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ry7精彩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597章 方年:我只管一往無前,哪管它洪水滔天(盟主‘孑朱’+1更)看書-7q5tj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二十分钟后见~~~~~~~~
奥迪穿过晨风抵达杨浦五角场。
越过总会繁忙的五角大转盘,从政民路转到武东路。
走过繁忙,来到富有生活气息的小路。
正好是早餐点。
找了个马路牙子边边停下车,方年买了几屉小笼包,两杯豆浆。
不多时,吴伏城快步从上财走出来。
同往常一样,两人走在上财的校园里,呼呼哈哈的吃着热乎的小笼包,目光四处梭巡。
说是这顿饭要喝点,其实这顿饭方年滴酒未沾。
宋芸给他倒的那一小杯酒动都没动。
也就是纯粹的口嗨。
宋芸不是看不明白,只是不揭穿方年跟朱建斌的默契。
等朱建斌扒拉完饭,宋芸麻溜的收拾好饭桌,泡了茶。
接过宋芸泡好的茶水,方年抿了口,端在手上,打趣道。
“老师,往后就离开了教师岗位,是不是多少有点心慌?”
说着,方年嬉皮的望向朱建斌。
朱建斌低垂着眼帘吹拂茶水,和气道:“总归是有点。”
“毕竟我不是没选择才当老师的。”
方年笑了笑,感慨道:“下次再见老师就不能提着华子跟茅台来啰。”
“我都替老师你惋惜,有我这么个有钱的学生,偏偏不能收礼。”
闻言,朱建斌面带微笑,和和气气道:“吸了这么多年的粉笔灰,又吸了这么多年烟,也喝了不少酒,肺部、肝部负担都大,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一起戒了。”
“说得好,反正烟酒都是毒药!”方年连忙叫好道。
一旁的宋芸微微笑着,也不插嘴。
朱建斌教了十几年书,第一次有学生能上家门吃饭。
本来就是很不一般的事情。
抬抬杠也挺好。
喝完杯中茶,方年便告辞离去。
朱建斌跟宋芸一起将方年送到楼下。
宋芸多看了两眼方年开来的路虎,目送方年驱车离去。
等再回到家后,朱建斌主动提起了方年的事情:“你觉得方年的提议行不行?”
“我觉得行。”宋芸道。
接着不紧不慢的说了下去。
“你这位学生很不简单,我们的思维方式等方面差他天远;
就算是跟你扯淡,也有在提醒你往后正式进入体系应该要注意的事情;
我不知道当康这个百亿集团他占了多少,但能让这个百亿集团总部在桐凤,总部办公室一直放在棠梨,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谈起分拨公益资金的事情,轻描淡写;
再有那辆路虎我记得是关秋荷的车;
关秋荷你可能不认识,但我们都知道她;
一个申城重点大学毕业生,刚完成毕业答辩就莫名来了棠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坐了一年冷板凳;
忽然下海创业,然后眨眼就有了百亿当康,这里面的不简单谁都知道;
也谁都知道关秋荷是有背景的!
但你这位学生能大喇喇的开着关秋荷的车,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很融洽。
我见过关秋荷,简单打过交道;
就我的粗略判断,你这位学生应该真是那个站在当康、站在关秋荷背后的方总;
一两句话让你在股市上获利立场,指点你去省城买房……
这一桩桩事情都说明了你这个学生眼光敏锐。“
宋芸的话语落下后,朱建斌沉默片刻,道:“方年确实很优秀,可他真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不知道他哪里学来的这些本领。”
宋芸轻笑道:“有些人他就是能一遇风云便化龙。”
闻言,朱建斌沉吟片刻,摇头并用力纠正道:“不!他,是棠梨的奇迹!”
…………
…………
方年当然不知道在他离开后,宋芸跟朱建斌之间的对话。
他也不知道宋芸把他看得那么高。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介意。
宋芸看得越分明,对朱建斌的发展越有利。
额外的,方年也会更心情愉悦。
方年才开到棠梨主街上,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李安南打过来的。
电话一接通,李安南就嚷嚷道:“老方快停下来,我看到你的车了。”
方年哦了声,便缓缓停在了路边。
很快就看到了颠儿颠儿跑过来的李安南。
“今天怎么跑棠梨来了?”李安南喳喳道。
方年从车上下来,掂出烟,笑道:“安南,抽烟。”
“可以啊,你都开始抽烟了。”李安南嘿嘿笑道。
方年乐道:“你想多了,我就是揣兜里给你们抽的。”
“大热的天,你怎么跑棠梨来了?”
李安南点上烟,装模作样的吸了口,回答道:“就我奶奶在家,没意思,出来溜达一下。”
“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趁机尽孝,就知道玩。”方年故作鄙夷道。
接着迅速略过话题,道:“一个人来的?”
李安南嗯了声:“我们那边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么年纪还小,要么就去打工了。”
“所以你不抓紧时间多读书,干嘛呢?”方年一本正经道。
李安南:“……”
他干脆不搭理方年这茬,直接道:“要不要去打两杆桌球?”
“行。”方年不置可否。
棠梨街上能玩的东西特别少。
网吧?
李安南早就有电脑了。
KTV?
玩过酒吧档的安南同学已经不喜欢玩这种局了。
最后就只剩下桌球能玩。
在星期八菜馆前面的室外桌球台开了杆,坐北朝南的街面,又搭了棚子,倒是挺凉快的。
一路数过去,沿着有四五个桌球台,开杆的不多。
方年跟李安南玩的是小时计费,就也挺随意的。
李安南跟方年有一搭没一搭的扯淡。
“打算什么时候回申城,能不能捎带上我?”
“30号吧。”
“……”
“听说今年八中出了个牛人,差一分得了今年省状元?叫邹萱。”
“你别这么拐弯抹角,算是我教的。”
“不会报考复旦吧?”
“应该是要去北大的。”
听方年这么一说,李安南立马露出失望的眼神,一副没意思的样子:“怎么就不去复旦。”
“我看你是今年皮紧了。”方年瞄了眼李安南,威胁道。
李安南赶紧道:“我就随口一说。”
“……”
正说着话,忽然有道声音喊:“哥~”
方年循声回头,看到了俏生生站着的邹萱。
笑着问:“今天填志愿?”
“嗯嗯。”邹萱使劲点头,“我已经填好了,去北大上应用经济学。”
“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奖学金,北大的招生老师说可能会有。”
闻言,方年就笑:“你选专业都不提前跟我说。”
“我早一年前就了解了大学专业目录,你就放心吧。”邹萱笑嘻嘻地道。
“……”
末了,邹萱小声说道:“我爸妈说要请你吃饭。”
“怕是来不及。”方年耸耸肩,无奈道,“30号我就要出去。”
超神道主 周天子出行
邹萱瞪大眼睛:“啊?”
接着又问:“那暑假还会回来吗?”
“应该不会。”方年想了想,说道,“你跟叔叔阿姨说,请吃饭就不必了,我心领了,你也帮了我的忙。”
“哦~”邹萱眼睛一眨,“我还没想好要什么礼物,可以等暑假去申城找你要吗?”
“没问题,到时候带你去世博园玩。”方年笑道。
闲聊了几分钟,邹萱便踏着小碎步高兴地走了。
高三一年的学习,加上方年的远程辅助,她很梦幻般的上了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学。
这对她来说就是个奇迹。
这一年的学习,比差点考了个省状元更大的收获是:
邹萱学会了更好的自制与理性。
性子也沉稳了许多。
新武崛起
一点都没有高中毕业后要浪个三天三夜的想法。
比起高二那年,邹萱现在懂事了许多。
只不过,依旧只是个孩子,没有复杂的想法。
萬古劍尊 江離
目送邹萱远去,方年心中也微有感慨。
这是继在关秋荷身上感觉到‘吾家有女初长成’之后,第二次有同样的感觉。
“老方,我才发现你真的超级牛逼啊!”李安南忽然嚷嚷起来。
然后掰着指头数了起来:“大姐头华东政法,首屈一指的政法类大学了;
我是211,班长李雪也是211,刘惜能考上复旦也多少跟你有点关系吧;
这么一算,09年最优秀的几个都是你带出来的;
到今年这一届,整个八中就三个过了一本线的人,但邹萱却直接到了北大;
也是你带出来的,简直就是棠梨八中的奇迹!”
方年乜了李安南一眼,没好气道:“你知不知道这里面只有你最不争气啊!”
重生之寵妃難為
“你看看邹萱,我也就带了两个月的功夫,人能考上了北大;
你呢,带了一年,还是勉强上个211,你脸不红吗?”
“我脸红什么,211也是我曾经做梦都不敢想的!”李安南振振有词。
方年撇撇嘴:“你这逼样子,以后出去别说我认识你。”
“我说我的,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李安南响亮道。
“……”
说着话,方年忽然看到了越走越近的林语淙。
笑着打了声招呼:“大姐头出来溜街啊?”
闻言,林语淙轻轻一笑:“算是吧。”
李安南赶紧邀请道:“大姐头,要一起打一杆吗?”
“好啊。”林语淙当即应了下来。
李安南麻溜的让出了位置,跟一旁抽了条藤椅,老大爷似的坐下来玩起了手机——
其实比起桌球,他更喜欢玩手机!
“我们应该30号出去,你想没想好,要不然一起去?”方年笑着问道。
林语淙偏着脑袋想了想,点了下头:“好啊。”
“我干脆也去申城算了,到时候看看要不要去实习部。”
方年无所谓道:“你随时都可以去,让谷雨给你开后门就行。”
“哦?”林语淙眼前一亮,“那行。”
“……”
这个下午,方年在棠梨街上荒废着。
小镇的夏天,并不如春节那么热闹。
能碰到的人就那么几个。
或多或少都是特地来的。
很少有人会特别注意到这些年轻人。
他们
是棠梨现在已经发生过的奇迹。
而这些奇迹,都是因为方年的存在。
临离开棠梨前,跟方年打了半下午桌球的林语淙笑脸如花,望着方年,道:“方年,你真的很厉害呀。”
“啊这?”方年不明所以。
林语淙没多解释,只是挥挥手:“我奶奶喊我回家吃饭了。”
方年:“……”
个把月不见,这小姑娘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把脑子给烧掉了?
一天到晚不知道乐个什么劲儿!
回程方年顺便把李安南给捎带上,反正顺路……
黄昏,方年跟方正国一左一右蹲在院子里的大树下。
从早上就出门去了桐凤的方正国边嗑着瓜子,边说。
“桐凤没有现成的商场要出售的。”
“有两个快要建好的小商场,在九龙和春园。”
“都可以整层买,九龙那边的是单层面积3000平,春园附近是单层面积4000平。”
“九龙均价5200,春园均价5900,我顺便问了下小区房价,普遍2000多。”
昨天方年一说要买商场,昨晚林凤就跟方正国提前准备了要了解的信息。
所以就很详细。
听完,方年稍作琢磨,道:“这个价格还行,明天上午去看看。”
“你有那么多钱?”方正国不动声色的问了句。
毒仙 月眼
方年微笑道:“交割应该会比较长久,实在不行就付一半贷一半。”
“你们有那么多门面,信贷资质应该够,还钱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方年还真没有那么多钱。
宋世流芳
不过贷款操作问题也不大。
跟林凤一商量,这事情就算敲定了。
第二天就去桐凤实地看了看,最后方年定下来春园那个叫祥泰的物业。
这种大宗买卖向来都是要拖许久。
交了总款项2288万的10%,也就228万做定金,就算是定了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得慢慢跑。
方年也没急着将剩下来的钱一股脑转给林凤。
正式交割起码还得三四个月以后,到时候需不需要贷款也是两说。
毕竟这种买卖是在桐凤这个小地方,而不是在申城。
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没那么快。
合同方面方年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背靠着前沿跟当康。
这次林凤远不像去年买门面那么激动,离开桐凤回家的路上,虽然坐的是路虎,但依旧忧心忡忡。
“方年,要不然还是再考虑考虑。”
“我觉得两千多万对你来说压力太大了,现在你能付一半,剩下还有一半如果贷款的话,每个月就要还十几万啊!”
“万一到时候出租率不高,就完全砸手上了。”
“这种风险太大了!”
“……”
方年耐心解释道:“对桐凤来说,商场很容易饱和,越早买越好,算是稀缺资源;
从价格上就能看出来,比住宅要贵两三倍,砸手上放个几年,价值起码要涨个50%吧;
现在还不是最后交易的时候;
你们要是对贷款有较大负担的话,到时候我找关秋荷借个千把万,全款付了也行。”
可以预见的是,最近几个月方年都很难有个人款项进账。
除非抽调前沿本来就很可怜的发展资金。
这显然不合适。
不过只要方年乐意,千儿八百万的款子,还是能倒腾一下的。
当康发展到现在,已经逐渐成为了现金奶牛的角色。
这也是方年一而再的强调让关秋荷逐渐放权,更多的把精力抽出来放在其它事务上的原因。
同时也是方年会花一些心思部署的缘故。
虽然事业很重要,但现金奶牛是托底的存在,也得分一点心思出去。
方年的解释最终还是暂时打消了林凤的疑虑。
退堂鼓没那么响了。
而在另一件方年立马要确定下来的事情上,林凤反而更谨慎。
“钱不重要,但这件事情你、还有我们得亲自去跟你舅舅谈一谈,他毕竟是你外婆的儿子,是他当家做主。
盖房子在农村是件大事情。”
方年倒是没考虑那么多。
在这件事情上,金钱因素反而没那么重要。
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很顺利的。
林平阳没有太多意见,象征性的出了一万元。
这么一折腾,时间就到了6月29日。
朱建斌不仅定下来换到教育局的发展规划科室,调令都下发了,而且也依程序开始公示。
一切顺利,将在5号走马上任。
通过电话听朱建斌说完,方年满脸欣然道:“恭喜老师。”
“现在还早了点,得等正式的尘埃落定。”朱建斌沉稳地道。
说着,叹了口气,道:“只是很可惜,你明天就走了。”
“又没事,又不是头一次走马上任,往后还有的是机会。”方年微微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