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tqwi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554 說最卑微的話,幹最狠的事!熱推-r50q0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出来了!”
飞虎队员带领学生仔们一行行戴好头套,排队行好,穿着校服们走出校门。
只见学生仔们手搭着肩,宛如古惑仔被捕,一个接一个被送上警车。
他们还是被送上“押运车”,专门运输罪犯的押韵车。
完全没有一点人质样,更像是罪犯…
主要是警察们没把他们当人质!而把他们当筹码!自然是拿对待筹码的态度对待他们!
“咔嚓!咔嚓!”镜头闪烁。
“让开!让开!”周星星及队员们大声呵斥、一些冲破警戒线、上前采访的记者们马上给喝退。
港岛记者是知名的难缠,但飞虎队举高的枪口,专门搞定难缠的事情!
庄世楷看向警员们把秩序维持的很好,微微点头,轻声赞道:“干得漂亮。”
学生仔父亲们看见忠诚勇毅的“飞虎队”一定会很欣慰吧?
看见他们孩子排好队,戴着头套,安安全全出现…
一定会露出满足的笑容吧?
要知道,刚刚在长达半个多小时的“飞虎队”挟持期内,记者、市民、观众都对警方进攻完毕、拒不撤退的行动表示疑惑…这种疑惑甚至一度发展成“怀疑”,许多媒体记者都已向警队提出意见,只不过给军装组死死压着而已。
庄世楷对这些并不会在意,低头戴上警帽,拍拍蔡元琪的肩膀道:“阿琪,收工回家吃饭。”
“是!长官!”蔡元琪点点头,带着周华标、余浩南等人簇拥在“庄爷”身边,脚步缓慢,姿态正式地簇拥庄爷上车。
对港督及L法局施加压力才是“第一事项”,市民们察觉出不妥又有何惧?这一点点的负面因素…
庄sir还压得住!
毕竟要让港督察觉到不妥,多少就会让市民也察觉到不妥,藏是藏不住的……
只要事后结果不走歪,社会影响也不会放大,比如现在随便编一个借口,给社会大众一个交代,什么事情都说得过去……
恩怨情仇劍
要知道,市民们是无“知情权”,最没资格探究“真相”的群体。
“是这样的,飞虎队在对学生完成救援行动以后,有一定学生出现心理问题,表现得很不稳定…”
“于是我下令让飞虎队就地对学生们进行心理辅导,主要是关爱学生们的心理健康,不想让本次行动留下心理创伤……”
“所以,在飞虎队对学生们做好基本心理安抚之后,警队会才带现场学生离开…”
“同时让学生们戴着头套,排队上车ꓹ 也是出于能保护好学生隐私的目的,希望能让他们拥有快快乐乐的童年。也请大家不要深究本次劫持事件中的学生身份ꓹ 以免他们受到二次伤害…另外,警队也会派心理专家跟进,对学生仔们进行心理方面的免费治疗。”
庄世楷停在警戒线外围ꓹ 对垫着脚提问的TVB记者“乐小姐”作为简短回答。
乐慧贞屁股翘,哦不ꓹ 屁股够正!
庄世楷有什么通过媒体传达的话,都会优先通过屁股正点ꓹ 哦不ꓹ 屁股够翘的乐小姐传达。
于是他便暂时停下脚步,出面对话筒作出回答。
这个借口简直完美!
他算是把话说到头了!
乐慧贞面露了然,当即理解、同情地道:“多谢庄警官回答,警队一支勇敢、细心、品格优异的队伍!”
庄世楷表情正色,神情含蓄,点点头道:“嗯…多谢夸奖。”
他一点都不害臊!更不会把周星星一拳一个小朋友,一脚踹飞港督仔的故事说出来!
更不会告诉乐慧贞让学生仔们戴着头套是防止学生仔乱讲话ꓹ 顺便再给某些不乖巧的学生仔们遮遮伤口,不给记者靠近学生仔们机会。
當概率事件遇上灌鉛骰子
市民们坐在电视机前ꓹ 看着新闻上的说辞ꓹ 心里感觉稍稍有点不对劲儿ꓹ 可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
他们盯着庄sir满脸正气的面孔ꓹ 实在不忍心猜测庄sir会说假话…
呸呸呸!
一定是我思想太肮脏!
庄sir肯定不会说大话!
你丫有病
“请问警队的本次事件表现怎样?”
乐慧贞突然抛出一个问题。
棄後重生之風華 獨步雲霄
庄世楷面露微笑:“很好!”
他给乐慧贞暗暗点赞!
真上道!
下次还让你采访!
“本次事件中警队一共击毙十三名罪犯,没有一名人质及警务人员受伤ꓹ 彰显出港岛警务处优秀的突击处置能力!”
“我替飞虎队感到骄傲。”
“谢谢大家。”
庄世楷就像一个“拔D无情”的渣男ꓹ 利用完乐慧贞做公关以后ꓹ 丝毫不考虑乐慧贞的“需求”,点点头ꓹ 合拢起白制服,径直走上轿车,带着蔡元琪等人离开。
头都不回一下!
“男神还是那样潇洒。”乐慧贞微微一叹,望着背影。
电视机,市民们则完全打消疑惑,对飞虎队的战斗力感到骄傲!
胜利、功绩有时能掩盖很多东西。
特别是“长官”想掩盖的时候……
轿车行驶在路上。
逃婚王妃,我們跑吧 大拿
警方车辆相继撤离现场。
“庄爷!”
“你打人家的仔…最近要不要派几个兄弟跟住你?”轿车上,蔡元琪坐在旁边,叼着雪茄,粗声说道。
庄世楷单手撑着沙发扶手,两根手指捏着雪茄,朝窗外吐出一股浓烟,晒笑道:“点样?惊啦!怕我被人K啊!”
“嘿嘿嘿…”蔡元琪露出笑声,出声说道:“有备无患,防止狗急跳墙嘛……”
蔡元琪确实是出于好心,庄sir则是回过头,很无所谓的讲道:“算啦…你派点人马跟住我,到时也不知是我保护兄弟,还是兄弟保护我……”
庄sir倒是实话实说,一点都不害臊,而且他说的确实很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要知,港督警队庄sir战斗力铁打的NO.1!他又是港岛华人的大佬!
真有人搞袭击的话,他是不是要以大佬的身份罩着小弟?总不能看着小弟挂掉,自己先闪人吧?
“是是,庄爷。”蔡元琪举着雪茄,连连点头。
周华标在驾驶室开车,抬头看向后视镜,调整一下开车坐姿,感觉肚腩挤得难受,腰杆都挺不直啦。
“丢!”庄世楷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捏着雪茄话道:“让兄弟们把学生仔一个个送回家!”
“那个,港督的仔我来送!”庄世楷清声说道。
蔡元琪点点头:“是!长官!”
同时,他拿起对讲机,把命令往下发布。
傍晚。
五时许。
惡魔三公主對抗三王子
一辆警队公务轿车驶上太平山,停驻港督府大门,轻轻闪烁两下车灯。
一名穿着礼宾服的年轻人上前,轻轻替长官拉开车门,鞠躬讲道:“长官好。”
庄世楷迈步下车,站在车门前,回头催促道:“下来吧!乔伦斯!”
庄爷压根没有理小礼宾,一个穿着校服,鼻青脸肿,畏畏缩缩的少年,一步一蹭,蹑手蹑脚的走下车。
少年金色头发梳成英伦款背头,发胶打理得干干净净,非常精致帅气。
可惜,那是以前。
他现在头发凌乱,满脸污垢,像刚刚爬完乐色堆。
“走吧。”
庄世楷带人走进港督府。
少年默默跟着,一路无言,很快来到港督办公室。
“哒哒哒。”
港督秘书轻轻敲门。
“请进。”
港督抬起头道。
“sir!庄警官带着乔伦斯来找您!”
港督秘书双手放在小腹前,侧步站在门边,轻轻鞠躬讲道。
只见港督坐在宽大办公桌后,手上拿着一支钢笔,一份文件,显然正在处理公务,表现的非常淡定。
呵!
看过新闻的人果然不一样!
庄世楷站在门口,心中暗笑。
港督脸上则闪过一丝愠怒:“这场戏过了!过了啊!”
“你亲自带着乔伦斯上门是要打我脸吗?”
港督脸上挤出笑容:“请庄sir进来叙话!”
秘书点点头,抬手相请,退出办公室,合上木门道:“庄sir,请。”
庄世楷点点头,带着学生仔走进办公室,满脸严肃地立正敬礼,大声喊道:“长官!”
港督办公室里,一颗圣诞树,加上一些彩带,已经张灯结彩,洋溢节日气息。
他继续道歉:“警队处置不力,让贵公子受伤,请港督责罚!”
庄世楷说完后,摘下警帽,低头致歉!
麦理斯按着桌子站起身,久久凝望着低头道歉的庄世楷,心里感觉被针扎一样。
“下克上!下克上!这TMD就是下克上!”
“用最卑微的话!干最狠的事情!干完还来找我道歉?”
“不敢就TM要做掉我的人!!!”
麦理斯没想到警队内部被“下克上”。
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惨遭“下克上”待遇!
他一个英方最高行政长官竟然在一个英属殖民地上给华人势力话事人克的死死得!要知道,这可是英属殖民地啊!
念念不敢忘
“而这可是我们的家乡!”庄世楷望着对方目光,在心里暗自回答!
“爹地!警队有华人警官殴打……”突然,乔伦斯跑过去抱着麦理斯大腿撒娇、试图让父亲帮他找回场子、替他报仇。
“住口!”可“港督”却一拳打砸在桌面上,恶狠狠地瞪向他道:“这不是警队打的!是劫匪打的!!!”
探索仙之巔峰 龍在九天
“父子情深!父子情深!”庄世楷脸上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