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txt-第1304章 騰達遊戲背後的故事相伴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李雅达的这番话,让严奇有点羞愧。
虽然是一盆凉水当头浇下,非常打击人,但客观上也有让他的大脑清醒了不少。
确实是这样。
对于这款游戏,他自己都没有一个很强烈的想要做出来的冲动,都只是觉得及格万岁,又如何去征服玩家、让玩家觉得欲罢不能呢?
但是转念间,严奇又觉得李雅达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创新就能创新?
创新要是像街边卖得大白菜,至于每年都有这么多垃圾游戏出来吗?
真以为那些做垃圾游戏的制作人都是因为心眼坏啊?
当然,有些制作人或者投资人可能确实是不懂,或者确实就是一门心思想捞钱,但也有很多人单纯就是能力不行,做不出好游戏能怎么办呢?
我要是有裴总那个脑子,我也每款游戏都做不同类型,完事之后玩家们还嗷嗷着要买爆,那多爽。
谁不想做独属于自己的游戏?谁不想开山立派?谁想借鉴别人?
关键不还是没这个能力嘛。
毕竟担负着全工作室上上下下几十口人的生计,失败的代价太大,确实承受不起。
严奇觉得,李雅达虽然也是游戏圈内人,但毕竟是做渠道的。
渠道跟开发,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按照目前的关系来说,渠道相当于甲方,在一堆游戏里挑挑拣拣,选自己满意的游戏就行了,如果遇到不满意的地方,还可以让游戏开发商去改。
而开发相当于乙方,就比较惨了,除了少数研发能力特别强、也有话语权的公司之外,其他大部分小公司都是不允许有自己主见的,毕竟按照渠道的要求改了,才有推荐和宣传资源。
朝露游戏平台确实是站着挣钱的平台,有这个资格硬气,李雅达作为游戏平台的工作人员,这个性格倒也可以理解。
可关键是得考虑严奇这边的客观情况啊。
否则那不就是犯了“何不食肉糜”的错误了吗?
严奇轻咳两声:“李姐,我也想做出划时代的创新,可也得考虑客观条件不是吗?”
“《帝国之刃》就是一款普普通通的手游,我打算转型动作类单机游戏,这已经是冒了很大风险了,再不稳一点,一味地追求创新,追求标新立异,我怕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
“哪有一点积累都没有,就强行做动作类游戏的,不得有个过渡嘛。”
李雅达推了一下眼镜:“《回头是岸》做之前,团队也完全没有做动作类游戏的经验啊。”
“前一款游戏是《游戏制作人》,根本一点不挨着。”
严奇一时语塞:“这……”
“李姐你拿我跟裴总比,是不是太瞧得起我了。”
“我要有裴总那种脑子,那我也敢冒险,但是我没有啊。”
李雅达沉默片刻之后说道:“你有没有考虑过,也可能是你搞错了因果关系呢?”
“你以为的裴总,是先有了想法,才有了改变的勇气。”
“但也许裴总是先有了勇气,才有了改变的想法呢?”
“到底是能力决定心态,还是心态决定能力?你觉得一个人,是先有正确的心态呢,还是有成熟的能力呢?”
李雅达的这番话,显然是她在腾达工作这么久,跟裴总学习游戏设计这么久,总结出来的肺腑之言。
裴总是不是游戏设计天才?
当然是。
但要说裴总的成功完全是因为他的能力,这显然不客观。
事实上,裴总最让人惊叹的不是他的游戏设计能力,而是决心和胆量。
就拿《回头是岸》来说,裴总对游戏的设计细节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插手干预,唯独是一再强调,把游戏难度调高、再调高。
原因很简单:完善游戏设计细节,这是每一个主设计师,甚至开发组的普通功能设计师都能做的工作;而调高游戏难度,冒着大批玩家被劝退的风险坚持这种设计理念,却是只有裴总才能做到的事情。
只有裴总有这种决心和大局观,也只有裴总能承担这样的责任。
不仅仅是《回头是岸》,其实腾达的大多数游戏,都是在玩火,都是冒着扑街的风险反复横跳。
可如果没有这种决心,这些游戏压根都不会诞生,连设计稿都不会有。
而且在日常工作中,裴总对下属的培养,也是鼓励多于指教。
裴总很少手把手地去教下属应该怎么做、怎么设计、怎么思考问题,而是鼓励下属去独立思考,去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顶多就是给点提示,让下属自己悟。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对于那些不自信的下属,裴总会一直反复地告诉他,放心,你完全没问题。
而腾达游戏的历任主设计师,都是在这种鼓励下不断成长的。
所以,这其实是李雅达的肺腑之言,她觉得自己能获得这样的成长,主要是因为在裴总的带领下,获得了这种改变的勇气。
先是不被那些求稳的条条框框给束缚住,之后才有资格去谈设计、谈创新。
李雅达这番话确实让严奇愣住了。
他细品了一下之后觉得,似乎确实有些道理!
从表面上看,能力和心态同样重要,缺一不可。
但一个没有好心态的人,不可能有能力,因为能力是培养、锻炼出来的,不是凭空产生的。
一个人如果心态不好,连最基本的能力培养都做不到,又如何何谈成功?
下定决心改变不一定能成功,但如果瞻前顾后,那结果必然失败。
严奇沉默许久,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咦,李姐,听你这话说的,怎么好像对腾达的情况特别了解呢?”
虽说没透露腾达内部的具体情况,但这种笃定的语气,就像是很清楚内情一样。
李雅达愣了一下:“……我也是有朋友在腾达工作,听他讲过一些内部的事情,尤其是《回头是岸》开发时的故事。”
“哦!是吗!那能不能给我讲讲?我也想听!”严奇瞬间来精神了。
他之前是在魔都工作,之后才辞职创办工作室,来了京州。
而据他所知,李雅达一直在京州工作,整个京州的游戏圈子也不算大,她认识在腾达工作的朋友一点也不奇怪。
《回头是岸》开发时的故事,太吸引人了。
李雅达自己开的这个话头,也没法推脱了,只好点点头:“好吧,那我就简单讲一个。”
“据说当时开发《回头是岸》的时候,做出了demo,当时的设计师去拿给裴总看。”
言情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討論-第1304章 騰達遊戲背後的故事相伴
“裴总都还没开始玩,直接让她把怪物的攻击力加到三倍。”
“然后裴总才上手的。”
“原本游戏的定位就是高难度,初始村落小怪打玩家一下本来是两成左右的血量,大家都觉得这已经很高了,结果没想到直接被裴总改成了六成。”
严奇瞬间来兴趣了:“原来如此,《回头是岸》的高难度是这么来的?是裴总看到demo之后才临时改的?”
“也对,我记得初始小怪砍玩家一刀是八成血来着?”
“那之后呢?裴总是不是一通操作之后把怪物耍得团团转,然后觉得难度还是太低,所以又把伤害调高了?”
严奇早就看过很多大佬无伤通关《回头是岸》的视频,他自己作为一个老玩家,虽然做到无伤通关很难,但虐一虐新手村的小怪还是很轻松的。
毕竟新手村的小怪动作迟缓,招式僵硬,伤害高是高,但稍微熟练一点的玩家都不会被摸到。
裴总做为设计师,玩起来不说很轻松,至少也该有老手的水平吧?
李雅达摇了摇头:“嗯……结果跟你想的差不多,但是过程不太一样。”
“裴总一上手,光速被小怪杀了两次,然后才给小怪的伤害乘了个1.3的倍数。”
严奇愣了一下:“啊?”
裴总被小怪血虐可还行?
就这样裴总还坚决要给小怪加难度?
要这么说的话,那确实,裴总的决心和胆量令人叹服。
严奇自问,如果自己做了一款游戏,结果一出门就被新手村小怪给二连杀,那肯定是要去调低难度的。
不仅不调低难度,反而还给小怪加伤害,这种事一般人还真干不出来。
裴总果然是个奇才。
李雅达讲的这个故事,确实从侧面佐证了她之前的说法。
虽然听起来稍微有点离奇,但严奇觉得李雅达挺靠谱的,应该也不至于骗自己。
“好吧,我认同你的说法,勇气确实比能力更重要,勇气是做出改变的第一步。”
“但问题是光有勇气还不够吧,我就算想创新,也没有一个合适的方向啊。”
李雅达沉默片刻之后说道:“这个嘛……”
“其实也是有一定规律和窍门的。”
她说的规律和窍门,其实就是从裴总那里学到的一些游戏设计理念。
跟着裴总这种游戏大师,做了很多成功项目,自然而然地会有心得,有收获。
刚开始李雅达还比较犹豫,把这种理念透露给严奇,会不会不太好。
但转念一想,裴总从来都不是一个封闭的人。
旧社会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说法,很多手艺人都藏私,一些武学世家也都是家传功夫,从不外传,但那毕竟是过去的老黄历了。
在游戏领域,裴总一向是“达则兼济天下”的态度。
比如穷途计划,比如朝露游戏平台,又比如外派闵静超去跟天火工作室共同开发游戏……
裴总一直都在努力地影响国内游戏行业,凭一己之力改变整个大环境。
像严奇这样比较靠谱的制作人,应该得到一点帮助。
如果是裴总的话,肯定也会不吝指点。
现在自己代裴总传授,无非是相当于再传弟子嘛,都是为了践行腾达精神,为了让游戏环境能变得更好的。
再说了,裴总的设计理念是比较高深的,就像内功心法。
严奇能不能悟透,能悟透多少,得看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