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s95精华都市异能 《緝兇進行時》-第九百六十三章 逐步分析閲讀-gi6nz

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从人着手?”张军华趁着等红灯的空隙瞅了一眼宋何,却见他正细细的看着一张张案发现场的照片,认真专注的模样让张军华下意识的放缓了呼吸。
而专注于一张张现场照片的宋何,很快在脑海中将自己原先初步还原的不完整案发现场补全。
“我靠!”宋何低呼一声,扭头看了看张军华,诧异问道:“案发现场破坏的这么严重吗?”
“要不怎么说现场勘查工作都没必要开展了。”张军华见红灯变绿,不爽的狠狠推了下换档杆,脚下用力一踩,警车便呼啸着冲过了十字路口。
“张队放松点,只是地面被破坏了,不算严重。”哭笑不得的宋何宽慰了张军华一句,指着捆扎在两名死者颈部的登山绳道:
“张队你看,吊起两名死者的登山绳款式相同,绳结的捆扎手法一致,说明凶手对这两种打结手法十分熟悉。”
“但是让我比较在意的,是两个案发现场还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嗯?”张军华闻言好奇心起,有心与宋何认真探讨案情的他索性将警车停在路边,打开车内顶灯问道:“哪些地方?”
“首先是两名死者双脚距离地面的高度。”宋何拿出两份勘察报告,然后又拿出两张拍有死者全貌的现场照片:“第一名被发现的死者双脚距离地面135厘米。”
“第二名被发现的死者的双脚,则悬在距离地面118厘米的位置。”
“虽然差距仅仅只有17厘米,可是如果让同一个人近距离来看,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仰视角度。”
端详着宋何手中照片与报告的张军华点了点头,眉毛皱了起来,顺势问道:“还有?”
“有。”宋何又拿出了两张照片,而这一次照片中出现的,却是吊着两名死者的登山绳与死者头顶树枝接触的位置。
张军华顺势看去,发觉两张照片中的登山绳都是在树枝上绕了半圈后落下,并没有明显的异常,不由有些纳闷。
“张队你看这里。”宋何指了指第一名死者的照片,缓缓说道:“从照片中的时间和阳光判断,这根登山绳吊着死者的一端位于西侧,连接树干的一端在东侧。”
“可是,吊着第二名被发现死者的登山绳,却与之截然相反。”
“我想想……”张军华一愣,顺着宋何所指看向照片的同时,也开始搜索脑海中有关案发现场的记忆,忽然,他双眼顿时瞪大:“还真是!”
“还有其他几个地方。”宋何顿了顿再次拿出两张照片,这次的照片中,却是两个案发现场登山绳垂下后缠绕固定在树干上的部位。
这一次,被宋何成功吊起好奇心的张军华开始主动寻找两张照片的区别。
很快,他就发觉两张照片中除了绳结相同以外,其余部分竟是或多或少都有不同之处!
“张队您看。”不过这时宋何并不打算给张军华留细细总结的时间,主动开口一一指点道:
“两根登山绳从树枝上垂下来之后,在树干上的缠绕高度、圈数、方向以及固定用绳结所在的位置,都有所不同。”
顺着宋何所指开始对比两张照片中各处差异的张军华皱起眉头,若有所思道:“宋警官,您的意思是……”
“没错,我怀疑两起案件的凶手不是同一个人。”宋何将展示过的照片整整齐齐摆在一起,细细解释道:“张队,您看这里。”
“从登山绳在树枝上造成的磨痕来看,两名死者被凶手吊起来的时候,凶手就站在死者身边三十厘米左右的位置。”
閃婚纏情:霸愛老公別心急
“而如果凶手是同一个人,那么两个案发地死者的悬挂高度、固定用绳结的位置和登山绳在树干上的缠绕高度,都应该是相差无几的。”
“然而事实却是,第一个案发现场的以上三个高度均高于第二个案发现场。再加上其他细节上的差异,我认为凶手不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很大。”
“啧……难怪按照同一人作案的方向去调查时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张军华犯愁的挠挠头,两条眉毛拧成了疙瘩:“可如果不是同一人作案的话,麻烦就大了……”
更犯愁的还在后面呢……
心中暗暗嘀咕一句,宋何趁着警车此时停在路边不必担心安全问题,放心的继续说道:“张队,还有一个猜想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
张军华闻言将视线从照片上挪向宋何,顺着他的话头问道:“什么猜想?”
“我看了第二名被发现死者案发现场的勘查报告和相关痕迹鉴定,做了一下凶手的体貌还原。”宋何说着拿起第一名被发现死者的尸检报告:“两者的体貌特征基本吻合。”
“什么?”张军华一声惊呼呆怔当场:“这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很难以置信。”宋何指着第二名被发现死者的现场勘验报告说道:“可是,张队,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在这件事情中遗留下很多自身习惯所造成的痕迹。”
“而在将第二名被发现死者吊起来的凶手看来,不论绳结高度还是死者的悬挂位置,都是一个让他潜意识感觉舒服和易操作的高度。”
“再结合第一名被发现死者的体貌特征,不仅他一米七七的身高能够很好地适应这个高度,且其体重、体格和本身具备的力量也能让他将死者吊起来。”
“最关键的是尸检报告中提到,第一名被发现死者的消化道内残留物以膳食纤维居多,且大多集中在肠道内。”
满脸难以置信的张军华此时依旧对宋何的推测不敢全信,可是长久没有进展的调查工作却让他觉得宋何说的才是案件背后的真相。
猜到张军华心中所想的宋何继续说道:“根据残留消化物所处的位置和消化程度,可以判断他们的死亡时间间隔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
“而其中一人吃了肉类,另一人没有吃,则说明氰化物是伴随肉食进入第二名被发现死者体内的,同时第一名被发现死者知道这件事。”
至尊神王
听罢了宋何的话,张军华以手抚额低声叹道:“看来真是这样了,不然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会一个死于氰化物中毒,另一个死于后脑钝器伤。”
“而把事情串起来想的话,应该是他把第二个被发现的死者吊起来之后,在返回公路的途中被人杀害后挂在树上的。”
“同时杀害他的人,很可能就是与他一同杀害第二名被发现死者的同伙。”
说话间,张军华脑海中浮现了一连串的画面,有三人一同进餐的,也有其中一人忽然痛苦倒地挣扎的,还有凶手将死者吊挂在树枝上的。
然而在这些画面中,除了两名身份不明的死者以外,还有一名体型相貌均含糊不清的男子,让张军华很是介怀。
“张队在为如何确定那个真正的凶手犯愁?”宋何一看张军华的脸色,就知道他心中在琢磨什么。
“能不头疼么。”张军华咬牙道:“宋警官,你也看过走访和调查记录了,我们不是没有下功夫,但是结果却可以说是一无所获。”
“不说面骨和手指被砸了个稀烂的那名死者,就是没有记者发现的那具尸体,现在也没确定身份。”
“而这两个人的身份弄不明白,真凶的身份就更难弄清楚了。”
“确实不好办。”宋何附和一句,然后若有所思道:“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两名死者明明白白摆在这里,细细分析的话,还是能顺着蛛丝马迹明确他们的身份的。”
“哦?”张军华闻言眼睛一亮凑到近前:“宋警官有办法?”
“还是多亏了尸检报告。”宋何指着两份尸检报告笑了笑,然后收起笑容认真道:“一开始我根据新闻判断,记者发现的第二名被发现死者是一名体力劳动者。”
“但是因为新闻照片条件有限,无法确定他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是看了尸检报告中的一些照片后,我发现了一些矛盾的地方。”
“那就是这两名死者的腰腹和肩部肌肉均较常人发达不少,符合体力劳动者的特征,但是他们的下肢肌肉却与常人无异。”
三國刀客
“要知道在体力劳动中常用腰腹和肩部的工种很多,但是只用这两个部位却不常用腿的工作,就只有高空作业之类的工作了。”
“确实。”一直跟着宋何思路的张军华闻言点点头:“不少高空作业需要坐在吊篮或者吊板上,探身去完成,腰腹和肩部肌肉自然会发达一些。”
“是啊。”宋何点了点两名死者的照片道:“而确定他们的职业之后,我又看了看张队你们的走访和调查记录,发觉你们已经将周边工地和人员流动性较大的地方都走访了一遍。”
“可是即便如此都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我就又仔细看了看尸检报告和有关图片,忽然发现这两个人的体脂率有点高。”
“其实这一点放在普通人身上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要放在他们身上就不太正常了。毕竟体脂率过高不仅会让体重飙升增加高空作业风险,还会让他们的动作受到影响。”
“宋警官您是说……”张军华闻言很快联想到两名死者手掌均有老茧消退的痕迹,恍然道:“他们已经不再从事高空作业了!”
“从相关痕迹来看是这样的。”宋何点点头接着分析道:“从他们腰腹和肩部的肌肉还没有明显退化来看,他们脱离曾经的体力劳动时间并不长。”
“可是上升的体脂率说明他们这段时间的生活水平还很不错,也就是说他们在脱离原先的工作的时候,经济水平相比曾经有了一个质的提升。”
“并且很可能就是因为突然有钱了,才辞职不干的。”
“因为露富才被人盯上?”张军华皱眉嘀咕一句,旋即很快摇头否决了这一可能:“不对!谋财的话,根本没有必要采用这么有仪式感的杀人手法。”
“张队说的没错。”宋何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如果是谋财害命的话,凶手绝对不希望事情败露,会想尽一切办法掩盖杀人的事实。”
假扮牛郎
“现在这样用近乎残忍的手段来惩罚两名死者,说明在凶手和死者之间,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仇怨,而且这个仇怨极可能与两名死者突然有钱有关。”
“难道是受害人家属没有报案的绑架案或者勒索案?然后家属报复?”张军华说罢又摇头道:“不应该啊,真凶明显能够获得两名死者的信任,显然不是受害者家属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第一名被发现死者致命伤在后脑,说明他曾经背对真凶。能够这么放心的把后背露出来,说明他在死前都一直很信任真凶。”
“难道是分赃不均搞内讧……”
吞噬蒼穹
“张队,我们猜是猜不到的。”宋何打断了张军华兴致上来后没完没了的猜测,认真说道:“但是我敢肯定,真凶绝对不是同他们一起进行高空作业的同伴。”
“唔……”张军华转了转眼珠,隐隐约约间自己也觉得确实如此,却想不出个所以然,便反问道:“为什么?”
“因为体型。”宋何笃定道:“第二名被发现死者所在的案发现场,死者双脚距地面118厘米,树干上固定用绳结距地面123厘米,树干上缠绕登山绳的位置距地面119厘米。”
“可是你看第一名被发现死者的案发现场,这三个高度分别是135厘米、140厘米和137厘米,普遍高出近二十厘米。”
“而我们知道,第二名被发现死者是被第一名被发现死者吊上去的,而第一名被发现死者则是被真凶杀害并吊到了树上。”
“因此真凶的身高绝对在一米八五以上,体重也相应的在九十公斤以上,是三人中当之无愧的身高最高、体重最大和力量最强的人。”
“这样的人可能从事体力劳动,但却绝不可能去做职业蜘蛛人,因为这个职业对他来说危险系数太高了。”
“等一下!”张军华忽然想起什么,迅速问道:“可是他能打出和职业蜘蛛人一样专业的绳结,这怎么解释?”
“很简单。”宋何自信笑笑:“他不是职业蜘蛛人,却能在耳濡目染之下,掌握职业蜘蛛人才能熟练掌握的各种绳结。”
“而这,也是两名死者对他信任有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