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2rt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前方高能討論-第946章 陰鬼閲讀-u2k7l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此人的称呼令宋青小有些微诧异,她原本以为大汉年岁比他看起来小了许多,在师门之中应该排行第二,却没料到这道观之中不按年纪,有可能是按照修为。
“嗯。”老者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问了一句:
“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桌案之上摆放着一套贡奉的瓜果、香烛,还有一柄铜钱剑、一面铜镜以及装卦的器盘,还有一些带着微弱灵力的法器。
这些法器攻击力不大,但上面却有极强的镇压阴魂、厉鬼类的浩然正气,应该是属于道门制邪克妖的专属器物。
老者站到了道像之前,先是取了一柱香,点燃之后恭敬的拜了数拜,这才将香插进了炉中,轻声道:
“请祖师爷保佑我们此行顺利,怎么去的,便怎么回来这里。”
那香上的清烟冉冉升起,火光一闪一闪的,刚往下燃了一截,便涌出一大股清烟,似是要熄灭的架势。
老者一看此景,面色微微一变,当即双手结印,迅速结出火符,打入那香头之内。
‘嗤!’
火光落到三柱香上,将险些熄灭的香重新点燃。
一大股青烟冒了起来,被顶上的几座泥塑吸进。
火光还在一闪一闪的,随着大量的灵力被秘术送入火光之中,那火光飞快的吸纳这燃烧的香所飘起的烟雾,速度快得惊人。
老者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仿佛此举大费心神。
不知是不是宋青小的错觉,她好像看到神台之上几座神像的目光之中露出凶光,好似一下变得格外凶悍的样子。
那香迅速燃烧,很快燃到尽尾。
随着最后一丝火光熄灭,那灰白的长长卷曲香灰‘啪嗒’掉落到了香坛之中,最终仅留了一丝残余的气息。
老者的手势松开,他身上已经大汗淋漓,整个人脸色煞白,像是已经伤了元气。
他身体一个晃荡,很快被那面露担忧之色的二弟子接住,担忧的唤了他一声:
“师傅……”
老者摆了摆手,只略调息了片刻,就唤了一声:
“长青。”
“来了师傅。”那背着包裹的大汉应了一声,老者侧开半步,示意他洗手之后拿一柱香,站到自己先前站立的位置。
大汉放了包裹照他吩咐,取了三枝香横握在手中。
说来也奇怪,他的香无论在烛上点多久,那火星却始终点不上去。
“咦?”
长青发出一声惊诧的叹息,接着只听老者一声大喝:“屏息凝神,气沉丹田,以灵力注于双手之中,重新再点!”
大汉应了一声,再次重新聚气,握香靠近那火烛——
‘卟。’
这一次烛上的火光闪了数下,不等那香点燃,竟一下熄灭。
老者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强忍着虚弱一下再度站起身。
“太清诸神,请云虎山一脉的祖师爷们,保佑我太清弟子。”
他说到这里,咬着牙走到大汉身侧,‘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咚’的一声重重叩了个响头,声音在大堂之中响亮无比。
‘咚!咚!咚!’
老者却像是没有感觉般,很快起身,又重重一个响头叩了下去。
他没有使用灵力护体,这数下重叩又是用了很大力气。
大汉的表情先是有些呆滞,紧接着眼眶有些湿润,忙不迭想要放了香去扶他,却被老者以十分严厉的眼神阻止。
“太清诸神,云虎山一脉的祖师爷们……”老者一连叩了八十一个响头,这才颤巍巍跪直起身,示意大汉前去点燃香烛。
哪怕他已经达到化婴之境,可这数十个响头叩下来,对他影响也很深。
他额头正中已经肿胀淤紫,鼓出一个鸡蛋大小的疙瘩,整个人的气息虚弱无比,像是伤了很大的元气。
长青眨了眨眼睛,将眼中的水光隐去,这一次指尖搓出一小团火苗落到那烛上时——
众人屏息凝神,只见火光闪了闪,火花迅速的在烛上点燃。
他再拿那三支长香靠近的时候,火光并没有再像先前一样抗拒,而是顺利点燃。
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老者与那二弟子的脸上甚至露出一丝惊喜的笑意。
庶女謀嫁之極品王妃
可宋青小的心中却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妙,果不其然,长青拿着这三支长香插进香炉的瞬间,‘啪嗒’的响声里,那三支长香竟然无故断为数截。
最上头被点燃的那一段摔落下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只见那火苗燃了数下,最终化为一点烟雾升起,缓缓熄灭。
“……”
这一个变故令老者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脸色青白交错之间,胸膛剧烈起伏,竟血气逆流,‘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师傅……”
其余两个弟子一见他吐血,顿时变了脸色,就连先前低垂着头的长青都缓过了神来,忙不迭的往老者的方向靠了过去。
“我没事。”
老者神色变幻之间,很快将一丝忧虑压进了心里,接着又喊:
“青小,你也过来,先给老祖宗叩个头,请他们保佑你。”
三生賦,雲霄往事書 尤小七
他说话的声音嘶哑,隐隐带着颤音。
宋青小点了下头,也照他吩咐,先将手、脸洗过,这才站到大汉先前的位置跪了下去。
她跪下去的瞬间,那二弟子看到那数尊神像都像是齐齐颤了一下,仿佛都变了脸色。
“师傅……”
男人的瞪得眼珠子都险些滚出了眼眶,还以为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不由自主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瞪大了双目去看时,却见一丝残烟围绕着神像打转,烟雾缭绕之下神像一动不动,哪里有什么震动呢?
宋青小按照老者的话,先向诸神像叩了个头,这才也像大汉一样取了一柱香去点。
小小棄妃狠囂張 雨汐幕莎
那火苗瑟缩了两下,但在宋青小目光之下,并没有敢像先前大汉点的时候般熄灭,而是顺利把香点燃之后,被宋青小插进了香炉里。
她插香的时候,感觉得到香炉之中传来的一股抵抗力,仿佛这在座诸神并不想要承她这一份香火之情。
但宋青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眼前的这些神像虽说受到香火、信仰的供奉,生出了一定的力量,可这股力量与她相较又弱了些。
她手腕之上只需要稍稍使劲,那三支香便稳当的插了进去。
“呼……”长青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直到确定她的香插进去后,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唉——”
不知为何,先前长青插香失败令得老者面色惨败,而这会儿宋青小插香成功,他却半点儿也没有露出开心之色,仍然双眉紧皱,像是不大开心。
“已经向祖师爷敬了香,此行必会有神灵相庇佑的。”
这一会儿功夫间,老者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擦去了嘴角边的血迹:
“我已经占过卜算过卦了,此行若是有天命相助,必会有惊无险的。”
众人相继上香已经耽搁了一阵,老者又问了下时间,便要收拾一番准备出门。
二弟子拿出替老者收拾的东西,而长青还在四处找着东西,以便塞进他随身背的那个包裹里,一面塞着一面念叨:
“这是师妹要喝水的杯子……”
“这是师妹洗脸的方巾……”
那包裹眼见越装越大,时辰差不多了,三人这才出了殿门。
殿门前有一不大的小空地,约摸二十来平方米,最边沿的一方是一条人工挖凿出来的下山的阶梯。
那阶梯异常的陡峭,每梯不过巴掌大的间隔,两侧没有扶手,径直向下至少五十来米,看上去异常的吓人。
山间风大,吹得几人衣衫‘哗哗’作响,像是要将人也卷出去。
“师傅,您和小师妹这一趟一定要小心……”
二弟子是留守云虎山道观的人,出行之前看着老头儿的目光有些依依不舍:
“我等您带着师兄、小师妹一起回来。”
“知道了,不要哭哭啼啼,每日坚持练功,不可松懈,不然我回来之后打断你的狗腿!”
老者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动容,反倒沉着脸喝斥了一声。
他先是习惯性的缩了下脖子,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很是欢快的挺起胸膛:
“我等您回来打我。”
说完这话,他的目光又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殷切叮嘱:
“小师妹这一次出去不要任性,要乖乖听师傅和大师兄的话,只要你能回来,二师兄什么都听你的。你不是想看我学兔子跳吗?只要你乖乖听话,回来师兄就跳给你看。”
他说着说着,眼中泪水就一下滚了出来,又去看长青:
“大师兄……”话没说完,他的声音就已经化为哽咽的‘呜呜’声:“让我去吧……”
清穿小財迷:四爺萌後嫁到
“别说傻话了。”长青笑着斥了他一声,接着又伸手去替他擦了一下眼泪:
“好好照顾道观。”
他们两人之间的简短的交流像是隐藏了某些信息,只是宋青小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到老者大声的道:
“时辰到了,出发!”
老者已经率先顺着那阶梯而下,他已经达到化婴之境,虽说看样子专精于抓鬼镇邪类,可修为境界到了之后,要下这样一个山脉也并非难事。
“青小。”
他下了数步,声音从下方传了过来,唤了宋青小一声。
在师徒三人眼中,宋青小年纪最小,以往画符练功也最不走心,平日这下山之路崎岖无比,她最是畏惧。
老者喊了一声之后,高举起一只胳膊:
“下来,师傅拉着你。”
这种感觉对于宋青小来说颇为奇异。
她生于逆境之中,从小缺少关爱与照顾,母亲醉生梦死,至今恐怕都不知道她曾经历过什么样恶梦般的场景,甚至在酒精的腐蚀之下,能不能认得出她都未必。
而进入试炼之后,一开始她受人忽视,一步步才逐渐走到如今。
等她稍微强大一些之后,试炼之中是敌人的噩梦,队友的靠山,很少有这样受到人无微不至关怀、照顾的时候,这种感觉实在令她感到陌生无比。
她原本准备纵身跳下的动作,因为老者的话而一顿。
“想什么呢?”老者板起了脸。
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先前灵力冲击之后的不健康的苍白,那张脸看起来实在不算亲切可人,反倒有几分严厉,但说不出的让她觉得亲近。
她应了一声,一手提着裙摆,一手往老者的掌心搭了过去。
在她眼中,他不过化婴之境,甚至因为修为略有偏移,实力在她看来弱得惊人,可那双托着她手的掌心却非常的稳。
“不要害怕。”他拉住小徒弟的手,语气变得温和了一些。
宋青小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却是愣了一愣。
这普通寻常的一句话,透过她的耳朵传进她的神魂之内,像是引起了神魂之中久违的记忆。
仿佛曾经在她的神魂深处,也曾有人以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过相同的话语。
“是谁呢?”
她微微愣神间,那只手却一下将她握紧。
老者的手干躁却有力,她冰系灵力影响,体质温度偏低,相较之下那老者手掌温暖,牢牢将她托起。
“愣什么呢小师妹?”长青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像是在哄小孩子:
“师傅从下抓着你,我在上方护着你,绝不会掉下去的。”
他还以为宋青小害怕,大声的说话安抚她,很快打断了宋青小的沉思。
豪門婚寵:總裁誘妻請翹家 白裏
她定了定神,很快将思绪收回,应了一声:
“嗯。”
在老者托扶之下,几人很快下了这长长的阶梯。
山脚之下,早就已经约好的吴婶已经套了一辆牛车在等,见到师徒三人下山的身影之后,像是松了一大口气般,忙不迭的迎了上来招呼了一声:
“宋师傅。”
吴婶年约五十,兴许是娘家在沈庄之中,出身较为富裕的缘故,她看起来身材微胖,一头花白的头发挽成发髻包在了她的脑后。
兴许是因为担忧娘家的事,她眉头皱得很紧,一脸愁容之色。
哪怕宋青小不精鬼神之术,也看得出来她的身上带着一股浓重的阴气,正腐蚀着她的身体。
这种阴气导致了她容易招来一些妖邪鬼祟,令得她看起来精神不济,眼睑下方眼袋大得惊人,像是两个灌满了水的鱼泡似的。
婚法三章
她佝偻着脊背,像是背负了重物一般,抬不起肩膀手臂。
吴婶所走过的地方,阴气袭人,像是阳光都照不进去。
她的影子落在地上,像是有某种东西重叠,但是在场的人都像是看不出来似的。
阴气逐渐笼罩开来,寒意散布,形成一种吴婶自带的阴气形成的一座小型磁场,令所有经过她身侧的人都感到心神不宁。
师徒三人之中,宋道长驱鬼镇邪的实力深,已经看出了不对劲儿,早有防备。
鳳還朝,妖孽王爺請讓道
而宋长青年轻,血气方刚,又踏入了修行界的大门。
在宋道长的教导下,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儿,所以本能的提起了防备。
几人之中,反倒是宋青小修为最高,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儿,但凭借强大的力量,却几乎能达到神鬼不侵的地步,所以受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这一切落到宋道长以及宋长青的眼里,却像是觉得这丫头傻呼呼的,没心没肺。
“吴婶,你最近有没有感觉不太对劲儿?”
她不知什么时候染上的阴气,招来了一个强大的邪物,寄生在她的身上,与她日夜相随。
此时明明是清晨,可那鬼物竟也能随身而至,可见已成了气候,实在吓人。
宋道长问话的时候,手指已经开始虚空画符,提气凝神,准备一将鬼物逼出,便给它致命一击。
“哎呀,不瞒宋道长,自半个月前,您答应我去沈庄看一看,我心里呀就松了很大口气。”
可能是受阴气的影响,吴婶说话的时候喘得厉害,整个人说话带着一种气音,好似破了的风箱一般,喉间发出一种‘呼哧、呼哧’的响声。
几句话的功夫就把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滴滴答答的在她额头、鼻翼两侧汇聚。
“这不,前几日我抽空回了娘家一趟,跟娘家人说这个好消息,呼呼……”她喘得更加厉害,脖子不由自主的往前探了出去,整个人像是一个弯典的虾米:
“也想要让我爹娘告知城中的富户,凑些银钱,也好,也好,也好……”
一句话都说不完,她竟像是要翻起白眼,一副累得像刚翻山越岭的样子,整个人口角抽搐,眼歪鼻邪,像抽搐一般,嘴角竟涌出一堆白色的泡沫,看起来像是不久于人世。
她的眼珠开始往上翻,腊黄的脸上露出道道黑纹,宋道长一见此景,不由大喝了一声:
“沈氏!”
他的喝声之中带着道门正宗浩然之气,蕴含了某种秘法,一喝之下如晨钟暮鼓,刹时重重的凿击进吴婶灵魂深处。
她身上原本张扬的黑气顿时一缩,像是感应到了恐惧,一下回缩大半。
‘呜呼——呜呼——’
濒临垂死的吴婶口中发出回光返照般的喘息,在黑气回缩的瞬间,她的灵魂像是听到了宋道长的呼喝声,立刻苏醒。
上翻的眼珠落了回来,她眨了眨眼睛,露出迷茫之色,像是还没有清醒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宋,宋道长,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她说话的时候,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看我这记性,越老越不中用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