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藝傳播那麼廣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多留意

網絡文藝傳播那麼廣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多留意

移動互聯網將人類社會帶入“永恆在線”的新世界,電腦、手機、遊戲機、電視和平板等大大小小的電子屏幕,逐漸佔據了我們的日常生活。如傳播學者麥克盧漢所言,媒介即信息。對於伴隨電子媒介成長起來的青少年而言,屏幕塑造了一代人的思維與習慣,動漫、遊戲、視頻、輕小說成爲Z世代最主要的文化娛樂形式,閱讀網絡化、影視IP化、推薦算法化、表達現代性體驗等文藝新玩法層出不窮。與此同時,屏幕也給青少年的文化審美與身心健康帶來諸多影響。

淺表性的屏讀習慣,放棄了對深度和美感的探尋

在數字化時代,青少年的閱讀方式更多地從書籍走向屏幕。但屏幕閱讀並不只是單純地將目光從紙漿材料轉移至閃爍的顯示器。書籍以其線性的文字排布邏輯培養深思性閱讀方式,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的敘事技巧建立在紙質載體的基礎之上,只有手捧書卷、反覆翻閱、精細閱讀,才能欣賞到創作者情節排布之精妙與結構邏輯之精密。

移動互聯網強調更加直接和簡潔的表達,充分利用碎片時間,遇到閱讀障礙時即刻搜索、查詢答案。手機、電子閱讀器等窄屏幕的物質特性,鼓勵人們加速在頁面之間跳轉,以和他人的觀點交互,潛移默化地影響文藝創作。古典小說橫雲斷嶺的矛盾展開方式,在網絡文學中變成開門見山、快速推進的情節鋪陳。作者起筆兩三段,就製造出起伏波瀾,通過提供高頻次的“爽”感,不斷刺激讀者下滑翻頁。例如,凡人從廢柴、撿寶到一路打怪升級“元嬰大成”的“修真”歷程是經典的“英雄之旅”模式,容易引發青少年讀者自我帶入,便於作者推進情節、延長篇幅而被大量使用。還有許多輕小說以五萬字左右的篇幅、大量精美的插畫、“傻白甜”的快餐化情節迎合青少年讀者。霸道總裁文、種田文、穿越文配齊了最能撩撥慾望的元素,佔據了文學網站的熱門位置。這些千篇一律、套路化的情節又進一步強化淺表性的屏讀習慣,讀者難以找到曾經神遊於文學空間並深度沉浸其中的閱讀體驗。

關於年輕人語言使用狀況的相關調查發現,有超過七成的被調查者感覺自己的語言越來越貧乏了。“看着風景美如畫,本想吟詩贈天下。奈何自己沒文化,一句××走天下”是網絡世界中常見的自我調侃。社會性語言危機和屏讀時代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電子屏幕所塑造的閱讀生態,相對剝奪了青少年從傳統課外閱讀中積累豐富詞彙、學習複雜修辭的機會。所謂“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文學作品的審美價值體現在遣詞造句的獨特語言性格中,需要傳統閱讀方式的支撐。《中國漢字聽寫大會》號召全民焐熱冰封漢字、《中國詩詞大會》引導觀衆重尋文化基因、《經典詠流傳》以“和詩以歌”的形式將文學精品與現代流行相融合,反映了社會對語言美學回歸的吶喊和呼喚,對青少年的屏讀習慣和應對語言危機亦有啓示意義。要讓屏幕真正成爲青少年的“閱讀器”,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營造良好的閱讀生態。網絡作家也應強化社會責任,提升品質內涵,雕琢語言表達,即便是仙俠玄幻的主題,也需要匹配壯闊幽深、高超瑩潔的文字,方能讓讀者穿越屏幕遨遊其中。

銅陵看銅草花

彈幕的即時性交互體驗,讓“俯而學,仰而思”的審美方式變得不合時宜

技術樂意塑造我們的行爲及我們對於環境的體驗方式,屏幕的進化也持續變革着圖像視頻的表達方式和觀看者的審美體驗。同一部影片在電影院中和視頻網站上觀看所帶來的體驗必然不同。造成這種差異的不僅是屏幕尺寸和空間氛圍,還有IMAX與視頻播放器背後存在的兩種截然相反的媒介邏輯。


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關於數字經濟領域合作的聲明

電影和電視屏幕本質上是一塊單向度的顯示器,因此觀衆只能被動接收信息。“沙發土豆”一詞形象說明了電視對人們生活方式的影響。互聯網互動性基因則天然地植入視頻網站的設計之中,視頻下方的“進度條”允許用戶打破創作者的敘事邏輯,依照自己的喜好快進、跳轉,1.5倍速已經成爲當下青少年的網絡看劇標配。一些網站將影視迷羣、明星粉絲聚集在一起互動交流,形成一種跳躍性、加速度、互動式的網絡影視觀賞行爲。


注意查收!您有一份“宅家安心包”!

彈幕視頻系統則從另一個側面深刻影響了年輕人的審美方式。相對於電視、電影而言,通過網絡觀看視頻是一種更爲私人化的娛樂方式。彈幕則打破了時空界限,讓用戶看到他人對當下影像片段的評論。從無數人指尖下誕生的無數條彈幕,在同一屏幕內交匯、碰撞。嗶哩嗶哩的動畫《科學超電磁炮》中彈幕“你指尖躍動的電光,是我此生不變的信仰”甚至完全覆蓋了動畫本身。前一位用戶的彈幕評論與對應的圖像存在於同一視覺區域,共同構成觀影者所欣賞的內容,形成一種去個人化、羣體共鳴式的審美模式。打開彈幕,觀看者成爲創作者,用戶個性化視角構成視頻網站獨特的平臺氛圍。


工業體系與人才機制“雙驅動”,上海昂揚邁向全球影視創制中心

中國以“觀”爲基礎的審美方式,強調“俯而學,仰而思”,主張沉靜下來,文藝評論也要求從作品整體出發進行評價。不同於豆瓣影評或網絡論壇,彈幕爲跨越時空的審美主體帶來前所未有的即時性交互體驗,在24幀的瞬間完成“觀看、共鳴、迴應”的互動。此外,觀衆反饋到達創作者的時間週期被大大縮短了,審美體驗的時間距離日益趨零。彈幕評論關注一閃而過的畫面和被評論所忽略的微不可查的細節,蘊含了觀看者瞬間凸現的思想和情緒。但網絡視頻交互性、片段化、即時性的觀看方式,不僅抑制了深度、反思性審美體驗的生成,更讓渡了人類獨立思考的能力。

“再刷一次、再點一下、再玩一局”的誘惑設置,試圖佔據所有睜眼的時間

有論者深刻指出,人類在本質上成爲“屏幕之民”。從醒來到入睡,我們每時每刻都被電影屏幕、電視屏幕、商圈液晶屏、電梯間廣告屏幕、電腦屏幕、手機屏幕所環繞。網絡小說、視頻、遊戲、社交、算法的成癮性設計,不斷誘惑人們“再刷一次、再點一下、再玩一局”,試圖佔據人類除睡眠以外的所有睜開眼睛的時間。

青少年正處於身體發育和心理成長的關鍵時期,長時間屏幕使用已經成爲當代青少年近視高發、戶外活動減少、體能素質下降、肥胖風險上升的主要因素。計算機創造了“手握鼠標、眼盯屏幕、久坐桌前”的身體姿態,乾眼症、頸椎病、腱鞘炎等也伴隨互聯網擴散開來。移動互聯網將身體從固定的空間中解放出來,將屏幕與每段空閒時間綁定在一起。人們平均每天拿起手機47次、觸摸屏幕2617下。與之相伴隨的還有低齡化、成癮化對心理健康的威脅。對於Z世代而言,線上世界跟線下一樣真實,“社交活動線上化”“文藝娛樂靜態化”,點贊無數而深交缺失的“喧囂性孤獨”、信息錯失恐懼帶來的“手機幻聽綜合徵”已經成爲數字生活中普遍現象。

青少年在觀看網絡直播、Vlog中展示的奢華生活不由自主“向上比較”,從而產生心理落差,增加抑鬱和焦慮情緒。PS技術則讓手機屏幕變成當代“魔鏡”,精修圖片、柔光濾鏡視頻不僅造就“顏值即正義”的文化品位,還強化了青少年對理想化身體圖像的關注。屏幕如影隨形,在誘惑人們變美和追求纖瘦的過程中產生自我認知失調,甚至障礙。

5G時代VR、AR、全息投影技術會讓作爲物質的屏幕消失,但其作爲交互界面和內容載體的本質則將永存。讓青少年擁抱多彩的“屏幕化生活”,要儘量實現“中小學生每天校內體育活動時間不少於1小時;讀寫連續用眼時間不宜超過40分鐘”。同時完善機制,通過實名驗證、時長限制、內容審覈、偏好推送等技術手段,有效防範或限制青少年進行過長時間的屏幕使用。針對青少年身心發展特點,開發具有中華民族文化基因、充滿正能量的網絡文藝產品,並加強對互聯網不良信息的過濾和管控,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要回歸生活,鼓勵青少年在學校參與興趣小組、文藝沙龍,提倡老師利用傳統板書和書面批改作業,增加家長、同伴的陪伴時間,讓青少年把注意力轉移到現實生活之中。

壓力拋給對手 這樣的中期改款寶馬5系你們喜歡嗎

(作者:宋美傑,系福建師範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福建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