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單暴漲! 快遞員自爆每天派件上千 如何應對雙11

訂單暴漲! 快遞員自爆每天派件上千 如何應對雙11

(原標題:訂單暴漲包裹滯留 快遞如何應對“雙11”)

11月9日,國家郵政局官網發佈消息,國家郵政局黨組書記、局長馬軍勝表示,抓住國家推動跨境電商等新業態加快發展的重大機遇,加快推進“快遞出海”工程。

電商業態飛速發展,每一年的“雙11”對於快遞網點而言都如同一場大考:車輛調配、人力安排、數據統籌、業務考覈指標等挑戰着網點的經營能力,而末端例如驛站等若出現經營不善的情形,派送壓力在“雙11”期間將進一步被放大。爲了減輕末端網點經營壓力,部分快遞企業正在城市轉運中心上下功夫,以投放智能設備,直鏈快遞員來提升分揀效率。

快遞員:每天派件量上千

一個社區快遞網點停止運營,導致大量包裹堆積,“雙11”物流高峯期已致。

進博會上專家共話精準治療和創新療法臨牀成果

近日,北京商報記者在走訪時發現,位於朝陽區羅馬街區的一處快遞終端網點突然關閉,裏面的快遞架和辦公設備均已搬離。在現場,一位前來取件的消費者告訴記者,手機收到了取件的短信,卻沒想到網點空空。

據該網點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如需要取件,可以將快遞單號以短信形式發給他進行查詢。不過,對於關門的原因並未具體解釋。而在10月底,一位快遞員也曾向記者提及該網點可能即將關門。“主要是經營不善,其實網點倒閉的情形很常見。”快遞員如此解釋。

俄一軍用機場發生襲擊事件致3名軍人死亡

與此同時,附近的小區門口出現了快遞井噴的情況,大量包裹沿路擺放。北京商報記者看到,截至晚上8點左右,一些快遞員仍守着上百件包裹等待居民前來取件,人們正開着手電尋找自己的快遞。一位快遞員告訴記者,當前的派件量達到每天1200-1300件,下班時間延遲至晚上9點。另一位快遞員表示,當前派件次數爲一天兩次,每晚會有30%的快件無人來取,派件上樓的人手不夠,只能重新運回網點。

中超第二十輪對陣日程表:冠軍爭奪戰在11月12日上演

可見的是,從目的地城市的轉運中心到一二級網點,再到快遞櫃等末端設施,若是鏈條上任何一環出現波動甚至倒閉,便會直接影響消費者的取件體驗。同理,如果能在轉運中心環節提高效率,對於整條派件線路也會發生明顯作用。這成爲衆多快遞企業升級轉運中心的原因之一。

轉運中心:分揀前置

當快遞員在晚上爲“雙11”派件奔忙時,位於河北的中通快遞京南轉運中心正迎來一天貨物到港的高峯期。每晚8點左右,17米長的掛式貨車絡繹不絕地駛入園區。由於貨量較大,同一收貨區的貨物均以循環袋集中打包。平時一天到港100輛左右的貨車,在“雙11”期間達到了170輛。

南京農大教授用大數據預測遷飛害蟲 嚴防死守應對物種入侵

在現場,京南轉運中心操作組長郭浩達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貨車完成進港流程後,南方城市的水果、東北地區的糧油重貨、義烏的小商品等便會搭上卸輔助伸縮機,途經傳送帶的擺輪,按北京不同區域滑落至不同的軌道。據介紹,京南運轉中心一期和二期一共有4套交叉帶自動分揀線,爲雙層立體分揀構造。其中,京南轉運中心二期的自動化分揀線能達到7萬件/小時的分揀效率,傳送帶速度達2.5米/秒,日吞吐量將可承載500萬件以上峯值。每條分揀線最多隻需150個員工進行操作。

值得一提的是,當貨物經過整理和掃描後來到供包區,便會沿滑槽分別滑落至循環袋中,而這1400個滑軌所代表的運輸方向,不僅覆蓋了北京南部一部分區域,還以三段碼細分了快件歸屬片區,實現在轉運中心將快遞員片區快件預分揀。這也意味着貨物到達北京網點後,快遞員無需分揀就能直接派送。

京南轉運中心經理王召付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轉運中心能實現分揀前置,更重要的是能有效減輕合作網點在場地上的租金壓力,不需要留出大面積分揀空間,又可以規避貨物破損風險,提升派送時效。

此外,爲了能最大效率利用運力資源,中通河北的轉運中心與京南轉運中心、北京轉運中心進行系統協同,貨車車廂與車頭、司機能實現智能靈活調配,不再需要人工操作。

若是將時間倒推五年,在王召付的回憶裏,那時北京的“雙11”還充滿了緊張氣氛,“當時自動化設備的應用還在探索階段,貨實在太多了,很多環節還必須人力參與”。

體教融合如何做到落地有聲

據北京市郵政管理局的最新數據顯示,1-9月,全市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17.39億件,同比增長9%。其中,異地業務量累計完成12.22億件,同比增長16.67%。

事實上,爲了應對逐年攀升的快遞量,近幾年企業已投入大量財力物力升級轉運中心、智能倉庫、無人設備等來提升效率。例如圓通在“雙11”前啓動北方最大的轉運中心——華北轉運中心,全新引進1套雙層、4套三層自動化快件分揀設備,最高日處理量預計可達600萬件,能極大提高企業在京津冀地區快件中轉處理能力。而在河南地區,京東物流在10月底升級啓用鄭州亞洲一號智能物流園區,整個智能分揀中心由高速自動矩陣、支線自動分揀機、傳站自動分揀機等部分組成,日均可處理100萬件。

物流基建:土地納入規劃

儘可能減少中轉、分揀次數,減輕末端派送人員的工作強度,以技術手段加強分揀效率,這成爲了物流企業探索的路徑。一方面是爲穩定物流網絡的正常運轉,另一方面則是以效率驅動贏得時效競爭力,從而在“雙11”這類旺季高峯抓住增長機遇。

快遞專業人士徐勇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據他了解,目前一些企業在嘗試設立分佈式的小型分撥中心,既能實現城市整體範圍的覆蓋,與網點交通距離達到成本平衡的同時,場地投入等也沒有那麼高的要求。

“當前物流基礎設施在拉動消費的環境下變得非常重要,需要國家的政策支持,我認爲可以根據業務量情況來進行相應的減稅措施。”徐勇表示。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賀登纔則認爲,現代流通體系構建中的關鍵問題是用地問題。“土地利用應該納入強制用途規劃管制中,一個城市需要多大的物流園區、商場需要多大的配送中心、小區該有多少物流基建,都應納入城市總體規劃和土地利用規劃。由於這類項目投資大、規劃長、回報慢,所以並不受部分政府的重視。有些政府爲了擴展市中心面積,將物流園區外遷,就會造成物流配送面積的擴大,難以保證食材運輸的新鮮度。而有些企業以物流建設爲由圈地,然而項目沒做起來,最後又轉變爲房地產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