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jfr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txt-第五一七章 揚州鎮守太監衙門熱推-rkdu0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马车离开了门口,车轮滚滚向前。
向前走出去不远之后,韩琦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挑开车帘问赶车的下人道:“毛启光那边有消息吗?”
在事情出了之后,韩琦第一时间就联系了毛启光。
如果说这件事情里面谁是最关键的人物、谁知道事情最清楚,那么也就是毛启光了。
毛启光这个人肯定知道的很清楚,问他就能够把事情弄明白。
只不过到现在,韩琦都没联系上毛启光。不他知道是出事了,还是故意不联系自己。
偷心遊戲:定制豪門寵妻
如果是前者还好,但如果是后者……
韩琦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心里面也明白,毛启光出事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锦衣卫那边已经放出消息来了,弟弟是诬告,那么毛启光自然就没问题,否则就反转过来了。
听了韩琦的问题之后,手下连忙说道:“暂时还没有传回来消息。咱们派过去联系毛大人的人,现在也联系不上他。锦衣卫衙门那边见不着毛启光,他的家里面说他已经两天没回去了。”
听到这话,韩琦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说什么,直接把车帘子放下了。
或许事情比他想的还要糟糕,不过到了这一步了,再想这么多已经没有用了,还是先去镇守太监衙门,看看是什么情况吧。
韩琦很快就到了地方。
韩琦下车之后,便被人迎了进去。
宋起波斯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宅子,外表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豪华,甚至还很简朴,但是其内里的装修却是豪华得很。
地面上铺的上等羊毛毯子,别说在扬州这个地方,就是在北方也很值钱。
这几年,市面上零星出现了一些这种羊毛毯子,一般人都买不起。而在这镇守太监衙门,这样的羊毛毯居然直接被当成了地毯,可见他们有多么的奢侈了。
校園王道:金牌女友
屋子里面的摆件也是极尽不凡,各种各样的古董装饰,甚至连墙上挂的画都是名家手笔。
对这些,韩琦视而不见。
这几年,这个老太监捞了不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其中韩家就送了不少。
对于韩琦来说,只要能够花钱解决的事情,那就不是事情。
韩家在韩琦很小的时候,就把这个道理告诉他了。
韩琦长这么大,办了这么多事情ꓹ 这条理论是非常合适的,只要能花钱解决的事情ꓹ 全都是小事情。
无非就是钱嘛,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差钱。
凡是那种用钱都不能解决的问题,才是最麻烦的。
一个小内侍搀扶着一个老太监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见到韩琦之后ꓹ 老太监笑着说道:“原来是韩家的大公子,坐坐坐ꓹ 咱们这里有上好的井岗绿茶,尝一尝。”
韩琦笑着点了点头ꓹ 坐了下来。
茶水很快就端了上来。
两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之后ꓹ 韩琦说道:“张公公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来的吧?所以也就不绕弯子了,不知道张公公能不能帮得上忙?”
听了这话,老太监神情严肃了起来。
他伸手放下手中的茶杯,手指头轻轻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说道:“这一次动手的是许显纯。据咱家所知,这个人可不好惹,他家里面也算得上是皇亲国戚ꓹ 爷爷是驸马都尉许从诚。”
“许显纯为人精明狡猾、心狠手辣,加上深得陛下的信任ꓹ 做起事情来自然就没什么顾忌ꓹ 为人也是嚣张跋扈。想要和他打交道ꓹ 怕是不容易ꓹ 事情很难办呀!”
韩琦已经找上门来了,张维自然知道不能绕弯子。
末世藥師 指尖葬沙
他们这些人在一起办事也不是第一次了ꓹ 如果绕弯子ꓹ 那就代表着拒绝ꓹ 而且很伤人,基本上就结下了梁子ꓹ 以后就不好办了。
还不如实话实说的明确告诉对方,能办就是能办,不能办就是不能办。有时候这样反而不容易伤交情。
毕竟我不是不给你办,我是力所不能及。不推脱,不绕弯子,人家反而觉得你还行。不会有什么梁子。
听了张维的话,韩琦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们也打探到了。”
毒妃當道:廢物王爺請躺好
至于张维说的不好办、难办,韩琦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这不是什么坏事情。不好办、难办,那自然不代表办不了。如果办不了才麻烦,
张维这么说,无非就是想索要一点好处罢了,没问题。
韩琦说道:“听说张公公想要退下来了?”
“是啊。”张维点了点头,语气颇为感慨的说道:“这年纪大了,身子骨也不好。给皇家当差当了这么多年,这心里面虽然不舍,可是这把老骨头却不中用了。到时候后退下来,好好的过过日子,到时候找一块好地把自己埋了。”
韩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知道张公公觉得江南这个地方怎么样?”
“正所谓人生只合江南老,我手上有一套不错的宅子,就在杭州,不大,五进的院子,卖家直接出售。如果张公公愿意的话,不如我给您牵个线,搭个桥?”
“不知道是什么价格?”张维看着韩琦笑着说道。
熟睡之後
“房子年头多了,年久失修,里里外外也没什么东西了。加上院子里头长满了荒草,这也就剩地皮值点钱了。”
“对方开价白银一千两,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能够抹掉两百两,就是白银八百两。张公公觉得合不合适?”韩琦一脸坦然地说道。
听了这话之后,张维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价格倒是也合适,那咱们就定下来吧。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咱家就把这套院子买下来。”
蘿莉校花不好
韩琦点了点头,话锋一转说道:“这个当然没问题,等到我把弟弟这边的事情料理了之后,就给您办这件事情。”
两人很快就达成了交易,这是给张维的报酬。
而且韩琦又把话转移到了弟弟的案子上来,说白了就是你只要把事情给我办成,这套宅子就给你了。至于说养老的话,那谁都不相信。
张维可不敢在江南养老,到时候都会让这些人把自己的骨头渣子都吞了。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了这么一点家当,要是落到他们手里面,那还有个好?
现在自己有权势,他们巴结着自己。可自己退下去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就是一个老太监。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些钱会给自己招祸的。
这套院子到手就卖掉,这么一倒手银子就来了。
张维说道:“你弟弟的事情,虽然事情有一些难办,可是难办不等于不能办。关键问题是怎么办?要好好的想一想办法。”
听了这话之后,韩琦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那就请公公帮忙想想办法。对啊,刚才忘了说了,卖院子那家在西湖边上还有两间铺子,也想一起卖了。”
懷胎十月 東風呂
“这养老总要有一个收入,不能总吃这些老本。如果张公公有兴趣的话,这两间铺子也卖给您吧,一事不劳二主。”
“多少钱?”张维再一次认真的问道。
“这个就要贵一点了,白银五千两。”韩琦直接说道。
西湖边上的两间铺子白银五千两,这个价格是不可能的。按照正常的规矩,应该会翻十倍,也就是五万两。这两间铺的最少价值五万白银,甚至更多。
张维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行啊,这两间铺子我也要了。”
“咱们还是先说正事吧。你弟弟的事情肯定是要办的,咱们的这个交情,那不可能不办。”
“这样吧,咱家先去打探一下消息。在京城的时候,咱家和这位许大人也照过面,虽然算不上熟悉,但终究能说得上话。”
“先探探口风,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然后咱们再想办法。”
匪仙
韩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一切就拜托公公了。”
原本韩琦就是想让张维去干这件事情的,以后能够用到他的地方,他也肯定会尽心尽力,不然也不值得自己给出去这么多好处。
“事不宜迟,那我现在就去。”张维直接站起身子说道。
两个小内侍连忙上来搀扶住张维,一行人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外面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张维上了马车之后说道:“韩公子还是回去等咱家的消息吧。有了消息之后,咱家马上让人去告诉你,绝对不会耽误了事情。”
韩琦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有劳公公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希望公公费费心,看一看这个毛光启毛大人现在在哪里?我现在找不到他了。”
“到锦衣卫之后问问吧。”张维笑着说道:“扬州城就这么大,他还能跑哪去?”
说完,张维直接坐进了马车里面,吩咐道:“走吧!”
毛启光在干什么呢?
他在陪许显纯下象棋。
此时的毛启光脸色很难看,但不得不露出一副灿烂的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难看。
许显纯也不在意,手里面拿着一个棋子,低头思索。
自从来到了这里之后,许显纯就摆出了一副主人的架势,天天让毛启光作陪,一副棋瘾上身的模样。
毛启光想走都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