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9h8熱門言情小說 《御獸進化商》-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盡數擊殺!鑒賞-ml8no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白言已不是第一次看到林远这等元素人鱼的状态了。
当初白言就是看到林远突然变身,变身成了元素人鱼的状态。
加上林远周身澎湃的信仰之力,以及林远将自己的儿子白轩变为使徒。
才让白言认定了林远主宰的身份。
后来白言得到了林远赏赐的主宰之宝。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神經 漫遊 者
主宰之宝让白言明白了成名一名主宰的手下,能获得多大的易处。
本来白言想在成为林远的手下后,就一直留在林远的身边。
可最终林远却让自己却接管那只臭蝎子的地盘。
在接收地盘的这段时间里,白言一面孜孜不倦的提升实力,一面竭力的把持着领地。
不让任何强大的生命进入到自己的领地范围,从而惊扰到领地内部的林远。
为此白言还亲手击杀了一只路过的十一级次元生物。
主宰之宝拿在手中,白言真切的感受到了主宰之宝对自身信仰之力积蓄速度的增强。
算下来林远赏赐的主宰之宝让白言的信仰之力的积蓄速度提高了百分之十。
这个速度是白言之前做梦也不敢想的。
如果能一直得到林远赏赐的主宰之宝,那么自己原本一百年积蓄的信仰之力现在九十年便能积蓄出来。
足足少用了十年的时间。
有了主宰之宝的加持,白言觉得自己不出百年年便能将信仰之力从中等偏上晋升为高等偏下。
到那时白言继圣源体外,还能获得一个新的信仰之能。
这个信仰之能的名字叫做信仰之种。
等信仰之种开花结果,白言便有机会去突破使徒这个生命层次的界限,成就主宰。
亲身感受到信仰之水好处的白言打定主意要坚定不移的追随林远,讨好林远。
白言会决定这么做不光是因为林远没有嫌弃自己变异沼鳄的出身。
更重要的是白言发觉跟在林远的身边,自己才有机会能博得一个好前程。
不然不说别的,光是沼东圈白言就没可能混出头。
只是在白言打定主意讨好林远后,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直到前不久一个明明已经失去了生命,却因为某种物体的寄生而维持生命状态的怪人找到自己。
说林远有事找自己,并让自己去特定的位置等待的时候。
白言便知道自己讨好林远的机会来了。
虽说白言不是第一次看到林远的元素人鱼状态。
但现在看到林远这元素人鱼的模样白言依旧惊艳异常。
不过感受到林远周身信仰之力的澎湃,以及林远眼神的冰冷。
白言心中一紧,知道林远这是生气了。
在察觉到这一点后,白言勃然大怒,体内的气势澎湃而出。
真不知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触怒主宰大人。
白言直接单膝跪在林远的鱼尾之下,面对化身主宰之躯的林远白言没有一丝强者的尊严可言。
白言语气异常恭矜的说道。
“白言在此,大人请吩咐。”
其实早在林远化身元素人鱼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看向林远的目光先是惊讶。
随后便是深深的迷醉。
这其中包括正竭力梳理体内精纯灵气,用精纯灵气去激活天晷玉蛛血脉的血浴之母。
这也难怪,林远从来没有在主世界中施展过信仰之躯。
就连刘杰和血浴之母都没有看到过。
在场除了白言外,唯一一个看过林远此等状态的便只有戮食天蝶。
银黛原本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很怕鲛芒突然出手将自己击杀。
可看到元素人鱼状态的林远,鲛芒在惊慌下下突然想起幼时母亲给自己讲的传说。
传言深洋之下跃动的海潮中住着以浪为发,以水为身的人鱼。
这些人鱼有着倾倒四海之物的容颜,有着歌声能让四海生平的嗓音。
只是长大后了解深海本质的银黛知道,传说终究只是传说。
深洋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存在。
银黛还特意为此去问过给自己讲故事的阿妈,结果阿妈只说这是海洋的传说。
此时林远的模样让银黛大有一种传说照进现实的感觉。
鲛芒看着变身的林远目光变得愈发贪婪,眼中的抹欲也变得愈发明显。
还不待众人惊讶于林远的变化,白言的出现便让所有人为之一震。
特别是顾恩,顾恩拥有两只不朽巅峰灵物。
在白言出现的一刹那,顾恩便敏锐发现白言的实力和自己比毫不逊色。
如果林远这有一名不朽巅峰强者,加上自己的两只不朽巅峰灵物。
完全有能力带着安赫,林远,刘杰这三名冕下弟子从鲛芒手中逃脱。
银黛和鲛芒在白言出现后面色一变,不过二者面色的变化却截然相反。
银黛的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鲛芒则面色凝重了起来。
如果只是多出了一只普通的不朽巅峰灵物,鲛芒根本不用如此紧张。
在海域中一只海皇搏杀三名同阶的陆生不朽灵物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可自从白言出现开始,鲛芒便发现自己对海域的掌控力不再绝对。
因为这林远召唤出的白发青年同样对水域有着一种本能的掌控力。
这说明这白发青年也是一名水生灵物。
鲛芒赶忙将手覆于面上,紧接着水血双系能量自鲛芒身上爆发开来。
鲛芒直接开启了不朽九段状态下的不朽身。
身上明显多出九处灵物特征的鲛芒身后生出一只巨大的鲛鲨虚影。
这只鲛鲨通体血红,其腮鳍上皆长满了黑色的棘刺。
鲛鲨虚影翻动间,整片海域都被激活了起来。
此时海中随意掀起的一抹细浪都能达到十米的高度。
海域立刻无差别的进行起了滔天的海啸。
如果不是顾恩防着,怕是整片海岛此时都已经被海浪搅碎。
就在鲛芒准备率先动手的时候,一道冷冽到极致的轻喝声响起。
“白言,去把这海岛上空的所有生命尽数击杀。”
“将这生命杀死后,拿着这些生命的躯到我身边来。”
林远的话音刚落,还不待白言应下。
林远便已经把自己两个灵魂中央的神龛彻底敞开,将自己全身的信仰之力调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