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常寧:一步一個”小目標” 中國女排一定是最拼的!

張常寧:一步一個”小目標” 中國女排一定是最拼的!

走進江蘇省體育局訓練中心排球館,擊球聲、吶喊聲此起彼伏。江蘇中天鋼鐵女排正在爲即將開始的聯賽做最後的衝刺。

新華社北京11月11日電 走進江蘇省體育局訓練中心排球館,擊球聲、吶喊聲此起彼伏。江蘇中天鋼鐵女排正在爲即將開始的聯賽做最後的衝刺。哪怕是訓練,張常寧依然以她的標誌性動作完成每一次發球——右手託球,左手將球轉上幾圈,然後穩穩地發出去。

柯潔逆轉卞相壹晉級!今年對弈韓國棋手已13連勝

轉球,這個張常寧當年打沙排時留下的習慣,已經刻進了她的肌肉記憶。張常寧告訴記者,在轉球的幾秒鐘裏,她會拿捏發球線路,思考落點。回顧這位常州姑娘走過的排球之路,習慣給自己設定一個個小目標的張常寧,踏下的每一個腳印都不缺少思考。

達達快送雙十一戰報:0點40分電商首單送達

初入國家隊時的“小幸運”

張常寧出生於排球世家,父親張友生參加過奧運會,哥哥張晨也是國手,這讓張常寧剛接觸排球時就領先大多數人。

2014年初,中國女排主帥郎平徵召了當時未滿20歲的張常寧。張常寧坦言,很快實現進入國家隊這個“小目標”令自己十分興奮,但冷靜過後,她清楚地認識到,自己與國家隊姐姐們的差距還很大。

“當時知道自己實力是不夠的,所以明確地定了一個新目標,就是繼續努力,在這裏站穩腳跟。”張常寧說。

中國足球界人士、球迷等送別中國足壇名宿高豐文

那期集訓過後,張常寧沒能留下。巧合的是,當年世錦賽與亞運會比賽時間撞車,張常寧與“二隊”一起參加了亞運會。儘管中國隊沒能問鼎,但這屆比賽張常寧表現出色,實實在在地叩開了國家隊大門。回憶起來,張常寧將此稱爲“夢的起點。”

郎導是堵紮實的牆

大規模炮擊持續兩天 烏克蘭停火線附近地區局勢升級

2015年,由於惠若琪因病退出,張常寧擔當了主力,壓力陡增。但在郎導的鼓勵下,張常寧最終不辱使命,幫助中國隊時隔12年再奪世界盃。

“這球上早了,上快了。”

“下手再快點。”

“這球如果是我,我會打直線。”

密雲老舊小區首部電梯投用

提到郎導,張常寧開心地笑了。同樣身爲主攻,郎平對張常寧的指點可謂事無鉅細、親力親爲。

“郎導非常細緻,訓練時她就站在我們身邊,從一個親歷者的角度告訴你,這球有更好的選擇。在這樣的優秀主攻身邊,會覺得背後有堵紮實的牆在撐着你,非常有安全感。”

倔強的“寶寶”

長相甜美的張常寧從小就被稱爲“寶寶”,但“寶寶”並不嬌氣,除了場上霸氣十足,她也知道如何在逆風時調整心態,在困境中獲得成長。

2016年奧運會,一度面臨出局困境的中國女排逆風飛翔,張常寧又一次品嚐了站上最高領獎臺的喜悅。

“其實小組賽大家發揮都不好,但我覺得那是一次寶貴的經歷,教會了我們怎麼在逆境中調整,把長處發揮出來,這是什麼都比不了的。”

連續在大賽上折桂,張常寧的履歷閃耀着金色的光芒。可在2018年世錦賽上,“寶寶”第一次體會到在“三大賽”中失利的苦澀。雖然中國隊再次站上領獎臺,但整屆比賽都戴着護具的張常寧發揮並不理想。

“2018年世錦賽對我來說是一次不小的打擊,但這能夠讓我更加正視自己,瞭解自己需要什麼。”

中國女排一定是最拼的

訂單源源不斷 客戶排隊催貨——江西這些企業逆勢增長的“門道”

雖然東京奧運會由於疫情推遲,但中國女排的封閉訓練依舊保持極高的強度。在採訪中,記者明顯感覺張常寧瘦了,臉也小了一圈。張常寧告訴記者,這是集訓的“成果”,不僅是她,國家隊幾乎所有隊員都瘦了。

“一是封閉訓練,另一個是大家都在減脂增肌,想以一個更好的狀態迎接奧運會。此外,隊裏每個月會進行一次體脂檢測,所以大家都比較自覺。”

不僅是奧運會,今年的多數比賽也因疫情取消,這讓中國女排在很長時間裏無法與強隊過招,使得明年的奧運會又增添了變數。張常寧覺得,儘管縱觀世界排壇,中國女排並不是最強的那一支,但“相信我們中國女排一定是最拼的那一支”。

18.3億元!華潤喜摘渝北中央公園170畝純住宅地

國家隊賽事的取消讓即將開戰的女排超級聯賽成爲今年爲數不多的比賽。張常寧格外看重這次比賽:“大家很珍惜上場的機會,很多問題都是在比賽中才能發現並解決的。我們希望能全力以赴,取得一個好成績。”

多面張常寧

熟悉張常寧的人都知道,她除了是一名排球女將,還有另一個身份——全國人大代表。

2018年,張常寧當選爲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在訓練、比賽之外,她積極參政議政,盡職履職。今年兩會,張常寧提交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普通高校高水平運動隊建設的建議》,引發熱議。

張常寧說,既然在這個位置上,就有義務去做一些事。她說:“我可能處在所謂的金字塔塔尖上,但很多在下面的人是無法被大家看到的,他們可能面對很多的困難,這些都是運動員的現狀。我需要做的就是讓外界瞭解這些,然後通過努力幫助他們。”

多重身份,讓張常寧在將來的道路上有更多選擇,可不久前才吹滅第25根生日蠟燭的她似乎並未考慮那麼多。“我還沒想太多,我更習慣制定一個個小目標,所以就目前而言,我還是把目光着眼於明年的奧運會和全運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