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0bag精华都市言情 逆流1982笔趣-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嚴重分歧相伴-yhry3

逆流1982
小說推薦逆流1982
“许主任说的对,现在咱们成立集团公司后,集中了电子工业部在深圳的全部电子企业,拥有完整的半导体零部件原材料供应链是咱们的优势,咱们不能让这条供应链服务于竞争对手,尤其是对于那些和咱们集团公司存在恶性竞争的不良私营企业,应该果断取消合作!”田松听到这里,第1个起身赞同道。
“没错,不能让这些私营企业靠着吸咱们国营企业的血,反过来抢咱们国营企业的市场,这本身就是一种很荒谬的事情,我赞同田厂长的说法!”新雷无线电厂的厂长周怀忠也跟着说道。
这几个人都是上次和许富国聚会的集团下属企业厂长,他们两家也一直主要以生产录音机产品为主,以前销量上去还算可以,但自从今年天音电子厂开始生产录音机产品后,两家工厂的销量直线下降,所以当初在酒席的时候,两家厂长就提出要对段云的厂子进行反制和封锁。
眼见这两个电子厂的厂长出来表态,参加会议的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毕竟集团成立之后,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巡狩大明
“嗯。”此时许富国闻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两位说的没错,目前咱们深圳的天音电子厂发展的势头迅猛,已经危及到了集团下属录音机企业的销售情况,据我所了解,这家企业使用了商业手段,非常卑劣,用铺天盖地的广告进行虚假宣传,只求短期获利,不求长远发展,所以为了净化咱们深圳市的商业环境,我决定要求咱们集团下属的所有子公司不能和天音电子厂这样的私营企业合作……”
有春梅电子厂和新雷无线电厂两家厂长在一旁推波助澜,许富国终于可以把他的计划堂而皇之的推向前台,就连制裁段云企业的理由都显得特别的冠冕堂皇。
“等一下,许主任,你说的是天音电子厂?”此时坐在右边的华兴电子厂厂长陈中辉突然打断了许富国的话,皱着眉头问道。
“没错ꓹ 目前天音电子厂对咱们深圳录音机产业有着很大的破坏性,也是咱们集团录音机产业在深圳的主要竞争对手。”许富国说道。
“可是前段时间天音电子厂在刚刚获得由深圳市政府主办的录音机质量评比大赛的冠军ꓹ 市长梁湘亲自给他颁的奖,难道说咱们市的市政府是在鼓励不良企业进行市场竞争。”陈中辉皱着眉头说道。
“是啊,能拿到全是录音机质量评比冠军的企业ꓹ 怎么可能是那种生产伪劣产品的不良企业。”就在这个时候,康辉电子厂的厂长牛涛也提出了异议。
康辉电子厂也是深圳当地知名的国营电子厂ꓹ 和华新电子厂一样,也是生产半导体电子元件的。
而就在几天前ꓹ 他们厂也刚刚和天音电子厂签下了120万元的订货合同。
“老牛ꓹ 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就不要纠结这么多了。”眼见两人同时对许富国发出了质疑,田松转头对坐在身边的牛涛轻声说道。
“我这是就事论事!”牛涛完全没有理会田松的劝阻,继续说道:“一家市政府都认可的优秀企业,咱们不能因为咱们和他们进行市场竞争,就恶意诋毁对方,这并不符合咱们大企业的作风。”
“牛厂长ꓹ 天音电子厂确实获了奖,这个我也没有否认ꓹ 只不过我认为他在商业竞争方面存在一些不正当行为……”许富国没有想到有人居然会为天音电子厂说话ꓹ 于是解释道。
“如果天音电子厂真的是违法的话ꓹ 那咱们可以去检举揭发他们ꓹ 但现在他们厂没有任何违法记录,警方也没有对他们采取行动ꓹ 所以咱们就这么认定天音电子厂存在不正当商业行为是不是有些武断了?”华兴电子厂的厂长陈中辉依旧没有闭嘴的意思。
“陈厂长ꓹ 天音电子厂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这还用警方来认定吗?是黑的就是黑的ꓹ 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田松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
“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你觉得别人是坏人就是坏人?那这样的话还要警察有什么用?”陈中辉毫不示弱的说道。
“是啊ꓹ 我觉得天音电子厂是个值得尊敬的企业,虽然是私营企业,但有很多地方值得咱们学习,你们也都是生产录音机的企业,而且来深圳要比天音电子厂早好几年,为什么人家现在企业办的比你们好?”牛涛对田松反问道。
我不會武功 輕浮你一笑
牛涛这番话说的比较重,作为同是电子工业部的下属兄弟单位,他这么说显然有点撕破脸皮的意思。
“有些事情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但做事不能有失公允,要正视自己的缺点和别人的优点,只有这样人才能进步,企业才能发展!”又有一人站出来提出了质问。
隱婚萌妻:總裁,我要離婚
“你们这是怎么了?”
田松万万没有想到几个兄弟单位的厂长居然会为了一个私营企业在会议中他自己公然唱起了反调,一时之间有些气结,说道:“咱们集团现在需要一致对外,你们难道没有一点大局观吗?”
“田厂长就是希望大家能团结起来,怎么你们一个个开始为天音电子厂歌功颂德起来,那可是咱们的竞争对手!”周怀忠感觉情况不对,赶紧站在了田松一边。
“那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重生大富翁
“是啊,要竞争咱们就堂堂正正的竞争,给人家头顶上扣屎盆子,这算什么?”
周怀忠刚说完,又有几名坐在后排的企业领导争论起来。
通常来说,这些国营企业老总私下里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在这种场合下,很少会发生争执。
但现在的情况是,段云是很多电子厂的大金主,如果他们不提出反对意见的话,这个方案一旦落实,那么先前签订的订单就有被取消的危险。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哪怕是在国营企业中,领导没钱,放屁都不响,所以他们也必须要为自己的企业尽可能的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深的愛,舊了時光
“都先安静一下!”许富国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此时的情况有些不对劲,这其中肯定是有他不知道得猫腻,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已经不适合在讨论取消和私营企业合作的问题,于是他说道:“这件事今天先暂停讨论,等马主任从香港回来后,咱们再慢慢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