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w27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四百一十二章 共工爭帝!分享-qgd3h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一个个的,都太阴险……太阴险了啊!”
苍龙看着那老老实实排队,上交钱财给伏羲的大罗至尊,发出了最深沉的叹息感慨。
他的话音中,饱含沧桑,像是一个看透了红尘的老人,对一直在创造全新下线的时代理解不能。
仿佛是入目所见,诸神皆为豺狼虎豹。
唯有他一人,出淤泥而不染,是人道的良心,是苍生的曙光,是黎明朝阳下最别致的那朵白莲花。
当然。
苍龙选择性的忽视了,自己在接连两个时代中做出的“卓著”贡献。
霸道无极,王道汤汤,龙以霸王之道治理苍生,他永远走在“龙统天下”的道路上。
龙凤大劫中的失败,从未击倒他的信心和追求,反而还在巫妖大劫中更进一步——龙之图腾同化人族,洪荒陆沉万妖化龙!
苍龙本身,也是一个秀儿呐!
是在思想层面上,足以与那些大黑手导演匹敌的存在。
真的考量下来。
什么女娲的人道生死一把抓,鸿钧的人工智能统治世界,帝俊的资本规则玩弄时代……等等,未必就比龙祖的梦想规划高超到哪里去。
只是,梦想无高下,手段却有高低。
谁赢了、证道盘古了,成为了先天神圣中的杠把子,往后岁月中自然可以四处吹嘘,说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牛掰,怎样的雄姿英发、见识高远,即使做过再多超不要脸的掉节操事情,也能说是——我那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没赢?
还输的老惨了?
那自然得事后辛辛苦苦的抹消黑历史,做够利益切割,防止总是被旁的那些古神大圣挂起来裱,大笑着说什么——某某某志大才疏,你们看,这不就步子迈的太大,扯到蛋了吗?
再给写进教科书上ꓹ 千代万世受后人“膜拜”——哇塞!好大一个臭棋篓子!
都是秀儿不可怕,谁菜谁尴尬。
要是同时代的秀儿们ꓹ 一个个都纷纷成功了,留下自己最后一个盘古……那即使成功了,在盘古的群里面ꓹ 还能抬得起头吗?
苍龙觉得,这种事情得尽可能避免。
農女吉祥 誓言無憂
但ꓹ 真想避免……那可是很难的。
尤其是这个时代,险恶至极——各种合纵连横ꓹ 不到最后盖棺定论的时刻ꓹ 你根本不能确定一些人的真实立场!
有的人呐,你以为他是妖族天庭的妖皇。
可一转身?
好嘛!
人族天庭五方天帝的提名中,怎么会有你这浓眉大眼家伙的参与?!
你不是口口声声喊着,君王死社稷的吗?
然后……浓眉大眼的家伙,淡定如老狗,劝说质疑的家伙回去好好读书。
“君王死社稷……我当初又没指明是哪家的社稷,你凭啥说我是带路的?”
“再说了。”
“区区改名就能解决的事情。”
“当初的那个皇ꓹ 已经伴随妖族的谢幕,葬在了旧时代中。”
“我现在有一个新的名字ꓹ 叫做×××……”
“最后。”
“我怀疑你在试图分裂洪荒人道大集体的概念ꓹ 人为制造族群间的矛盾ꓹ 开种族大融合的历史倒车……”
“信不信ꓹ 不用妖族的残存高手动手,你就被人族内部的一些奇奇怪怪意志给弄死?”
“你可别不信……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带起来的不良风气ꓹ 本来是大好儿郎的家伙ꓹ 动不动就抓着母狐狸啊、母猫啊什么的ꓹ 大喊一声‘给我变’……发展的严重,他们看什么的眼神都不对了ꓹ 敢对船舰啊之类的死物有想法了……”
“我寻思着,这病情发展下去,这部分的声音越来越大,等成为一种共鸣,搞不好他们都敢偷偷摸摸的给娲皇宫递条子,申请创造一条‘万物皆可娘化’的法则出来。”
“所以呢,朋友我劝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明白什么叫做‘耗子尾汁’……”
烽火紅顏劫
……
苍龙想着想着,便感觉自己整条龙都不好了。
形势严峻呐!
多么危险的一盘棋?
顶尖领袖,肆意妄为的左右横跳,人族输了就捡起冷落一旁的妖族股份,妖族输了便能华丽转身。
劍道
尽管,这些都只是东华帝君的一面之词,甚至他最后还说皆为假话,切勿当真。
可苍龙本能的却相信,觉得这都很有可能上演。
只要节操足够低,没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
而要问苍龙对帝俊等人的节操如何看待?
呵呵。
——苍龙只有这两个字回答。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事实上,龙祖不想较真节操这种小问题……能坐上领袖位置的,有几个是傻白甜?
真要是傻白甜,也维持不了多久,早晚被竞争对手给吃干抹净,消失在时代的浪潮中。
真正让苍龙不能容忍的是——
你们这群混账东西!
组团开黑,五色战队出道也就算了……最可恨是,竟然不带我玩?!
保底的机会都不给?
只有赢了通吃,和输了吃土?
这,才是最让苍龙恼火的。
他那么大一个龙祖。
竟然如此没有排面吗?
‘我的道路,有进无退……要么大获全胜,龙统天下,震古烁今。’
‘要么就摔落深渊,死无葬身之地!’
‘我对自己是有信心,计划书也写的满满的,可外在的客观条件也不能忽视……’
‘我的龙族,终究只是洪荒之中的第三大族群!’
‘第一是妖族,第二是人族……讲道理,它们获胜的机会都要比我大的多。’
‘我要想取胜,便需要游走它们两方之间,走错一步都不行。’
‘一旦错了,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前车之鉴,是冥河那家伙的修罗一族,本来一诞生便空降第四,就因为稍微膨胀了一点,有当墙头草的嫌疑,未如我一般先加入一方阵营,获得话语权,然后就被巫妖共同针对了,一起出手限制。’
‘如今声势大跌,大罗间的市场普遍不看好,没有几人选择对之持股投资,哪怕冥河的实力之强、道行之高,在太易道境驻足多年,也没能力挽狂澜。’
‘族群排名下滑趋势明显,前些日子甚至被那吉祥物的凤凰一族趁势推出人族圣火纪念品、形势大好之下,给超越了!’
‘龙三凤四,修罗第五……我甚至感觉这第五可能都守不住。’
‘轮回将立!’
‘为了蚕食妖族的基本盘,女娲离打造轮回也不远了……彼时明确了概念定义的鬼族当出!’
‘一旦出现,修罗族便会被立刻挤下去,由鬼族空降第五!’
‘由此可见。’
末日使命 神月偷天
‘族群争霸,步步杀机……尤其是第一和第二之外的族群,容错率太低了,每一步都不能出差错。’
苍龙深深吸了一口冷气,提振精神。
他相信自己打造的龙族是很优秀的,可以如人族之于女娲一般,支撑起他的梦想,构筑他的蓝图。
只可惜,时也命也。
总是没赶上好时候,要么撞上最可怕的对手,要么就是成势的时间晚了,丧失了先机。
还好。
盘古的赌局,每个时代都能开启,希望永远都在。
哪怕这次输了,下一次未尝不能卷土重来。
但是,这里面也有前提——
不能损失太大!
‘即使本纪元,我不能盘古,功亏一篑……可也要为下个时代存下足够争霸的元气!’
苍龙心思转动,逐渐的脉络清晰。
‘五方天帝……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跳板来着,是极好的保险。’
‘这五个位置,怕是不仅在人族中地位特殊,到妖族里面也是一般非同寻常。’
‘只是,没人邀请我……我没有入场券!’
‘这就很烦。’
‘不过……事在龙为!’
‘没人给我……我就不能去抢吗?!’
苍龙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他的视线缓缓划过。
从伏羲,到女娲,到不周山人族祖地……
再到帝俊,又看向了紫霄宫的方位……
‘五方天帝,是特殊的保本手段……哪怕是位列其中之人,却也多半不会是将重心放在上面,而是琢磨自己盘古。’
‘这当是输家赢家妥协的一个策略,最小的成本付出,以接收最大的胜利果实,是赢家给输家的下台台阶。’
‘否则真要一点脸面不留,逼急了对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而有了这个,大家都能勉强接受,是时代对于强者的温柔。’
‘可我也是强者,怎么能不享受这待遇?’
‘不就是因为支持我发声的大罗少了吗?如何能不照顾我的颜面?’
末世之唐門藥師
‘必须要有!’
‘没有,我就去争!去抢!’
‘我还不信了!’
‘争不到盘古的位置,我还抢不到一尊天帝的席位?!’
苍龙发现,自己只要稍微调低一下目标,成功率顿时蹭蹭的就涨上去了呢!
只是抢谁的才合适?
龙祖挠头,觉得理想的目标似乎也不太多?
青帝……这个难度好像高了一点,跟盘古的终极梦想也不差多少?
即使是女娲,也要成就盘古,腰杆子才能直得起来,在伏羲面前扬眉吐气。
炎帝……这个似乎能摸一摸?
哪怕摸不到……应该可以给增添点难度,尽可能延缓一下龙师的存续,增强在人族中的话语权?
而黄帝……
‘这个有搞头!’
苍龙眼珠转动,‘黄帝……黄龙!’
‘这家伙,现在就是个满月的小宝宝,还是很特殊的存在形式。’
‘对外界的三观还是蒙昧状态,最多受一点人族牺牲精神的感染。’
‘我现在管着龙师,其实正是掺沙子的大好机会。’
‘至于白帝……’
‘若真是人族对妖族同化的一个策略,是软性侵蚀、彻底消化的手段,这就有些麻烦了?’
‘应该跳过。’
‘黑帝……’
‘最后一位五方天帝,看起来辈分吃亏,但是却是十分重要,直接影响到往后的所有策略。’
‘还有,那绝地天通……’
‘鸿钧不出紫霄宫,又实则为女娲和帝俊的共同讨伐对象……我有没有机会?’
苍龙犹豫了一小会儿。
忽然,他心底自嘲了起来,所有的忧思疑虑都化作烟尘散去,只有一种酣畅大笑的冲动。
‘本龙这是怎么了?’
‘连盘古的位置都敢争,提着脑袋在干大事,没有丝毫犹豫。’
‘区区一方天帝的位置,眼下竟是让我犹豫踌躇?’
‘不应该啊……不应该!’
‘东华那厮,乱我心绪,让我感觉时代纷扰,阴谋交织……还真就唬到我了。’
‘其实,哪有那么多好彷徨的?’
‘盘古路上,到最后都是敌手!’
‘等局势明朗,那些家伙看见本龙成功在望,难道就不会前来化作劫数,进行阻道?’
‘彼时,我坑死那么一两个,尽夺他们的根本,不就好了?’
‘这样哪怕输了,照样无人敢轻视,要把台阶让给我。’
苍龙的心思顷刻间安稳了,不动不摇若不周。
他决定了未来的具体路线。
一方面,给女娲找点乐子,省得每天总琢磨着如何组建火师,给他添乐子。
另一方面,既然给女娲扯后腿,事实上导致巫族的力量受损,他日对上妖族会吃亏……那就从另一方面补回来便好——
比如说,重视一下龙师的发展?给人族精做好引导工作?
还有,争取在巫妖终极大战的时候,打出优秀出彩的战绩……最好最好,成为杀穿天道的那个男人!
斩断天地间的种种秩序枷锁,让天人渐远,天道再休想过度干涉人道!
“或许,我证道盘古的节奏,可以和这完美的结合起来?”
苍龙思忖着,看向了不周山,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不周天柱若是断折了,天河倾垂,宇宙崩塌……世界濒临重启,那个时代的天道,定然会受到影响,是最脆弱的时刻吧?”
龙祖陷入了沉思。
……
“哈哈哈……”
全能凰妃 薄荷微涼
“谢谢惠顾!”
“谢谢惠顾!”
伏羲笑眯眯的收着钱,从一个个沮丧得赌徒中收取气运功德,掏空了他们漫漫时光才积攒下来的财富。
他用现实,教育了这群大罗,让他们知晓——赌博,是不可以滴!
你永远玩不过制定规则的庄家!
尤其是,还无法保证庄家是不是出老千!
不过。
整个过程中,也有那么一点点不和谐的声音。
但,那就不能见光了。
“伏羲啊……该分赃了!”
PS:晚安!尾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