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iyv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奉打更人 線上看-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分享-ajyjl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前头的宋廷风和朱广孝骤然僵硬,整个人愣在原地。
周遭的打更人亦是差不多的反应。
朱成铸瞳孔微微收缩,这个声音既熟悉又陌生,曾经出现在他梦里无数次,犹如梦魇。
他一边痛恨着,诅咒着,一边又恐惧着,沮丧着,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复仇的希望。
现在,那个人就在他身后。
他却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
脚步声缓缓靠近,朱成铸双腿微微发抖,脊背沁出冷汗。。
谁知,脚步声略过了他,走向宋廷风和朱广孝。
穿着一袭青衣,手里拎着那口似剑似刀武器的许七安,各自踢了宋廷风和朱广孝一脚,嘲笑道:
“你俩的日子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朱广孝满脸激动,热泪盈眶。
宋廷风赌气没有回头,哽咽骂道:“狗东西,你怎么还没走,你嫌命太长了?”
周遭的打更人又惊喜又困惑,以及焦急,许宁宴竟还没走,还敢回打更人衙门,他不知道朱家父子已经回来了吗,他不知道袁雄接任魏公之位,成了袁公吗?
醫修
对,他不知道,这一切都发生在昨日。
“许宁宴,你赶紧走啊。”
人群里,有人小声提醒。
这时候,朱成铸像是挣脱了某种枷锁,重新掌控双腿,发疯似的朝衙门深处狂奔而去。
这下,打更人们没了顾虑,七嘴八舌的劝说:
“许宁宴ꓹ 你不该回来,赶紧走ꓹ 快出城。”
“宁宴,打更人衙门现在归袁雄统领,他重新录用了朱阳父子ꓹ 赵金锣都快被架空了。”
“现在打更人衙门是袁雄和朱家父子的天下,朱阳是四品ꓹ 你速速离开。”
许七安听在耳里,面不改色的看向宋廷风和朱广孝:“这几天发生了什么ꓹ 与我说说?”
“不如我来与你说说ꓹ 如何?”
朱阳人未至,声先达。
大院内,众人眼前一花,出现朱阳穿打更人差服,胸口绣金锣的昂藏身影。
再过几秒,朱成铸追了过来,指着许七安ꓹ 疾言厉色道:
“爹,这小子竟然还敢回衙门ꓹ 杀了他ꓹ 现在就杀了他。”
朱阳未动ꓹ 与许七安对峙片刻ꓹ 直到赵金锣赶来。
不情不愿……..朱阳心理冷哼一声,淡淡道:“赵金锣ꓹ 你与我合力擒杀此贼ꓹ 袁公和陛下才会真正重用你。袁公在观星楼瞭望台看着呢。”
赵金锣回望一眼ꓹ 只见远处浩气楼的七层,瞭望台ꓹ 一袭绯袍孑然而立,正俯瞰着这边。
赵金锣收回目光,神色复杂的说道:“你何苦回来?”
许七安嘴角一挑:“回来要债!”
关注这边动静的打更人越来越多,而现场的打更人却越退越少。
四品高手的战斗,说不准会拆了衙门,许七安修为如何,他们不知道,但绝对不差。
只是,这里毕竟是京城,两位金锣合力对付他不难,若是别处高手再来,许宁宴死路一条。
“他怎么回来了?”
“魏公死了,谁还能给他撑腰,他把陛下得罪死了,回来作甚。”
“糊涂啊,许宁宴回来作甚,可恶,同僚一场,实在不忍看他殒命。”
“我们只是小人物,不忍心又能如何,你还能不顾一家老小的命帮他啊?”
“是啊,没看见赵金锣都妥协了么,打算和朱阳联手对付许宁宴,袁雄在浩气楼看着呢。”
“一朝天子一朝臣,打更人也是一样,魏公的时代过去了,再也不会来了。”
一众打更人在远处观望着,议论着,或唏嘘,或不甘,或无奈。
朱阳拇指一弹,佩刀铿锵出鞘,当空闪过雪亮的刀芒。
在场每一位打更人只觉心里一寒,被刀光刺激,手背汗毛竖起。
朱阳一步跨出十几丈,顺势挥出刀锋,直取许七安项上人头。
不管玉阳关的流言是不是真的,许七安今时今日的修为,都足以和四品斗一斗,单凭他一人未必能吃死此獠。
但只要身后的赵金锣跟上,两人合力,擒杀许七安不在话下。
许七安反手一巴掌!
啪!
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炸裂,骨块、脑浆、血肉、眼珠迸射而出,在大院的青石板地面溅出星星点点的痕迹。
朱阳的身躯踉跄前奔几步,颓然倒地。
霎时间,打更人大院,死一般的寂静。
朱阳的铜皮铁骨,竟然挡不住他的一巴掌,那轻描淡写的一巴掌,我也挡不住,我也会被一巴掌拍死……….赵金锣瞳孔收缩成针孔,宛如突遇强光。
朱阳,四品的金锣,就这样被拍死了?他,他在玉阳关一人一刀斩敌人数十万,是真的?!远处观望的打更人们,集体失声,霍然醒悟凡间流传并非夸张,竟是实打实的战绩。
宋廷风和朱广孝神色恍惚,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时常与自己出入勾栏、教坊司的同僚,已经不知不觉成长为如此可怕的人物。
一巴掌把一名四品金锣扇的脑袋爆碎,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
许宁宴,他,他现在是几品?
众人心里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旋即死死按住,不让它冒头,因为这太疯狂太荒诞太颠覆常理。
朱成铸脸色煞白如纸,嘴唇轻轻颤抖,他整个人,如同风中摇摆的树枝,不停的颤栗着。
他奉若神明的父亲,他全部的依靠,他四品武夫的父亲,被这个人,一巴掌拍死了。
并不比拍死蝼蚁难一些。
巨大的恐惧在朱成铸心里爆炸,他忽然打了个激灵,一股浑浊骚臭的液体从他裆部流下来。
“退回去,我不杀你。否则,朱阳就是你的下场。”
许七安看向赵金锣。
赵金锣强忍着恐惧,抱拳躬身,迅速离开。
许七安转而看向宋廷风,指着朱成铸:“他就交给你了。”
说完,信步往前,朝着浩气楼走去。
一道道目光追随着他,想跟上,但缺乏勇气,直到许七安的背影消失,众人纷纷扭头,看向宋廷风。
宋廷风走到朱成铸面前,岔开双腿:“想活命的话,从这里钻过去。”
“我钻,我钻………”
朱成铸慌不迭的跪下,诚惶诚恐,边爬边求饶,从宋廷风胯下钻了过去。
边上的朱广孝突然抽刀,狠狠斩下,一颗头颅咕噜噜的滚落。
朱成铸脸上凝固着惊恐,眼角闪着泪,嘴唇动了动,最终归于永恒的死寂。
“哈哈哈哈哈!”
宋廷风捂着脸,边哭边笑,宛如疯魔。
一吐胸中郁垒。
这时,有人指着浩气楼高处,惊叫道:“许宁宴要杀袁雄………”
網遊之掉級專家 隱逸蝶
豁然间,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只见第七层瞭望台,许七安揪着袁雄的领口,把他半个身子压到了外面。
……………
“袁雄,哦不,袁公!”
许七安笑眯眯的审视着脸色发白,不停挣扎的袁雄。
“听说袁公呕心沥血,列了魏公十大罪,将打更人衙门的腐败分子押入大牢,肃清打更人风气,对揭露魏公这个误国罪臣,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袁雄从他眼里看到了森然的杀意,沉声道:“许七安,本官乃朝廷命官,正三品大员,你,你不能杀我。”
见许七安目光依旧冷冽,他审时度势,迅速转变态度,哀求道:
“是陛下强迫我做的,我没有选择,为人臣子,如何拒绝?我真的没有选择,这不是出于我的本意,原谅我,许七安,原谅我好不好。”
天色漆黑,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寒风吹的袁雄浑身冰凉,心里也一片冰凉。
“你现在立刻离京,本官,本官替你拖延时间。晚了,下面那些狗东西就会举报你,城门一关,你就出不去了。”
他不愿放弃求生的机会,只想着先卑躬屈膝躲过一劫,回头再通知陛下,诛杀此獠。
“原谅你是魏公的事,我的任务,是送你去见他。”
许七安松开手。
袁雄仰面栽倒,从七楼疾坠而下,“嘭”的一声传来,他仰面,双目暴突,死死望着天空。
当场身亡。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打更人瞠目结舌。
“许宁宴,他,他是要造反啊………”
一位三品大员,说杀就杀,这是真正的大人物,位列诸公之一。
“早他娘的看不惯他们了,杀的好。”有人压低声音,小声发泄了一句。
短暂的沉默后……..
“杀的好。”
“打更人是魏公的打更人,他袁雄是什么东西。”
“朱家父子背叛衙门,早被革职了,呸,杀的好。”
自昨日开始的压抑,至此尽数宣泄。
许宁宴还是那个许宁宴,无法无天,他回来了,一切怨愤和不甘都将烟消云散。
………….
许七安返回茶室,这里的陈设一如既往,只是再也不会有一袭青衣坐在桌边,目光温和的等待着他。
翻开茶杯,茶壶里的水竟然还是热的,想来是袁雄晨起时命人烧的。
许七安倾倒茶壶,倒了两杯水,抿一口,摇着头说:“喝茶无趣,今儿我要喝酒,魏公,你觉得呢?”
对面空空荡荡,茶室安静,无人应答。
他取出地书碎片,从中倒出一坛早就准备好的美酒,拍开泥封,举坛畅饮。
第一口豪迈干云,第二口就喝的慢了,小口小口喝着,很快就喝去大半。
许七安一边喝,一边碎碎念着往事。
他渐有几分醉眼朦胧,小酣而未大醉,人生至境。
恍惚间,许七安好像看到了一位两鬓斑白的青衣,坐在对面,双眼蕴含着岁月沉淀出的沧桑,温和的望向自己。
“魏公,卑职为你高歌一曲。”
你一直想听,我现在就唱给你听。
田園大
他拎着酒坛,缓步走到瞭望台,此时晨风凄厉,迎面扑来,他回忆着往事,高歌:
“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他并指如剑,睥睨京城,声音陡然拔高:
“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接着,他缓缓扭头,望向皇宫,望向后宫,声音温柔: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伤心处别时路有谁不同,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
“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共生死同,你用柔情刻骨,换我豪情天纵。”
“我心中,你最重,我的泪向天冲,来世也当称雄,归去斜阳正浓。”
“归去斜阳正浓………”
羽·青空之藍
举坛,一饮而尽。
许七安把酒坛抛下高楼,回身,看向那袭青衣,大笑道:“魏公,卑职唱的如何?”
耳畔,似乎响起了那个温和的嗓音:“甚好。”
许七安哈哈大笑,泪水却夺眶而出,不敢再看那边,踉跄离开茶室。
此去欲何?
踏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
金銮殿。
元景帝高坐龙椅,表情肃穆的俯瞰殿内诸公。
他目光扫过某一个空位,沉声道:“袁爱卿为何没到?”
袁雄并没有请假,朝会竟然缺席,按照大奉律法,朝会迟到、缺席,罚俸三月,笞十五。
十五个板子下去,文弱书生就真得在床上趴十天半月了。
元景帝倒不是因为袁雄缺席而生气,只是接下来,他还需要袁雄这个冲锋陷阵的马前卒。
金牌前妻
随着时间推移,元景帝已经不指望袁雄了,看了一眼兵部侍郎秦元道。
袁雄不在,冲锋陷阵的事,自然是他这个皇党核心成员之一来做,当即出列,作揖道:
“陛下,对巫神教战事,对魏渊身后事,拖延至今,不能一拖再拖,阵亡将士的家属,还等着抚恤呢。”
元景帝缓缓点头,问道:“秦爱卿意向如何?”
秦元道痛心疾首:“魏渊贪功冒进,不顾大局,强行攻打靖山城,以致八万多将士牺牲,害我大奉损失八万精锐。魏渊,他死不足惜啊。
“靖山城之役后,炎康两国大军兵临玉阳关,虽最后退去,但精锐依在,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襄州荆州豫州情况危急,随时可能被巫神教军队攻陷,三州百姓危在旦夕,为今之计,是派使者奔赴巫神教和谈,以弥补魏渊造成的灾祸。
“至于魏渊,臣死谏,请陛下,谥号‘厉’。”
蠻族之王
武厉,残忍凶厉之意。
元景帝扫过诸公,悠然道:“诸位爱卿意下如何?”
无人说话,有人看向了另一个空缺的位置,那是一国首辅王贞文的位置。
在诸公看来,王首辅这是放弃了。
既然首辅都不再管此事,他们也不必为魏渊和陛下死磕。
能站在这里的,都是聪明人,这些天来的局势变化,哪里会看不出元景帝的谋划。
魏渊现在名声臭了,再出面为他求爵位,求忠武,没有意义。
你还得先给他翻案,关键是,龙椅上这位不允许。
徒呼奈何!
至于前魏党成员,则早对元景失望,把目标转向了新朝,等新君登基,再替魏公翻案。
元景帝嘴角一挑,语气却很低沉:“好,就按秦爱卿所言………”
话没说完,忽然听见殿外传来哗然声。
声浪层叠起伏,连绵不绝。
一片大乱。
“何事喧哗?”
诸公大惊,身在殿内,听着外头群臣们失态的哗然声,以及作鸟兽散的奔跑声。
这让诸公们意识到情况不妙,却又猜不出发生了什么。
诸公带着困惑,纷纷奔到殿门口,只见下方广场,衣冠禽兽们亡命奔逃,四处乱窜。
一袭青衣持刀杀上金銮殿,他身后,伏尸一地,皆是宫中禁卫。
诸公心头剧震,涌起荒诞不真实感。
大奉开国六百年,除了那位夺位的武宗皇帝,可还有人杀入皇宫,杀上金銮殿?
没有!
这一刻,即使是这群大奉权力巅峰的文臣,官场老油条,城府手段皆绝顶的诸公,此时,也难以用所谓的“胸有静气”来稳定自身情绪。
一个个脸色大变,或惊怒,或惶恐,或绝望,或恐惧……….
那袭青衣持着刀,刀柄用红绳坠着一枚小巧的八卦铜盘,他跨入金銮殿的大门,在诸公仓惶避退中,朝龙椅之上的君王,掷出了手里的刀。
伴随着雷霆般的咆哮:
“狗——皇——帝——”
长刀呼啸而去。
诸公脑海里只剩一个念头:
许七安,造反了!
………..
PS:友情推书:《从聊斋开始变强》,也是破案类得。作者:卖报求荣。
我是冲着这个名字推荐的。
另外,下面作者说看一下,大奉女团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