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討論-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自裁謝罪閲讀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你这样做会让叶凡很危险的。”
叶无九声音低沉,担心着叶凡的安全。
“没错,我是拿叶凡做诱饵!”
话题已经说开,赵殿主也不再遮遮掩掩:
“林秋玲如果没死,还潜回了神州,那就代表她要报复。”
“毕竟她想要活命的话,没有淹死就会逃去境外,离神州有多远躲多远。”
“而她回来神州要报复,叶凡和唐三国是她目标。”
“从口供中可以锁定,她对唐三国和叶凡充满了仇恨和不屑。”
“唐三国现在被重兵关押,今年还会被死刑,林秋玲应该不会找他。”
“那叶凡就是首当其冲的目标了。”
“你是叶凡的养父,我告诉你了,你肯定会出于安全提醒或者保护叶凡。”
“你和叶凡这边提高警惕,敏锐的林秋玲肯定能捕捉到,也就不会鲁莽对叶凡出手。”
“她可以慢慢潜伏对叶凡下手,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精神煎熬。”
“所以我们没有告诉你,也没提醒叶凡,让他保持平日状态,这样就能引林秋玲下手。”
“林秋玲一旦显身袭击,我们的人也就能雷霆围攻拿下。”
“至于叶凡的安全,你不需要担心,有几十名恒殿和楚门高手盯着他。”
“只要林秋玲显身,这一次,可以马上把她打成一堆灰烬。”
火熱都市小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笔趣-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自裁謝罪展示
他对着叶无九苦笑一声:“无敌,职责所在,还请理解。”
“滚蛋!”
叶无九没好气地骂道:“连自家外甥都拿来做诱饵,你还算是人家舅舅?”
“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赵殿主也有一丝愧疚:“如果林秋玲没死,叶凡是唯一能扯出林秋玲的人。”
“你总不会想着我们长年累月严防死守吧?”
“就算我们愿意一直绷紧神经戒备,老百姓也不会任由我们高压管制。”
“所以只能对不起叶凡了。”
“不过你放心,抓到林秋玲了,或者证实林秋玲死在海里了,我亲自给叶凡道歉。”
“而且我们欠你一个人情。”
赵殿主很是坦诚。
“拿叶凡做诱饵的事过去了,但你必须记住,必须加派人手盯着。”
叶无九提醒一句:“我绝不能让叶凡出现半点危险。”
“无敌你放心,很多人盯着,狸也过去了。”
赵殿主语气带着一丝愧疚:
“他是你养子,也是我外甥,我怎会给他带去危险?”
“二十多年前我没有保护好他和明月,二十多年后岂能再让他受罪?”
“我就是拼掉老命也不会让他被林秋玲伤害。”
“再说了,林秋玲现在是死是活不好说呢,说不定在深海被鲨鱼吃干净了。”
“你们就放开心玩吧,不用想着林秋玲一事。”
“而且你们越想她,她越不会出现,你也不要告诉叶凡……”
他发出一阵笑声:“过两天情况确定下来再看看要不要让叶凡知晓。”
“呼——”
叶无九没有再多说什么,挂掉电话换回电话卡。
随后他叼着白沙烟狠狠吸了几口,眼中似乎在思虑着什么东西。
“爸,吸完烟没有?”
这时,叶凡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快下来吃椰子汁。”
“爷爷,快下来吃东西!”
“再不下来,就被我们吃干净了。”
接着南宫幽幽她们也都兴奋喊叫起来。
“来了!”
叶无九熄灭香烟,弹入垃圾桶,随后身子一展下楼。
他暂时不会把情况告诉叶凡,但这些天,他会在暗中好好盯着叶凡。
为了这天伦之乐,咸鱼也要翻一翻了。
在叶无九跟叶凡他们欢聚吃椰子汁时,海岛机场贵宾区正乱成了一团。
原本早就要离开的陶老夫人,两次起身要走都感觉不适,随后坐回贵宾室歇息。
第三次,她呼吸了一点随身携带的氧气,身体好了不少就再度挣扎离开。
这一次,她不动还好,一动马上闷哼一声,随后就软绵绵倒地。
她的口鼻全都流淌出鲜血。
“陈医生,陈医生,快,快,快看看奶奶怎么了?”
陶圣衣尖叫一声,一把扶住唐装老妇喊叫:“奶奶,奶奶,你醒醒。”
“这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吗?”
陈医生见状忙手忙脚乱过来检查:“老夫人,你怎么了?”
触碰到老夫人口鼻流淌出来的鲜血,他心里就止不住咯噔了一下。
这是大出血的症状。
难道真让毛头小子说中了,老夫人真是胸腔血漏?
“没事,没事,老夫人激动过度,打一针就好。”
陈医生一边擦拭着汗水,一边安抚着陶圣衣。
“那你快啊。”
陶圣衣吼叫不已:“没看到奶奶吐血越来越多了吗?”
陈医生眼皮直跳,马上带着一名助理救治,可是不管吃药还是打针,老夫人都没有好转。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急促,口鼻的鲜血也越来越汹涌。
“陶小姐,对不起,夫人好像大出血了。”
看到这种情况,陈医生手颤抖了,不敢再强加镇定:
“快叫救护车,快去医院抢救。”
他哭丧着脸说:“不然怕会失血过多……”
这时,几个机场的医生也跑了过来,看到老夫人症状全都变了脸色。
他们纷纷喊叫:“小姐,夫人大出血,快去医院止血抢救,不然就完了。”
“大出血?”
“抢救?”
“失血过多?”
一连串的话语震惊得陶圣衣目瞪口呆。
这也让她脸色一下子煞白。
她想起了叶凡的诊断,想起了叶凡的提醒。
“混蛋!”
陶圣衣脸颊发烫,感觉被叶凡打脸打的啪啪响,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错。
她反手一巴掌打在陈医生脸上吼道:“废物,都是你误我!”
“快,快叫救护车。”
陶氏保镖他们手忙脚乱呼叫救护车。
“扑——”
老夫人又是一声吐出一大口血,神智开始陷入了昏迷之中。
陈医生很是委屈,捂着脸望向老夫人,一脸绝望:“怕是来不及了!”
其余医生也都摇头:“拖太久,血崩了,怕是熬不到医院抢救了。”
“不,我奶奶不会有事的!”
“来人,救我奶奶,快救我奶奶!”
“我们是陶家人,谁救我奶奶,我给他一个亿,不,十个亿!“
陶圣衣一边抱着老夫人,一边对着人群尖叫。
这引来不少医生旅客靠近,只是没有人敢上前。
谁都知道,治好了有重赏固然不错,但治不好可能就要掉脑袋了。
失去理智的家属不会讲道理的。
“救好我奶奶,我给他一百亿。”
看到没有人出手,陶圣衣又是一声喊叫:
“不,我给他陶家半副身家,我把陶家分他一半。”
还是没有人上前,而陶老夫人脸色从白变青,情况越来越恶劣。
陶圣衣一脸绝望。
她想到了叶凡,想到了那个被自己驱赶的小子,那个拿着银针拿着药丸的小子。
如果他在,或许能救好奶奶。
银针?药丸?
陶圣衣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尖叫一声,放下唐装老妇,一把推开身边的陈医生。
她锁定那一坨被自己踩扁的五行止血药丸。
陶圣衣扑过去,直接刮起一滩药膏,随后塞入了奶奶的嘴里。
她还拿来纯净水灌入进去。
药膏入口即化,还迅速流入老人咽喉。
很快,老人就停止了吐血,脸色又多了一丝红润。
呼吸也不知不觉平缓多了。
陈医生声音一颤:“啊,老夫人情况好转了?”
“那是什么东西?”
周围医生和旅客见状也惊讶不已:“一下子止血了?”
陶圣衣对着保镖他们吼道:“快,快送奶奶去医院。”
接着,她又转身一巴掌打在陈医生脸上:
“把小神医给我找出来。”
“找不到,你就自裁谢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