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e6h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只想搞錢-第四百零三章 被踢出去了熱推-bl730

重生只想搞錢
小說推薦重生只想搞錢
“明月夜花灯。”
“心留我思量。”
“谜面秋香。”
“我轻轻点亮。”
“参不透你墨迹,心非莫名。”
“耳边的清静我难了了。”
…………
…………
靈智上人 持杯醉花間
苏澄的歌声轻轻飘过,就像是一道语令,原本零星飞上天的烟花在这一刻突然集中起来,不断的升空,又不断的绽放。
被歌声围绕,被烟花点亮。
有少女眼神明亮,摘下一面灯谜,只是看了少顷,就说出了自己的答案。猜中以后,脸上笑意盛满,仿佛变得比烟花还要明亮。
小摊商贩在大声的吆喝着,来往的客人有华赞的,也有批评的。这些好像都进不到商贩的耳朵里,唯有那跟烟花一样灿烂的票子揣进口袋,才是真正的实在。
漫步在人群中的老伴,随着歌声的步伐也似乎变得轻盈了起来。年少时的他们也有过风华正茂,即便如今岁月流逝,容颜老去,曾经的回忆却深深的刻在了心里。而在此时此刻,记忆翻涌如同潮水,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每个人都是他人世界的配角,也都是自己世界的主角。
不论别人的人生多么耀眼,多么令人羡慕,自己的人生始终都要走下去,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才是最终重要的。
“这首歌很好听。”秦洛洛站在大屏幕下面,认真的看着苏澄的表演。
明星檢察官 三三二一
正到苏澄唱着一句‘共赏一弯明月,洒红墙。’的歌词时,仿佛是连月亮都在配合这优美温婉的歌声,变得明亮了许多。亦或是有烟花在衬托,本来密集的烟花,巧合似的出现了一瞬间的空挡。
就是在这个极为短暂的空挡里,人们终于看清了天上的月亮。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今天的月亮却依然格外的圆。
圆月就跟元宵一样,象征着团圆。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思念,哪怕此时此刻天各一方,抬起头来,却都能共赏一轮明月。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
“唱完一弯明月,洒西楼。”
“花好月圆,情字老。”
“听你轻轻,唱起了家。”
“正月既望两断了情长…………”
伴随着最后一句歌词结束,苏澄的歌声也缓缓的消散。
一首唱正月,团圆之中却又带着一丝淡淡忧伤的歌曲,就到此结束了。
很多人都还沉浸在这首歌的感情当中。
已经团圆的人会庆幸自己能够团圆,而还没能团圆的人,则已经开始期盼下一次的春节,下一次的正月十五,希望自己到那个时候,可以成为一个能够跟家人团聚的人。
远游他乡,只身在外,每逢佳节倍思亲。
只有一起听着同样的歌声,看着同样的月亮,才能聊解思念。
“走,我们去接小橙子吧。”当别人都还沉浸在刚刚歌曲意境的时候,秦洛洛跟苏澈第一个反应过来。
不过苏澈没有主动开口,而是让秦洛洛先提了出来。
苏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拉着洛洛的手离开了会场,开着车,赶往了另外一个会场——国央台元宵晚会的会场。
…………
…………
谢谢各位老师,各位老师辛苦了。
跟工作人员打好了招呼,苏澄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后台。先前春晚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着急,这次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大概也是想去逛逛灯谜会,摘下一面灯谜,哪怕猜不中。
也幸好没有遇到太过热情的同行上来搭话,苏澄很顺利的走出了后台,离开了国央台大楼。
水性楊花
外面的天气有点冷,稍微吹过一阵微风,都能把脸吹的生疼。苏澄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她刚从里面出来浑身热的不行,都能看到从她领口的地方在往外冒白气。那时热空气遇到冷空气,水蒸气迅速凝结成水雾产生的现象。
“在那,我看到了!”秦洛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等在路边的小橙子,急忙叫苏澈停车。
车子在苏澄面前停下来,苏澄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原本坐在副驾驶的秦洛洛急忙下车,跟苏澄一块儿坐在了后面的位置上。就见她兴致勃勃的问道:“那首歌很好听,唱着感觉怎么样?反正我听着都快入迷了。”
“我也很喜欢这首歌。”苏澄说道:“跟杰伦的华夏风很不一样,好像特别适合我,感觉唱起来很舒服。不用话费心思特意去联系,特意去表演什么。感觉只需要按照我最舒服的状态去唱,就能唱的很好。”
“这首歌真的不是你写的吗?”秦洛洛好奇的问苏澈。
總裁在上之壓倒嬌妻
羅喉 李北
今天倒好,难得一块出来一趟,似乎要把最近一段时间没有走的路都走完,没有旅过的游都来一遍。看他们精力旺盛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到这两个人已经是大学生的父母,没准过几年都能抱孙子的人。
他们甚至都忘了,一块儿跟自己出来的还有个女儿和女婿。
復仇寶寶:踹了黑道壞爹地
不知道这个事实被苏澈跟秦洛洛知道以后,他们会作何感想。
極品鬧鬼系統 月夜鬼語者
…………
…………
極道 鬼刀刀
不论节日多么喜庆,多么令人高兴。总有一些人是没办法参与到其中的,比如还在值班的工作人员,徘徊在街头的流浪汉,四处躲藏的犯罪分子,以及苏家这种被麻烦事缠的焦头烂额的人。
当别家都在欢庆元宵的时候,苏家一大家子人则不得不被迫聚集在一起,商量把苏澈排挤出遗产争夺行列里来的事情。
最近几天一直没见到苏澈的身影,连苏澈说的那个什么律师都没来。这样的情况,让苏家人已经渐渐放松了警惕。并且很多法律细节都不懂的他们,找了一些旁门左道的手段,居然真的把苏澈给踢了出去。
因为这个村子短时间内一直都没有动迁的计划,加上地处偏僻,苏家人又不是特别懂,就接受了这栋房子包括宅基地不到二十万的报价。苏家除了苏澈的父亲这个已经过世的大儿子之外,还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再加上一个老妈子,一共有资格分房产的人是五个。
…………
…………
“明月夜花灯。”
“心留我思量。”
“谜面秋香。”
“我轻轻点亮。”
“参不透你墨迹,心非莫名。”
“耳边的清静我难了了。”
…………
…………
苏澄的歌声轻轻飘过,就像是一道语令,原本零星飞上天的烟花在这一刻突然集中起来,不断的升空,又不断的绽放。
被歌声围绕,被烟花点亮。
有少女眼神明亮,摘下一面灯谜,只是看了少顷,就说出了自己的答案。猜中以后,脸上笑意盛满,仿佛变得比烟花还要明亮。
小摊商贩在大声的吆喝着,来往的客人有华赞的,也有批评的。这些好像都进不到商贩的耳朵里,唯有那跟烟花一样灿烂的票子揣进口袋,才是真正的实在。
漫步在人群中的老伴,随着歌声的步伐也似乎变得轻盈了起来。年少时的他们也有过风华正茂,即便如今岁月流逝,容颜老去,曾经的回忆却深深的刻在了心里。而在此时此刻,记忆翻涌如同潮水,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每个人都是他人世界的配角,也都是自己世界的主角。
不论别人的人生多么耀眼,多么令人羡慕,自己的人生始终都要走下去,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才是最终重要的。
“这首歌很好听。”秦洛洛站在大屏幕下面,认真的看着苏澄的表演。
正到苏澄唱着一句‘共赏一弯明月,洒红墙。’的歌词时,仿佛是连月亮都在配合这优美温婉的歌声,变得明亮了许多。亦或是有烟花在衬托,本来密集的烟花,巧合似的出现了一瞬间的空挡。
就是在这个极为短暂的空挡里,人们终于看清了天上的月亮。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今天的月亮却依然格外的圆。
圆月就跟元宵一样,象征着团圆。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思念,哪怕此时此刻天各一方,抬起头来,却都能共赏一轮明月。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
“唱完一弯明月,洒西楼。”
“花好月圆,情字老。”
“听你轻轻,唱起了家。”
“正月既望两断了情长…………”
伴随着最后一句歌词结束,苏澄的歌声也缓缓的消散。
一首唱正月,团圆之中却又带着一丝淡淡忧伤的歌曲,就到此结束了。
很多人都还沉浸在这首歌的感情当中。
已经团圆的人会庆幸自己能够团圆,而还没能团圆的人,则已经开始期盼下一次的春节,下一次的正月十五,希望自己到那个时候,可以成为一个能够跟家人团聚的人。
远游他乡,只身在外,每逢佳节倍思亲。
只有一起听着同样的歌声,看着同样的月亮,才能聊解思念。
“走,我们去接小橙子吧。”当别人都还沉浸在刚刚歌曲意境的时候,秦洛洛跟苏澈第一个反应过来。
不过苏澈没有主动开口,而是让秦洛洛先提了出来。
苏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拉着洛洛的手离开了会场,开着车,赶往了另外一个会场——国央台元宵晚会的会场。
…………
…………
谢谢各位老师,各位老师辛苦了。
跟工作人员打好了招呼,苏澄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后台。先前春晚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着急,这次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大概也是想去逛逛灯谜会,摘下一面灯谜,哪怕猜不中。
也幸好没有遇到太过热情的同行上来搭话,苏澄很顺利的走出了后台,离开了国央台大楼。
絕塞傳烽錄 梁羽生
外面的天气有点冷,稍微吹过一阵微风,都能把脸吹的生疼。苏澄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她刚从里面出来浑身热的不行,都能看到从她领口的地方在往外冒白气。那时热空气遇到冷空气,水蒸气迅速凝结成水雾产生的现象。
“在那,我看到了!”秦洛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等在路边的小橙子,急忙叫苏澈停车。
车子在苏澄面前停下来,苏澄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隱婚前妻疼你入骨 程小一
原本坐在副驾驶的秦洛洛急忙下车,跟苏澄一块儿坐在了后面的位置上。就见她兴致勃勃的问道:“那首歌很好听,唱着感觉怎么样?反正我听着都快入迷了。”
“我也很喜欢这首歌。”苏澄说道:“跟杰伦的华夏风很不一样,好像特别适合我,感觉唱起来很舒服。不用话费心思特意去联系,特意去表演什么。感觉只需要按照我最舒服的状态去唱,就能唱的很好。”
“这首歌真的不是你写的吗?”秦洛洛好奇的问苏澈。
苏澈说:“真不是我写的,就是一个朋友。”
“可是我怎么不知道啊?”苏澄问道。
“我认识很多人你都不知道,多一个写歌的有什么稀奇。”苏澈撒起谎来,脸色都不带变一下的,可谓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苏澄听到哥哥这么回答,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了。其实她本来也没打算过多追问,只是刚刚洛洛嫂子提起来了,自己就顺嘴问一句。既然问不到结果,那就这么算了也无所谓…………
当苏澈跟秦洛洛去接苏澄的时候,秦襄两口子仍然在灯谜会里逛的不亦乐乎。秦襄平时虽然忙,但也没少陪老婆东走西走。最近几年是老婆有些累了,不爱走了,不然两口子还在天南地北的旅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