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七十章 又出內鬼?鑒賞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耀阳兴致勃勃地带我去了他精心挑选的几块地,其中一块竟然是市中心的地段。
我和耀阳手里一人拿着一串鱼丸,蹲在路边,看着过往的行人,我问耀阳道:“这地是不错,不过,好像没有要卖的迹象啊?你就是买,是不是也得东莞市府要卖才行啊!这里虽然都是老楼了,可要是等着他们拆迁,估计你得等到我当市长那会儿了!”
耀阳笑着说道:“我自然有我渠道,知道这些内幕消息了!”
我哦了一声道:“那两个舞王对吧?”
耀阳嗯了一声道:“这片旧城区,市府一直想着拆掉的,不过拆不起,也没开发商肯投资这块旧地皮。前段时间,那个领土地产过来谈过几次,之后的远大也过来谈过,还是薛琪他们公司也收到了邀请函,估计是3大地产公司联合市府合作开发。这里可是闹市区,人口密集地,加上离咱们古镇也不远,你想想,我不趁早收购这块地皮,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我好奇地问道:“你打算怎么收啊?这么大块地,你不是打算全部收过来吧?”
耀阳嘿嘿地笑道:“怎么可能呢?你看那片老楼,里面的人想搬出去都八百多年了,没钱没地方搬啊!我都想好了,和里面的居委会也谈过了,我打算在这儿兴建6栋商业住宅,到时候,他们这些老住户,分给他们一人一套,面积大的,直接给商铺,你说他们动不动心啊?”
我长大了嘴道:“你是不是疯了啊?到时候政府统一规划,你建个锤子的商业住宅啊?你知道这里要规划成什么啊?”
耀阳得意地说道:“我早打算过了,这片就是回迁楼,管它规划什么呢?我先买下来,到时候就算不建商业住宅,政府也得给我拆迁费吧?怎么都是赚,我怕什么?”
我跟着耀阳一起嘿嘿地奸笑着道:“这么占政府的便宜,好像不太地道!”
这时,从我们旁边经过三个人,那走路的姿势,一看就是欠揍的样子。
我们抬起头,看见这三个人正走进一家店铺里,不一会儿拿着两张老头票耀武扬威地走了出来,刚好和我们两个对视在一起。
耀阳笑着站了起来,问道:“呦呵,上班呢?”
三个人一看见是我们两个,本能地向后退了退,然后领头的那个,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哥,怎么是你们啊?这店不会是你们的吧?”
耀阳把手上的竹签,往垃圾桶里一扔,抹了把嘴说道:“巧了,还真是!你们现在业务范围开展的不错啊?都从农村包围城市了!”
领头的,面有难色道:“讨口饭吃,我们也是没办法啊!”
耀阳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哥哥我今天心情好,拿去花就是了!不过,我可和你们说好啊,以后这条街就是哥哥我的了,再让我看见第二次,我可叫柱子给你讲道理了!”
三个人急忙点头称是,放下手上的钱就跑。
我好奇地问耀阳道:“之前见他们挺嚣张的啊?没怕你怕成这样啊?这是又接受你教育了?”
耀阳捡起地上的钱,走进了店铺,一边走一边说道:“是啊!上次,又让我在街上遇见了,还和我叫嚣,说什么上次是我工地人多,欺负他们人少,这次要我跪地上求他们!我能惯着他们吗?”
我啊了一声道:“你动手了啊?”
耀阳摇着头道:“不能够啊!我现在可是斯文人,我让赵德柱给他们讲道理!”
我切了一声,根本不信他的鬼话。
店铺老板一看耀阳把钱扔在柜台上,急忙道谢,再仔细看了看耀阳,有点惊慌地说道:“是你啊!上次你可吓死我了!那三个人怎么就当街给你跪下了,你也是那个?”说完,指了指墙里的黑布。
耀阳一脸愤慨地说道:“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是那个!这钱你是不是不打算要了!”
老板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我笑着问老板道:“他怕我,你和我说,上次到底怎么回事儿?”
老板急忙说道:“上次,也是这三个人来收保护费!我们都习惯了,不是怕他们,就是觉得懒得麻烦,让他们搞得我们生意都做不好。那天,就刚好遇见这位大哥了,我以为他们要打这位大哥,可大哥后边的一个人,也不知道和那三个人说了什么,那三个人就直接跪地上了!”
我更加的好奇了,问耀阳道:“柱子和他们说什么了?这么害怕你的?”
耀阳哈哈大笑道:“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亮出了一张警员证,是扫黑除恶办的,告诉他们最近严打要开始了,放在以前,他们这也就是小打小闹的,可非常时期,他们这可就是敲诈勒索了,判个十年八年一点都不奇怪!”
我继续问道:“就这,他们就傻眼了?这也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啊?”
耀阳嗯了一声道:“说的可就是呢,啥也不是,天天装社会人,打又不能打,还不动脑子,我这也是向善,劝他们早点做点正行,不然早晚得饿死!”
我们两个嘻嘻哈哈地一路,观察着这附近的建筑和地块,心里盘算着,老城区要是重建,收益最多的就是这些开发商了,政府求着他们开发,想必政策一定很好,老百姓也受益,这是好事。
我们呢,就是占点小便宜,耀阳看我发呆,推了一下我说道:“发什么呆呢?设计我们美好的蓝图呢?”
我严肃地说道:“给你点小提示,时刻关注着政府发布的新政策,信息,公告,很多时候说变就变的。另外,收楼要快,你能知道这消息,别人也能知道,一旦有了竞争,这事就没那么好办了!还有啊,你要是和这些老居民签了拆迁协议,你就得做到啊,别到时政府不让你建商业楼,这些居民可就无家可归了,你屁股后面天天得跟着一群人骂娘啊!”
耀阳答应着:“知道,知道!我可是有良心的开发商!”
走到街尾,我拉了耀阳一把,躲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面,耀阳也警惕了起来,低声问我:“怎么了?”
我看着街头方向说道:“你看那几辆粤A的车,我敢肯定是卫华公司的人。”
耀阳哦了一声道:“你别大惊小怪的了,这里的车好多都是挂粤A车牌的。”
我摇着头道:“我这记性,你还用怀疑吗?我都是过目不忘的,那天我去绿水园开会,就记住了他们几个的车牌,再说了,这么高调的车牌我怎么可能记不住呢!”
果然,车上下来了,一群穿着黑西装的人,围着卫华和贺洁走了下来,看上去不是领导就像是大牌的影视明星,遭到了很多群众的围观。
耀阳呸了一声道:“还把自己当明星了,这是作秀呢吗?有必要吗?”
我嘿嘿地笑道:“这就是作秀呢,做给东莞市府看呢!”
耀阳切了一声道:“他们卫华集团的实力,可和那三家没法比啊!水上乐园的项目,就让市府那边知道了他们是什么鸟?猪鼻子插大葱可没用了。”
我摇着头道:“不一样了,他们现在和绿水园合作,是战略同盟,怎么都会被高看一眼的!你真的尽快了,我觉得他们也要对这块地动手了!”
耀阳嗯了一声,我们两个悄悄离开了。
耀阳很快就收到消息了,“舞王”告诉他,卫华果然在他看中的那块地上动了心思,已经在和他们打听拿块地的情况,让他们给挡回去了。
我感叹道:“真快啊!他们总能想到咱们想的事!”
耀阳不屑地说道:“切!还不是跟在咱们屁股后面吃灰!”
我摇着头道:“别掉以轻心啊!咦,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咱们动向,这么的清晰明了呢?你不觉得奇怪吗?”
耀阳挠了挠头道:“也是啊!怎么这么多块,他们看不上,偏偏看中了咱们看中的地呢?不会吧?”
我急忙问道:“这事,你都和谁说过了?”
耀阳扳着手指数道:“你,我,薛琪,小麦和志远,柱子,还有一个工程部的经理,从古镇项目开始就跟着我的!”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麦良,耀阳也同时看了看我道:“不会的!小麦他……”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七十章 又出內鬼?閲讀
我哎了一声道:“我也希望不是他,叫过来咱们盘一盘他就知道了!”
耀阳为难地说道:“这样不好吧!万一不是他呢?”
我摇着头说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咱们每个有嫌疑的人都盘!得罪人的事,我来做!”
耀阳无奈聚齐了几个人,几个人吊儿郎当地分散坐在角落处,抽烟的抽烟,玩手机的玩手机,根本就没人在意这是要开会,耀阳和他们都太熟了,没有一点上下级关系的观念。
我轻咳了一下,没人搭理我,耀阳看到我脸色有点难看,大声地说道:“都过来坐吧!”
几个人这才缓缓地走了过来,耀阳看着小麦说道:“你把你手上的手机放下,开会呢!”
小麦愣了一下,放下了手机,其他几个人看了看我,知道我可能要发飙了,都严肃了起来。
我指着他们几个,挨个地数落道:“怎么回事儿?不在万众了,规矩都不用守了呗?”
精华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一百七十章 又出內鬼?相伴
几个人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继续说道:“你,志远,一直挺本分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咋呼起来了?看你穿的,天天西装笔挺的,皮鞋铮亮儿,头发一丝不苟的,不是说你这么穿着不好,可你是不是也得看一下场合啊?你就穿成这样,进工地,落点灰在你皮鞋上,是不是都得那纸巾擦干净啊!?这是干活的人行头吗?
你,麦良,整天拿着个破手机,眼睛都长里面了!是玩贪吃蛇还是俄罗斯方块,准备冲击世界第一啊?不知道的,以为你这是地下情报工作着呢,天天和组织汇报自己的卧底行踪呢?”
说完,我拿眼睛扫着小麦,看他的反应,他只是低着头没说话,没看出有什么异样来。
耀阳看了看我,撇了撇嘴,意思是没看出什么。
我接着说道:“薛琪,你怎么回事儿啊?你那边没事干了啊?怎么天天长在这儿了啊?回头我就跟杜老板讲,让她炒你鱿鱼!”
薛琪满不在乎地说道:“你去啊,我刚好辞职来你这边,对不对啊?阳哥?”
耀阳急忙点头道:“是啊,是啊!那你赶快辞职吧?”
我白了耀阳一眼,又对着工程部经理说道:“老方,你又是怎么回事儿?”
老方不敢看我,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低头不说话。
我哎了一声道:“是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啊?老方,你在万众干了那么多年,就知道做老黄牛啊?是不是就会自己干事啊?咱们袁总天天身光颈亮的,大皮鞋擦得都可以照镜子了,你呢?穿着黄胶鞋,裤腿上都是泥,你头发几天没洗过了!就不能打理下自己,组建自己的队伍就那么难吗?”
老方缓缓抬起头,解释道:“不是啊,陈总!”
我没给他机会解释:“你不是,还是我不是啊!你不用和我解释,我不需要理由,别看他,看谁也救不了你,这本就是你该做的事情,还需要别人吩咐吗?”
耀阳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干嘛啊?谁惹你了?这么大的火气啊?”
精华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七十章 又出內鬼?熱推
我冷哼了一声道:“就是惹我了!你看看你管理的这是什么啊?公司乌烟瘴气的,是不是赚了钱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耀阳竟然没有反驳,也跟着低着头不说话了。
我环视了一圈,严厉地说道:“不要以为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有利,赚了点小钱,就开始沾沾自喜了,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盯着咱们呢!一点失误,就全盘皆输!时刻有警惕心,你们不会不记得吧?我问你小麦,我教你的第一课是什么?”
小麦想了半天才说道:“警惕性?”
我其实都不记得是什么,就点了点头道:“是的,时时刻刻都该小心谨慎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