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美食供應商 會做菜的貓-第二百四十三章蒸餌絲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美食供应商
秦大师话音一落,旁边竖着耳朵的食客就一脸了然,来凤鱼,好吃的,不管其他来上一份再说。
精品都市小说 美食供應商 起點-第二百四十三章蒸餌絲鑒賞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美食供應商 愛下-第二百四十三章蒸餌絲鑒賞
于是由秦大师领头,没有听过名字的纷纷打算点点这道被人误会袁州不会做的菜来吃吃看,到底是怎么样的美味才能让人觉得是袁州做不出来的。
有听过或者是到来凤吃过的,也是想要吃吃看,袁州做的到底会好吃到什么程度。
目的各不相同,今天吃来凤鱼的是真的多,第一梯队就有十个人,还不算刚刚在门口排着队竖着耳朵的第二梯队的人呢。
不说其他人就是葛大师都有点想试试,是知道秦大师点了一份,肯定可以尝尝味道的就没有再多此一举。
秦大师倒是没有想太多,或者是没有想到他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引起这么大的反应,没有办法,关系到袁州的事情无论大小,都是引人注意的。
他已在想着一会是打包带走还是让葛大师帮忙吃点了,接下来葛大师的举动愣是把他的主意给打消了。
“我要一份高黎贡山烩双宝,一份猪肝鲊,一份大薄片,一份蒸饵丝,一碗八宝贡米饭。”
秦大师一点好,葛大师迫不及待张口就来,一下子就报出了好几个菜名,听得秦大师是一愣一愣的。
下意识地往葛大师的肚子的地方看了看没有发觉他的胃长得跟常人的不太一样呀,怎么就点了这么多道菜呀?
本来还打算让他帮帮忙的,现在看来这是不找他帮忙就不错了,一时间就是秦大师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等到苏若燕将菜单记好告辞以后,秦大师就连忙问道:“老葛你这是把晚上的宵夜都准备好了?”
他以为葛大师点这么多,一会肯定是要打包一些带走的,不然四个菜加米饭,就是年轻的时候,秦大师都觉得自己很勉强才吃完,毕竟他年轻的时候干的真的是体力活,和泥,做胚等等,都是需要力气的,吃得自然就多了,但是好像也没有这么多。
现在葛大师年纪跟他是差不多的,自然应该是吃不下的。
“当然不是,就在这里吃的,晚餐得吃好知道不。”葛大师一脸得意道。
好像知道了什么武功秘籍似的,那表情是只有更嘚瑟没有最嘚瑟了,秦大师就很懵了。
怎么感觉跟上次交流会见面的时候葛大师跟换了个人似的差那么多,难道真的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偶尔抽风!
秦大师觉得他应该体谅,于是一个得意于提前知道袁州做的菜有多好吃,坐等看人笑话,一个以为对方脑子不好,所以比较包容,虽然都不在一条线上看起来还挺和谐。
直到第一道菜上来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友好氛围。
熱門都市小說 美食供應商笔趣-第二百四十三章蒸餌絲讀書
大薄片,这道菜只要是对于滇菜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也都会吃,不过葛大师还是第一次在小店这里吃到。
作为名副其实的大薄片,即使很多人都已经吃过了,但第一次跟秦大师和葛大师见面还是惊艳了他们的眼睛,无他实在是刀工太好了一点。
恰到好处的薄如蝉翼,一片片三指宽的大小,经络分明,颜色漂亮,花纹独特,特制的猪头肉被切成这样的形状已经很惹人注意了,再配上酸辣麻香的调料更是如虎添翼了。
本来没觉得需要放注意力在对方点的菜身上的秦大师都忍不住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了。
他不光是眼睛盯着,手也开始动作,不由自主地拿起筷子夹了一片放到看起来就十分美味的酱料里蘸了蘸放进了嘴里。
酸辣咸香的滋味瞬间直击味蕾,本来入口即化的肉因为有不少经络的分布,添了脆韧的嚼劲,使得整片肉显得肉质脆嫩,嚼时有劲。
既给了极致的口感又有了一些娱乐性,使得不管怎么吃都觉得十分好吃,这不秦大师已经在吃第三片了,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这么开胃好吃的东西,不吃到嘴里,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
就是葛大师抽空瞪了他好几眼都没有看到,一心沉浸到美味里不可自拔,就怕一分神就少吃了。
等到整个盘子空空如也,就是酱料碗都空了以后,秦大师才算是回过神来。
“袁大师做的这道菜实在是太好吃了,这才是凉菜嘛,没关系一会我的鱼上来了你随便吃。”
秦大师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认为这个锅应该是袁州的,谁让他做得那么好吃的,让他控制不住吃了那么多,所以完全不用不好意思,不过对着已经黑成包公脸的葛大师倒是不好太过了,于是大方地打算分享还在路上或者还在锅里菜板上的菜。
不知道锅从天降的袁州还是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做着菜,即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也不妨碍他手里的动作,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又带着独特的韵律直接看傻食客中的一些主厨。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美食供應商 會做菜的貓-第二百四十三章蒸餌絲閲讀
大约是今天确实是比较旺秦大师,接下来上来的一道菜是蒸饵丝,还是葛大师点的菜。
作为滇菜比较著名的食材饵块,它的做法可以说是花样繁多了,蒸饵丝只是其中一种十分受人欢迎的方式。
特制的酱油和肉酱,加上其他新鲜的蔬菜,以及各式酱料,香气扑鼻的样子一改刚刚大薄片的悄无声息,显得格外隆重。
“这个肯定好吃。”秦大师道。
葛大师没说话,他的手里已经拿好筷子了,刚刚他脸色不好倒不是因为秦大师抢了他的菜而是他居然没有抢赢秦大师,这个就不能忍了,于是这次事先做好准备,他觉得刚刚一定是他大意了才会这样的,没道理明知道袁州做的菜好吃,还会输给一无所知的秦大师,这简直不科学。
于是在苏若燕刚刚放下蒸饵丝以后,葛大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出筷子使出一招流星赶月,直接夹起一株饵丝就往嘴里放,细细的饵丝上面缠着肉酱,深色的酱油将本来雪白的饵丝染得换了一个颜色,仿佛换了一身衣服一样。
但不管怎么改变,也改变不了饵丝本身软糯香甜的口感,被浓重的酱油渲染以后,越发凸显了饵丝的香糯,而粒粒肉汁饱满的肉酱也是个狠角色,一上来就以鲜嫩多汁的口感吸引了人的注意力。
经过香料调味的肉酱,十足突出了它本身丰腴的口感,加上红皮大蒜独特的辣味,更是风味绝佳。
饵丝的美味刺激了葛大师的实力,他是一筷子比一筷子使得快,几乎上一筷子刚刚到嘴里下一筷子就已经要到嘴边了,估计也就是龙卷风有这速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