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ck7精彩絕倫的小說 扶蜀-第四百五十章 南征交趾展示-usowe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汉章武二年(225),七月。
汉天子刘备于永安宫征召朝中重臣聚集,并依次对诸臣托孤,以交付后事。
随后,更是亲命关羽、张飞,诸葛亮,法正四人为辅政大臣,侍君左右。
托孤事了。
七月中旬。
开创大汉基业,呕心沥血奋斗了数十载却依然百折不挠,终成大业的汉帝刘备于永安宫病逝,享年六十五余岁。
下旬,于诸臣的联名上书下,世子刘禅在汉水已北的沔阳大设高台登基为帝,承继汉室,引为正统,并追溢先帝为汉昭烈帝,庙号烈祖,葬于惠陵。
随后,又以大将军关羽为司徒,张飞为司空,入主朝堂。
又分别以诸葛亮、法正录尚书事,总揽国家大局政事。
一番权利交割下,刘禅继位基本上实行了维稳措施,保持了先帝刘备为其打下的班底,让老资历关羽、张飞坐镇朝中震慑宵小,以防不测。
另一方面,又将国家大权中枢运转充分交给了诸葛亮,法正等大臣。
登基仪式一宣告结束,刘备轰轰烈烈的下葬仪式便如期开始,下葬的途中,各方民众、百姓无不手捧祭奠之花,面露悲痛之色,跪倒于道路两侧,泣声大作,仿佛方圆十里间都有所耳闻般!
诸百姓皆自发恭送着刘备的离逝。
自从刘备平定巴蜀之地后,他于民间的民望也是与日倍增着,现他忽然离世,蜀中百姓自然也是悲痛万分。
而随着刘备已丧的这则消息传遍天下诸郡后,也引起了各方势力的注意以及不同的举动。
天下局势因此大变,而陷入扑朔迷离的状态。
……
与此同时。
荆襄之地。
江陵府衙。
随着大将军关羽奔赴永安宫,自然一应事务都由关平统筹,此刻关平也是身执劲裝,大刀阔斧的正襟危坐于主位上的席上。
他面色严肃,双目扫射诸人,遂徐徐说着:“诸位。距离上次北伐一役告一段落以后,我军便进入了沉寂期,这两载来鲜有战事发生,已经发展暗暗积蓄实力数载,本将决议,准备提一军沿洞庭湖、罗县径直南下,跨越桂阳南征交趾士燮。”
“征士燮?”
一语而落,堂下跪坐着的诸人皆不由神色异动,有些惊讶。
过不久,傅肜出言道:“少将军,怎么决定要先征伐交州士燮了?”
“据刺探的探子回报,自我军放弃江夏已北的南新、云杜等地后,现魏吴双方为了争夺此地已经是陈兵于长江鏖战两年之久,据消息称,双方都无力再战了。”
“我军此刻应当立即禀明陛下,当再度誓师北伐才是,交州何地也?不过乃地广人稀,境内还大都处于未开荒,大都还是原始森林尔,我军取之无意呢。”
一席话落,傅肜缓缓表明了他的看法。
他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交州不过贫瘠之地,己方丝毫没有必要花费大代价前往征讨,纵然夺下也不过得不偿失,真有此心思,不如再度策划二次北伐方才是正理。
傅肜话语落下,其旁又一身材魁梧、壮硕的将领冯习也是附和着:“傅将军言之有理!那士燮胸无大志,只愿紧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压根没有对外扩张的心思,自然也不会对我荆襄之地起到丝毫的威胁。”
“既然如此,我军大可再度组织北伐,只待收复中原数州,覆灭伪魏之际,我军携着赫赫声威,交州岂不是能传檄而定?”
“如此岂不好过如今我军费力征讨?”
“二位将军所言甚是!”
一时间,随着傅肜、冯习话毕,府中绝大部分臣属都一致附议二人的决策,反对南征。
只不过。
上首跪坐着的关平见状,面色却依旧平静不已,他针对于此点还是早有预料。
毕竟,对于诸人来说,现下的交州岭南之地印象里就是地广人稀的贫瘠、蛮荒之地,是根本不值得花费军力、耗费钱粮,以大代价前去征伐的。
可他们又哪里能知晓岭南的未来价值?
关平其实心底已经有一个宏伟的蓝图正在慢慢成型着。
而他决议南征交州,剪除士家于岭南的影响力便是一个契机。
我家夫君魔怔了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据潜入交州的暗卫暗中回报,他们已经在交趾、九真等郡有所收获,此数郡间已经在大规模种植了一种能够一季两熟高产的稻谷,并画了图带回交付给关平。
而关平细细看过图以后,结合后世在网上所看过的相关内容,他很肯定,此就是于两宋间传入江南水乡的占城稻。
他不知晓为何士家在三国时代便发现了这等高产的稻谷。
但既然已经有所发现,那他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自从关平于中原以南解放了万余户的隐户迁徙南下安顿于荆南四郡负责开荒后,这两年来境内亦是开垦出了许许多多的良田。
关平想的很清楚,若能够出兵夺取交州,于南四郡普及占城稻的种植,那想必“湖广熟,天下足”的时间将会提前不知多少个世纪。
但此事显然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说。
实话实话,自己大费周章兴师讨伐,不是为一州之地,而只是为谷种,在座诸人谁能接受?
不仅如此。
攻略交州,他亦有更深的打算。
沉吟了好半响,关平徐徐道:“诸位。我军现已经稳定荆襄数载,境内民众皆安居乐业,家境殷实,民生相比曾经好上不止数倍。”
“而我府库钱粮亦是堆积如山,足以支撑数年的战争开支用度。”
说完这些,但关平却又话音一转,侧目道:“但诸位想过没有,交州岭南之地地大物博,几乎横跨荆南后方与四郡接壤,若此地不取,纵然士燮胸无大志,但我军依旧得遣军固守边境时刻防范,如此,我军用于北伐的军力便会缩减,而导致攻伐曹魏无法尽全功。”
“若能尽取岭南之地,则我后方之忧可顷刻间化解,我军的军力也能大大增强用于北伐。”
一席话语,关平铮铮的说道。
他其实还有一番话未说,就是夺取岭南以后,己方东征的战略路线又多了其余选择。
但目前汉吴还处于盟好,此话不能大议会上拉出来讨论,毕竟传到江东可能就要当场翻脸了。
现魏强己若,能让孙权牵制魏国部分实力,还是喜闻乐见的!
但这番话显然不能说服再场诸众。
思索片刻,升任南郡太守的白眉马良眉头挑了挑,遂拱手道:“少将军。依良看,不如等待君侯从永安宫带回陛下最新诏令以后,再行相商吧?”
“不。”
“季常兄也是饱读兵法之人,想必也知晓兵贵神速的道理,若今日议会以后我军按兵不动,等待父帅从千里汉中赶赴回归,那一旦消息泄露让士燮老贼有了防备,他势必会立即调遣各军据守各处险要。”
“岭南地势本就极其复杂,又兼原始森林诸多,境内多毒虫野兽,一旦战事旷日持久,那我军讨伐岭南将会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
“此乃本将不愿所见也!”
一席话落。
关平终究是委婉拒绝了马良的方案。
随即,他不由侧首望着其旁的幕僚刘逢询问着:“不知先生觉得如何?”
“少将军南征逢觉得并无不妥。”
穿越為妃請君憐我
闻言,刘逢稍作思索,遂拱手道:“只是逢以为,无论是北伐还是南征,我军都得提防一下下游的孙氏。”
“数载之前的前车之鉴可不得不防也!”
这席话出落,诸众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什么情况,现汉吴还处于盟好,孙氏又会选择背盟嘛?
都市全能學生
听罢,傅肜吞了吞口水,唏嘘着:“先生。不至于吧,现孙吴与我军盟约再身,关键是孙权还就南新、云杜之地鏖战两载,以双方的仇恨恐怕不是那么能够轻易化解的吧?”
“纵然孙权心有袭我荆襄的心思却也力不足吧?”
“这可不见得。”
虽然计策被质疑,但刘逢却还是面色平静,端着茶泯了泯道。
诸人不解。
一旁马良却若有所思,好似从中明悟了什么,而他也未点破,静静等待着关平的应对。
只不过。
他却未料到关平竟然如此的松懈,挥挥手道:“先生勿忧!本将心里有数,断不至此。”
小強升職記 鄒鑫
“诸位将军,本将已经决议,三日以后,本将将亲率将士南征,易欲解决岭南之威。”
虽然诸人还是有所迟疑,但既然诸将都已决定,他们也只得表示服从了。
“喏。”
诸将一致拱手接令着。
待诸人一一告退以后,关平才站起身眺望远方,面上流露出丝丝的思索之色。
歸藏劍仙
他其实执意南征取岭南,最关键的原因也不全是夺占城稻的谷种。
他是为了灭吴再谋划!
甜心俏後媽
为了大局着想。
别看现在魏吴鏖战日久,若己方一旦北伐取得不俗的功绩,那孙权必不愿也,势必会再度引军袭击荆襄后方。
无他。
只因己方占据了荆襄全境,此与江东是有着根本性利益,矛盾虽可暂时压制,但却是无法调和。
所以关平已经决定下来,灭魏得先灭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