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nss精华玄幻小說 遼東之虎-第八百二十四章閲讀-xfkri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吴三桂手下的吴老黑,带着人已经到了我们的宫殿外面,说是要……!进来捉拿你。”章西女王看着绿珠说道。
“捉拿我?有人走漏了消息?”绿珠脸色一变,吴老黑没有确切的情报,是不会冲到章西女王宫殿抓人的。毕竟这里是章西不是孟买,章西这地方可没多少吴三桂的廓尔喀士兵。真惹恼了章西女王,分分钟灭了他。
“不知道!”章西女王眼睛扫视这那些小邦国的国王们,这些人并不可靠,有些还是首鼠两端之辈,这边与章西女王缔结盟约,那边向吴三桂告密,两头不讨好。
“哼!既然来了,就先把吴三桂的一只爪子剁下来再说。省得总是挑选好日子起事,我看今天就是好日子。”铁普苏丹站起身来,雄狮一样的怒吼,让那些小邦国的国王们全都闭了嘴。
在铁普苏丹面前,这些人就像是豺狗一样猥琐。
章西女王大脑高速运转着,盘算着如何度过这一关。绿珠是绝对不能让吴老黑带走的,只要带走绿珠,就算是与大明接下梁子。今后如果吴三桂失败了,再想投靠大明,就没那么容易了。
可现在真的跟吴三桂翻脸,那根吴三桂正面冲突的就是章西。以章西的实力,不可能是吴三桂的对手。到时候只能请明军登陆才行,可这样就彻底倒向明军,再无回旋余地。
如果明军战败,他们大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可自己怎么办?章西是自己生存的根本,离开章西她连屁都不是。
两难!难道说,今天必须在两股势力中间做出选择?
“上使,不如您扮成侍女从侧门……!”章西女王十分为难的看向绿珠。
“尊敬的女王陛下,我是大明帝国的使节,怎么可能化妆成侍女模样?再说,吴老黑既然敢来搜宫。肯定已经有了完全准备,您确定我走侧门能够出得去?”绿珠戏谑的看着章西女王。
“呃……!”章西女王也没办法了,绿珠说得的确有理。吴老黑既然敢来,肯定是收到了消息。绿珠就算是在侧门出去,估计早就有人在那里等着他。
看起来,今天真得在两个势力中间选择一个了。
“女王陛下,现在是到了该抉择的时候了。难道您忘记了英国人和吴三桂,对您的怎样的无礼,对您的臣民是怎样的压榨。外面那么多即将饿死的百姓ꓹ 是吴三桂掠走了他们辛苦劳作获得的粮食。
是谁在帮助你们,是我们大明帝国。我们大明给你们提供食物ꓹ 让您的臣民不被饿死。我们大明提供武器,让您的臣民可以武装双手。
女王陛下!人应该对困难时候伸出援手的人感恩,大明不求你们感恩。只是想让你们起来反抗ꓹ 反抗那些夺走你们粮食,夺走你们女人ꓹ 夺走你们孩子的英国人和吴三桂。
这片土地上曾经诞生了孔雀王朝,也曾经诞生了阿育王。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ꓹ 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失去了反抗精神。
我最伟大的女王陛下ꓹ 难道说你们真的想一辈子,匍匐在英国人和吴三桂脚下吗?难道说,你们一辈子都不想站直了,挺直了腰板过日子吗?”
無敵寶媽:boss我廢了你
绿珠的话被舌人高声的翻译,传遍了大殿里的每个角落。不但是那些小邦国的国王们,就连大殿里面的侍卫,还有那些端着盘子的仆役们ꓹ 都眼睛冒光的看着绿珠,接着他们的眼神又落到章西女王的身上。
“女王陛下!上国使臣说得没错ꓹ 我们不能一辈子被英国和吴三桂踩在脚下。这么多年来ꓹ 我们失去的已经够多了。
英国的先祖杀害了我们的先祖ꓹ 难道说ꓹ 我们还要让他们的子孙,继续压榨我们的子孙不成?女王陛下ꓹ 如雄狮般活一日ꓹ 也比如绵羊般活百年要幸福得多。如果可以选择ꓹ 我宁愿在战场上战死,也不愿意这样被人随意羞辱和压榨。
今天吴老黑来了ꓹ 那正好。今天就是反抗的日子,您不做,我铁普来做。”铁普苏丹狮子一样的咆哮在大殿里面回荡。
“我们要反抗!”
“打死英国人。”
“打死吴三桂!”
“把英国人赶走!”
“……!”
下面想起无数个声音,那些本来首鼠两端的小邦国的国王们,一个个瞪着眼睛高叫着。甚至那些侍卫们,也举起手中刀剑跟着高声喊叫。匍匐在地上的奴隶,激动得浑身颤抖,恨不得立刻上战场。
章西女王面沉似水,今天如果不顺应民意的话,自己的位置恐怕都难保。没见那些人,已经开始拥护铁普苏丹。
哎……!本想着继续捞好处,谁成想情势一瞬间演变成这样。
“召集军队,今天就是反抗的日子。我!章西女王,号召我的臣民们,反抗英国人和吴三桂。我们要把他们赶出印度去,让印度百姓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没办法了,章西女王也只能赶鸭子上架,正式宣布反抗英国人和吴三桂。
听着舌人嘴里的翻译,绿珠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今天这一把算是赌赢了。
门口的吴老黑听到里面巨大的嚎叫声,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不想再等下去了,章西女王这个女人一向是优柔寡断。这就杀进去,把大明来的使臣抓出来。只要这个使臣在自己手里,就不怕章西那个贱货不就范。
他奶奶,到时要尝尝这婊子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冷魅殿主有點壞
“走!咱们冲进去。”吴老黑根本不看门口那十几个手持刀剑的侍卫,在他眼里这就是一堆肉而已。
女巫偵探所 深橙屬意
“诺!”身后跟着他的廓尔喀士兵,纷纷端平了手中的枪。
“你们要干什么?”门口的侍卫队长惊恐的看着黑洞洞的枪口。
“识相点儿,让我们进去。如果你们能带着我们抓住明国的奸细,我会考虑奖赏你们。要是你们胆敢拦着我们,嘿嘿!”吴老黑掂了掂手里的左轮手枪。
“你们要怎样?这里是章西王宫,不许你们随便乱闯。如果我们女王陛下告到吴大帅那里,你也吃不了兜着走。”面对枪口,侍卫长有些紧张。
“滚开!”吴老黑懒得和他墨迹,随手推了侍卫队长一把,对着手下一挥手。
可刚刚前进两步,就被抽出刀剑的章西王宫禁卫拦住。禁卫们看着正老黑手下的廓尔喀士兵,眼睛里面满是仇恨。
这些廓尔喀士兵平日里欺男霸女,在章西算是坏事做尽。即便身为王宫侍卫,有时候也会被他们欺负。
“杀!”吴老黑一声吼,手里的左轮手枪“啪”的一声打在前面一个王宫禁卫的胸口。
那禁卫胸口立刻迸射出一团血花,手里的剑掉在地上,捂着胸口缓缓跪倒在地上。“砰!”吴老黑又是一枪,直接打爆了他的脑袋。
老大带头动手,手下那些廓尔喀士兵自然不会再看着。一时间枪声大作,门口守卫的那些王宫禁卫简直就是活靶子。一个被子弹打得胡乱摇晃,身上更是血光崩现。
打死了门口的禁卫,再也没人敢拦吴老黑。吴老黑拎着左轮手枪,煞气冲天的往里面闯。一路上只要遇到阻拦也不废话,抬手就是一枪。
手里只有刀剑的王宫禁卫,在他们面前只有被宰的份儿。一路打进来,开枪干掉不下百人。
前面就是王宫大殿,远远看着里面好像正在举行宴会。
他娘的,还敢为大明使节举办宴会。一会儿,就当着你们的面,老子好好操操章西女王。让这老婊子知道知道,背叛少将军的代价。
“章西女王,你居然敢背地里接纳明国使节。识相的把明国使节交出来,我饶你不死。”一边走,吴老黑一边大声嚷嚷。
“吴老黑,你看看姑奶奶是谁?”一声大明官话,让吴老黑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情报中的大明使节,居然是个女人。
这女人……!不是绿珠还是谁?吴老黑立刻觉得,自己要发达了。
敲響人頭鼓
绿珠在大明地位,没人比吴老黑更加清楚。只要把她抓住,就可以向大明要挟很多东西。而且听说,这小娘们儿和李枭关系不一般。
嘿嘿!倒是要尝尝,李枭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儿。
“原来是绿珠姑娘,怎么?亲自来印度犯险?早知道是绿珠姑娘来了,吴某人早就来拜见。”吴老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绿珠,好像老猫在戏弄老鼠。
“拜见!来抓人才是真的吧!”绿珠戏谑的看着吴老黑。
“既然绿珠姑娘这么识趣,那就请乖乖跟我走吧,到了印度,我吴老黑也得略尽地主之谊不是。”吴老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自始至终,他都没看章西女王一眼。在他眼里,章西女王就是透明的。他太清楚了,只要明军还没打到印度本土。章西女王绝对不敢背叛吴三桂,原因很简单,这女人是个狐狸性子。别看很狡猾,关键时刻却总是犹犹豫豫。
她绝对不会现在就下注,吴老黑太了解她了。
“恐怕走不成了,女王陛下,您说是么?”绿珠看着吴老黑,嘴角带着嘲弄的笑。
“吴老黑!你这个吴三桂的走狗,平日里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今天我就要带着章西百姓们收拾你,来人!”章西女王一声令下,四周立刻出现了许多手持步枪的侍卫。
吴老黑吓了一跳,四周冒出来的人足足有五六百人。可自己这边,只有几十人。而这一次,对方手里拿着的不是刀剑,而是正经八百的步枪。
“你们!你们怎么会有这么多枪的?”忽然看到这么多枪,吴老黑瞳孔缩得跟针鼻一样大。他没想到,王宫里面居然会有这么多枪械。
“该死!章西女王,你接受了大明的军火,是不是。”世界上能生产步枪的国家,只有欧洲和大明。而能造出这么好步枪的国家,只有大明和英国。
而那些士兵手里的步枪,一看就知道不是英国产品。
“吴老黑,放下枪我可以饶你不死。”绿珠看着愣在当场的吴老黑。
这家伙实在不适合搞情报,好多事情都被他弄得糊里糊涂。自己来印度足足有半年,他居然连自己是男是女都没弄清楚。大明跟章西,私底下输送物资足足有三个多月时间。这家伙居然也没发现!
恐怕自己没有故意暴露行踪的话,这家伙到现在还满世界在着自己。真是个蠢人,来印度搞联盟,自然要来王宫这样的高级地方。难道说,还去乡下老农的茅草屋里面不成?
吴三桂用这么个蠢货管情报,也真是瞎了眼。
“是……是你故意引我来的?”死到临头,吴老黑终于聪明了一把。
“没错,是我故意散布消息引你来的。不然,我又怎么能说服章西女王站出来,跟吴三桂作战?
吴老黑,认命吧!今天需要用你的命,逼迫章西女王做出选择。你死在她的王宫里面,她就断了和吴三桂和解的可能。对不住了!
杀了他!”随着绿珠森冷的声音落地,“啪”的一声枪响。五老黑的脑门儿上,立刻多了一个巨血窟窿。脑浆和鲜血,顺着窟窿泊泊的往外淌。
四五百人紧张举着枪,士兵们的手指都扣在打开保险的扳机上。有一个人开枪,剩下的人全都下意识开枪。
拒嫁腹黑冷少 李慢慢(書坊)
四五百支步枪,一瞬间就把对面那些廓尔喀士兵打成了筛子。还有些没有打中要害,躺在地上大声的哀嚎。那惨叫声,听着就瘆人。
妻寵至上:晚安,律師大人
绿珠不紧不慢的走过去,从腰里面抽出左轮手枪。看到惨叫没断气得,抬起手枪照着脑袋就是一枪。
剩下那些和廓尔喀士兵有过节的家伙,纷纷跑过去,对着还能动弹的廓尔喀士兵射击。有些家伙,干脆割掉了廓尔喀士兵的脑袋用作留念。
我的舢舨能升級 二哥的小號
PS:老龙新书《我的纯真年代1999》正式发布,喜欢老龙的朋友,请移驾起点中文网观看。如果看着喜欢,可以收藏以便观看,并且欢迎投喂推荐票,新书真的需要!
樹的背後
瀟湘燕子回時 臣服
谢谢!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