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ogd玄幻小說 娛樂圈如此美好 起點-第1505章 又是一口大黑鍋展示-31c7b

娛樂圈如此美好
小說推薦娛樂圈如此美好
“你们说蜜儿这丫头接受起来怎么这么快呢?我还以为她才是最大的问题!”
田蜜一离开,赵旭就有点哭笑不得抱怨起来。
杨咪将墨镜推到头顶,没好气的白了男人一眼,“你也不看看蜜儿成长的环境,我们家对她的影响这么大,她哪会在乎多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或是妹妹。”
“是啊,旭哥就是闲操心。”
“难道你们不觉得,她接受起田雨生外遇的过程太过平坦?”丫丫捏着腿脚,舒缓下半天没动弹僵硬的肌肉。
赵旭立马转了个位置,坐在了丫丫腿边,温柔体贴的帮着他按起来。
“她接受了吗?我怎么没发现?”
“你忙着给老田善后,发现得了才怪!”杨咪瞥了眼赵旭轻柔的动作,盘膝坐在躺椅上,拿过酸梅狠狠的咬着,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呃……你们是说她已经原谅老田了?”
“当然!”
“那为什么……我明白了,肯定是因为弟妹!”赵旭立马反应过来田蜜这丫头的鸡贼。
“人小鬼大吧!”张馨雨笑嘻嘻的道。
“我们家这种孩子还少了?”赵旭没当一回事。
最佳影後攻略 糯米肉丸
田蜜早熟懂事,他和田雨生还巴不得呢。
小丫头能够不为田雨生这次事件跟他作对,应该是田雨生最为欣慰的事。
“你可别告诉老田,我给蜜儿保证过了的!”
杨咪像是明白赵旭的心思,立即将他的那点浮想给打断。
“没必要吧!”
“很有必要!”杨咪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给了丫丫个眼色。
丫丫笑着认同道,“老田这次太过了点,必须得让他记住教训。你能帮他一次,就能总是这么帮他善后?”
“还有弟妹!”张馨雨接着丫丫的话板着脸道,“小沈这次没闹腾,不代表就彻底忘了。你可要好好跟生哥掰扯掰扯,下次没这么好的事儿!”
“小沈又跟你们聊过些什么?”
这两天,小沈除了公司跟家里,经常往这边跑,赵旭是清楚的。
他也没去掺和,并不知道小沈跟自家女人们聊过些什么。
这边家里如此,估计周熏、刘倩那边同样也跑不掉,都被小沈打好了招呼。
“你管那么多干嘛?”杨咪拒绝的很干脆。
“算了,我也不问,你们心里要有数。宁坏一座庙,不拆一桩婚!老田这次也是意外!”
“意不意外暂且不说!就他这浪迹的性子,出幺蛾子也是时间的问题。”
丫丫并不这么看,推了推赵旭的手,示意已经好了,让其去给杨咪两人也按一按。
赵旭听话的坐在杨咪腿边,手指轻柔的给他按着,按着按着就按到了大腿上。
“啪……”
“老实点!”杨咪娇媚的白了男人一眼,暗自窃喜她对赵旭的吸引力。
赵旭哪是听话的人,坚持在大腿上按动着。
“那用不用送蜜儿和冉儿回去?”
“你想着法儿给老田提示是吧!美得你!”
杨咪推了推男人往腿根处按动的手,狠狠瞪着他怒斥道。
“难得糊涂一下不行吗?”
“行什么行?都说听我们的!你要是敢偷偷告诉老田,等着我们大家伙一起离家出头吧!”
赵旭讪讪一笑,打消了偷偷给田雨生递消息的想法。
旭爷努力过了,不算联合女人们一起坑田雨生。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丫丫突然问道。
“当然不可能立即答应!该说的该警告的老田都当面锣对面鼓的坦白了,怎么选择,看她自己。”
赵旭也没仔细问,只是知道个大概,一一告诉了女人们。
“你们觉得,要是赵旭碰上这种事,会怎么做?”
“喂喂喂……别坑我行不?”赵旭停下手里的活计,郁闷的看着杨咪不爽的叫道。
丫丫没搭理他,脱口而出道,“肯定是接回家!”
“没错!”张馨雨也认同丫丫的观点。
“你呢,有什么要反驳的吗?”杨咪脸一板,平心气和的问道。
麻麻批的,旭爷说什么都是错,才不会上当呢。
还是老老实实干体力活吧,能逃一会儿是一会儿。
“怎么了这是?”
万倩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气氛不是很好。
三女各自当赵旭是透明人,丝毫不理会他的殷勤伺候。
杨咪跟万倩耳语一番,站起身的万倩立即狠狠瞪了眼赵旭,转身就朝着别墅里走去。
“哎哎哎……别走嘛!”
赵旭赶紧拉住万倩,特喵的,这要是让她回去,搞不好刘倩、周熏等人今晚就会杀奔过来找他算账。
他可惹不起这些千方百计想要找机会收拾他的女人!
“你们要我说多少次,老田这种事不可能在我身上出现。我也不会碰除了你们之外的女人!”
“你都说老田这次是意外,每个人一生里意外不断,你碰上的几率也不小的吧。”
赵旭脱口而出,“我又不用应酬,也不喜欢应酬,哪会喝得伶仃大醉,被个女人给坑死。”
“除非你从今以后不喝酒!”
“那是……不可能的!”
赵旭苦着脸,就知道女人们要拿喝酒的事做筏子。
上次就是喝了点酒,他才将万倩弄得下不了床,休息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
“我可以承诺不喝醉,这样总成了吧。”
眼神纯净的紧盯着万倩,赵旭三指竖起,两指压在掌心,信誓旦旦的道。
“看看再说!”万倩也没过多的逼迫赵旭。
男人嘛,在外面应酬喝酒是少不了的。
只要能多注意,别想这次田雨生一样就行。
至于她上次被赵旭折腾的事,那是赵旭故意的,她心底也是门儿清。
“虎头的新任务已经成功完成,明天亲自飞过去接他回来!”
“我怎么不知道?”
“防着你呢!”杨咪嬉笑的嘟嚷道。
“…………”
赵旭心底暗骂,怨怪孩子二表舅坑他。
“你还待着干嘛,去看看然然和宝宝,有问题就帮他们快点解决了。”
“我这不是在等待他们的召唤吗?”
“没召唤你就不会自己去关心他们的学习?”
“…………”
赵旭垂头丧气的离开,回去辅导儿子们的学习。
女人们也唠叨开来,讨论起赵虎头回京之后的处置,这总要有个说法,赵虎头是逃不过的。
“不是教训过罪魁祸首了么,虎头这就算了吧。他也是想承担更多的责任,我们应该理解他才对。”
张馨雨第一个反对狠狠的教训赵虎头,立即帮他争辩道。
对赵虎头,这十年来,她们都是疼到骨子里,特别是赵少茂、滚滚这些孩子出生之前。
每次赵虎头顽皮捣蛋,她们都是护着他,经常弄得赵旭气得跳脚,拿赵虎头丝毫没有办法。
赵虎头坑赵旭的做派,女人们也要付一半的责任。
“这次必须就事论事,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虎头这孩子也大了,必须要承担起这么做之后的后果。这也是熏姐的意思,也是爸妈的意思。”
“我还是坚持刚才的意见!”张馨雨并未妥协,摇头坚定的道。
有什么样的爸爸就有什么样的儿子,赵虎头也是想要向某些人展露他的责任感,才瞒着她们所有人去南部边境的。
这又不是像以往一样憋着劲跟赵旭作对,也不算闯祸,只是会对他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而已。
告別薇安 安妮寶貝
在张馨雨看来,这都是赵虎头已经有赵家长子担当的责任感,反倒是可以夸赞夸赞。
不只是她抱着这个看法,杨咪如此、丫丫同样如此,更甚至万倩同样抱着这个看法。
“可熏姐坚持,我也没办法!”万倩苦恼的叹了口气。
赵勋声和黄美琴那边,是周熏去说服的,她也不好继续说什么。
“让赵旭顶上去吧,反正他虱子多了也不怕痒,就这么定了!”
杨咪坑起赵旭来,丝毫不带犹豫的,一锤定音就做派弄得万倩等人纷纷含笑点头。
赵旭本就是罪魁祸首之一,让他去跟周熏顶牛,也是理所当然。
想来他也不介意身上再被一口黑锅,反正一口跟两口没多大区别。
空間之心
赵旭还不知道自个儿被女人们又砸了口黑锅下来,不然肯定的喊冤。
…………
“怎么样,玩得很爽吧!”
“嗯!”
皮肤黝黑,小脸棱角分明的赵虎头淡定的点点头,将背包递给自家无良老爹。
赵旭把背包往背后一扔,笑呵呵的跟孩子二表舅扬了扬手,也没说话,转身就带着儿子登上离开营地的越野车。
一路上一大一小没啥交流,等到上了飞机,赵虎头洗完澡出来,赵旭才关心他这段时间的具体经历。
隨身洪荒門 楊家第一人
“大学毕业前,不许再这么干了!”
“嗯!”赵虎头心底怎么想,面上丝毫不显,狠狠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等明年学校建好,你就搬过去住吧!”
“没问题!”
这是早就说好的事情,他不会反对。
“滚滚呢?”
“到时候再说!你大姨姨暂时不同意,爸爸也没办法!”
赵旭遗憾的摊摊手,他不是没劝过刘倩,可刘倩暂时不放心滚滚过去住校,只能慢慢来。
“妈妈打算怎么处置我?”
“不知道!”赵旭也揣摩了很久,可惜女人们嘴都很紧,丝毫没透露出风声。
“那爸爸呢,妈妈就没狠狠收拾你么?哎呦……疼疼疼……”
“你还知道疼?我没找你算账你就烧高香吧,还有闲心思打趣你老子我?”
赵旭拧着臭儿子的耳朵狠狠扭了几下,才狠狠不已的放开。
“你才十岁,就这么急着显露天赋做什么?十八岁之后再来不成么?到时候你要做什么,爸爸也好糊弄你妈妈她们。”
“为了你,爸爸这段时间过的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你妈妈她们现在都住在外面不回家,你奶奶就知道怪我,我多冤你知道吗?”
赵虎头讪讪一笑,没敢继续跟自家老子炸刺。
“怎么,知道怕了?怕我狠狠收拾你?早知道干嘛去了?”
赵旭怒气冲冲的狠狠揪着臭儿子的脸庞,泄愤似的拉了又拉,揉了又揉。
天樞 徐公子勝治
赵虎头老老实实的任由自家老爹蹂躏他的俊脸,不敢质疑反驳,免得老爹发起狠来立即开揍。
兄弟戰爭意外之外
没有妈妈跟阿姨们在,到时候揍得再凄惨也没人救得了他。
“给……跟你姐姐弟弟妹妹们好好聊聊,我去休息会儿!”
赵旭馋着脸,学着电视里太监伺候皇帝的做派,将自个儿老子送到卧室门口,这才迅速跑回自己休息的房间,拔通了曦曦的视频。
“黑了不少,也精干了些。受伤没,露出来给姐姐看看!”
“没……”
“才怪!速度点,别惹我生气,不然回去收拾你!”
赵虎头讪讪一笑,赶紧脱下睡衣,光着膀子转了圈。
“还好,问题不大!回去让蔡姨弄些祛疤膏,我弟弟又是个小鲜肉!”
“姐,我不是小鲜肉!”
“我说是就是!”
“好好好,你说是就是吧!”
赵虎头心底微暖,脸上却郁闷的小鸡啄米。
“爸爸呢?”
“休息去了!”
“生叔的事你还不知道吧?”
“生叔出什么事了?”赵虎头惊疑不定,一脸担忧的问道。
“不告诉你,嘿嘿……”
赵虎头一口气差点憋死,郁闷的瞪着自家老姐,可惜他惹不起,只能憋着。
魂忤穹霄
“…………”
曦曦言简意赅的将田雨生的事说了下,赵虎头无语望天,暗道一声生叔牛比,果然是虎爷的偶像。
“爸爸日子更加不好过吧!”
“那是!”曦曦笑呵呵的点头,“爸爸被殃及池鱼是肯定的,谁让生叔也算是被他坑的呢。”
“呃,殃及池鱼我猜得到,可生叔被爸爸坑了,怎么回事啊?”
“生叔年轻的时候就是跟爸爸学坏的!”
“不是吧!爸爸很专情的!”
“…………”
曦曦一时无语,都找不到话来反驳自家弟弟。
更是想不通,爸爸专情这种话,赵虎头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
他们又不是没有分辨能力的小屁孩,别人家里都是一个妈妈一个爸爸,他们家里妈妈这么多,弟弟妹妹更是不少,哪能不知道自家跟别人家的不同。
永生
“爸爸又不在,你讨好他也没用!你不会是知道了些什么吧?”
“知道什么?”
赵虎头一头雾水,搞不清曦曦指的是什么。
“算了,反正你们回去之后就知道,我也懒得多说!回家后别忘了去看看毛毛姐,她可是想你想得都经常睡不着觉!”
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