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9pqo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刺客之王 txt-第四百三十九章 跑的快看書-98dul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九岳翻天手,九岳法袍内藏三十六法之一。
周煌也听说过这门法术,却从没见过。看到高玄施展,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九岳翻天手。
周煌真的很震惊,九岳法袍在高玄手里,已经解禁了地磁焰光轮、万重山甲、画地为牢、九岳翻天手四门法术。
而且,每一门法术威力都极其强大。
击杀柏松云的九岳翻天手,威力更是强的可怕。
柏松云人品不行,实力在五行宗却能稳稳排进前五。
柏松云不止又桃神剑,他的青木荆棘甲也是第一等护体法器。
仙劍掌門系統 拜日教主
高玄催发的九岳翻天手却坚硬如金、重若山岳。一掌落下居然直接轰破了青木荆棘甲,把柏松云碾成齑粉。
如此赫赫神威,就是周煌被震住了,更别说其他人。
何况,死的可是柏松云,青木门掌门。
众人一时都懵了,不知该做什么反应。青木门上下更是呆若木鸡。
不可一世的柏松云,怎么就死了?而且像个小虫子一样被人轻易碾死。
诡异的沉默中,高玄对周煌等人一拱手朗声说:“学艺不精,一时失手害了柏掌门,惭愧惭愧。”
青木门几个长老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却没人敢搭茬应声。其他人更不好说话。
周煌虽是五行宗第一高手,也不能强为柏松云出头。
双方公开较技,柏松云对高玄痛下杀手,被高玄反杀,也是他技不如人。
从道理上说,大比也从不限制杀人。从人情上说,又是柏松云先要杀高玄,高玄也没有错处。
周煌看了眼主持比赛的天水门长老,这位还在发呆呢,被周煌眼神一扫才猛醒觉过来。
天水门长老高声宣布:“厚土门高玄胜。”
几个青木长老对视一眼,突然一起冲进了巨大掌印深处。
柏松云死了,可桃神剑还在,还有青木荆棘甲,这都是青木门的强大法器。
總裁寵妻無下限 石三少
几个长老功力相差无几,谁先拿到桃神剑就能力压其他人继承掌门之职。
與美女總裁同居的日子 兩個大饅頭
青木门几个长老急头白脸,在掌印深处撕扯,那场面可不怎么好看。
也幸好掌印够深,大半人到是看不到里面情况。只能听到几个长老破口大骂的争执ꓹ 还有一道道法术光芒闪耀。
年轻的弟子就是看个热闹。青木门的弟子却一个个满脸羞愧,宗门长老这样实在是丢脸。
周煌和其他几位掌门也是神色复杂ꓹ 这种事情虽然丢脸,他们也不好干涉。毕竟是青木门的私事。
几个长老很快就分出胜负,一个长老举着桃神剑跳出来ꓹ 他头发胡子被扯掉大半,脸上满是血迹ꓹ 看着异常的狼狈。
他对众人高声大叫:“从今以后,我就是青木门掌门。”
桃神剑的确是强大法器ꓹ 在九岳翻天手下也是完好无损。就是上面占满了血迹ꓹ 也和桃神剑本身的暗红色接近,一般人到是看不出什么。
周煌等修为高明的人却都是皱眉,青木门的人不急着处理后事,一心争抢桃神剑,这副吃相太难看了。
当着众多弟子的面,却是一点体面都没有。
周煌没理会那个叫嚣的青木门长老,他吩咐人去把柏松云尸骨收了。
其实也没什么尸骨ꓹ 就是一片暗红血迹深深镶嵌在土石中间。挖出大块来用火炼化,收敛一点残渣装坛子。
青木门的人这才醒悟过来ꓹ 把坛子接过去。
無盡宇宙的征程 庸人何須自擾
这一场闹剧ꓹ 也让众人精神都放松下来。气氛也不像刚才那么肃杀压抑。
负责主持大比的天水门长老看向了金无锋ꓹ 按照大比规则ꓹ 就是各宗门轮流上去比赛,每个宗门都要战斗五轮。
青木门柏松云被杀ꓹ 就该轮到锐金门上场了。
金无锋干笑一声扬声说:“高掌门神威ꓹ 我锐金门上下都怕了ꓹ 此轮锐金门认负。”
锐金门的众人都是脸色尴尬,金无锋认输就认输ꓹ 这么一说众人都觉得特别丢脸。
高玄略有点意外,这个金无锋面相古怪,气息深沉,居然这么容易就认输了。再看锐金门的人,颇有几个神色阴沉,颇有古怪。
高玄猜不透对方搞什么把戏,他对金无锋一拱手:“金掌门说笑了。”
锐金门既然人认输,又该轮到烈火门了。烈火门不少人都看向周煌。
周煌冷着脸,他堂堂金丹,难道亲自下场去打高玄?
他对高玄说:“高掌门年少有为,法术精妙。九岳翻天手一出,已经有了无敌之姿。”
毒婦難為 雁行
高玄谦虚拱手道:“周掌门过奖了。”
周煌点点头说:“我年纪大你几百岁,总不方便和你动手。自有门下弟子领教高掌门绝学。”
他顿了下又道:“不过,擂台已经破损,容我修补一下。”
他说着一挥袖,一团如云般赤金烈焰落在擂台上。高玄看到火势凶猛,他直接退出擂台。
此法正是周煌成道的朱雀纯阳真火,此火霸道之极,能燃万物烧神魂,又专破一切污秽邪术。是五行宗第一等的正法。
朱雀真火落在擂台上,整座擂台就开始燃烧。火山岩搭建的擂台,都熔化成水状岩浆。
擂台中心那个深深掌印很自然被岩浆淹没。纯阳真火来的快,去的更快。转眼之间火焰消散,就留下以一座平整光洁的偌大擂台。
经过纯阳真火炼制,整座擂台都呈现出一种琉璃状光润。
五行宗众人都看的眼睛发直。他们就站在擂台旁边,却没有感觉到火焰的热气。可见周煌的控制有多强。
比起高玄那威势无俦的九岳翻天手,周煌的纯阳真火能把擂台炼化成岩浆,法力上也明显强出一大截。
第一紈絝
高玄微笑不语,周煌这手真是漂亮,既展现出金丹强者的威势,又不至于显得咄咄逼人。
不过,这位法力精纯强大。他就算有吞噬珠在手,想赢对方也很难。
烈火门众人都是士气大涨,门中的第三长老直接飞上擂台,他对高玄一拱手:“烈火门周炎,请指教。”
高玄登台还礼,双方各自催发法术。
周炎练的也是朱雀纯阳真火,只是比起周煌来就差的远了。
催发火焰赤红,颜色就是驳杂不纯。施展的烈焰飞火旗,三足火鸦阵,也算的上精妙。
只是面对高玄的万重山甲,这些法术尽然无用。周炎一看高玄神色从容,气息悠长,就知道耗下去也没机会。他直接拱手认负。
等到周炎退下,又轮到天水门。
天水门水千绝冷着脸上了擂台,“我门下弟子无能,只能我亲自领教阁下高明。”
水千绝一拂长袖,催发了玄冥天衣。这也是和九岳法袍并称的五行宗法器。
玄冥天衣据说是采集一元水精炼制,看上去就像是一片湛然清光,本身几乎是无形无质。到和高玄的云光纱衣相似。
只是玄冥天衣内有无尽先天真水本源,内藏无穷变化,却不是区区云光纱衣可比。
法器分为九阶,九阶最高,一阶最低。玄冥天衣无疑是九阶层次,云光纱衣这种撑死五阶六阶左右。
当然,法器各有功能。九阶划分也比是修者的大概划分,并不准确。
水千绝催发的玄冥天衣一出手,就有无尽绵密真水四方荡漾吧,把高玄困在中间。
万重山甲虽然坚固厚重,绵密真水却能层层渗透。
虚幻的重重山岳幻影,湛然清光中居然不断收缩消散。
众人眼见高玄落于下风,不禁都赞叹水千绝的老辣。
水千绝却不觉得高兴,九岳法袍还有众多变化,她也未必稳赢。再说她比高玄大上两百多岁,赢了对方也没什么光彩。
看到擂台上呈现僵持之势,锐金门掌门金无锋凑过来对周煌说:“师兄,这高玄不是得了什么奇遇了吧?九岳法袍就算了,修为还如此精纯……”
星空遊魂
周煌点点头:“此子的确不凡。不过我们终究是同出一门,此子以后若能飞黄腾达,也是我五行宗的千年气运不灭、”
金无锋点点头,他转又低声说:“要说宗门气运,我却找到了一件奇物,我看着像是宗门遗失的至宝五行天轮。还要师兄帮我看看。”
“嗯?”
周煌大为惊讶,他低头向着金无锋手上看去,上面果然有个巴掌大小的金轮,上面刻着无数繁复咒文。
他仔细再看,那些咒文却如同活过来一般,突然流转变幻,组成一个疾转的漩涡。周煌只是看了眼,感觉神魂就要被拽进去了。
周煌警觉不对,急忙运转金丹想要定住神魂,这个时候金无锋指尖突然吐出一根白金尖刺,轻轻刺入周煌脖子。
只是这轻轻一刺,周煌脖子就直接被直透。白虎诛神刃的毁灭力量爆发出来,周煌眼前就是一黑,七窍同时炸开。
变生肘腋,周煌来不及想是什么原因,他本能催发朱雀环,释放出无尽纯阳真火。
金无锋身形一闪向后疾退,他口中怪笑了一声:“周师兄,诛神刃的滋味不好受吧?”
突发的异变,也让高玄和水千绝都停了手。
一賤你就笑
水千绝一脸不解,不知道金无锋是什么意思。
高玄却催发地磁焰光轮,人化作流光从元宝、白虎身边掠过,他长袖一展把元宝和白虎收起来。
地磁焰光轮催发到了极致,人瞬间化作一道幻影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一张黑色天网在天空展开,笼罩了整座烈火峰。
高玄所化流光在天网合拢之际,从缝隙中穿透远去。
金无锋看着高玄在天际残留那一道幻影,也满是愕然,这小子怎么跑的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