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起點-第1240章 打破僵局相伴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九幽之主,太阴元君,有可能早已经死了?
辰龙眉头皱起,这样一个念头只在心中升起刹那,便当即开口道,“不对,牠们若是真的已然死去,真灵神魂不存,九幽洞天与月华界域就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情况。”
隐身于雾气之中的荒同样对此表示怀疑,“老夫并非是没有想过九幽之主身陨的可能,甚至在数万载时光中不止一次深思过九幽不存会造成的影响……”
“若九幽真的不在,影响有着种种可能,但却绝对不会是现在九幽洞天所表现出来的模样,至少不会是直到如今,才发展到洞天开始坠落、造化之水降临的程度。”
“辰殿下与荒前辈所言极是。”
面对着他们的疑问,那道虚幻身影依旧是以缥缈的声音不紧不慢道,“吾也只是有所怀疑,所以吾才会在秘密联系到两位后,让荒前辈追踪调查那只千羽孔雀,后面更是不惜亲自出手打开一条通道,让辰殿下可以见到那位九幽之铠持有者,想要观一叶而知秋,以一管而窥豹……”
“两位应该还记得,在最开始取得联系的时候,吾就曾经表示过怀疑,那便是将吾召来的太阴元君,她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又有着什么目的所在,实话实说,关于分割肢解九幽这一说辞,虽让人无比心动,却又不得不让人充满警惕与怀疑。”
“那么,两位在各自探查过后,又都有什么想法呢?”
“这便是你不惜以诸多真灵化身献祭为代价,辗转寻找到吾的真正原因吗?”
荒沉默许久,自雾气中悄然闪过一缕森寒杀意,“九幽之力与月华之主纠缠不休,遮蔽吾等感知,因此在吾看来,倒不如集合吾等三人之力,直接取了太阴元君的性命,至少也要将其重伤垂死,如此便可以直接打破僵局。”
“那么,辰殿下呢,又有什么想法?”
辰龙理了一下散落耳旁的发丝,忽然露出些许莫名的笑容道,“吾的想法很简单,那便是既然看不明白,干脆就抽身离开不再去看,大家各自回家,或者是找地方远远地躲起来,到时候不管九幽之主和太阴元君之间发生怎样的事情,都和吾等无关,也难以牵连进来。”
“当然,在离开之前,吾还要将那个引起了吾很大兴趣的小男人带走,如是好生培养上一段时间的话,说不定他就能真的满足了吾的需求,甚至还能让吾诞下后代,将龙宫的血脉传承下去。。”
此言一出,顿时让盈和荒同时为之侧目。
他们任谁都没有想到,这番话竟然会出自辰龙之口。
这还是当初那个天性好战,喜欢刀尖上舔血,视生死为无物的辰殿下吗?
还是说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沉淀之后,曾经的那个年轻生命终于长大成熟,被命运磨去了所有的棱角,开始追求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平庸生活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本宫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胆小如鼠,再不复当初无惧生死、勇猛精进的心态?”
辰殿下一步步来到门边,注视着外面被黑暗笼罩的虚空,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淡的笑意,“吾刚才听到那个小男人说了一句话。。”
“他说,自己惹到了一个很厉害的修士,或许马上就要降临到此方天地,来取他的性命。”
“在他口中,那是一个女人,超凡的剑修,而且她姓罗……”
听到这里,大殿中的雾气倏然停滞不再涌动,就连那一道虚幻的身影都不再扭曲,静静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
辰龙悠悠一笑,语气平缓接着说道,“那个男人的实力层次虽然还和吾等有着差距,但也绝对不容忽视……那么,在他眼中完全不可抵挡的,超凡脱俗的女剑修,又会有着怎样的实力?”
“最关键的是,他说她姓罗。”
“辰殿下的意思是,轮回剑仙、白衣罗叶?”
雾气再次涌动起来,荒的声音从中传出,带着些许疑惑的语气,“她不是早已经神魂俱灭,肉身不存,陨落于天地之间了吗?”
辰龙反问道,“荒前辈,既然销声匿迹数万载的九幽之主和太阴元君都能重现世间,那么轮回剑主在当年假死脱身,以待时机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不要和吾说这只是那个男人的一面之词,吾只知道,任何可能牵扯到轮回剑主的消息,吾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她的用意。”
“吾可以直面九幽之主,亦可以直面太阴元君,因为面对牠们两位,吾虽然肯定不是对手,但如果一心想逃的话,还是基本上可以逃掉的……但是,如果面对的是那位的话,一剑定生死,出鞘入轮回,或许不是她死便是我亡,真的就逃不掉了。”
“所以说,在没有确定她是不是真的陨灭以前,关于九幽之主的这摊子浑水,吾是不打算再深入进去了……”
盈沉默许久,缓缓开口说道,“既然意见无法达成统一,那么吾等就只好暂且各自离开……”
嗡……
她说到此处忽然闭口不言,面色刹那间变得沉凝,但垂下的眼睑却遮挡住了那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随即在刹那间便已经敛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辰龙心中一动,目光穿过半开的殿门,透过浓重的黑暗看向远处,耳边渐渐充斥着无数翅膀急促扇动的声音。
远处的黑暗中,隐隐可见一片巨大的金色云层正飞快靠拢过来。
黑暗虚空同时开始剧烈震颤。
在金色云层下方,爆发出混乱却又庞杂的力量气息。
透过所有阻碍,隐约可见难以计数的庞大狰狞的怪物在急速奔行。
这是……
她微微皱眉,极目远望。
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变异蜂群?
还有形形色色,但都有着狰狞外表与庞大体型的妖兽?
片刻后,她肯定了自己的这一推测。
但一个新的问题很快又浮上她心头。
那就是,这些变异蜜蜂和妖兽的气息都非常强大,已经到了连她都感觉到有少许的压迫感,从而不得不稍稍重视的地步。
而随着战蜂和变异妖兽的接近,她脸上的表情愈发凝重起来。
至少数百上千头能够带给她些许压力的妖兽……
更恐怖的是,黑压压乌云般盖压过来的战蜂群体,它们带给她的压力甚至还要超出妖兽数倍。
“这里一定隐藏着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她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缓缓结出一道法印。
一条条透明丝线从她那双纤纤素手中飞出,如若无物穿过密密麻麻的蜂群,闪电般朝着黑暗更深处飞去。
黑暗中,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线索存在,要将所有的一切串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