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df3优美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 txt-第一二九九章 擔心-5xrxu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新街门牌号码,是在伪满国务院广场的那面算起的。那个三口之家就在广场一侧的十四号。虽然不是街口,但是也差不了太多了。
而广场那面没有什么学校之类的,再加上那个男人昨晚是范克勤看着他回来的。所以范克勤和华章,没有走进新街。而是在另一侧的街口直接等着就可以了。
果然,在七点四十分左右,范克勤就看见了那个男人,正骑着一辆自行车,从新街里面,正往这面的街口来呢。后座上还驮着那个小女孩。
范克勤道:“我看见他了,咱们走吧。”说着两个人下了楼。范克勤把偷来的自行车也推出了楼道。正好斜对面街口,那个男人也骑着车子,从街口出来了。跟着一转弯,朝斜对面的那条街而去。
华章侧身往后座上一坐,范克勤脚下用力,车子开始前进,不疾不徐的跟前面的男人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了后面。
邊婚邊愛:老公,正經點 小香芋
从车速判断,这个男人的工作之地,和那个女孩的学校应该都不算远。要不然现在还有十多分钟就八点了,他们不可能是这个速度。
果然,范克勤判断的没错,也就十分钟,可能还不到的时候。前面的男人和小女孩就在前面的一所学校停下了车子。范克勤随即把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口右侧的一个街口,装模作样的和华章,以情侣或者是小两口的样子告别。
见那个男人重新其上车子,往前而去,范克勤开始重新跟上了目标。
对方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人了,根本没有半点察觉身后有人跟着。大约又是五分多钟过去,范克勤装作也到了地方,然后点了根烟,偷眼看着那个男人在前面,一家叫做马克玻璃商店的店面前停下自行车,锁好后走进了商店当中。
冠軍萬歲 99隨便
见此,范克勤把自己的自行车,往旁边的楼道里一推,跟着往前走路过了马克玻璃商店,往里看了一眼,通过门上的窗户,正看见那个男人笑着跟另一个工作人员,笑着说什么,一边说还一遍将最外面的大衣脱了。
范克勤左右看了看,在斜对面有一家早点铺子,他走过去进入其中,要了碗小米粥,一个饽饽,还有两个小咸菜,坐在窗口的位置吃喝起来。
一顿饭吃饭,他也没见到那个男人出来。没跑了,对方肯定是在马克玻璃商店工作。范克勤付了帐,也不去管那辆自行车,溜溜达达的沿路回到了之前的那个东区中学。
網遊之劍神無風
他在学校两侧的街道找了一圈,没看见华章,当他正准备回去呢。就看华章溜溜达达的从东区中学里面走了出来。
驅魔夫妻檔
华章明显也看见了范克勤,直接过道,跨上范克勤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往回走着。范克勤问道:“怎么进去了?”
华章道:“我进去看看什么情况,就跟里面的一个主任聊了聊,说想要给一个孩子办理转学,需要什么手续。结果非常顺利,他告诉我,要办转学手续那得抓紧了,因为眼看着没多长时间就要到年关了,学校要放寒假了。要是之前没办完,那就只能等到年后才行了。”
“哦?”范克勤道:“之后呢?哪天学校放假?”
华章道:“我问他,哪天放假,他说还有三天,阳历十六号开始。”
范克勤笑道:“好,这么说,那个小女孩我们不用做什么她就能够在家呆着了。”
九逆幹坤
“对。”华章也笑道:“哥,她爸呢?”
“离这不远。”范克勤说道:“沿着他骑车的方向往前一直走,十来条街口吧,有一个就叫春暖街的往里一转就是,马克玻璃商店。他在那上班。”
老公請接招
华章道:“那咱们俩就想个办法,只要让那个男人能够顺利请下几天假就可以了。”
范克勤道:“你想好怎么干了?”
华章道:“暂时没有,不过这都要过小年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放假,要是能提前几天咱们就省事了。”
天使未曾離開 月微涼
“哪有这种好事啊。”范克勤道:“学校提前放假,那是因为都是孩子,早点放正常。大人也就大年三十,到初几这几天罢了。”
范克勤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咱们肯定是不能等到年前了……其实也好办,用威胁的手段,既实用,又简单。让他自己请假就可以了。”
华章看了眼范克勤,道:“您是说,咱们毕竟得去他家里面。他的妻子,女儿都在,所以……让他给马克玻璃店打个电话,请几天假?”
“对。”范克勤道:“一个男人,肯养着家是因为什么啊?是因为他在乎,他爱他的妻子和孩子。我们进入他的家中,原本也要……控制住他们的,让男人自己请个假,顺便而已。他会照办的。”
华章点了点头,道:“嗯,您说得对。就是,那个女孩挺小,我怕再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心理阴影?”范克勤扭头,看了眼华章,微笑着低声道:“当子弹出膛之前,谁都不知道子弹能不能命中目标。而命中的目标,是不是有着父母,兄弟姐妹,有着孩子,有着妻子。但这就是战争带来的后果,是鬼子们带来的。我们不会故意伤害任何一个无辜者,但这一点也只能是尽力而为。最后如果真的出现意外,伤害到了无辜者,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就是战争带来的东西。你心态现在究竟是怎么了?一个孩子的心理状态而已,这是没法跟任务相比的。也是微不足道的。你在担心什么?”
华章听着范克勤一板一眼的话语,她的背后微微有些发凉。她明白,范克勤并非冷血。相反,在任务当中,他也确实尽可能的不要伤及无辜者,尤其是中方的无辜者。但自己最近是不是跟范克勤接触的太多了。她的话,原本并非试探,事实上,上一次之后,她就明白,对待范克勤,是不可以深入试探的,因为那样的后果,是自己所不能承受的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