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9s0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分享-tt6aj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噗嗤!”
看着被打的起不来的二人,这会儿居然还能笑成这样,尹皇后都绷不住笑出声来,随后忙对隆安帝道:“这两孩子再不能凑在一起,被打成这般,起都起不来,还能笑得出来!”
隆安帝冷哼一声,道:“还是打得轻了!”
贾蔷忙挣扎着下榻要见礼,尹皇后见之摆手道:“免了罢,挨了一顿好打,再折腾一番,愈发好不得了。”
贾蔷和李暄闻言,悄悄看向隆安帝……
隆安帝懒得理会二人小心思,行步上前,于凤台软榻上落座后,目光幽深的看了看二人,问道:“诓骗宝郡王,是哪个的主意?”
贾蔷目光清明的看向隆安帝,道:“回皇上,是王爷。”这个锅他真背不起。
李景虽只是宝郡王,但从封爵就能看出不同。
其他诸子皆是以“和”字开头的二字郡王,独李景为一字郡王,更以宝字为爵。
这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大宝”二字!
而实际上,就目前来说,李景始终为太子当仁不让的第一人选。
李暄也不敢在这种事上开半分顽笑,忙小声道:“儿臣是怕被大哥训斥,就寻了个由子堵住他的嘴,真没想到,大哥平日里对儿臣不是瞪眼就是训斥,关键时候,居然还护着儿臣……父皇、母后,儿臣错了。”
尹后笑的有些开心,隆安帝却没有理会,眼眸微微眯了眯,又问道:“那些诰命太夫人大闹乾清门,又是谁的主意?”
这回李暄不包揽了,立刻指向贾蔷ꓹ 大声道:“父皇,是贾蔷!出西斜街会馆时ꓹ 儿臣亲眼见他和他身边的伴当嘀咕了几句,儿臣还问他来着,他还不认!如今却是再瞒不得了!”
贾蔷也认ꓹ 如实道:“回皇上,是臣。臣料定那几个元平功臣子弟必是顽不起的ꓹ 而且姜铎、姜林爷孙俩更是只会来阴的,所以臣就让人请了开国一脉的诰命。原只让镇国公府、理国公府等十家诰命夫人来ꓹ 也不知怎地ꓹ 一下来了这么多,扰了皇上的清静,是臣之过。”
其实这话是反着说的,这些诰命,实为隆安帝解了大围!
隆安帝冷笑一声,道:“一个个正经路数不同,歪门邪道倒是在行的很!朕前儿才教诲你ꓹ 不要将自己置身于险地,你就跑擂台上一对二ꓹ 还签下生死笺?你将朕的话置于何地?”
贾蔷坦言道:“皇上ꓹ 臣实是心中有数ꓹ 断不会输ꓹ 这才动的手。”
“你不会输?莫非你还是万人敌?”
隆安帝皱眉道。
李暄小声道:“父皇,贾蔷看着瘦ꓹ 力气大如母牛!”
贾蔷点头道:“和臣比ꓹ 王爷力气小如母鸡!”
李暄大怒ꓹ 从身边抄起一个野鸭子毛掸子丢了过去,被贾蔷随手接到。
隆安帝瞪住两人后ꓹ 又侧眸看了贾蔷稍许,缓缓道:“力气大些,就敢目空一切?孙家和张家是在大同镇和榆林镇戍边多年的将门,你气力大些就敢小觑他们?”
贾蔷抿了抿嘴,道:“皇上,臣名下有生意在那边,想赚那边地主老财的银子,所以有人手去过那里。知道孙家和张家在九边都是第一等的大户人家,占地无数,还和草原胡族做着生意,富贵的很。孙朝阳和张德英二人身上的确带有功夫,但要说他们的武功是沙场上杀出来的,那才是哄鬼。臣却和他们却不同……”
隆安帝面色隐隐古怪,讥讽道:“你的拳脚是沙场上杀出来的?”
尹后抿嘴浅笑,李暄哈哈大笑。
贾蔷摇头道:“臣的功夫虽然不算高明,但力大无穷。臣不用磨炼,只要吃饭,就能长气力,不停的长。”
隆安帝:“……”
尹皇后:“……”
李暄:“……”
三人震惊无言,倒是李暄震惊稍许后,忽地又哈哈大笑道:“贾蔷,你竟是个饭桶!”
但笑声中,充满了嫉恨的心酸!
好球攮的,竟还有这样的好事?
贾蔷呵的一笑,任其嫉妒。
此事不能不说出来,不然他这一身越发了得的身手,会引起许多严重的误会。
毕竟在隆安帝的“视野”中,他从未有过成体系的习武,却莫名有这样的身手,怎诡异二字能形容?
分明就是心怀叵测!
与其以后引起不必要的猜测,不如早早说明。
李暄大笑,尹后却没笑,她凤眸中闪现过一抹异彩,看着贾蔷唏嘘道:“那时日久了,你岂不要变成举世无双的第一猛将?”
贾蔷摇头遗憾道:“娘娘,臣生不逢时,若是早生百余年倒有可能随先祖一道随太祖起兵征伐,驱逐鞑虏,但也说不准。力气大,也不是杀不死。霸王虽有扛鼎之力,奉先亦有万夫不当之勇,还不都是惨遭败亡?更何况,如今力气再大也没用。世道不同了,再厉害的身手,也挡不住火器一击,更不用说威力更大的火炮。即便西楚霸王和三国吕布、典韦、关云长一起复生,一炮下去,他们也只能灰飞烟灭。臣身上这点古怪,除了拾掇拾掇元平功臣子弟外,没甚么用处。”
隆安帝皱眉道:“火器虽利,但制约极大。若照你所言,大燕百万大军,岂非都成了废物?”
贾蔷忙道:“皇上,臣说甚么,都是人微言轻,不足为信。皇上不如差人去西洋诸国看看,看看他们如今是怎样作战的。据臣所知,西洋番人已经开始大规模的用火器作战。火器虽然精准不如弓箭手,但一个农夫,训练上一二月,就能持火器上战场。二十人站成一排齐开火,三排轮番段射,是对付骑兵的无双利器。而且,西方的火器还在不断精进中。
这些,都需要皇上派人亲自去查看后,皇上和朝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总之,就臣所知,往后力能扛鼎,力大如牛的人,在战场上最好的差事,就是运送粮草后勤。不过皇上若是能允许臣佩戴火器,那臣……”
“那你更要上天了!得陇望蜀!”
隆安帝冷冷道:“说了半天,狗尾巴到底藏不住露出来了?朕看你还是有私心!”
贾蔷不解道:“臣有何私心?”
隆安帝哼了声,道:“论勇武战力,开国功臣一脉怕是永远无法和元平功臣比了。所以,你就指望在火器上翻身?”
贾蔷摇头道:“皇上,不是说有了火器就能万事大吉。若没有严格的训练,严厉的军纪,和高明的兵法指挥,空有利器也是无用的。大燕军中果然大规模装备火器,元平功臣得利绝对在开国功臣之上。
皇上,现在空说火器还早,臣之意,是以为皇上可以先派些人手去东洋、西洋各国,看看外面到底有何不同了。”
隆安帝闻言不置可否的“唔”了声,其漫不经心的模样,让贾蔷有些失望,却也了然。
眼下新政大于一切,新政若不能大行天下,国不能强民不能富,就算想给百万大军换火器,也绝无可能。
朝廷每年往三大火器营投入的银饷,超过两个边镇的军费还多。
在隆安帝听来,贾蔷这些话,除了异想天开外,也与他想要争取佩戴火器权有关。
但他绝不会同意,否则还不知要生出多少事来!
说了句让贾蔷规矩养伤,好迎接林如海归京后,隆安帝就走了。
贾蔷这才明白,今日他挨打挨得少些,除了因为李暄叫的太动听,吸引了大部分火力,隆安帝心中还始终冷静的记得他的差事,厉害……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午後方晴
隆安帝走后,贾蔷原也准备出宫,尹皇后却留下了他,让御膳房准备了一席晚膳,笑道:“本宫还想瞧瞧,你用了膳后,果真气力就会变大?本宫还没见过这样的奇事,若是变大了,让本宫见识到了,你再走也不迟。”
贾蔷苦笑道:“娘娘,这气力大小增长些许,并不好判断,再者,臣还受着伤呢。不如改日等臣伤好了再进宫来,先用力搬几块石头,搬到搬不动为止。然后吃一顿饭再搬,看看能不能突破极限,增长一些。”
李暄在旁边仰头苦叹,攥拳恨道:“老天爷何其不公,竟让这饭桶遇到这样的好事!若是本王能得此神力,必要将贾蔷一天暴打八回!”
尹皇后啐笑了声,道:“给本宫当儿子,委屈你了?”
李暄忙赔笑道:“不曾不曾,儿臣下辈子,下下辈子还给母后当儿子!”
極品護花狂少
“嗤!”
一旁一个让他厌恶的人发出让他更加厌恶的笑声,李暄扭头怒视道:“你有异议?”
贾蔷见尹后凤眸中亦是目光不善,忙解释道:“娘娘看起来最多比王爷年长一岁,说姊弟臣都觉着有些不合适,毕竟王爷生的有些丑。所以臣总觉得王爷那样说,有些高攀了……”
“哟!”
尹后真是被惊喜到了,用绣帕掩口,忍笑道:“贾蔷,你敢同本宫说这样的话?”
见其凤眸中的凌厉色,贾蔷干笑了声,道:“臣只是说了实话、实话……”
尹后笑着警告道:“看来皇上说你胆大包天倒是没说错,只是你先生那样滴水不漏的缜密性子你还要多学习着,否则,早晚仔细你的皮。”
贾蔷乖巧赔笑应下后,忽地觉得有些不对,转过头看去,就见李暄瞪着一双牛蛋一样的眼珠子盯着他……
“下流种子,爷和你拼了!!!”
贾蔷:“……”
……
入夜。
我是極品靈石:爆寵萌徒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正在批阅奏折,忽听殿外仙楼佛堂内的无量寿宝塔上铜铃作响,抬头看来,就见尹后穿一身暗红金线绣云纹蜀纱凤袍进来。
隆安帝放下朱笔,因国事艰难而紧皱的眉心舒缓开了些,哼了声,问道:“五儿和贾蔷出宫了?”
農媳V5:重生奮鬥日常 燕小陌
尹后点头笑道:“出宫了,还是拌嘴打闹个不停。往后真要将两人分开些,不然是忒闹腾了些。”
隆安帝笑了笑,道:“罢了,原也不是见天搅和在一起。李暄还是记得他自己差事的,贾蔷也将东城兵马司打理的还算不错。人这一生,难得有一知己好友,倒也不必拦着。这个贾蔷,鬼主意确实不少。亏他怎么想得出来,寻了一群老诰命来对付吴阳侯他们。莫说吴阳侯和睢阳伯,连姜老国公都唬的躲到了李景身后。”
冥王都市遊
提到李景,隆安帝脸上的笑容,微微变得有些复杂。
尹后见之,轻声笑道:“大皇儿为人太过实在,唉……”
绝美的容颜上,浮现淡淡的愁绪。
隆安帝口不对心的安慰道:“他只是没想到,他的亲弟弟会哄他。这会儿,想来已经明白过来了。”
尹后摇头笑了笑,没再说甚么。
这种事,她说甚么其实都没太大用处。
隆安帝也果断岔开话题,笑道:“再过几日,韩彬、李晗、张谷、左骧,还有山东的林爱卿差不多一天回京!如今再看看,连同窦现一起,朕的数位肱骨大臣出京一年多,居然是利大于弊!有他们在两江、两湖、浙江还有安徽,再加上这一回的山东清扫一年,整理吏治,对于铺展开新政,有极大的好处!”
尹后高兴道:“恭喜皇上!有这等贤能之臣归来辅佐皇上,皇上就能清闲些了。”
隆安帝好笑道:“梓童想得好美事!新政铺开后,势必遭到一些人的拼死抵抗。明里暗里,不知还有多少争斗。应该说,他们回京之日,才是朕真正开始忙碌之始。”
尹后若有所思道:“所以,皇上今日命人用御辇亲送赵国公回家?”
隆安帝有些惊艳的看了尹后一眼,点头道:“皇后能看出这一点,可见近来愈发长进了。”
尹后忙笑道:“不过是得了皇上点拨的几句,这才灵机一动想到的。”
隆安帝也没多心,点头道:“正是,接下来几年,时局会出现不小的动荡,有姜家那位老国公镇着,朕就不担心会出现太大的问题。虽然朕亦有准备,只是能不出现大乱子最好。朕着实没有许多时间,来剿灭叛乱。朝廷,也经不起太大的动荡了。所以,这只老虎虽然老的快没了牙,可仍需要供起。”
尹后听着心惊,道:“皇上,有没有可能,这姜家都未必安稳……”
隆安帝闻言,微微眯了眯眸眼,道:“朕许给姜铎,新政大行后封其为王,并荫封三代!朕就不信,还有人能拿出比朕更重的筹码来!”
尹后闻言,倒吸一口凉气,凤眸明亮的惊人,看着隆安帝崇拜道:“皇上何等宏伟之气魄!”
隆安帝呵呵一笑,倒没谦逊甚么。
尹后沉吟稍许,似在揣摩内中深意,过了片刻,隆安帝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笑问道:“梓童在想甚么?”
尹后忙笑道:“皇上恕罪,臣妾有些失神。臣妾是在想,这贾蔷和五儿总不能一直这么不着调下去。五儿倒也罢了,一个内务府能打理妥当,就能为皇上分忧解难了。只是贾蔷若任由他一直在桃园庄子上快活,是不是有些浪费了他的才能了?”
隆安帝好笑道:“梓童竟是在想他?皇后放心,朕让人好好查了查他,发现善财金童这四个字,他居然当之无愧。既然有此才能,又怎会让他一直偷懒散漫下去?五儿不是一直想让贾蔷去内务府帮他么?等事情步入正轨后,朕就成全他。往后朝廷用银子的地方海了去,焉有他偷懒的道理!再者,宗室里的一些人,也需要这两个孙行者好好敲打清理一番……”
尹皇后掩口笑道:“孙行者?皇上的比方好生贴切呢!不过,任他两个顽皮惫赖,终究也逃不过皇上的五指山呢。”
“哈哈哈!”
……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敬义堂。
諸天之帶頭大哥
姜铎快要佝偻在一起的瘦小身体倚在那张特制的高大椅凳上,两条短腿在半空中乱抖……
若是不相干的人见此景,必觉得十分滑稽可笑。
然而姜家人却无一人敢笑半声,堂上气氛反而愈发肃穆,听着这位九十多岁的老人,坐在那絮絮叨叨的骂道:
“好球攮的,贾代化这个灰孙倒是很有几分小手段,了不得。”
“老夫料此子将来必是要成就一番事业的,只要他不死。”
“这小子胆子有些小,出行带着不少兵马,据说暗中还另有人护着。”
“绣衣卫恐怕也盯着他,不好搞啊!罢了罢了,这忘八诡计多端,说不得正等着人来办他……”
“唉!老子一辈子肏他娘的那么多娘们儿,生了那么多崽子,忘八崽子们也生了一窝又一窝,怎么就出不来这样一个?”
“不行,老子老了,有些斗不过林如海那病秧子和贾蔷那贼忘八师徒俩了,再这样下去要坏事!”
世子姜保听闻至此,皱了皱眉道:“父亲,还不至于此罢?贾蔷此子是有些鬼门道,可这种剑走偏锋之计,用一回尚可,再想用第二回,便是宫里也容不得他……”
没等他说完,就见姜铎一口啐来,道:“这把年纪了,还这么点子叽霸见识,怪不得老子怎么死都死不掉!果真这样死了,用不了二年尸体都要被扒出来挫骨扬灰!好球攮的,你真是吓(he)着你老子我了!”
姜铎脸色都没变一下,赔笑道:“父亲要打骂儿子容易,何必动怒?”
姜铎到底觉得精力不足,虽仍觉着没骂过瘾,可这老儿子都已经被骂疲了,看着没甚鸟用,他叹息一声,老眼绕过素来平庸的次子姜平,看向后一位四子姜宁,问道:“老四,你也这样想?”
姜宁缓缓道:“老爷,大势在咱们,是不是不必太在意那边?只要咱们稳扎稳打,开国功臣那边,绝无和咱们一比的余地啊。”
姜铎再转眼珠子,越过六七个孙辈,他知道这些人的成色,干脆不浪费精力,最后目光落在姜林面上,道:“你小狗肏的怎么说?今儿的事你心里不是滋味罢?有甚么感受说明白了。若说的不准,明儿府上的茅厕你都掏干净了,给老子用车拉到后花园埋起来,明年我种花用。”
姜林脸色隐隐发白,吞咽了口唾沫后,道:“祖父看重的,不止是今日的诡计,还有贾蔷的野心,和他的手段。同样的计策,虽然再施展一回就不灵了,可以贾蔷的心眼,这样的计策怕不会只有一个。他的鬼心眼太多了……宣德侯府、东川侯府五六家,和贾蔷关系居然还不错。再加上先前的淮安侯府、怀远侯府几家,和贾蔷一道卖过烤肉,关系也不错。这小子不仅把开国一脉能打的都拢在手里,还把爪子伸到了元平功臣这边。他背后还有一个更麻烦的林如海,林如海的圣眷甚至不在祖父之下……总之,贾家着实不好小觑。”
姜铎闻言,不置可否的“唔”了声,看向世子姜保道:“你有甚么想法?”
姜保缓缓摇了摇头,姜铎嗤笑了声,让姜保面红耳赤,又问四子姜宁道:“你怎么想?”
姜宁沉声道:“老爷,此子敢如此作为,赵国公府就该施雷霆手段,将他震为齑粉!不然,早晚成为祸害!今天这遭后,愈发成仇,老爷,留不得!趁着此子还年幼,不如想法……”
他手狠狠往下一划,眼神凶狠!
众姜家嫡系凛然,纷纷看向姜铎,却听姜铎骂道:“你耳朵塞驴毛了?老子刚说的甚么?”
见姜铎气喘,难以为继,次子姜平忙替他说道:“父亲方才说,贾蔷身边必有绣衣卫看着,还有别的人手,这会儿巴不得他死的人很多,可是谁先动手,谁先倒霉。”
姜宁嘴角抽了抽,道:“不急于一时,总能寻到机会。”
姜铎是真累了,道了句:“莫要轻举妄动。”又同姜林道:“你媳妇最近如何了?甄家那窝子死鬼死就死了,还让你媳妇哭掉了孩子。你狗肏得最近没欺负她罢?”
姜林忙道:“没有没有,只是她身子骨一直还是不大好……”
姜铎摆手道:“这种事我最明白,都是在家憋闷的了,家里又有不少长舌妇,叽叽呱呱和蛤蟆一样。明日你带她出去散散心!”
虽不明白这位老祖宗怎么就突然关心起他媳妇来,姜林心下却产生了不安的感觉,他干巴巴问道:“祖父大人,去……去哪散心?”
姜铎若有所思道:“老夫听说小汤山那边有一座桃园挺不错,你就带丫头去那边顽耍罢。”
姜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