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mf0熱門都市异能 猛卒討論-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泉州議事看書-2402m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在泉州港一座亭子里,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武将腰挎战剑站在亭子里,他头戴鹰盔,身披鱼鳞甲,神情坚毅地眺望着海港内密密麻麻的战船。
这名大将正是跟随蔡雍来泉州的周飞,他护卫蔡雍一路,到泉州时,蔡雍已对他十分信任,蔡雍实际上是姚广平的女婿,是姚顺的姐夫,他极力将周飞推荐给了姚顺。
周飞出众的相貌和出类拔萃的武艺很快赢得了姚顺的赏识,将他破格提拔为中郎将,统率军队两千人,负责维护港口的安全。
周飞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如果主公给他的命令是烧毁战船,他觉得自己就能轻易完成这个任务,但主公是要完好无损的战船,这就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了,而且他这次的任务是泉州城,和战船无关。
“将军!”远处有人在叫喊周飞。
周飞回头,一名皮肤黝黑的年轻人向这边跑来,此人叫做杨青,是一名文书,在周飞军中负责文书事务,他是泉州本地人,两年前曾去长安参加过科举,被国子监录取,但他父亲不幸病故,他不得不回乡给父亲守孝。
为了养活母亲和几个弟妹,去年他参加泉州军招募文书的笔试而被录取,因为他没有人脉关系,一直在兵曹司做从事,正好周飞被任命为中郎将,手下需要文员,杨青才得以调到周飞手下。
小伙子很勤奋,做事认真,周飞颇为喜欢他,对他便有了招纳之心,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周飞可不是感情用事之人,他身负重任,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
“什么事情?”周飞迎上去问道。
“将军,经略使派人来大营相召!”
经略使就是姚顺,他父亲姚广平被封为泉州水军都督兼长乐经略使,现在姚顺便继承了父亲的官制,虽然没有得到朝廷承认,但姚顺已决定和朱泚结盟,朝廷承不承认已经不重要了。
经略府位于泉州城内,是一座占地近百亩的王府,里面机构众多,像长史、别驾、司马、判官、录事参军、参军、主簿等等,构成一个完成的权力体系,这个权力体系目前控制着泉州、建州、福州、汀州和漳州,形成了一个独立的藩镇。
異世劍神錄
姚顺是姚广平的次子,年约三十余岁,受他父亲影响,他的身材也不高,姚广平的六个儿子被公认为平庸之辈,倒是几个女婿比较出色,像长史张澜,司马蔡雍便是姚广平的大女婿和二女婿,他们同时也是泉州两大世家的代表,姚广平被刺杀后,几个儿子都想争位,但姚顺得到了张澜和蔡雍的支持,成功登位。
老大是建州刺史姚兴,老四是福州刺史姚鼎,老五汀州刺史姚晃,老六漳州刺史姚简,在几大豪门世家的压力下,他们被迫将军队交给了姚顺,只担任文官刺史,姚顺在四州只留五百士兵,用以维持治安,其余一万八千军队都集中在泉州,他自己统率一万军队,水军则交给三弟姚和统领。
老三姚和与姚顺的关系密切,一直支持姚顺,也赢得了姚顺的信任。
从姚广平开始,姚家父子的心思都在如何开发海外的流求大岛上,他们的想法得到了各州大世家的支持,几大世家和姚家一样,都垂涎着海峡对岸那片广袤的土地,在开发流求的想法上,他们和姚广平一拍即合。
早在五年前,姚广平便在龟龙岛上修建了军城,也就是澎湖岛,后来又逐渐迁徙人口,将军城升级为县城,但开发的过程并不顺利,主要原因还是人口不足,姚广平用五年时间向澎湖县迁徙了两千户百姓,但到去年秋天,澎湖县已经只剩下四百余户百姓。
拐個丫頭來養成
泉州百姓都不愿去对岸,大家在大陆上安居乐业,谁愿意背井离乡去海岛拓荒,搞不好还和当地土著起冲突,死在异乡,所以姚广平费心尽力迁去澎湖县的百姓,这些年又陆陆续续回来了。
但机会总是有的,姚顺在去年年底和朱泚结盟时,便得到了一个机会,朱泚答应把登州和莱州的人口和钱粮给他们作为出兵的报酬,这让姚顺和几大世家都怦然心动了。
如果能从登州和莱州运来几万人口,便可迅速在流求岛上建立起几座县城,平原广袤且土著人口不多的流求大岛北部便可在很短时间内开发出来。
也正是对人口的渴盼,使姚顺和他背后的世家们一致同意出兵协助朱泚作战。
议事堂内,姚顺、姚和、张澜、蔡雍、罗兴文等五人在商议出兵的细节。
就在昨天,姚顺收到了林耀祖从洛阳发来的鸽信,林耀祖在信中转述了朱泚的要求,出兵人数不得超过一万人,三千石以上战船不得低于三百艘,要求战船在海州停靠,接两万朱泚军上船后再前往登州。
出兵时间是一月二十五日,务必在二月初五前抵达海州,作为运兵回报,朱泚在海州给他们提供五万石军粮。
“我们本身水军也只有八千人,出兵一万以上也办不到,但出三千石以上战船三百艘,各位怎么看?”姚顺问众人道。
愛,時隔多年 艾嘉昕
“我们有大小战船上千艘,三千石以上战船超过五百艘,出三百艘大战船应该没有问题吧!经略使担心什么呢?”长史张澜问道。
盛婚老婆獨一無二
姚顺犹豫一下,“我就担心三百艘战船北上后,被他们扣留,尤其要在海州运兵,这里面有风险。”
姚和笑道:“很简单,我们战船和货船一起出,货船给他们运兵,战船我们使用,是不是一举两得?”
“这个办法不妥!”
庶女毒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二聶
蔡雍当即反对道:“朱泚不是傻子,如果我们的合作没有诚意,故意糊弄他,我们也休想从登州和莱州运走一人,如果他们想要战船,我们索性就送给他们一百艘战船,我们表现出诚意,朱泚这个人不小气,也会允许我们把人口和钱粮运走。”
录事参军罗兴文表态道:“蔡司马说得对,十几万人口不是一次两次能运完,我们作为弱势一方,只有表现出足够诚意,才能完成我们的计划,船是小问题,人口才是大事。”
张澜是姚顺的大姐夫,年约四十余岁,在姚广平时代,他就是二号实权人物,正是得到他的全力支持,姚顺才得以上位,可以说有拥立之功,所以他的意见才有决定性,众人的目光都向他望来。
张澜沉吟一下道:“人口虽然是一方面,但我考虑更多是以后的合作,我们经略流求需要时间,我们必须要得到朱泚的支持,所以我同意蔡司马和罗参军的意见,态度很重要,既然我们答应了对方,就应该拿出诚意,不要让对方感觉我们不可靠,只想占便宜,这样,以后合作的基础就没有了。”
姚和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这三人虽然都是他姐夫,但明摆着是向着各自家族的利益,他们只考虑人口,至于战船,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这时姚顺道:“既然大家态度都一样,那么就按照双方商议的细节来办,不要再节外生枝了,其实我最担心的是,我们军队北上,郭宋会不会趁机进攻我们。”
在这个问题上,姚和态度倒是很明确,主要是因为林耀祖是他的人,姚顺担心郭宋的军队,实际上就是质疑林耀祖的情报是否准确。
姚和连忙道:“相信长安的情报是准确的,郭宋今年要两线作战,一是要对付西面吐蕃军队的入侵,同时还要夺取淮西,他们没有精力顾及我们,正如林耀祖所言,至少今年不会,明年有可能。”
“姚将军说得对!”
蔡雍也笑道:“今年中原局势大变,朱泚全力进攻李纳,李纳必然会向郭宋求救,郭宋今年的精力都应该放在中原局势上,无暇顾及我们!”
“长史的态度呢?”姚顺又向张澜望去。
张澜微微笑道:“我同意姚将军和蔡雍的结论,今年郭宋确实无法攻打我们,不过理由不是他们无暇分散精力,而是他们暂时还没有这个能力!”
“蔡长史是说广州?”姚顺醒悟。
张澜点点头,“我派人去广州打听过,他们修船进度很慢,到明年年中也休想有船进攻泉州,所以我们暂时不用考虑泉州的安全,要抓紧时间把人口搞到流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