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qey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霸佔諸天 線上看-第1338章 威脅!威脅!威脅!看書-vse0o

霸佔諸天
小說推薦霸佔諸天
霎那间,楚恒和北泽皆是被这股风暴掀飞了出去千米。
命运之树已经选择我了,你别给脸不要脸!”楚恒手持银麟,堪堪稳住身体,语气无比的冰冷。
“选择你?”北泽重新返回到北冥玄鸟的身上,面目变得狰狞无比,怒吼道:“你还不配,给我交出命运之树!”
“给我滚!”楚恒呵斥一声,身上同时爆发黑雷、青焰、寒潮和金芒,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旋涡,携带着毁灭般的波动朝着北泽轰了过去。
看到楚恒的举动,姜朔和风雪月等人的面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他竟然又变强了!”看着楚恒身上爆发出来的能量,莫衷不由得感叹道。
伴随着一声巨响,一股恐怖的大潮轰然爆发,宛如江海决堤一般,在刹那间冲出去数千米之远。
四种能量像是无数柄利刃在疯狂的切割,空间隐隐破碎,形成一副可怕的灾难场景。
“楚恒,今天你要么交出命运之树,要么就死!”在能量旋涡之中,北泽咆哮一声,身上战甲发光,圣剑斩出漫天剑气,朝着楚恒而去。
“想杀我,你还不配!”楚恒手中的银麟轰出,枪上寒潮爆发,形成一个可怕的寒潮旋涡,里面涌动着黑雷、青火,金芒三种能量,朝着北泽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天昏地暗,强光照亮荒野,可怕的能量在苍穹之上肆意暴走。
寒潮冰封数千米的苍穹,纯净洁白得好像一幅巨大的镜子,却又在顷瞬间被暴虐的余威粉碎。
楚恒和北泽疯狂的碰撞,明明是两个人,却打出了两个军队般的气势。
数万武者退到了数千米之外,让出足够的空间战场给两人。
不过,他们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楚恒的身上。
姜朔无悲无喜,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凤阳舒紧握着手中的方天画戟,黑暗天虎眼冒寒光盯住了不远处的古壬寰。
风雪月端坐在雪域狮王的身上,静静的看着,铁如血也没有什么表示。
古壬寰盯住了凤阳舒,只要凤阳舒动手,他必定第一时间阻拦凤阳舒。
楚恒和北泽两人从天上战到地下,恐怖的能量崩碎了大地,震颤着山林荒野,掀起漫天尘烟风暴。
天地间飞沙走石,地面上铺满了一层洁白厚厚的冰霜。
“交出命运之树,我饶你不死!”北泽像是一道闪电晃出无数道残影,眨眼间掠过千米高空,朝着楚恒杀来。
“饶我不死?”楚恒扇动身后的幽冥之翼,幽冥战纹激活,狂野的像是一头猛兽猛地冲了出去,刹那间横穿千米苍穹:“你还是想想,你自己不死吧!”
楚恒体内三颗金丹里面的力量倾泻而出,战枪向前一击,金蟾怒鸣,金属性能量朝着他疯狂汇聚,冰火雷金四种能量疯狂融合,形成一朵艳丽的四色莲花。
四色莲花蕴含着恐怖毁灭的力量,空间都在这一刻扭曲崩灭。
而在四色莲花上面,浮现一种死亡的力量,在楚恒的掌控下轰向了北泽。
北泽身上的战甲绽放出滔天光华,手中圣剑铮鸣,向前猛然一斩。
一癮成婚:厲少的危險遊戲
在数百米的苍穹上,一幅瑰丽的山河画卷铺展而开,里面巨岳耸立,大河奔腾,更有猛兽凶禽暴走,朝着四色莲花碾压了过去。
顿时,四色莲花和山河画卷撞在了一起,一路崩灭着巨岳,摧毁着大河,抹杀着猛兽凶禽,横冲直撞般的碾压过山河画卷,朝着北泽撞去。
不过,山河变动,猛兽凶禽再现,一道道的剑气从巨岳、大河和猛兽凶禽之中爆发而出,倒劈苍穹。
一瞬间,整个山河画卷化作了一片剑气的汪洋。
巨响连绵不绝,四色莲花分解成一片片花瓣,凐灭着剑气和山河。
四种能量荡起一重重能量的巨浪,疯狂的破坏山河画卷,引发一重重的大爆炸。
棄女為妃:盛寵無雙 小巫格格
“给我爆!”突然之间,楚恒掌控四色莲花整个炸开,强悍的爆炸将这幅山河画卷瞬间撕碎,里面的所有东西在顷刻间全部崩灭。
山河画卷破碎,北泽直接喷出一口鲜血,面色瞬间变得苍白。
楚恒闪电般出现在北泽的面前,刹那间凝聚仙王印,朝着北泽的面门拍去。
北泽虽然提剑劈斩,却被仙王印强势轰碎剑气,再无阻碍的砸在了北泽的身上。
北泽如遭重击,身体狠狠的轰进下方的大地,撞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朱雀灭世印!”楚恒身上青火沸腾,化身成为一只青色的朱雀从天而降,滚滚能量点燃了苍穹,径直砸向北泽的坠落之地。
下方的废墟之中,北泽突然怒吼一声,身披铠甲,手持圣剑狂暴的冲出,一抹冷冽刺骨的剑芒划过虚空,迎接楚恒的攻击。
楚恒强势崩碎剑芒,惊险的避开北泽的剑锋,同时一脚狠狠的踏在北泽的肩膀上。
北泽的肩膀瞬间炸开,肩胛骨都崩碎了,鲜血抛落,身体再次坠落而下。
“好强!”看到楚恒的强悍,数千米外的武者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时候,凤阳舒和黑暗天虎同时冲了出去,凤阳舒直扑向楚恒和北泽所在的战场,黑暗天虎直接扑向了古壬寰。
就在凤阳舒刚刚动身的瞬间,铁如血也动了,肩上的重枪横扫而出,卷起一重恐怖的大潮,像是一条咆哮的巨龙,朝着凤阳舒的后心而去。
“铁如血!”感受到身后的攻势,凤阳舒瞬间回头,手中的方天画戟和铁如血碰撞在了一起。
巨响宛如雷霆炸裂,可怕的能量在瞬间爆发。
凤阳舒被震退出去数百米才堪堪稳住身体,体内的气血剧烈翻涌,眼中闪过一抹无比冰冷的寒芒。
铁如血只是退出去几步而已,也不说话,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凤阳舒。
与之同时,暗血皇朝的人将黑暗皇朝的人包围了起来,大有一种黑暗皇朝的人敢动,便会对黑暗皇朝的人进行围杀的气势。
经过死亡之海和东林沼泽之行,黑暗皇朝只剩下一个元婴境四重的强者。
不过,暗血皇朝这次却足足来了四个元婴境四重的强者。
若是暗血皇朝的人对黑暗皇朝的人动手,那黑暗皇朝恐怕会非常危险。
看着铁如血,凤阳舒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
毕竟,在南玄域三大顶级皇朝的皇子之中,铁如血堪称第一人。
“姜朔,风雪月,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凤阳舒自知自己不是铁如血的对手,便看向姜朔和风雪月,说道。
“既然命运之树选择了楚恒,那就说明了楚恒和命运之树有缘。”风雪月平静的说道:“我是不会抢的!”
“既然风兄没兴趣,那就不要掺和进来了。”姜朔大喝一声,从金翅大鹏的身上徒然飞出,圣剑出鞘,朝着楚恒和北泽所在的战场疾驰而去。
众人以为铁如血也会拦截姜朔,但铁如血却对姜朔不闻不问。
战场外面围绕的武者议论纷纷,话题皆是围绕着铁如血和楚恒两人:
“看来,铁如血也不敢真的同时得罪凤阳舒和姜朔!”
“铁如血能够拦住一个凤阳舒已经够意思了,当初在死亡之海他也替楚恒拦过北泽!”
“铁如血为什么要一再帮助楚恒呢?”
“这个谁知道呢。”
“楚恒来自一个低级皇朝,身份却还不是皇子,为何却和铁如血有联系?”
“这些强者哪个不是随心所欲的行事,任性而为。”
….
“楚恒,我要你死!”楚恒和北泽的战场上,北泽满目狰狞,状若疯魔,体内雄浑的能量震塌了大地,身体再次冲天而起。
剑铮鸣,灵根释放,北泽身上的气息暴涨起来。
他觉醒的灵根乃是八级炎血剑魂,可以在正面直接压制敌人,一旦敌人沾染上血炎,气血都会被快速燃烧消耗。
北泽手中的圣剑顿时变得一片血红,上面燃烧着暗血红色气息,像是燃烧的火焰,圣剑斩出一道长达百米的巨大剑气。
这道剑气鲜红如血,表面覆盖着一层暗血色的能量气息,像是一条燃烧着血色的火焰的巨龙划过苍穹,朝着楚恒而去。
就在这时候,姜朔赶到战场,手中圣剑一连斩出九道巨大的剑气,像是九条长河划过苍穹,朝着楚恒劈杀而去。
楚恒的眼中闪出一抹冷冽的寒光,扇动身后的幽冥之翼,不退反进,径直朝着北泽冲了过去。
“给我碎!”楚恒闪电般杀到百米剑气之前,丹田之中涌出一道七彩之力,一股毁灭的气息从两指上迸发而出,化作一道七彩光束爆射百米剑气而去。
刹那间,七彩光束瞬间击碎百米剑气,去势不减朝着北泽而去。
北泽抬起圣剑挡在面前,但强大的力量却将他手中的圣剑瞬间击飞出去。
北泽也被轰飞了出去,同时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玄狱重峰,镇压!”楚恒甩出玄狱重峰。
刹那间,玄狱重峰迎风化作一座百米高的巨岳,上面黑色铁砂席卷,凝聚成九只黑色的重拳重而起,迎接姜朔的一击。
總裁的女人(全本) 姬水靈
九道剑气将九只黑色重拳劈碎,狠狠的劈在了玄狱重峰上面,将其劈飞了出去。
楚恒瞬间发动咫尺天涯,闪电般的出现在北泽面前,拳头上七彩光芒爆闪,毁灭气息在一次降临,朝着北泽的面门砸去。
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将瞬间笼罩而来,北泽的面色剧变,张嘴吐出一块兽骨。
这块兽骨上符文闪烁,一头狰狞的恶兽虚影出现,但刚刚成型,就被楚恒的重拳轰碎,连着整块兽骨都瞬间炸开。
楚恒的重拳去势无阻,一拳直接贯穿了北泽的胸膛,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
北泽嘴里的鲜血像是不要钱似的狂喷,满脸的不可置信。
楚恒闪电般扣住了北泽的脖子,施展大掠夺术,掠夺其体内的生机和能量。
而且,楚恒还激活了幽冥战纹,那些早就冲进北泽的死气在此刻爆发而出。
北泽的脸上和身上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纹路,看上去就好像是死气缠身,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楚恒的意念一动,将玄狱重峰收回。
“姜殿下,还是收手为好。”楚恒扣着北泽的脖子,转身看着姜朔,两指之间再次浮现出一道七彩之力,涌动着无比可怕的气息:“不然,我杀了北泽之后,恐怕下一个就是你了!”
看着楚恒手上的那道七彩之力,姜朔的身体硬生生的停下了下来,满脸的忌惮。
毕竟,这道七彩之力先是洞穿了凤阳舒的胸膛,现在又战胜了北泽。
虽然不知道楚恒还有多少这种七彩力量,但姜朔不敢冒险,因为凤阳舒和北泽这两个前车之鉴便在眼前。
“楚恒,放开我们殿下!”北离皇朝的众人纷纷上前靠近着楚恒,元婴境五重的北冥玄鸟和四个元婴境四重的强者。
盜墓狂徒
“不想你们殿下死,就给我滚远点。”看着北离皇朝的众人,楚恒冷漠的说道:“不然,我的手一哆嗦,你们殿下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楚恒,马上放了我们殿下。”北离皇朝的人激活着武技,紧攥着手中的武器,将楚恒牢牢的围在中间:“不然,你今天休想走出西部战场!”
与之同时,天璇皇朝的人也开始围了上来,金阳和紫阳等高级皇朝也蠢蠢欲动。
北离皇朝的人之前还担心自己等人拦不住楚恒,但现在有这么多人在场,他们就不信楚恒不放开姜朔。
“你们今天最好别让我走出西部战场,不然,我会和你们一笔笔的清算。”楚恒根本毫无畏惧,掐着北泽的脖子,冰冷的目光在人群之中扫视:“在场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咱们不死不休!”
被楚恒冰冷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人都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紧接着,他们的心中不禁震怒,毕竟他们都是来自各大皇朝的顶级天才。
要是被楚恒一个眼神震退,这简直就是耻辱。
“楚恒,你不用威胁我们,识趣的就交出命运之树。”姜朔冷喝一声:“不然,今天你休想走出西部战场!”
众人纷纷大喝,要么让楚恒交出命运之树,要么让楚恒放了北泽:
魚肉三國 燒餅夾鹽
“没错,今天你不交出命运之树,就休想离开西部战场!”
“楚恒,交出命运之树,饶你不死!”
“留下北泽殿下,交出命运之树!”
“快放了我们殿下!”
….
要不是这些人怕得罪北离皇朝,恐怕都该对楚恒出手了。
楚恒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目光,他的目光看向了苍穹的一处位置。
因为楚恒感觉无形之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仿佛只要自己杀了北泽,这双眼睛的主人就会立刻对自己出手似的。
这个几乎是毫不掩饰的无形气势,楚恒不得不忌惮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