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s4i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獨仙行討論-第2006章 動身前往分享-p7owr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06章动身前往
在离开的大摩学院的时候,有数道神识若有若无地在身上扫过,甚至穿过无尽森林时,身后依旧有几道遁光在远远地缀着,跟踪而来。
“我去把他们都解决掉。”古陀面无表情地冷声道。
他的身材比常人高出一倍,健壮的上肢裹着一道粗大的铁索,一块块隆起的肌肉,看上去充满了爆炸的力量,再加上深不可测的境界,走在一旁的彩袍男子一听,就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
“不必理会,这都是些小虾,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随他们去吧。”姚泽神情自若,毫不在意的模样。
彩袍男子脸上的神情一僵,小心地偷望了对方一眼,见姚泽正似笑非笑地望过来,急忙堆起笑脸,“姚真君真是真性情,换做我都不敢走出大摩学院了,等会见到福原虹,她肯定激动的哭泣。”
“呵呵,倒有可能,虹妹的性情还是柔弱些,这些年没见,不知道有没有改变些。”姚泽低声笑着,脸上露出回忆神色。
彩袍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阴霾,不过随即笑道:“现在离开了无尽森林,那我们尽快赶过去吧,免得她遇到危险。”
我的總裁老婆
说完,一道七彩光芒从其身上散发,包裹着身形似闪电般朝前激射而去。
在七彩光芒的顶端诡异地浮现出一头六翼蜈蚣,猛一看如同实质一般,每一次扇动羽翅,就带起四周的空间道道漩涡,里面符文涌动,演绎着奥秘的规则,阵阵飓风凭空生出,使此人的遁速倍增。
疾驶中,彩袍男子面露得色,同阶对手中,能够在速度上和自己相较高下的还没有几个,即便这位姚真君可以闯过通天塔,也只能在后面吃自己的尘土……
正当他暗自得意之时,一道轻笑声在耳边响起。
“道友竟领悟了风之规则,这是灵体法相显化,难得啊……”
狂顏馭獸行
彩袍男子脸色一变,身形一个踉跄,差一点跌下虚空,急忙稳住身形,才发现姚泽正双手倒背,凌空缓步而行,似闲庭散步般,一直跟着身旁。
“你!”
彩袍男子震惊之极,仔细一看,竟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对方的神情惬意,可每一次脚步踏落,脚底就凭空生出一道道符文,交织闪烁下,一道道规则之力蔓延。
“这怎么可能,真君已经掌握了空间法则!?”此人的眼珠差一点瞪在了眶外,时间空间作为三千大道的至尊法则,多少年来也没有听说谁参悟,没想到竟在今天重现。
“呵呵,道友说笑了,只不过是飞遁的小道耳,和空间法则没什么关系。”姚泽随口笑道。
这种御空遁术是他从大腾挪禁术中延伸出,算是一种简化版的大腾挪禁术,落在对方眼中,却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了。
彩袍男子将信将疑的,望过来的目光充满了惊疑,当即默不作声地朝前疾驶,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从后面可以看出此人的耳后青筋不住地跳动。
姚泽双目一眯地,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数不尽的道道山脉在脚下急速后退,三百万里路大半日的光景,黑木崖已经遥遥在望了。
从高空的云层往下看去,入目无数的丘陵起伏,而一座冲天险峰卓然而立,高耸入云,诡异的,无尽的丘陵呈一望无垠的土黄色,只有这座险峰通体漆黑,看起来极为醒目。
“姚真君,这就是黑木崖了,你看整个山峰都被一种阴煞之气包裹着,正是清净琉璃竹的孕育环境所需。”
距离近了,只见这黑木崖的山峰极为陡峭,特别是靠近南侧一面,竟如刀削斧砍般,光滑如镜,下方的山谷深不见底,丝丝灰雾若有若无的,弥漫四周。
即便这连绵丘陵中不乏充沛的天地元气,可其中夹杂着这些丝丝阴煞气息,一般的修士也不敢轻易前来了。
“此地据说上古人物出手布下禁制,从而改变了整个山脉的走势,就是为了培育清净琉璃竹的,时间过去无数年,其中依旧有极为厉害的禁制,说来惭愧,上次我和福原虹二人前来的时候,就遇到了一处连环禁制,不得已自爆了两件宝物,才勉强脱身……”
撿個女鬼當寵物 龍不相
彩袍男子殷勤地解释着,越靠近黑木崖,他的目光就不时地扫过姚泽面庞,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可姚泽一直神情淡然,听了介绍也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让其心中暗自失望。
三人朝着下方的山谷中徐徐落下,那些丝丝阴煞之气自然不能阻挡分毫,不过气息变幻莫测,漂移间似乎蕴含某种规则之力,众人神情都有些凝重,十几个呼吸之后,眼前已经出现一个巨大的湖泊,波光粼粼,在灰雾笼罩下,如明镜一般。
千金重生:楚少的獨家私寵
湖中心还有座高出水面的小亭,四周有鲜花簇拥,在这样环境下,突然见到这样一处所在,任谁都要忍不住多看几眼。
三人伫立在半空中,凝神细望,而彩袍男子默不作声,嘴角微扬,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咦?”
姚泽有些惊奇地双目一凝,那小亭中竟有道倩影正端坐着,紫裙飘洒,勾勒曼妙身姿,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那人螓首微转,露出一张似喜似嗔的精致瓜子脸,显得楚楚动人。
福原虹!
追夫有術:這個男人歸我
她什么事也没有?
只是下一瞬,福原虹的一对凤目突然露出惊骇之色,亭子四周的鲜花中蓦地飘起几道漆黑身影,身形虚幻,可手脚清晰,一个个面目狰狞,露出森然利齿朝着前方扑去。
一夜沈淪:八卦小萌妻
面对如此危机,福原虹竟似突然失去了法力,只在那里失声尖叫,声音透着极大的惶恐,姚泽见状大急,单手一扬,右手食指朝前疾点,原本平淡无奇的指头瞬间变得鲜红欲滴,眼见着一道碑影就要离体飞出,他心中却蓦地一动。
此事实在透着诡异,他的双目中诡异地一闪,两道赤芒一闪即逝,眼前的湖泊似落下一粒石子,阵阵涟漪荡漾开来,一时间,湖泊、亭子、鲜花,连同佳人、黑影都如坠地的薄冰,支离破碎,转瞬不见,只有无尽的灰雾缭绕。
“幻境禁制!”
姚泽心中一紧,没想到甫一到此,竟险些被幻境所迷惑。
一旁的彩袍男子正密切地注视着,见姚泽的眼神突然露出迷惑,心中大喜,脸上闪过一丝戾色,正犹豫着,可下一刻,对方的眼眸中突然飞出两道赤芒,如鲜血般刺目,瞬间就恢复了清明。
他的脸上露出骇然,当初自己初来乍到时,足足在里面挣扎了近三个时辰,才从幻境中摆脱出来,没想到对方只是眨一眨眼,就似没事人一样了。
此人能够闯过通天塔,绝不是侥幸!
一旁传来“嗬嗬”的低吼声,却是古陀面露喜色,似乎看到了什么喜悦之事,正咧开大嘴笑着。
姚泽暗自摇头,这幻境禁制如此诡异,连古陀这样的修为一时不察都会中招,他轻轻地干咳了一声,声音带着一丝“惊神”,只见古陀身躯一震,随即面露古怪,茫然片刻,才伸手一拍光秃秃的脑袋,脸上显出赫然之色。
以其修为竟身陷幻境而不知,如果此时有人在一旁偷袭,肯定防不胜防。
“道友,你来过此处,不如在前面引路如何?”姚泽神情自若地,似乎刚才的一幕并没有发生,语气温和异常。
無盡吸收
“噢,没问题!这是在下分内的事,两位顺着我的脚步即可……”
彩袍男子一惊,目光躲闪着,竟怕对方看出些什么,周身异芒一闪,朝着山谷下方徐徐而落。
看其下降的方向,竟是忽而斜着,随即又变得笔直,似乎沿着某个线路,显然对这一片已经熟略于心,姚泽和古陀对望了一眼,当即相视一笑,也不犹豫,跟着此人朝下潜去。
超時空湮滅
山谷内幽静异常,一柱香的时间,三人才踩到了实地上,姚泽的眉头却是一皱。
此处的灰雾并没有太多变化,可神识竟受到了压制,只能勉强离体十余丈,似乎这片天地有着某种规则限制。
“姚真君,此地有些古怪,不过沿着这个方向前行百余丈远,中间的禁制我们已经破解了,请跟我来。”彩袍男子展颜一笑,就要当先而行。
“那个,你们当初怎么知道此处有清净琉璃竹的?”姚泽突然开口道。
彩袍男子神情一紧,转头望来,见对方面容如常,似乎是随口一问,忙堆起笑容。
“初福原虹的师傅走火入魔后,四处求医,从一位高人那里得知此处清净琉璃竹的消息,同时还指出了大致的方位,据其所言,千年前此竹刚刚开了两朵花……真君应该知道,清净琉璃竹至少要开齐三朵花才算成熟,可一花就需要千年之久,是故那位高人就没有采摘,事情大致就是这样。”
姚泽有些明了地点点头,当即三人依次前行,依旧由彩袍男子带路,只见此人七拐八磨的,甚至有时候还倒退数步,这才蜿蜒前行,足足顿饭的功夫,才前行了百余丈。
三國好孩
彩袍男子请吐了口气,轻轻拭去额前的汗珠,看来十分的紧张了,勉强笑道:“姚真君,上次我们就来到此处,再往前,在下已经无能为力了。”
姚泽皱眉朝前望去,只见一片乱石胡乱堆放着,四周静悄悄的,根本无从猜测该朝何处入手。
“道友不觉得奇怪吗?但凡天材地宝出世,四周都会有凶兽出没,甚至有伴生兽一同成长,它们对于宝物有着天生的亲近,怎么到现在连只虫子都没有看到?”
半响,姚泽突然转头一笑,如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