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第2581節 鏡之魔神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在契约反噬出现的那一刻,黑伯爵便将契约光罩给撤销了。
但是,契约之力并没有因此而散去,依旧将多克斯紧紧包围着。
这就像是你在羊皮纸上签订了契约,你违约了,哪怕你撕了那张羊皮纸,可契约依旧会生效。
多克斯便是如此,惨叫之声持续了整整两分钟。
这两分钟对多克斯而言,大概是人生最漫长的两分钟。对其他人而言,也是一种提醒与警示。
契约反噬之力有多么的可怕。
而契约光罩只是最弱的一种契约反噬,如果是那种在世界意志的见证下,正式签订的契约,反噬之力起码是现在的百倍、千倍。
两分钟后,契约之力反噬终于消散殆尽。当光辉消失后,众人重新看到了多克斯。
多克斯外表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瘫在地上,眼角有一滴泪滑落,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他……还好吧?”打破沉默的是不久前才暗暗发誓不乱说话的瓦伊。
作为多克斯的老友,瓦伊还是第一次看到多克斯如此。明明无伤,但却像是要死了一样。
“如果是你们俩个小家伙遭遇契约反噬,此时估计已经没救了。但多克斯的话,死不了。”黑伯爵说的俩小家伙正是瓦伊与卡艾尔。
瓦伊:“可是,他看上去好像……”
黑伯爵淡淡道:“血脉侧的肉身,完全将契约反噬之力给抵挡住了,连衣服都没破,就可以看出他没事。”
瓦伊还想问,那为何多克斯还躺在地上?
不过还没等他问出来,黑伯爵仿佛未卜先知般,说道:“至于为何还躺地上,大概是觉得……丢脸吧。”
黑伯爵的这个答案,让众人全都一愣,包括安格尔,安格尔还以为多克斯是精神海或者思维空间受了伤,但听黑伯爵的意思是,他其实没事?
“毕竟,痛是真痛,惨叫了这么久,似乎还流了眼泪,他的脸大概丢完了。可惜,你们没有用留影石将这刚才那一幕定格下来。”顿了顿,黑伯爵转头看向安格尔:“你的幻术应该可以重现当时的场景吧,要不,你现在重现一下,我让瓦伊准备好留影石。”
未等安格尔回话,地上的多克斯就从地上蹦了起来,冲到安格尔面前:“不要!”
“我没事,没事。刚才只是突然有些思乡,想念我的老母亲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还好吗,等这次遗迹探索结束,我就去看看她。”多克斯对着安格尔一脸真挚的道。
至于转过身对瓦伊和卡艾尔的时候,虽然也是这副说辞,但眼神却恶狠狠的,一副“不信也得信”的凶样。
瓦伊和卡艾尔只能尴尬的“嗯”了一声。
黑伯爵其实很想嘲讽几句,想念母亲?你都八十多岁了,你母亲如果是凡人还活着?但寻思了一下,说不定他母亲被多克斯强抬成天赋者,现在活着也有可能。所以,终归是没有说什么。
安格尔看着多克斯的这副表现,算是相信了黑伯爵的判断。这家伙,契约反噬的伤,应该还是有的,但绝对不重;更大的心伤,丢面子了。
向来,都是多克斯去围观看戏,现在自己成了戏中主角,他怎能接受。
“安格尔,我亲爱的好朋友,你可千万别听陌生人的谗言,幻术这种能力,用在对敌上才是正道,若是用来欺负你已经很可怜的朋友了,你心不会痛吗?”
多克斯还是担心安格尔真照着黑伯爵的话做,所以还是紧紧巴着安格尔不放手。
“给你两个选择。”安格尔看着多克斯:“第一,在契约光罩之下,将刚才说的那两句话重复一遍,如果你没有引起契约之力,那我相信你。”
多克斯:“……”
沉默了片刻,多克斯道:“那第二个选择呢?”
安格尔低头看着被多克斯纂的紧紧的手腕:“第二,把手给我放开,离我五米以外,我当做无事发生。”
多克斯毫不犹豫的松开手,飞快后退到了墙角。
“你倒是能轻轻放下,他之前可是打算在契约之罩里坑你。”黑伯爵淡淡道。
“坑不到的,他的任何问题,我只会选择沉默。”安格尔顿了顿,心中又补了一句:而且,他的小小金还没到手,多克斯最好还是别出事的好。
“行了,回到正题吧。既然黑伯爵大人已经讲清楚了,那么这里出现乌伊苏语,既算是巧合,也算是意料之中。”安格尔:“这个,多克斯还有卡艾尔,你们俩应该没有意见吧?”
卡艾尔有些惊讶安格尔居然专门点了自己,因为就算黑伯爵真是别有目的,他也没有资格提意见。现在,黑伯爵已经证明了,一切是巧合,也不算是绝对的巧合,那他更是没有意见,所以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至于多克斯,才经历了契约反噬,已经不想争辩了,支吾了一声就算过了。
确定队伍里暂时算是达成共识,安格尔才看向黑伯爵:“大人,现在能翻译这些乌伊苏语了吗?”
黑伯爵点点头,再次用出了契约光罩。
这也算是一种诚意的表现,在契约的见证下,他的翻译至少在明面上绝对是正确的。
契约光罩出现的刹那,多克斯打了个一个哆嗦,慢慢后退到光罩边缘,最后整个人都离开了光罩。
看来,多克斯是被契约光罩给整怕了。
陪着多克斯一起出来的,还有瓦伊。不是好友之间的情谊,纯粹是瓦伊也怕自己说错话,导致契约反噬。
倒是卡艾尔完全不在意契约光罩,从这也可以看出,卡艾尔如多克斯描述的一样,的确是一个相当纯粹的人。
黑伯爵也不在意多克斯与瓦伊的离开,而是看着安格尔:“从哪句开始翻译?”
安格尔:“大人先看看吧,如果能整合出整体思路,就说说大概。这样,也不用一句一句的翻译。”
黑伯爵用契约光罩表现了诚意,安格尔也用这种方式回以信任。
黑伯爵深深看了安格尔一眼:“现在我觉得,你比你那愚蠢的导师要顺眼得多了。”
安格尔没有说话,只要黑伯爵不要再用“鼻孔”来当眼神用,他会把这句话当成赞美。
黑伯爵重新将注意力放到桌面,开始研究上面繁冗且乱七八糟的字符。
因为只有一个鼻子,看不出黑伯爵的表情变化,但是安格尔作为情绪感知的大师,却能感知到黑伯爵在看不同文字时的情绪起伏。
这点,大概是黑伯爵也没想到的。
整个过程,黑伯爵的情绪都在起起伏伏,可见这些字符中应该藏了不少的秘密。
黑伯爵“看”完所有字符后,就开始陷入了一阵深思,似乎在整合得到的信息。
过了好半晌,黑伯爵才开口道:“你们刚才猜对了,这的确算是一个宗教组织。只是,他们信仰的神祇,很奇怪,就连我也从未听说过。也不知道是哪里蹦出来的,是真是假。”
犹豫了一下,黑伯爵将那神祇的名号说了出来:“镜之魔神。”
数秒后,黑伯爵:“没有感觉到被探视。”
提到魔神,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就是深渊的魔神,深渊魔神的基本能力,就是回应“信徒”。哪怕隔着万千世界,只要你称呼其名号,魔神就会有隐约的感应。如果运气“好”的话,魔神会将目光投向你。
所以,黑伯爵刚才才会犹豫,以及第一时间说明自己没有被探视。
安格尔:“听上去像是深渊的魔神?”
黑伯爵:“不知道,这个在这些字符中没有提到。所有提到这位神祇的,全是没有意义的赞美。”
“对了,还有一件事,这些字符应该是不同的人刻写下来的,有些是作为宣讲提示,有些则是纯粹的记录。像是赞美神祇,就是一种记录。”
“字符很零碎,基本很难寻找到单一的逻辑链。想要整合很难,不过,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用猜测来弥补一些逻辑断层,但我不敢保证是正确的。”
安格尔点点头:“我理解。大人,但说无妨。”
黑伯爵沉吟片刻,开始了讲述。
大概是奈落城还没有被废弃时,这群信仰镜之魔神的教徒,受到了“某位”的指引,来到了奈落城。
这里的“某位”,黑伯爵也不知道是谁,猜测可能是与镜之魔神有关的人,可能是所谓的神侍,也可能是镜之魔神本尊。
而这群教徒来到这里后,又在“某位”指导下,修建了距离“某个地方”最近的地下教堂。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来奈落城,又在这里修建地下教堂,所谓的目的,是一个叫做“圣物”的东西。
“他们的目的是圣物,是我推测出来的,因为上面反复提到这个圣物,说是被某位盗贼偷了,献给了当时这座城市的某位主宰。至于圣物是什么,并没有详述。”
安格尔听完后,脸上露出古怪之色:“圣物?盗贼?”
如果这番话不是从黑伯爵口中说出来,他会以为这是一本普通人异想天开写的幻想小说。
因为真实的超凡界里,盗贼想要闯入某个教派去偷圣物,这基本是天方夜谭。除非,这个盗贼是传奇级的影系巫师,且他能面对一整个教派,加上魔神的怒火,否则,绝对完不成这种操作。
“是的,就是这么记录的。”黑伯爵:“而且,这句话是‘某位’说的。”
“是‘某位’说的吗?那这位的身份,应该不是神祇本尊。”安格尔言道,否则这个魔神也太老妈子了,什么事情都要亲自下神诏。
黑伯爵思索片刻道:“字符中,没有提那个‘某位’是谁,不过有点奇怪的是……我在读关于‘某位’的信息时,总感觉这个‘某位’与其他教徒不一样,有点疏离。”
安格尔:“什么意思?”
黑伯爵:“我猜测这个‘某位’可能与这些教徒从未见过面。”
安格尔:“这个消息倒是值得推敲,我记下来了。还有其他消息吗?那位拥有圣物的主宰,有提到姓名吗?”
黑伯爵摇摇头:“没有,不过从零散的文字中可以看出,这位主宰似乎统领了某个机构。”
安格尔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这么说来,这群教徒想要潜入的就是那位主宰所在的机构。而之前大人提到,这个地下教堂距离‘某个地方’很近,那么,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机构所在了,或者,至少离那个机构不远。”
黑伯爵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安格尔抬眼看着黑伯爵:“大人,那个所谓的‘某个地方’,在原文中是如何说的?”
黑伯爵摇摇头:“没有说,只是用了一个‘那里’,作为一个地理位置代称。”
“我能整合的就只有这些信息了。”黑伯爵道,“你们还有问题吗?”
安格尔其实有一个问题,黑伯爵在看到有一段字符时,情绪出现了剧烈的波动。虽然黑伯爵很克制,但安格尔还是发现了。他在思考,要不要问,那段字符是什么意思。
如果问了……他能感知黑伯爵的情绪,应该就瞒不住了。
可不问,又有些不甘。
安格尔想了想:“大人,除了你说的这些信息外,可还有其他重要的信息?”
黑伯爵:“你定义的重要信息是什么?”
安格尔:“不是我定义,是大人觉得重要的信息,是否还有?”
这回黑伯爵却是沉默了。
“肯定有隐瞒,否则怎么不敢回答?这契约光罩好啊,作茧自缚了吧!”毋庸置疑,敢对黑伯爵发出如此幸灾乐祸声音的,只有多克斯。
“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安格尔瞥了一眼多克斯:“站在外面的人,就别发话。想说话,就进到光罩里来。”
多克斯嘿嘿一笑,还真的听了安格尔的话,没有再发言。
安格尔则看向黑伯爵:“看来,这里面的确有大人觉得重要的信息了。”
有契约光罩,黑伯爵也不得不承认:“有一些我不想说的信息,但应该与我们所去的遗迹无关。”
“如果大人确定这些情报,与我们后续的探索毫无关联,那大人可以不说。不过,大人真的能确定吗?”
在此之前,黑伯爵都用了“应该”、“或许”这种模糊的词语来回答,这算是在钻契约光罩的漏洞。
而安格尔问出的这番话,就是要黑伯爵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