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nf1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第734章 元軍的反擊熱推-z9ils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11月7日,大兴府。
大兴府原为金朝的“中都”,当年被蒙古攻占后改称“燕京”。原本的历史上,元臣刘秉忠在大兴府城东北修建新城,成为元朝的“大都”,也就是一直延续到后世的北京城。
这个时空,由于东海国的崛起,燕京离海过近,不适合作为都城,元朝定都到了长安。元朝立了中上北西南五个都城,燕京不仅没做成首都,连个副都的地位都没混到。虽说如此,但燕京作为北地重镇,地位仍是不可忽视的,没给它安一个“都”的名头,与其说是轻视,不如说是过于重视,害怕被夺取之后丢人。
如今,忽必烈的太子真金和中书省右丞相安童就坐镇在大兴府,调度指挥与东海国的战事……
战事不妙啊!
“报!”
大兴城外的大宁宫中,一名侍从匆匆进殿,将一封急报交给了安童。
安童看过之后,叹了口气,将信转递给真金,自己走到一幅平铺着的大型河北地图前,把一枚红色棋子放在了南边景州的位置上。
他看着地图上连片的红棋,叹道:“东边迁安、滦州开城的消息刚回来,南边景州就陷落了,东海军的进展又加快了啊。”
如今河北遭受南北两线夹攻。南边史炫的野战兵力战败后,东海同盟军全面出击,很快就占据了一大片州县。之前河北元军大量的精锐被朝廷抽调去湖北作战,真金手中能调用的野战部队不多,不能立刻救火,只能任凭东海军行动,期望他们兵力摊薄之后再一举出击。但雪上加霜的是,北边辽地又局势突变,辽王耶律忒哥和榆关札剌儿帖木儿临阵叛变,引东海军入关,卢龙城被屠,周边诸城池胆寒开城,平滦路瞬间变色,简直不能再坏了。
列車詭途
國有企業黨建工作指導手冊 國家電網黨校(管理學院)黨建研究課題組
真金也坐不住,走到地图旁边,问道:“安童安答,你怎么看,我们是东进救援丰润,还是按早先的计划防守河间府?”
安童也是札剌儿部的人,是木华黎的四世孙,根正苗红,而且自幼聪颖,深受忽必烈的喜爱。因此他小小年纪就被忽必烈用于带领侍卫亲军,后来更是在二十多岁的年纪直接提升到了右丞相的高位,简直夸张。
重生種成學霸 雨霖嚀
他的岁数要比真金小几年,但一向聪明,因此真金经常向他请教问题。
早先,他们的计划是等东海军进逼到河间府附近(位于燕京南方三百里)的时候再出兵救援,以养精蓄锐的精兵攻他们的强弩之末。可后来四野入关,进展一日百里,他们又紧张起来,试图先东进抵挡这一支兵锋。但现在南线的东海军又夺取了景州,眼看着马上就到河间府了,真金就又犹豫了起来。
这两个巴掌一起扇,真是愁人啊。
安童摇头道:“还是先向东。南线虽亦有东海军,然而河间府南有滹沱河,北有白洋淀,如今入冬天寒却又未冻实,这两片水域都是陆路难行水路不通的时候,东海军就是光行军都得行上一阵子,暂且可以不去管他们。而东线从平滦到燕京就一条路,东海军若是有意进取,必将势如破竹,所以非得先挡下这一路不可。”
从燕京往东一直到榆关这一段渤海北岸的区域,虽然从地图上看着面积不小,但南边沿海部分基本都是荒滩,绝大部分人口和城市都集中在燕山山脉南缘这一片地势较高没太多水患的地方,从西到东也就是一条线就能串起来,的确得重视才行。
真金点头道:“那便如此吧,去救丰润城,离大兴正好差不多也是三百里,回头再去河间府。哼,东海贼难道真是以为我大元无人了?我五万精兵就是在等这一刻!”
说完,他又拍着安童的肩说道:“安答,那这次东征军,就委托你挂帅了。”
安童立刻对他行礼道:“必将东海军驱出关外!”
……
都市之神級玩家 神瞄
鉆石王牌之澤村榮純
元军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调动,如今已经在燕京附近集结了五万重兵,其中有两万都是从居庸关外调来的国族骑兵,另有一万侍卫亲军,其余是本地的汉兵和民夫,装备精良,声势惊人。这支大军本在养精蓄锐,准备给北上的东海军迎头痛击,现在四野入关,他们便紧急东调,力图先消除这一路的威胁。
由于骑兵行动很快,11月11日,便有大队人马抵达了蓟州的玉田县,与此时已经占领了丰润县的四野遥遥相对。
我的野蠻老祖
安童晚先锋一步抵达,不过很快就召集诸将,商讨起了军务。
娘親爹爹不是花木蘭
重生校園:天後攻略 純櫻
他抄起了一把棋子,站到地图旁,朝最先到达玉田的侍卫亲军中卫总管移剌元臣问道:“东海贼有多少兵,探明了吗?”
移剌元臣羞愧地回道:“未明,或曰五千,或曰上万。东海铁骑犀利,我部游骑难以深入丰润周边,只能远远窥探,无法得知实情。”
安童眉头一皱:“果然,贼人不光枪炮厉害,骑兵也是一把好手,不能轻视了啊。”
他拿着尺子,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用从东海书籍中学到的知识计算了一下几座城池间的距离,又说道:“不可轻举妄动,还是等更多后续部队抵达再与东贼决战。这段时间里,你们轮流率部出击,不要与贼人正面对抗,而是绕到丰润东边去,袭扰他们的粮道!”
说到这里,他看着地图又皱了一下眉头:“可惜丰润东边多山,骑兵行动受限,也真是巧了,要是当初把他们放到玉田就好了……事到如今也不能退了,就这样吧,你们见机行事!”
……
11月14日,滦州。
移剌元臣一觉醒来,掀开毯子,感到扑面而来的寒气。他几步走向附近的小河,果然看到冰面已经近乎覆盖整个河面了。
昨夜一股寒流到来,气温又有所降低,这样下去,北地河流全面封冻的日子也不远了。
此事有好有坏,短期内会有利于东海军的行动,但只要再坚持一阵子,等到北地天寒地冻,军事行动只能暂停,就能撑到明年去了。
他回头对部下们招呼道:“好了,吃点干粮,我们继续向北!”
他们这队大约一千骑兵,三天前自玉田出发,一人多马,发挥蒙古骑兵长途机动的特长,自南部绕过东海军的侦察圈,硬生生在难行的荒野地里行进了二百余里,绕到了丰润东海军的后方。
如今就该大闹一场了!
为免打草惊蛇,他们没有去东面的滦州城,而是直接向北而去。北边有连接丰润和卢龙的官道,东海军的补给必然会从这条路运输,只要能打掉一批,就能对战局做出很大贡献。
不过,当他们真的抵达官道附近的时候,却有些目瞪口呆:“这是,什么?”
地上铺设的,竟是两条长长的铁轨!
这自然是铁道旅铺设的铁路了,不过不是从榆关一路铺过来的,进度还没那么快,而是船只把材料通过滦河运到卢龙附近之后开始向西铺设的第二期工程,现在就被元军发现了。
这时,铁道上正有六匹马拉着一长串板车向西行去,移剌元臣当即决定:“快,去拦下那列车!”
板车并未预料到会有敌人出现,上面的一个班的铁道兵匆匆打出信号弹示警,就弃车向北边的山林逃去了,列车被元军轻松缴获。
鬼王爺的絕世毒妃
元兵本以为车上会有些罐头武器什么的,兴冲冲地掀开篷布,结果……下面只有一段段的铁轨模块和石子!
“这是什么东西?”前面的元兵看着这些不能吃不能用的东西火冒三丈,甚至有人掏刀砍了起来,结果砍在铁轨上火星四溅。
移剌元臣走上前去,拿着铁道模块的一角举起了一点,又松开手,踩了踩车轮下的铁轨,不敢置信地说道:“就是这东西……东海人把它们铺在地上,用来运货!天哪,这得用多少铁??”
以往,他也听说过不少东海军强悍的传闻,可时到今日,他才真正感受到他们的强大……随之而来的还有恐惧!
他打了个激灵,立刻翻身上马,指着西边说道:“如此铁路,不可能一时筑成,西方定然有人还在铺路,我们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欺负软柿子谁都喜欢,很快元骑们就跟着移剌元臣往西驰去。不久后,果然一个营地出现在了铁道尽头……可这个营地好像不好对付啊!
营地中的铁道兵刚才的确在忙碌地铺着铁道,可由于刚才的信号弹,现在他们已经入营警戒了起来。这是战地营地,本就修建了完善的防御工事,他们拿着步枪往营墙后一站,立刻就成了难以逾越的坚强堡垒。
移剌元臣带队佯冲了一阵,结果营地毫无死角,反倒被步枪远远地射倒了不少,只能再向外散开。
他惊愕地看向营地:“明明只是一帮铺路的辅兵,为何如此强悍,难道东海军早知我来,在此埋伏?”
重生之豪門情怨 秋浮生
垒中,江朋义上尉拿着一把“天狼”精确步枪,高声做着动员:“士兵们,看来外面的元兵是把我们当后勤兵了,想来捏个软的呢!可要教他们知道,我东海军自第一战斗工兵营以来,会挖土的才是真正的精锐!都上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