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npdj火熱言情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笔趣-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線索,出兵!展示-hjfn1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一个“谎言”说的次数多了,很可能自己就相信了!
異聞殘卷:一百年前的老故事 紅娘子
唐俭现在便是如此!
当初他临危受命,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机,硬着头皮带着几名护卫就乔装来到草原,那个时候,他自己都不相信什么“七月降霜”的预言!
但在跟突利说了这么多次后,他心中似乎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个信念,那便是七月之末,草原上一定会天降寒霜,在他这里,这已经不是什么预言,更不是谎言,而是事实!
就跟“明天的太阳一定是从东边升起”一样铁铮铮的事实!
無力總裁,麽麽噠 莫斬
背負陽光
“哦~?你的意思是,契苾、回纥各部,傍晚的时候,并未使出全力?而且还对咱们故意手下留情~?”
辟道立心 塵下散人
重生之破爛王 鋒臨天下
牙帐内,听了唐俭的话后,突利目光一闪,沉声问道。
其实在被请到牙帐之前,唐俭便对傍晚的那场战争作了极为细致的分析,此时的他,可谓是胸有成竹,因为他从那些伤亡数字背后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听突利发问,唐俭拱了拱手道:
“此次大可汗从契苾、回纥等十大部落中抽调出三十万精兵对咱们进行合围,不说其他部落,仅契苾、回纥两部,其帐下兵马是何等之精锐,这个不用唐某说,小可汗心里想必也清楚!
单单这两部人马若是全力进攻、不留情面的话,小可汗认为,今日一战,您帐下折损将士会仅仅只有四万吗?而且这四万伤亡将士中真正战死的会仅仅只有两成吗?”
听唐俭分析了这么多,突利和倪属拓也都回过神来了,二人对视一眼,倪属拓向突利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表示唐俭分析的的确是有道理。
见状,唐俭继续说道:“傍晚一战,十部联军之所以会突然加强攻势,依唐某之见,定是大可汗在听到部落间流传的留言之后,对十部首领施加了压力,傍晚的这一战,便是这十个部落做给大可汗看的,所以这一战要比以往激烈、惨烈好几倍!
但这十个部落未必真和大可汗同心同德,各部首领都要为各自部落的利益考量,没人愿意将小可汗您帐下将士给逼急了从而导致我们拼死反扑、对方部下将士损失惨重,契苾、回纥两部都如此,其他各个部落也都定然如此!
他们其实跟我们一样,也在等待天降寒霜的预言成真!”
突利高坐上首,面露沉思之色,待唐俭说完之后,他开口道:“唐使所言,不无道理!如此,倪属将军,那接下来的两天,咱们再同心协力,集中部落所有可战之兵,抵挡住咄苾的进攻!”
唐俭的分析,在突利听来,算是有理有据,加之他中午的时候的确收到消息说颉利召集了十部首领于王庭议事,这跟唐俭的猜测简直是不谋而合,两相映证之下,唐俭的这番分析,可信度就更高了!
“是!属下遵命~!”
倪属拓神情严肃,单手贴于胸前,向突利俯身一礼,道。
“傍晚激战,想必唐使应该受到了惊吓,倪属将军,派人带唐使下去歇息,唐使是本汗的贵客,记得让下面那些人好生招待~!”
突利这时看了看唐俭,又开口道。
“是~!”
倪属拓知道突利这是在下逐客令了,他应了一声,来到唐俭身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说道:“莒国公,这边请吧!”
唐俭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云淡风轻地说道:“不必劳烦倪属将军了,唐某认得回营帐的路!告辞~!”
说罢,唐俭抬脚朝着牙帐外走去。
……………………………………
“……火长,你说参军他突然要找身患肺痨的百姓做什么?这种病一般人得了要不了多久就死了,咱们怎么可能碰巧遇到?”
“就是!而且这种病还传染,谁碰上谁倒霉!俺可不希望白天的时候碰到过~!”
“唉!今儿在城里搜查了一整天,累都累死了,方参军现在却还要咱们集合,这不是给咱们找罪受吗?”
并州大营,校场之上。
虽然此时天色已黑,但校场周围燃起的十几处篝火,却让这里亮堂了许多,校场上站着数不清的军士,他们按照各营、各队、各火,分别站在指定的位置,并非是在训练,而是三五成群地在相互低声议论着什么。
原来,方功腾从刺史府回到大营之后,便立马把将士们全部召集到了校场之上,让所有军士们好生回忆一下白天在城中搜查民居时有没有遇到过身患肺痨的病人,对于提供了有效情报的将士,不仅可以得到军功,也能得到一百贯的金钱赏赐!
方功腾给了将士们一刻钟的回忆时间,一刻钟后,各营的校尉会向他汇报结果,然后将士们才能回营帐歇息。
“好了!都别说废话了!参军既然让大伙儿回想,那你们都给我好好想想白天在城内搜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身患肺痨的百姓!真遇到了,那可是大功一件,不仅有军功,还会有赏钱,遇到这种好事儿,你们不好好回想,还搁这儿瞎扯呼啥?”
校场东面,十余名军士正聚在一起小声而又激烈地讨(抱)论(怨)着,这时,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壮汉大声打断了众人无关的议论。
其余的军士这才停止扯闲话,开始拧着眉头,认真回想起来。
“诶~?火长!这身患肺痨的病人俺今天倒是没有亲眼看见,但俺跟李嗣今天在城南一处民宅搜查的时候,一进门儿就闻到一股很重的药味儿,而且里屋还有一个妇人在不停地咳嗽,当时俺们在外边儿搜查完之后,本来还想进里屋儿搜查来着,但宅子里面的丫鬟说她们家女主人近两日感染了风寒,怕传染给我们,而且她们家只有女眷,所以劝我俩别进去!火长,你说那家的那个妇人,会不会得的不是风寒,而是肺痨~?”
众人皱着眉头,苦思良久,也没人站出来,那火长失望地摇了摇头,正准备去跟营中校尉汇报他们火的情况呢,谁知这时一个精瘦的、大约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军士,开口说道。
“对对对!俺跟大川今天真遇到过这事儿!”
那精瘦的年轻军士话音落罢,他身旁另一名军士开口附和道。
“哦?还有这种事儿?”
中年火长闻言忍不住眼睛一亮,然后他挠了挠头,道:“那你俩最后到底进去看了没?”
二人对视一眼,摇了摇头,精瘦的军士开口道:“那宅子里面全是女眷,而且女主人不便出来,俺跟李嗣就没好意思进去,在别的屋子里面搜查了一会儿后,俺们就离开了!”
中年火长闻言没好气道:“你们两个兔崽子,就是这么搜查的吗?要是方参军知道了,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二人缩了缩脖子,没敢还嘴。
中年火长顿了顿,又问道:“那你们还记得那间宅子的具体位置吗?”
名叫大川的军士连忙点头道:“记得记得!那宅子在宝胜坊,只是一个一进院落,看上去不像是大户人家!俺觉得她要是真得了肺痨的话,肯定早就死了!”
中年火长想了想,摇头道:“那可不一定!行了!你们先在这儿带着,俺这就去找封校尉!至于上不上报给方参军,就让封校尉拿主意吧!”
這世上惟一的你
说罢,中年火长转过身,朝着他们这支队伍的正前方走去。
“怎么样?可有将士上报可疑情况?”
校场正前方的点将台上,方功腾焦急地踱着步子,这时,他顿住脚步,对身边的亲卫问道。
“回参军,各营校尉还发现可疑情况!”
亲卫抱拳回道。
方功腾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一名军士跑了上来,躬身道:“禀告参军,八营封校尉说是营中有将士上报可疑情况!”
“哦?”
失望之中的方功腾顿时眼睛一亮,他连忙道:“快!让封铨过来见我!”
“是!”
军士领命而去。
没过一会儿,一名将士快步走了上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人,赫然便是先前那个火长以及其手下的两名士兵。
華夏神
“参军!”
为首将士来到方功腾跟前,先是抱拳行了一礼,然后直入正题,道:“禀告参军,我营八队三火将士李嗣、秦大川,白天在城中搜索时,发现一处民宅之中,有妇人不停咳嗽,但不确定是不是肺痨!”
方功腾眼中精光一闪,他正色道:“好!李嗣,秦大川,你俩出来向本将说说当时的详细情况!”
誰主沈浮3 王鼎三
“是!参军!”
秦大川、李嗣抱拳领命,秦大川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抱拳道:“当时俺和李嗣在宝胜坊搜查,其中有一间宅院……”
秦大川将先前跟其火长所讲述的事情经过又向方功腾讲述了一遍,不过相比于上次,他这回讲的更加仔细。
“很重的药味儿……有妇人在屋内不停咳嗽……一进宅院……还有两个丫鬟……”
方功腾听罢,立刻在脑海中开始梳理秦大川说的这些线索,越想,他越觉得这间宅子的女主人可疑,沉吟片刻后,他咬了咬牙,道:“秦大川、李嗣,你们二人带路,现在带本将前去那间民宅~!”
时间不等人,先前李君羡有暗示过他,那杀手背后的神秘势力有可能会杀人灭口,如今既然找到了可疑线索,那他便没必要继续待着这里耽误时间了!
“啊~?方参军?现在吗?现在城里都宵禁了啊!”
秦大川闻言愣了愣,随即忍不住说道。
方功腾瞪了他一眼,斩钉截铁道:“就是现在!封校尉,立刻从你营中抽调两百轻骑,随本将去城中寻人~!”
我與軍營教官的那些日 小曲
封铨倒是没有废话,直接抱拳道:“末将领命~!”
方功腾又叫来先前的那名亲卫,吩咐道:“董肖,你留在这里,一会儿若是还有其他将士提供可疑消息,你立刻骑快马前去宝胜坊通知于我!半刻钟后,让将士们解散,回营帐歇息~!”
“是~!末将领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