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江湖梟雄 愛下-第一五一五章 悲催的祁賀相伴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棋牌室内,随着冷磊脸色阴沉的发出询问,几个小青年纷纷沉默,半晌后,才有一个青年抬起了头:“磊哥,这种事,也不能全怪我们!中午办事的时候,我们原本都快得手了!是韩飞身边忽然冲出来了一群人,扰乱了我们的计划,所以才出现了差错!至于晚上的时候,我们已经进入了韩飞家里,但是他根本不在,而且我们还中了埋伏,能跑出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放你妈的屁!我找你们来,是办事的!不是听你给我讲故事的!我不管你遇见了多大的困难,最后事情没办成,这事就是你的失职,懂吗?”冷磊看着犟嘴的青年,蛮不讲理的喊道。
“是,我错了!”青年虽然挺委屈,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头认错,没有犟嘴。
“我需要的不是你们低头认错!而是要见到结果!”冷磊看着这群平均二十出头的小青年,不耐烦的训斥了一句。
“磊哥!你再给我个机会,只要下次看见韩飞,我就算豁出命去,也会把这件事办妥!”冷磊本身就是一个性格狠辣的人,选出来的这批小青年,也都是那种比较冲动的愣头青。
“拉倒吧!别在这说这些小孩子话了!今天你们动手两次,都被人给拦住了,说明对方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之下,你们再去冒险,不是在故意往别人的圈套里面钻吗?”冷磊摆摆手,思考了一下,转身打开抽屉,在里面拿出了几万块钱现金:“这钱你们先拿着花,记住一点,年前全给我消消停停的,都不许闹事!还有,尽量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知道吗?”
“啥意思啊磊哥?”那个带头青年看见冷磊给他们拿钱,微微怔了一下:“这就不用我们了?”
好看的都市小说 《江湖梟雄》-第一五一五章 悲催的祁賀展示
“磊哥!你再给我们个机会呗!我们是真的想跟你混!”其余几个小青年闻言,也纷纷开口。
“行了,别在这号丧了!咱们接下里的事还得办,但是目前来看,应该是办不成了!韩飞那边,今天你们动了两次手,接下来他们肯定还得查,最近这几天,大家先稳一稳,有任何事情,等过完年再说!到时候我想个办法,绕开韩飞把事办了!”冷磊看着几人,声音低沉的解释了一下。
……
市内一家洗浴中心的按摩师内,祁贺正身体放松的躺在床上,双目微闭的享受着按摩。
“贺哥,我记着你每次来,不是都会带着李通一起吗?他今天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呢?”技师给祁贺做着松腿,没话找话的问道。
“啊,今天矿山挺忙的,他留在上面管生产呢!”祁贺在安壤也算是有头有脸的混子,自然也没好意思提起李通住院的事。
“唉,还是你们这些大老板的日子过得舒服!整天喝喝酒、打打牌,出来做个按摩,都无时无刻不再有钱进账!不像我们这群打工的,就靠卖苦力赚钱!”技师捧着祁贺唠了一句,随即咧嘴一笑:“贺哥,我有点渴了,想喝红牛,你喝不喝,我给你带一罐回来啊?”
“我不要,想吃什么、喝什么你就拿吧,记在我账上!”祁贺当晚也喝了酒,尤其是做上按摩之后,更是有点犯困。
“好,那你先躺一会,我再给你拿个毯子回来,省得你晚上冷!”技师得到好处,笑容灿烂的离开了。
“咣当!”
大约一分钟后,按摩室的门再度被人推开,迷迷瞪瞪刚要睡着的祁贺也挥了挥手:“不用按了,你出去吧!顺手把灯闭上!”
“你挺能支使人啊,帮你把灯闭上,我还用给你换个尿不湿吗?”一道男声忽然传入了祁贺的耳朵里。
“谁啊?”祁贺听见声音,迷迷瞪瞪的张开了眼睛。
“呼啦!”
还没等祁贺看清进门的人是谁,二河就窜上去用毯子蒙住了他的头。
“我艹!”祁贺虽然没弄明白情况,但毕竟也是在社会上混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这是遇见事了,用胳膊撑着床就要爬起来。
“嘭嘭!”
没等祁贺起身,雀哥已经窜上前去,对着他头部连续闷了数拳,然后蒙在祁贺头上的毯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鼻血染红。
“我艹你妈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祁贺!”祁贺被两拳打的躺在床上,手脚并用的开始乱蹬乱打,同时嗷嗷喊着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你如果不是祁贺!今天我还不找你呢!”雀哥等祁贺被二河跟靖嘉及另外一个青年按住之后,一把扯掉了他脸上的毯子,手里的仿五四直接顶在了他的脑门上:“认识这东西吗?”
“朋友!有话好好说!没必要下这么狠的手吧!”祁贺发现来找自己的这几个人没有蒙面,而且直接动枪,霎时停下了挣扎的动作:“这里是公共场合,动了我,你们也得摊上事!”
“我如果真怕在这种地方露脸,就应该在你停车的地方蹲你了!”雀哥对于祁贺的威胁满不在乎。
“看起来,我这是得罪人了,但究竟得罪的是谁,你能让我知道吗?”祁贺跟雀哥简单交谈了两句,就知道对方绝对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的愣头青,一点没敢犟嘴,十分谨慎的问道。
“看起来,你得罪的人还不少啊?最近都干了什么事,你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吗?”雀哥眯起眼睛诈了他一句。
“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冤枉!在我的印象里,我最近没得罪过什么人!”祁贺跟雀哥对视一眼,明显察觉到了他眼中的不满,蹙眉道:“难道,你们是为了韩飞来的?”
“你看,你这不是已经想起来了吗?”雀哥见祁贺提起这茬,微微倾身,眼中闪过了一抹凶戾:“你他妈挺玩不起啊!生意竞争不过别人,就用那么下三滥的手段?”
“哥们,你这就有点恶心先告状了吧?”祁贺听见雀哥的话,眼角抽动了一下:“昨天韩飞打伤了我的人,我这边还没找你们要说法呢!现在你们说我下三滥?”
“嘭!”
二河听见祁贺的话,对着他脸上再度闷了一拳:“怎么着,意思我们找你找冤枉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有话直说,别绕弯子了行吗?我不管你们是为什么来的,但我绝对问心无愧!”祁贺被按在床上,说话的语气很软,但态度十分坚决。
“打死不认,是吗?”雀哥把枪递给二河,同时在果盘里抽出了一支牙签。
“你让我认什么?总得告诉我吧?”祁贺看着雀哥,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恐惧,手臂微微颤动着。
“捂住他的嘴!”雀哥眼中迸发出一抹凶光,一脚踩住了祁贺的手掌。
“嘭!”
二河闻言,对着祁贺头上砸了一枪把子,一边的靖嘉也拽过毛巾,捂住了祁贺的脸颊。
“噗嗤!”
雀哥攥着祁贺的一根手指,粗暴的把牙签顺着他的手指缝怼了进去。
“呃!!!”
祁贺在挨了这一下之后,脖子上青筋毕现,疼的脑门直冒冷汗。
“想起什么了吗?”雀哥看见祁贺痛苦的模样,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想说话了,就点点头!”
“唔!!”
祁贺闻言,重重点头,靖嘉也掀开了他脸上的毛巾。
“别折腾我了,要钱还是差事!到底想怎么样……你说话!”祁贺疼的手掌颤抖,咬牙问道。
“你还是不老实!”雀哥听见这话,失望的摇了摇头,靖嘉在再度捂住了祁贺的嘴。
“唔唔!”祁贺再度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回去,但雀哥把他的手踩得很死,让他根本无从发力。
“噗嗤!”
雀哥手上发力,硬生生的将祁贺的一枚指甲掀掉。
“扑棱!”
剧烈的痛感之下,祁贺的力气忽然大了起来,奋力的想要挣扎,很快又被按了下去,而他也趁机挣开了靖嘉的手,面目狰狞的看向了雀哥:“我艹你妈!!今天不整死我!我他妈倾家荡产跟你玩命!!”
“你能跟我玩命,但你老婆孩子行吗?你对外说自己没结婚,农村老家那娘俩,不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雀哥对于祁贺的威胁置之不理,笑呵呵的问道。
“你他妈查我?!你他妈告诉韩飞!想弄我,就明刀明枪的来!别他妈这么下作!”祁贺听见这话,眼中的愤怒愈发明显,毕竟他心里对于韩飞,还是相当忌惮的。
“你想多了!如果我今天真想因为这件事收拾你!你得比现在惨十倍!”雀哥盯着祁贺看了数秒,感觉他的愤怒并不像做贼心虚的模样,蹙眉道:“偷袭韩飞的事,真不是你干的?”
“我不知道韩飞为什么会被偷袭!但我必须告诉你,如果我真想整韩飞,完全可以用他捅伤李通的事情做文章!而且我祁贺办事,从来不在背后下手!”祁贺毫不犹豫的犟了一句。
“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也暂且信你!我是三合集团张云雀!韩飞是我们老板的朋友!今天我来找你的事,韩飞并不知情,如果你要报复,尽管去三合集团找我!而韩飞如果出现什么问题,我肯定还回来找你!”雀哥顿了一下:“还有句话你给我听好,我不管你在千佛山有多大的势力,但是在三合集团眼中,你连篮子都算不上!以后就给我消停刨你的矿线,你们那边的纷争,我们管不到,也不想管,但你如果继续找韩飞的麻烦,我向你保证,以后安壤再也见不到你这么一号人!听懂了吗?”
“……嗯!”祁贺犹豫半晌,微微点头,同时也清楚的知道,在千佛山争矿山一哥的事,自己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