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m1r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序列玩家 起點-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要死閲讀-1evpy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虽然只是一个误会,但何峰和李长河说的没错。
李长河现在脸色苍白憔悴的确和云婷有关系。而且身后这伤….也的确是她干的啊。
于是,在这漆黑的夜晚。
墨玉就被挂在了阳台的晒衣杆上,等到来年的春季估计可以风干了。
“你们算计我!”墨玉中,云婷咬牙切齿。
当时,就该用英灵的力量把他们拉起来暴揍一顿。量他们也不敢还手!
而不远的卧室内,更是隐隐传出了某人意义不明的声音。
七夜談
“对,是那里。”
“嘶…”
“等…那里不行。”
“轻点…太重了。疼!”
随后,有女孩低语:“别乱动,都对不准了。”
???
给我等一下!什么对不准了?
九天神龍
“卧槽,里面发生了什么?”云婷大惊失色,就算是小别胜新婚,你们这节奏也太快了吧?刚进房间两分钟啊喂。
转瞬间脑补了十几万字后,云婷还是觉得不要深究为好,发丝涌出墨玉。犹如一条被卷起的大鱿鱼,将墨玉和手机一起包裹在内。
就当没听见吧。
另一边,其实也没有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虽然声音有点怪异。
但李长河只是单纯的趴在床上,而坐床侧的萧楠正在给他治愈伤势。
感受到有些发凉的手指在腰间划过,体内的血液也像是随之流动。
带着痛楚和快意的奇异感觉让李长河不由吸了口气。
“好点了吗?”萧楠轻声问道:“淤血应该没有残留了。”
她是在给李长河找准拉伤的部位疏通淤血。
这可是一个精细活,所谓的对不准,便是指这个。
“丫头…你在我背上摸了半天,确定不是为了占我便宜?”李长河侧头看向坐在旁边的女孩。
柔和的灯光下,褪下厚实外衣的女孩正俯身而下,白嫩的皮肤黑毛衣的衬托下,让人不禁浮想。
随着距离的逐渐靠近,女孩的温热的鼻息拂过李长河的脸颊,某种迷人香气飘入鼻腔,使得他有种微醺感。
不由让他想起,曹植洛神赋中的‘含词未吐,气若幽兰’。
哼,不愧是曹操的儿子,表达的十分贴切呢。
热气在脖颈回荡,李长河可以感受到女孩那精致的睫毛在皮肤上扫过。
“还疼吗?”
李长河深吸一口气,低声回应:“现在好多了。”
别说区区的闪腰,即便是致命伤。
在此刻的李长河看来也不过如此。别问,问就是LSP之力。
….
当然,李长河不像苍月溟那般,单靠意志便能够欺骗自己的身体。
腰间的痛处还是让他的动作有些许僵硬。先是拉伤再被小黑抽飞这么远,一般人早就该进加护病房或火葬场了。
想想也属实倒霉,上次和丫头同床共枕的时候,双手重创,动弹不得。
现在难得的机会又碰上了肌肉拉伤。
要问李长河想干嘛?他的回答当然是想了。
心里碎碎念着,微微侧头看向正枕着自己左肩的女孩。
隔着轻薄的睡衣感受着她的体温,温热的鼻息在脖颈间回荡。令他着迷的樱色嘴唇就在几公分外。
網遊之陌上星辰暮藍心 錦瑟淺憶
逆天重生,廢柴二小姐 燈下細雨
李长河的情绪却逐渐平复,躁动的心跳也逐渐平稳。
多年的相知相识,可以感受到丫头此刻的情绪有点低落,目光也有些暗淡。
不然以她那容易害羞的性格,也不会一声不吭的换上睡衣就往李长河怀里钻。
她好像是…在害怕什么。
“什么时候回来的呀?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李长河低声问。
丫头没有回应,而是将脸埋进李长河的脖颈间。
冒險在無數位面世界
很快,李长河脖颈间传来一阵湿润的触感。同时,还感受到一股热流在脖颈间滴落。
李长河没有再开口,轻轻抚摸着女孩的头发,任由她的泪水打湿肩膀。
同时在【好友】列表中,搜寻那些【长城玩家】。
这几天,都在当充电宝。还真没注意到【好友列表】的变化。
现实时间前几天才见过的东哥,活着。
昨天才联系的罗凯,活着。
神秘岛上才见过的苍月溟,活着。
陈余活着,陈燕…灰了!
李长河脸色一动,那是萧楠的表姐。
在东哥受伤后,接替了守护丫头的职位。
和李长河在【海族入侵】任务中一同对抗海凌山的队友。
虽然,一开始两人相处的很不好,她总感觉李长河会连累丫头。
但后来的关系变的还算不错。还贡献了不少【黑玉断续膏】。让李长河的伤势恢复的更快了一些。
在李长河双手受伤的那段时间里,还经常跑过来串门,两人互相嘲讽对方是个残疾。毕竟当时一个坐轮椅,一个双手打石膏。
“你小子小心点,敢辜负萧楠。我就拧掉你的头!”
“等等,我能先问问是哪个头吗?”
“臭小子,敢和老娘开黄腔!”她气的脸色发红,立刻推着自己的轮椅逼近:“我就不信了,你两只手废了,我还打不过你?”
当时双手全残的老李大喊:“丫头,救命啊,表姐对我图谋不轨啊,现在还想扒我衣服!”
“你们安静点啊…”
在丫头去总部之前,她便已经伤势痊愈回到了京都。
那些我為你譜寫的青春
据说还帮自己在丫头父母面前说了不少好话。让自己下次见面,赶紧给她好酒好肉招待上。
李长河当时还吐槽,赶紧和男友合回去为好,多管什么闲事。
这才多久啊….唉。
“表姐啊表姐,你这可是鸽了我啊。我连饭店都找好了。”李长河微微叹息,用力搂紧怀里的女孩。
身为【玩家】,与死亡随行。一旦出错,能留给亲友们的就只有悲痛。
丫头的心里肯定很不好受…
就在李长河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时候,长时间精力值短缺的作用开始出现。
李长河感觉意识开始模糊,双眼有些疲惫。
“这来的,还真不是时候。”李长河心想着,自己还没开口安慰她呢。
在恍惚间,他看到眼前一暗。
關東鬼先生
嘴唇和舌尖传来柔软丝滑的触感。
随后,被用力拥抱着,女孩在耳边传来某种请求般的低语。
不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