公子在大泽之中救了我女儿性命,但我们家也不是随随便便的门户。”妇人轻轻推了那男子一盏酒,而后道。
“若不是看公子你一表人才啊,我才不会做主将女儿许配给你呢。”
“是啊、是啊。”那男子连连点头。
每次一低头,烛光打在他的头顶,锃亮,映着全是一表人才的光芒。
对面的三名少女皆掩口轻笑。
“你看……”妇人又一指,“她们听说能嫁给你,多高兴啊。”
“可以理解。”男人笑得嘴都快撇到耳朵后面了。
“我们这地方毕竟闭塞了下,姑娘们可能都没见过如公子这般优秀的少年。”妇人连番奉承,再一抬手,“珍珍、爱爱、怜怜……”
“你们究竟是谁来嫁给这位公子啊?”
“我来我来。”名叫怜怜的少女最先站起来,“公子救了我的性命,理应由我以身相许才对。”
“那怎么行?”名叫爱爱的少女按下她,自己站起来:“哪有姐姐未出阁,妹妹先嫁人的道理,还是我来吧!”
“二妹说得对。”珍珍站起来,“这里我最大,应该我先嫁。”
“哼。”爱爱瞄了她一眼,一挺胸,“那也不一定。”
“……”珍珍看着爱爱故意挺起的胸口,再低头看看自己,一扁嘴,“娘,她这不是欺负人吗。”
要比这个,她们三姐妹里,爱爱确实是独一档。
比之当初的猫九也只稍逊一筹。
“这个……”男人有些疑惑,“她们到底谁大啊?”
妇人轻笑道:“她们啊是三胞胎,按出生的顺序呢,应该珍珍是大姐,实则年龄相当。不过啊……现在她们都争着抢着想要嫁给你,恐怕还是要任公子你挑选啊。”
“这可使不得……”那男人一摆手,“我不管选了谁,岂不都是伤了她们姐妹感情。”
“公子倒是好心……”妇人正要再说些什么。
就听那男人接着道:“我就不能一起娶三个吗?”
“额……”
妇人怔了怔,看着男人头顶反射的光,展颜一笑,“你这位公子倒是很有想法哈。”
“如何?”
“这个吧,我家总共就三个女儿,你要是把她们一起娶了去……那不是要了我的命吗?”妇人赔笑道:“公子你还是快些选一位吧。”
“好吧。”那男人略显失望,又抬眼打量起三位少女,口中道:“我虽然是个砍柴采药的,但我家里祖上也是书香门第,和天南七家都能攀上亲戚的。我要娶媳妇呢,必须得找个有内涵的才行……”
说着,他一手指向了最中间的爱爱。
“我一眼就看出你最有内涵。”
……
“累死了,还白忙一场。臭男人哔哔赖赖那么多,还是就喜欢胸大的。”珍珍抱怨道。
怜怜笑道:“那人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的癞蛤蟆,还想一起娶我们三个。”
“哼。”珍珍撇嘴,“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
酒席过后,爱爱领着男子上了三楼。
剩余母女三人留在了大厅内闲聊。
怜怜站在窗边,百无聊赖地眺望着外面,也道:“说起来,这次还是我出去引的人呢,永远抢不过二姐。”
“下次在外面就把阳气吸了。”珍珍嘟囔道。
“不行!”妇人立刻横了下眼,“世上修者横行,你在外面贸然吸人阳气,太不稳妥。”
“哦……”珍珍吐了吐舌头。
“娘亲,外面好像有人来了。”站在窗口的怜怜突然叫道。
“嗯?”妇人一挑眉,“来的是什么人?”
“两个道士,还有一个富家公子。”怜怜道。
“道士?”妇人想了想,“还是不要招惹,如果没事,就放他们过去。”
“可是这个道士他……”怜怜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他好……好那个……”
笃笃笃。
楼下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去开门,小心点。”妇人递过一个眼神。
“我去。”怜怜抢着跑下楼。
她迅速跑到楼下,深吸一口气,打开大门。一开门,果然就看见了一张极为晃眼的面容。
“啊……”怜怜紧张之下,出口的第一声居然是一声呻吟。
“嗯?”
她赶紧掩口,然后又红着脸,问道:“小道长……可是有事?”
门外的道士淡淡一笑,“贫道自杭州府而来,往南疆齐山城而去,途经此地,借宿一宿,天亮就走,不知是否方便?”
“我家中全是女眷……”怜怜眨着眼,小声道:“特别方便。”
这门外的道士自然就是李楚。
他与杜兰客、王龙七自山北村民的口中得知,当初那黑柱与药美人结识的地方就在这水野原。
于是按照拿村民的指引,来到了这里。
果然看到了一座如此的楼阁。
“小道长请随我来。”怜怜带着李楚上楼,同时问道:“小女子名唤怜怜,还没请问如何称呼呢?”
“李楚。”
后面又响起两个声音。
“贫道杜兰客。”
“在下王龙七。”
“啊!”怜怜受了一惊,“怎么还有两个人?”
“……”
“这位是我的弟子,这位是我的好友,他们是与我同行至此、一起进门的啊。”李楚解释。
怜怜冲他一笑,“人家都没看到呢。”
语气就像是没注意到什么不值一提的物件,而不是两个大活人。并且就算得到了提醒,好像也没有打算看一眼。
老杜和王龙七对视一眼。
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
怜怜将三人引上二楼时,厅间已经焕然一新,再不见残席,全部都是全新的美酒佳肴。
妇人与珍珍迎上前去。
“道长们来的正好,我们娘几个刚置办了一桌酒席,还没开动呢。”
“哎呀,这我就不客气……”感受到熟悉的气氛,王龙七顿时眉开眼笑。
老杜立刻扯住他,“七少,别忘了咱们是来干啥的。”
“不好意思。”王龙七赶紧清醒过来,“职业习惯。”
李楚朝妇人抬抬手,“不必了,其实我们来到此处,主要是想打听一些事情。”
“哦?”
妇人的眼中精光闪烁,“几位道长是想问什么?”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五章 別以爲你長得英俊我就不打你 (4600字)分享
“前日里曾有一位药美人进入山北村,杀死两位村民,并种下许多诅咒。”李楚问道:“想问一下几位,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三名女子的面容顿时变色,阴沉下来。
妇人盯着李楚,半晌,方才道:“我们自然不知道。”
“可是根据我们先前得到的证词来看,那位药美人确实是从此处出嫁。如果诸位坚持不肯如实相告的话,那我只得采取一些较为激烈的手段。”李楚平静地说道。
“哼。”妇人柳眉一竖,“你在威胁我?”
“是。”
李楚毫不犹豫地承认。
他如此坦然地承认,倒是令妇人话语一滞。
随即就是一阵愤怒。
她后撤一步,怒道:“别以为你长得英俊我就不打你!”
嘭——
一声爆响,这妇人身上猛地弹出一阵彩色烟雾,八根长而坚硬、镰刀一般的蟊足从背后弹射出来。
她的两个女儿也同时变身。
顷刻间。
莺莺燕燕,化身蜘蛛精怪!华美厅堂,原是盘丝洞府!
妖氛暴涨!
李楚对此却是毫不惊慌。
他抬起手指,轻轻吐出一声:“定。”
一。
二。
三。
木头人。
母女三人陆续僵在原地。
就像是三只巨大的蜘蛛标本,不过眨眼之间,就没有了那张牙舞爪的凶相。
变得乖巧可怜。
轻易地瓦解了敌人的战斗能力,李楚让妇人重新能够开口说话,问道:“你们不是宝药成精?”
“不是啊……”妇人脸上的怒气全消,用无比温柔的声音道:“我们只是这水野原上几只小小的蜘蛛精罢了。”
“那药美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楚再问。
“这……”
妇人犹豫了下,似乎是在权衡利弊。
但是很快她就想通,哪里有什么好权衡的。生活不止有远方的危险,还有眼前的小道士和剑。
于是她直接说道:“是药娘娘做的,与我们无关。”
“药娘娘?”
“没错,药娘娘是水野原最大的妖物,很早就在这里修行。她脾气古怪、神通广大,我们都很怕她。像我们这种小妖怪,哪里敢去杀人,平日里只是骗一些路人进来吸吸阳气,至多让他们病一场。可是药娘娘不管这些,她经常用很残忍的手段杀人,还杀其他妖物。”
妇人的目光颤抖,显然是十分害怕。
也不知是怕李楚还是怕她所说的那位药娘娘。
“上次的事情我有印象,她骗了那采药人说她要出嫁,只是她没有自己的洞府,所以借了我的地方而已。我道行低微,哪里敢不借啊。”
李楚先前就用心目扫视过,这三位母女身上并无怨气,可知她们或许吸人阳气,但是并未害死过人命,是以手段才会如此温和。此时再听她所言,可知大概非虚。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五章 別以爲你長得英俊我就不打你 (4600字)熱推
他又问道:“那你们知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她?”
“药娘娘本体是人间宝药,世上一切生灵都觊觎她,所以她的行踪向来飘忽,没有人能找到她在哪……”妇人答道。
李楚微微皱眉。
如此一来,线索又要断了。
“不行啊。”王龙七丧气道:“那我爹的诅咒该怎么办?”
“如果你们是想解药娘娘的诅咒,其实我倒是知道……”妇人忽然又道。
“嗯?你知道怎么解?”
“知道一些……”妇人眼珠转动,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道长你要答应我,说完之后,就不杀我们母女。”
“你们自身不曾害人性命,本就罪不至死。”李楚答应下来。
妇人颔首,而后道:“我不会解,但我知道,药娘娘的诅咒,是将人的命数与一株药草绑定,称为‘命药’。然后将这株绑了人命的药草卖出去,很多阴修……就是鬼物,可以借此修行。只要等命药成熟,命药被如何处置,那命数被绑定的人就会如何死去。如果你们想要救那个人,又实在找不到药娘娘,或许可以考虑将那株命药找回来。”
“命药……”李楚问道:“那她一般都将命药卖往何处?”
“需要买这种药的都是鬼物,所以药娘娘都会把它们卖到鬼市上去。”妇人道。
“鬼市?”
“没错,南疆的……地下鬼市。”
小道士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还有这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