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siz爱不释手的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txt-第577章閲讀-cy2po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炎热的夏日,炙烤着大地。
一队疾驰而过的骑兵,踏起漫天的黄土。
纳石盘陀一脸汗珠,斜靠着马车的竹席上。
这里是凉州北面的漠南草原西侧。
原本是鲜卑各部和羌胡、卢水胡、白羊胡等各路蛮夷杂处的地带。
纳石盘陀作为一个西域的商人,以前是从来不敢踏入这片草原的。
美人劫之重生毒後傾天下 麒麟踏月
这些草原上的游牧蛮子们,那是一个比一个凶残。
劫掠过往的陌生商队,就如同是饮水一般平常。
特别是纳石盘陀这种卷毛碧眼的西域胡人,更是毫无忌惮。
西域诸国的商人,只敢走凉州陇西的商道。
那里的凉州张都督,可是有足够的强力保证过往商旅的安全的。
不过。
今日的纳石盘陀,却是异常放松的踏入了这一片蛮荒的草原。
因为此时的纳石盘陀,已经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西域胡商了。
正当纳石盘陀在马车是乏累不堪的时候,旁边的一个骑兵冲过来,大声的喊道。
“康督护,前面就是慕容部的大营了。”
纳石盘陀闻言,立刻就是坐直了身子往前方望去。
只见前方的一片山脚下,一大片灰白的帐篷连成一片。
远远的望去,就如同是白云散落在青青草原上。
“快,派人先去通报!”
纳石盘陀立刻吩咐道。
两个骑兵得令,立刻拍马往前而去。
这所谓的通报,自然是要慕容部出来迎接自己的。
现在的纳石盘陀,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商人了。
他不仅有大汉皇帝亲自授予的西域康国督护的头衔,而且还有了一个皇帝亲赐的汉姓汉名。
如今的纳石盘陀,正式的名字叫做‘康忠义’。
康国的忠义之士。
而且,康忠义,也即是纳石盘陀,还给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祖先。
当年的周武王的弟弟,卫国君主康叔!
没错。
他一个西域万里之外的胡人,终于在一千年后,找到了自己中原的真正祖先。
姬姓康氏,这就是纳石盘陀逢人便说的来源。
两个随从骑兵派出去后,很快就有了恢复。
一队高举着慕容部旗帜的骑兵,很快就跟随而来。
领头几个人,都是穿着华丽的丝绸袍服。
一看就是慕容部中的首领人物。
“我是慕容部的慕容翰,特来迎接康督护!”
为首的壮硕青年大声的喊道。
纳石盘陀只见这个人虽然生的年轻,但是一脸的凶悍之色。
特别是那眼神,如同鹰隼一样锐利。
如果是之前,纳石盘陀绝对不敢和他对视的。
不过,此时的纳石盘陀却是充满自信。
“原来是慕容将军的大公子,康某有礼了。”
纳石盘陀-康忠义下了马车拱拱手。
末世之重啟農場
他这一次来慕容部,就是遵照大汉皇帝的命令,从西域招募到了上百名向导和翻译,来给这些鲜卑、羌胡人带路的。
没错。
康忠义就是一个西域奸。
他从西域招募到了一群带路党,要给这些游牧部族引入西域各国去为非作歹。
哦不。
按照康忠义的理解。
应该是去西域教化各部蛮邦小国。
虽然鲜卑各部也都是一群蛮子ꓹ 但却是尊奉的大汉皇帝的旨意。
“慕容部上下,都早已经恭候多时ꓹ 还请康督护跟我入营。”
慕容翰客客气气的说道。
这一年多来,慕容鲜卑在阴山贺兰山一带很是休养了一番。
周围的各部鲜卑,都是罕见的没有征战。
西北方的呼揭、坚昆等部ꓹ 在鲜卑的几轮攻势下,很快就远远的逃走了。
如今数以十万计的各部人马挤在漠南草原。
已经快到无法负担的地步了。
解語 文雨
所以ꓹ 慕容部上下都已经是盼着抓紧往西征战了。
他们已经确信了,西域诸国都是富庶的很。
只要鲜卑大军一到ꓹ 肯定就能把西域各国按在地上摩擦。
然后ꓹ 他们就可以过上人上人的好日子。
“哈哈,慕容公子果然是快人快语,康某敢不从命!”
纳石盘陀-康忠义十分痛快的跟着慕容翰返回了大营。
一进入大营不久。
纳石盘陀就感觉到了大营中气氛的不同寻常。
整个营地中都是弥漫着不安和紧张。
纳石盘陀心中一阵疑惑。
中國狙擊手
他可是知道,慕容鲜卑从辽东一路迁徙而来,吞并了大大小小十多个部落。
人马扩张了一半还要多。
应该是上下士气大涨啊。
本源紫蓮
怎么会有如此的状态呢?
这一切的疑惑,在纳石盘陀见到慕容廆的时候都得到了解答。
“康忠义见过慕容将军!”
一见到慕容廆后,纳石盘陀便恭恭敬敬的行礼。
他的西域康国督护头衔ꓹ 根本没有什么实权,只不过有这皇帝亲授的加成而已。
慕容廆则是皇帝册封的郡公、重号将军。
纳石盘陀自然不敢造次。
“康督护ꓹ 你终于来了。”
一见到康忠义ꓹ 慕容廆一张蜡黄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纳石盘陀被他的样子吓了一条。
“慕容将军ꓹ 可是身体欠佳?”他立刻关心的问道。
慕容廆勉强一笑。
“不过是有些老毛病ꓹ 休养一阵就好了。”
“康督护,路上需要的向导、翻译等人ꓹ 可是带来了。”
慕容廆急切的问道。
“慕容将军ꓹ 请放心ꓹ 我都是准备了。”
纳石盘陀非常自豪的说道。
“西域三十多国,十几种语言ꓹ 北道五千里的地形,都有了专门的人才,保证大军一路畅通无阻。”
听到纳石盘陀这么说,慕容廆非常的高兴。
他语气有些沉重的安排手下,去把纳石盘陀带来的‘西域奸’都妥善安置。
“大军一路上的行进,也少不了各种缴获,还需要各种补给,康某遵照皇帝的旨意,也已经准备好了商队,已经是凉州等待了。”
只听纳石盘陀继续说道。
“只要慕容大军需要什么,不必返回夏州都督府,只需要从凉州北上就可以直达。”
首席總裁的小貓
“不过,这些商队,要路过卢水胡等杂胡的地盘,需要慕容将军自己出兵护送,才能保证安全。”
慕容廆对此也是毫不在意。
“这些都不是问题,康督护只管放心,只要有了准备,保证大军补给,我一定派兵守护好。“
又是一番客套后,慕容廆便命人安排纳石盘陀去休息了。
纳石盘陀刚刚走出去大帐。
慕容廆忽然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最后,一口鲜血甚至是被咳嗽了出来。
在旁边侍候的慕容翰连忙上前。
“父亲,您的身体都已经如此恶劣了,为何还要急着率部西进?”
慕容翰语气沉重的说道。
“唉,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病情,恐怕撑不了太久,所以才急着尽快往西啊!”慕容廆又是一声咳嗽。
慕容翰连忙帮着他拍抚后背。
等到慕容廆终于是稍稍缓了一口气后,慕容翰才是又问道。
“父亲,为何不在此地好好休养,等到病情好转,再帅军西进,岂不是更好?”
慕容廆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
“绝对不可能的。”
“我自己的病情,我是知道的,恐怕是撑不过今年了。”
慕容廆说罢,内心就是一阵不甘。
最近草原上出现了一阵恐慌性的瘟疫,传染的人数虽然不多。
但是像慕容廆这样的老者,几乎很难痊愈。
所以,慕容廆虽然不甘心,也是不乐观的。
“我若是死了,你们兄弟几个人,恐怕很难掌控当前的局面。”
“一旦有变故,说不定还要内有纷争。”
听到慕容廆的话。
大儿子慕容翰脸上就是一红。
他作为庶长子,在慕容部众的威望很高。
而嫡长子的慕容皝,则是年轻尚小,军功资历都是不如自己。
若是过上几年,慕容皝年纪大一些的话,慕容翰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异样心思的。
但是,如果今年慕容廆病死的话,作为唯一一个成年的儿子。
慕容翰内心还是有着极大的期望的。
一个首领的位子,可是近在咫尺。
“你们兄弟,就算是有纷争,也绝对不可以在此地!”
只听慕容廆继续说道。
“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虽然水草也算丰美,但是地小人多,各部混杂,一旦有变故,极容易四面受敌。”
慕容翰闻言,立刻点点头表示认同。
“父亲放心,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会以部族为重,绝对不会给别人可乘之机的。”
慕容翰的话,并没有让慕容廆放心。
“你是只想到其一,却没有想到其他啊。”
“夏州都督府,距离此地不过三百里,驻扎着数万汉军。”
“你以为,他们真的是保障夏州安定,制止各部纷争的吗?”
慕容廆说罢,冷冷一笑。
“若是我死了,咱们诸部有乱子,这夏州都督府的汉军,恐怕就是第一个动手的!”
慕容翰闻言一惊。
“父亲得意思,夏州都督府的汉军,难道就不怕各部抱团吗?”
“抱团?对抗汉军?”
慕容廆冷冷说道。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且不说数万精良汉军的威名,那些杂部羌胡敢不敢对抗。”
“就只说吃掉一个部落,分到大批的缴获,就能让杂部和羌胡跟着汉军当走狗!”
“所以,我已经时日不多。一定要在临死之前,带领你们兄弟,带着我们的部族,离开贺兰草原一带。”
“离得身后的汉军,越远越好。”
慕容廆说罢,勉强的走出帐篷。
站在门口,翘望着遥远西方的天际。
“等到西域,你们兄弟就算是相争,也不会害怕有覆灭的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