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報:聯合導演模式到底能走多遠?

北京日報:聯合導演模式到底能走多遠?

突然之間,由多位導演聯合起來拍攝一部電影的模式在電影圈流行起來。


10月金融數據環比現回落 支持實體結構特徵將更凸顯

去年國慶檔的《我和我的祖國》橫空出世,7部短片由陳凱歌、徐崢、甯浩、文牧野等七位導演聯合拍攝,最終取得30多億元票房。今年的《我和我的家鄉》再次套用了這個模式,由甯浩、徐崢、陳思誠、閆非和彭大魔、鄧超和俞白眉組成的五組導演,每組單獨拍攝一部短片,再加上國內最能演喜劇的幾十位演員的鼎力加盟,號稱國內的“喜劇天團”,也取得了豐厚的市場回報。

電影圈最不缺的就是模仿和複製。正在公映的《金剛川》再次採用了這種模式,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將這部戰爭大片拍攝完成。從成片來看,完成度是非常高的。

不久前,另一部抗美援朝戰爭大片《長津湖》舉辦開機發佈會,宣佈該片由陳凱歌、徐克、林超賢聯合執導,再加上總監製黃建新,這一陣容堪稱豪華。

一部電影由多位導演聯合執導,不算是新鮮事。比如陳凱歌導演2007年參與執導了《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電影》,就是由35位跟戛納有聯繫的導演分別講述自己對電影院的感受和情感故事,是戛納國際電影節爲了紀念60週年而特意組織拍攝的,張藝謀、侯孝賢和王家衛也參與其中。徐克、林嶺東、杜琪峯三位導演也聯合拍攝過《鐵三角》,並於2007年10月公映,算是一段影壇佳話。

不過,之前的聯合導演模式,或者是爲了一項紀念活動,或者是興之所至的突發靈感,更多是一個單獨事件,完全不同於現在的有意爲之。

說到底,觀衆買賬纔是關鍵因素。聯合導演看似多人合作,人多手雜,但大部分都是“急就章”式的工作模式,分到每個人頭上的任務還是相對簡單。比如像《金剛川》這種體量的電影,要是一個導演帶着一個劇組來拍,至少要一年才能完成。

聯合導演模式的突然流行,背後也隱藏着大衆流行口味的改變。《我和我的家鄉》的總監製張一白曾在採訪中透露,隨着短視頻文化的流行,觀衆可能逐漸養成了看短片和短視頻的習慣,他想借此試水一下,這個猜測是否有效。從結果來看,這個猜測是對的。隨着微博、抖音等平臺的不斷介入,這些都對讀者和觀衆的欣賞口味有潛移默化的影響。聯合導演流行的背後,一定受其影響。

甚至,現在大行其道的導師制的綜藝秀節目,也在不經意間影響到觀衆的欣賞口味。一部電影由多位成名導演聯合執導,由幾十位大咖演員聯袂演出,這看來就是一場豪華綜藝秀,還沒看電影,場面就已經足夠熱鬧了。

當然,這種模式依然侷限在一些特殊的電影中,尤其是爲了紀念重大節日和重大主題而拍攝的電影。它是否會慢慢演變成一種新的導演模式,目前還不好判斷。畢竟相比由一位導演完全負責的電影,聯合導演模式的劣勢也很明顯,比如無法突出導演的個人風格,也無法形成整體的電影美學等;而演員聯合扎堆兒一部戲,也會導致演員個人的演技無法充分發揮。但有一點肯定,只要票房足夠好,這類電影接下來還是會不斷出現。

工信部:有序開放增值電信業務 在上海和海南進行試點

CBA:吉林男籃不敵山東男籃 賽季不敗金身告破

山西專場高校招聘會達成就業意向1300多個


中國與瑞士建交70週年招待會在京舉辦